您的位置:首頁»財經資訊»正文

市場越來越琢磨不透中國央行

自2015年圣誕節至今, 人民幣總體呈現加速貶值。 在此期間, 中國央行有時疑似出手干預, 有時又放任匯率暴貶, 這讓市場對中國央行的匯率立場心生困惑。
最新的事例是:本周二(5日)傍晚, 在岸與離岸人民幣對美元持續走強, 多家外媒報道稱中國央行干預市場以提振匯率,
人民幣當日站穩6.52一線。 然而就在周三(6日), 人民幣中間價大幅下調145個點, 至2011年4月以來新低。 在岸和離岸人民幣重挫, 離岸匯率更是一日暴貶700多點, 連續擊穿多個關口, 跌幅為8月來最大, 并觸及6.7182, 至離岸市場2009年建立以來最弱。
市場人士認為, 央行前一日還出手維穩匯率, 第二日便放任貨幣大幅貶值, 這種做法讓人難以理解。
德國商業銀行駐新加坡高級經濟師周浩表示, 當前市場情緒比較混亂, 還在尋找央行的定價邏輯。
對于中國央行的意圖, 市場眾說紛紜。
中國央行目前的做法是有意加速釋放人民幣貶值壓力, 而非容許人民幣自行貶值, 彭博社援引瑞穗銀行亞洲外匯策略師張建泰周三的說法作出如此解讀。
一位不愿具名的倫敦交易員對彭博社表示, 很多投資者認為中國央行可能不會進場維穩人民幣匯率了, 放任市場自行探尋新均衡值的可能性升高。

中銀香港高級經濟研究員柳洪認為, 中國央行可能有節約干預成本的考慮。 他周三表示, 市場購匯力量強大, 上半年人民幣貶值壓力仍很大。 既然難以扭轉市場預期, 央行轉為采取控制貶值節奏的手法, 這也是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在早盤大幅下挫后穩定在6.55左右的原因。 “央行雖然有外匯儲備做保障, 但還是比較珍惜子彈, 且戰且退。 ”
截至去年11月底, 中國的外匯儲備已跌至三年來最低水平。
安盛投資高級經濟學家姚遠在研報中表示, 中國央行可能正在試探市場對人民幣貶值的容忍度。 央行扮演的干預角色已發生轉變, 只要不引發金融動蕩, 就可能會容忍人民幣繼續走弱一段時間。 干預匯市消耗外匯儲備代價高昂, 可能是迫使央行改變戰術的原因, 從常態化干預轉向實施“突襲”。
央行似乎還擴大了對離岸和在岸人民幣價差的容忍度。
離岸和在岸匯率價差在周三(6日)達到了史無前例的1600點。 而在12月31日離岸和在岸價差處于1000點左右時, 離岸人民幣在短短數分鐘內直線狂飆近200點, 這被認為是中國央行在6.60水平附近出手捍衛離岸人民幣匯率。 德國商業銀行經濟學家周浩當時評論稱, 央行不太可能允許在岸和離岸人民幣保持1000點的匯差, 因為這將破壞市場情緒。
但離岸和在岸前所未有的大幅價差可能引發套利, 這可能與央行此前表露出的意圖相悖。 兩岸匯率價差曾在12月30日一度擴大至接近1200點, 為三個月最大。 當日, 多家外媒報道稱, 中國央行已對部分外資銀行發通知, 暫停其境外人民幣業務參加行的跨境人民幣購售業務, 直至明年3月底。
市場將中國央行此舉理解為其旨在進一步堵住套利渠道, 阻止投機者套利, 即使套利交易可以幫助縮小匯差。
中國監管層不希望在岸人民幣交易具有投機性質, 而甘愿冒著兩地匯差進一步擴大的風險。
另外一些分析師則將視線轉移到央行最近的動作上:從人民幣盯住美元到盯住一籃子貨幣。 瑞銀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汪濤表示, 開年以來美元一直在走強, 若人民幣一味盯住美元, 則中國央行須通過不斷花大力氣干預外匯市場來對抗美元;從央行大幅下調中間價看出, 當局正容許人民幣兌美元貶值, “現在央行希望市場更多關注人民幣匯率指數, 而不是人民幣兌美元的走勢”。
招商銀行資產管理部高級分析師劉東亮也表示, “中國央行要保持CFETS指數的基本穩定, 人民幣就必須兌美元貶值”。
興業證券宏觀分析師王涵團隊提醒, 雖然根據他們的測算, 央行擁有足夠的實力防止系統性風險的產生, 但是, 近期央行態度的邊際變化仍需要持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