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財經資訊»正文

險資另類投資升溫 私募基金和資產支持計劃開閘

隨著大盤持續調整, 10萬億保險資金的投資重點又將轉向何處?
近日保監會發布《資產支持計劃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和《關于設立保險私募基金有關事項的通知》, 意味著保險私募基金投資和保險資產支持計劃將由之前的試點業務轉為正常業務。
兩項政策的發布無疑為保險機構進一步加深市場化運作,
靈活配置保險資金開辟了新的空間。 “隨著存款、債券這兩大資產的比重下降, 權益類及其它另類投資如基礎設施債權計劃、不動產計劃、資產支持計劃等這些領域在增加。 ”保監會資金運用監管部主任曾于瑾在新聞通氣會上表示, 不僅中國有保險資金投資重點逐漸轉向另類投資的趨勢, 全球也是如此。
夾層基金為突破口
因為具有高收益、長周期、流動性弱等特點, 私募基金投資一直被視為保險資金另類投資配置的理想標的。
“設立保險私募基金, 意義在于兩方面, 一是豐富保險資金配置的多元化, 弱化部分資產波動對保險資產的影響;二是使保險資金能夠更加直接地服務實體經濟。 ”曾于瑾表示。
另據保監會資金運用監管部市場監管處處長賈飆透露, 目前已有兩只保險私募基金獲批,
并且都已經取得不錯的收益。 “一家是今年1月初批準設立, 光大永明資產下屬的投向新三板的投資基金, 首期規模是5.51億元, 運作比較順利。 第二只基金是由陽光資產設立, 擬募集規模是30億, 首期10億已經募集到位并投出去了。 ”
而陽光融匯醫療健康產業成長基金則主要投向醫療健康產業鏈中的成長期企業股權。 “陽光融匯是并購基金的方式, 之前募集的10億投資了一家非上市的制藥企業, 這些資產已經準備裝在一家上市公司的殼中, 由原來的凈資產估價變成了市值估價, 因此資產大幅增值。 ”賈飆稱。
私募基金機制靈活、運作高效的特點, 顯然正迎合了整個保險資產管理體制改革的方向。 “我們很需要這種靈活的機制、創新的體制, 這是市場的選擇。 ”賈飆坦言, 目前對私募基金感興趣的保險機構很多, 尤其中小企業的反應比較快, 當保監會就這個消息和機構座談時,
很多機構馬上就申請。
此外, 有業內人士認為, 在保險公司拓展私募股權投資業務方面, 作為“類固定收益”產品的夾層基金可以成為一個突破口。 所謂夾層基金, 是一種介于股權與債權之間的投資方式, 其最大特點是可以靈活地組合股權和債權投資的優勢。
事實上, 已經有很多保險公司開始關注夾層基金, 如近期鼎暉夾層投資完成其第四期人民幣基金的首輪募集, 首輪募集金額超過10億人民幣, 其中百年人壽、東吳人壽等幾家保險機構作為LP參加了認購。
“國內夾層基金的投資領域和模式較為單一, 產品條款與房地產債權信托極為類似, 未充分發揮夾層基金的獨特價值。 面對這樣的藍海領域, 保險資產管理機構和其他私募股權機構幾乎站在同一起跑線。 ”人保資管研究員魏u指出, 在基礎設施、城鎮化建設等民生工程和重大工程投資領域,
夾層基金的投資方式可以避開債權計劃市場的激烈競爭, 而在科技型企業、小微企業、戰略性新興產業等領域, 夾層基金作為紐帶可以較好地匹配企業融資需求和保險資金特性。
資產支持計劃滿足多元配置
另一個支持實體經濟的方式是資產支持計劃。 《辦法》規定, 資產支持業務是指保險資產管理公司等專業管理機構作為受托人設立支持計劃, 以基礎資產產生的現金流為償付支持, 面向保險機構等合格投資者發行受益憑證的業務活動。
“設立保險私募基金用意是通過股權, 以資本的方式支持實體經濟發展, 而資產支持計劃是針對企業資產, 是以資產證券化的形式助力社會融資。 ”曾于瑾表示。
統計顯示, 截至今年7月, 保險公司投資總額達7.6萬億元, 其中銀行存款和債券占比60%, 較去年同期減少了10%;股票和基金占比14%,
較去年同期增長了4%;其它類投資占比27%, 較去年同期增長了5%。
“后兩項占比的增加是多元化配置的必然結果, 也符合國際趨勢。 現在, 保險資產管理公司作為受托人設立支持計劃, 將進一步滿足保險資金配置需求。 ”華泰證券分析師羅毅指出。 據悉, 在海外金融市場長期低利率的背景下, 另類投資在國際保險資金運用的占比穩步提升, 如過去3年AIG壽險公司的另類投資收入甚至超過固定收益投資。
“資產支持計劃投資期限較長、收益水平相對較高, 一方面可以為保險長期負債提供較好的匹配資產, 另一方面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緩解降息帶來的傳統固定收益投資的中長期壓力。 ”中銀國際分析師魏濤指出。
而在羅毅看來, 試運行正式落地, 將為險企帶來多元化的現金流收入的同時, 盤活存量資產, 而險企資產管理公司作為受托人, 也將獲得管理費收入。
保監會資金運用監管部投資監管處處長趙俊透露,截至今年6月底,保險公司投資銀行和證券機構發行的證券化產品體量大概在290億,而保險公司自己的資產支持計劃已經達到800億規模,總體規模已經比較大。
此外,在一位東吳證券分析師看來,新政對于該業務的監管也較為寬松,“并未對產品形態和基礎資產的類型做出限制,預留了較大創新空間;實行初次申報核準、同類產品事后報告制度,降低了審批難度。同時由于該業務為表外業務,其規模理論上不受保險監管資本限制,發展空間很大。”
也將獲得管理費收入。
保監會資金運用監管部投資監管處處長趙俊透露,截至今年6月底,保險公司投資銀行和證券機構發行的證券化產品體量大概在290億,而保險公司自己的資產支持計劃已經達到800億規模,總體規模已經比較大。
此外,在一位東吳證券分析師看來,新政對于該業務的監管也較為寬松,“并未對產品形態和基礎資產的類型做出限制,預留了較大創新空間;實行初次申報核準、同類產品事后報告制度,降低了審批難度。同時由于該業務為表外業務,其規模理論上不受保險監管資本限制,發展空間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