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產業»正文

從滬江、51Talk到尚德,在線教育不懼虧損才是唯一出路

根據艾媒咨詢權威發布的《2018中國在線教育行業白皮書》, 預計到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將達2.96億人, 市場規模將達4330億元。 實際上, 市場規模不斷擴大的在線教育已成紅海。 而在這片紅海之中, 虧損仍然是普遍現象。

頭部企業虧損常態化, 但也有好消息

整個在線教育行業仍然處于燒錢階段。 在這個階段中, 用戶規模的盤子做的越大, 燒的錢就越多, 虧損就越大。 我們且看一組在線教育部分頭部企業的數據。

滬江:滬江招股書顯示, 近幾年滬江的總收益在節節攀升。 2015年至2017年, 滬江總收益分別達到1.85億元、3.40億元和5.55億元, 三年的復合年增長率為73.3%。 而2015年至2017年, 滬江的凈虧損為2.80億元、4.22億元、5.37億元, 此外根據招股書中截至2018年8月31日止的財務數據, 2018年前8個月滬江營收4.36億元, 同比增長27.2%, 虧損凈額為8.63億元, 并且在這三年里滬江的經營性現金流都為負值。

51Talk:根據51Talk發布財報, 2015年至2017年, 51talk凈虧損分別為3.27億元、5.15億元、5.81億元。 直到2018年, 51Talk第一季度虧損1.127億元, 去年同期虧損1.4億元;第二季度凈虧損為人民幣0.737億元, 去年同期虧損1.393億元;第三季度凈虧損為人民幣0.904億元, 去年同期虧損1.418億元。

尚德:尚德機構公布的財務報告顯示, 2015年、2016年、2017年公司凈收入分別為1.59億元、4.19億元、9.7億元,

凈虧損分別為3.18 億元、2.54億元、9.19億元。 根據2018年財報, 尚德機構2018年前三季度, 凈虧損分別為2.45億元、2.72億元、2.26億元。

其實, 除了滬江、51Talk、尚德, 虧損仍然是很多在線教育企業的常態。 換言之, 虧損仍然是在線教育行業的普遍現象。 在線教育虧損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一開始大家都熱衷于燒錢搶占市場, 燒錢意味著在得到回報之前要不斷產出, 即不斷對在線教育的系統、師資等投入, 所以盈利跟不上來的時候自然是一片虧損之象。

不過, 我們可以從這些虧損的數據中看到光明的一面。 雖然近幾年來在線教育行業一直在普遍虧損。 但是就目前而言, 還有一個好消息, 就是不少頭部企業的虧損在收窄。

去年前8個月, 滬江得到了高達4.6億的上市股權激勵(非現金性流出)以及0.2億的上市費用, 這些都屬于一次性的非經常開支, 不影響公司整體的業務運營情況。

但若去掉這兩項開支, 招股報告期內滬江的凈虧損應為3.8億元左右, 占營業收入的87.2%, 低于2017年度的96.8%, 顯然滬江的虧損率大幅度收窄。

再來, 51Talk2018年三個季度的虧損數額都比2017年同期小。 例如, 2018年一季度比2017年一季度虧損縮減0.273億元;2018年二季度比2017年二季度虧損縮減0.656億元;2018年三季度比2017年三季度虧損縮減0.514億元。

除了滬江和51Talk, 尚德的虧損也明顯收窄。 根據尚德公布的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未經審計財務報告, 2018財年三季度虧損率由去年同期的98.1%下降至43.8%。 與此同時, 虧損額環比同樣有所下降, 由2018財年二季度的2.7億元下降至2.3億元。

在線教育行業虧損收窄是一個普遍的趨勢, 雖然各個企業的收窄幅度不同, 但頭部企業的收窄幅度顯然大些。 如此一來, 行業持續虧損或許還能這樣理解:在營收不斷上升的背景下, 虧損不斷收窄, 在線教育行業正在改善。

虧損收窄背后:在線教育的基礎建筑越發牢固

無論如何, 虧損收窄是一個好跡象。 事實上, 在線教育行業虧損是因為行業前期投入大, 但是市場并沒有因為成本的注入立馬升溫, 資本注入在線教育后還要醞釀很長一段時間才會看到成效。 注入在線教育的資本在醞釀期中慢慢變為了行業夯實的基礎建筑。 在這個建立基礎建筑的過程, 我們不難看到在線教育在不斷改善, 不斷增添新的希望。

首先, 在線教育的用戶數量已經達到一定規模。 根據中國商情報相關數據, 2015年中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達1.1億人, 2016年中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達1.38億人, 2017年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達1.55億人, 2018年用戶市場規模達1.79億人。 顯然, 自2015年起至2018年, 在線教育的用戶規模在逐年上升。

并且在線教育用戶占網民的比重(在線教育使用率)也不斷提升。 根據太平洋電腦網相關數據, 光是2015年至2017年兩年間, 在線教育使用率就已經從16%上漲到19.2%。

這說明越來越多人接受在線教育這種形式, 換言之, 在線教育市場的市場認知和接受度在不斷提升。

其次, 在線教育的市場規模已經到達一定體量。 自2012年起到2018年, 中國在線教育的市場規模幾乎呈直線上升增勢。 根據太平洋電腦網相關數據, 2012年中國在線教育市場規模達700.6億元;2013年中國在線教育市場規模達839.9億元;2014年中國在線教育市場規模達998.2億元;2015年飆升至1225.4億元;2016年達到1579.4億元;2017年市場規模逼近2000億達1941.2億元。

短短五年, 中國在線教育的市場規模上升了超過1200億元。 并且根據艾媒咨詢權威發布的《2018中國在線教育行業白皮書》, 預計到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市場規模將達4330億元。 相比于2017年, 在線教育市場規模實現翻一番。 在線教育市場規模的攀升說明在資本的追捧下, 在線教育市場已經預熱成功。

最后, AI、大數據等技術相繼與在線教育領域相結合, 為在線教育企業持續降本增效。根據艾媒報告,“人工智能+教育”成為2018年在線教育行業的關鍵詞。AI技術已經為在線教育展現了多元的場景,智能作業批改、人臉識別技術、個性化推薦等等不斷提升用戶的體驗。

在AI技術賦能下的在線教育孵化了多元化的教學形式。滬江、尚德教育、好未來、新東方等在線教育企業也在AI技術的嘗試下馬不停蹄,整個行業欲通過語音識別、在線測評、直播互動等技術,形成教學測評閉環,為用戶提供個性化的學習解決方案。AI技術大大縮減了在線教育運營的成本,提高了在線教育的效率。

從這三點上看,在線教育的虧損其實都是有價值的,也就是說在線教育把錢花在擴大用戶規模提高市場認知和接受上,花在不斷加大在線教育的布局上,花在在線教育和先進技術的結合上,這些就是在線教育的基礎建筑。并且行業虧損收窄也意味著在線教育的基礎建筑越發牢固,在線教育行業正在向下一個階段邁進。

在線教育的歸途:不怕虧損才能走到最后

看到虧損背后的希望,也當清晰認識到在線教育行業在上演一場持久戰。而對還在在線教育市場浴血奮戰的企業們來說,不怕虧損、保持對市場逐漸成熟的信心才能走到最后,但如果現在就倒下將前功盡棄。

事實上,在歷經了幾年的虧損之后,行業已經大浪淘沙。留下來的戰士仍然在接受市場的考驗,還要將這場持久戰進行到底。而這些企業想要在這場持久戰中取得勝利,就應該不懼虧損,把焦點聚集于教育模式的優化上。

一方面,優化用戶體驗。同絕大多數行業一樣,對于在線教育而言,用戶的體驗非常重要。這就要求在線教育企業要做到兩點:一是吸引用戶,二是留住用戶。而要吸引并留住用戶則需要在線教育企業不斷提高用戶體驗,用戶體驗高平臺的吸引力大,用戶量也就會越來越多。

所以,在線教育企業需要在在線教育產品上下苦功夫,不斷去探索更好的在線教育模式。行業內有一些很好的例子,比如滬江網校的CCtalk。滬江的CCtalk于2016年正式上線,平臺入駐的老師來自于第三方教育機構或者網師。CCtalk平臺上的內容范圍很廣,涵蓋了知識、興趣、社交、實用技能等多個方面,內容豐富。

另一方面,提高續課率。在線教育行業曾有言:續課率比費率更加重要。如果用戶一次不滿意,就不會再有第二次嘗試。所以,如何有效提高續課率是行業的一大重點,也是難點。當然,前面提到的優化用戶體驗是提高續課率一個極重要的方面。

但是要從根本上提高續課率則是要使得用戶學有所得。這就要求在線教育企業要從課程本身去著手,從課程設計開始就要抓住用戶的七寸。在線教育企業應對其平臺已經擁有的優質用戶資料進行分析,得出清晰的用戶畫像,并針對不同的用戶指定不同的課程,并且還要適當加入一些元素,以此來提高續課率。例如,編學邊玩的“在線小班課+少兒編程+游戲化教學”就是在針對性教學的技術上加上游戲的元素,為此其續課率達到了八成以上。

總的來說,盡管在線教育行業的虧損在收窄,行業好現象不斷,但是在線教育仍然是一場持久戰。具體表現為隨著中國教育市場的不斷擴張,線下用戶會不斷向線上的轉移,在線教育領域將出現更多的機遇與流量。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在市場趨于完善的前提下,馬太效應也將逐步呈現,在線教育的頭部玩家將掌握更多的資源與紅利。

不得不說在線教育是有壁壘的,但是虧損換來的壁壘越往后越難被攻破。所以,誰越早建立壁壘就有可能越早收割更多在線教育紅利。而要建立壁壘就要經得起虧損,換言之,虧損結束之日,就是革命成功之時。

為在線教育企業持續降本增效。根據艾媒報告,“人工智能+教育”成為2018年在線教育行業的關鍵詞。AI技術已經為在線教育展現了多元的場景,智能作業批改、人臉識別技術、個性化推薦等等不斷提升用戶的體驗。

在AI技術賦能下的在線教育孵化了多元化的教學形式。滬江、尚德教育、好未來、新東方等在線教育企業也在AI技術的嘗試下馬不停蹄,整個行業欲通過語音識別、在線測評、直播互動等技術,形成教學測評閉環,為用戶提供個性化的學習解決方案。AI技術大大縮減了在線教育運營的成本,提高了在線教育的效率。

從這三點上看,在線教育的虧損其實都是有價值的,也就是說在線教育把錢花在擴大用戶規模提高市場認知和接受上,花在不斷加大在線教育的布局上,花在在線教育和先進技術的結合上,這些就是在線教育的基礎建筑。并且行業虧損收窄也意味著在線教育的基礎建筑越發牢固,在線教育行業正在向下一個階段邁進。

在線教育的歸途:不怕虧損才能走到最后

看到虧損背后的希望,也當清晰認識到在線教育行業在上演一場持久戰。而對還在在線教育市場浴血奮戰的企業們來說,不怕虧損、保持對市場逐漸成熟的信心才能走到最后,但如果現在就倒下將前功盡棄。

事實上,在歷經了幾年的虧損之后,行業已經大浪淘沙。留下來的戰士仍然在接受市場的考驗,還要將這場持久戰進行到底。而這些企業想要在這場持久戰中取得勝利,就應該不懼虧損,把焦點聚集于教育模式的優化上。

一方面,優化用戶體驗。同絕大多數行業一樣,對于在線教育而言,用戶的體驗非常重要。這就要求在線教育企業要做到兩點:一是吸引用戶,二是留住用戶。而要吸引并留住用戶則需要在線教育企業不斷提高用戶體驗,用戶體驗高平臺的吸引力大,用戶量也就會越來越多。

所以,在線教育企業需要在在線教育產品上下苦功夫,不斷去探索更好的在線教育模式。行業內有一些很好的例子,比如滬江網校的CCtalk。滬江的CCtalk于2016年正式上線,平臺入駐的老師來自于第三方教育機構或者網師。CCtalk平臺上的內容范圍很廣,涵蓋了知識、興趣、社交、實用技能等多個方面,內容豐富。

另一方面,提高續課率。在線教育行業曾有言:續課率比費率更加重要。如果用戶一次不滿意,就不會再有第二次嘗試。所以,如何有效提高續課率是行業的一大重點,也是難點。當然,前面提到的優化用戶體驗是提高續課率一個極重要的方面。

但是要從根本上提高續課率則是要使得用戶學有所得。這就要求在線教育企業要從課程本身去著手,從課程設計開始就要抓住用戶的七寸。在線教育企業應對其平臺已經擁有的優質用戶資料進行分析,得出清晰的用戶畫像,并針對不同的用戶指定不同的課程,并且還要適當加入一些元素,以此來提高續課率。例如,編學邊玩的“在線小班課+少兒編程+游戲化教學”就是在針對性教學的技術上加上游戲的元素,為此其續課率達到了八成以上。

總的來說,盡管在線教育行業的虧損在收窄,行業好現象不斷,但是在線教育仍然是一場持久戰。具體表現為隨著中國教育市場的不斷擴張,線下用戶會不斷向線上的轉移,在線教育領域將出現更多的機遇與流量。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在市場趨于完善的前提下,馬太效應也將逐步呈現,在線教育的頭部玩家將掌握更多的資源與紅利。

不得不說在線教育是有壁壘的,但是虧損換來的壁壘越往后越難被攻破。所以,誰越早建立壁壘就有可能越早收割更多在線教育紅利。而要建立壁壘就要經得起虧損,換言之,虧損結束之日,就是革命成功之時。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