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產業»正文

好的產品,在試圖培育你的潛在文藝人格

01

卡薩布蘭卡的電影里有一句臺詞, 「如今你的氣質里, 藏著你走過的路, 讀過的書和愛過的人。 」

這句話后來變成風靡社交網絡的雞湯。 從前, 車馬郵件都很慢;現在, 數字生活都很速朽。

如今你的氣質里, 可能都是抖過的神曲, 收藏過但從不閱讀的文章, 以及無數次不著痕跡的萍水相逢。

網絡時代, 移動軟件是一個人的數字畫像。 恰恰因為普遍意義的速朽, 這句臺詞更能用來說明, 一個好的互聯網產品應該具備的素質是, 留下你走過的路, 讀過的書, 聽過的歌, 看過的電影, 沉淀甚至試圖培育著你的潛在文藝人格。

我看了一圈又一圈, 發現只有「豆瓣、網易云音樂和微信讀書」等為數不多的APP能做到這一點。 當然, 如果你善于使用微信、微博, 這兩個社交產品也能達成這個目標。

即便你很少在豆瓣留下評分和點評, 最多的動作僅是標記, 幾年下來, 豆瓣還是累積了你哪年哪月讀了什么書, 看過的電影, 聽過的歌。

你還可以通過「書影音檔案」更了解自己, 是偏愛大陸片還是更喜歡香港電影里的霓虹閃爍, 是常看懸疑派的希區柯克, 還是大場面大制作的斯皮爾伯格。 豆瓣告訴你, 你屬于哪個圈子, 有著怎樣的口味,

最后任你在角落里撒潑。

網易云音樂記錄了你從白天到黑夜曾聽過的歌, 偏愛民謠還是朋克抑或電子。 一年四季變化, 刷屏的產品很多, 但大多紅極一時最后無可避免地走向落寞, 你畫我猜如是, 而直播答題亦如是。

網易云的年度音樂總結卻在一年又一年榮登朋友圈刷屏之最, 用戶們對著自己的年度總結分享欲十足, 這些集合成具體特征的數據是用戶們帶著旋律的記憶, 也是用戶本身人格的一種折射。

再來說默默做了近4年之久的微信讀書。 和微信團隊一貫的風格類似, 微信讀書也是產品驅動。 組隊抽「無限卡」的玩法把社交裂變帶到了閱讀領域, 也把買書邏輯迭代到時間消費維度。

用過微信讀書的人之所以再難切換使用其他軟件, 就在于留下了太多印記, 一點點累計爬到好友榜第一的感覺如同是小時候攢了一堆角色卡。

而讀完的每一本書, 其所包含的信息不止是多少頁多少字, 而且被打上了數字時代鮮明的烙印, 比如這本書是朋友通過微信送的, 你讀了幾個小時, 寫了幾條評論, 內化了多少知識, 即便是浮在書頁上「彈幕」一般的讀書心得, 也帶著「社交+閱讀」的魔力。

02

我們在使用豆瓣、網易云音樂、微信讀書這樣的移動應用時, 留下了豐富的行為數據, 從這些沉淀的數據里可以看到或多元或不夠多元的自己。

這種記錄不是一朝一夕, 用戶點的每一個tab, 發布的每一條動態, 標記的每一個喜歡, 都有數據「埋點」, 雞賊的產品經理可能會根據數據埋點的反饋進行一系列的功能改進, 敏感的運營與策劃會抓住潛藏在數據里的人格特征, 從而打造更具人情味的互動社區形態。

互聯網發展史不算漫長, 諸多紅極一時的產品你方唱罷我登場, 有些出身名門大廠,

但錯失發展契機, 有些則是小團隊率性而作, 卻受困于資本。

在一次又一次的產品升級中, 他們沒有沉淀下來內容, 確切來說是沒有留下豐富的人個信息, 導致用戶一哄而上又一哄而散, 留下日活數據曲線像是一次瘋狂過山車。

好的產品, 在提供服務的同時也記錄情緒、沉淀內容, 數據在云端存儲, 最終在屏幕成型, 然后映畫出一個豐富的用戶人格, 吸引一批又一批「同好」。

那些失敗的產品, 最終是敗在了沒有給「歲月」埋下彩蛋。 而最近豆瓣FM起死回生則是對歲月彩蛋最好的注解, 曾經的紅心功能拯救了豆瓣FM, 用心做產品的pm不一定還在, 但是標記了上百首紅心音樂的豆瓣er一定會回來看看曾經的記憶。

回歸產品本身, 走文藝路線也好, 圈逗比段子手也罷, 殊途同歸都是做有情感的, 能打動人的內容積淀。

翻閱移動軟件里的數據記錄, 人們會更了解自己,

有些人選擇走出來, 讓自身的文藝人格更多元, 有些人則更喜歡堅持自己, 這都是「文藝人格」的一種培育。

畢竟, 熱愛流行和喜歡古典沒有高下之分, 80后的文藝可能屬于崔健、竇唯, 90后是周杰倫、陳奕迅, 00后非要以流量明星作為偶像, 重新定義「文藝」, 你又有什么辦法?

03

究竟什么是好的產品?這個回答, 只看人心。 理論上, 商業和市場化是衡量一切事物的標準, 但我們又不得不承認, 我們實在難給那些充斥著粗鄙言論僅依靠流量野蠻變現的產品一個「好」字。

至少在一部分人內心, 好的產品大概率上根本就不是商業化成功的產品。

豆瓣曾經有一個產品叫做豆瓣一刻, icon是一個咬了一口的餅干, 所以又被用戶叫做「小餅干」。

2017年8月16日停更, 這是一款十分精致的小軟件, 一度是我的睡前讀物, 里面有很多有意思的欄目, 凌晨更新的「打雞血」是有趣的段子, 深夜更新的「洗洗睡」是文藝的碎碎念,即使停更后我也沒有卸載,在長達一年的時間里我會偶爾回去翻閱我收集了、點贊了的內容,有很多和我一樣的用戶會登錄進去,而我們這群人稱之為是「例行掃墓」。

后來,換了手機,豆瓣一刻和舊手機一起消失,但是這么用心做內容的產品,是不是有希望和豆瓣FM一樣起死回生?

答案是不太現實,豆瓣一刻盈利模式缺失,又堅持文藝路線,拒絕廣告,內容積淀足夠,社區卻做得太小太死,自身的造血能力不足,最終難以為繼。

再看微信讀書,其社區有著慢慢擴大的趨勢,這種擴大體現在無節制地利用微信社交鏈,順著這條社交鏈攀爬而來的不僅僅是新的流量,還有無數人抗拒的朋友圈壓力。

傳統的閱讀產品和微信讀書有些不一樣。

前者就像是一群參加簽售會的讀者,對同一本書闡述不同的見解,雖然觀點可能略有不同,但是在認知上不存在隔閡。后者則更像是一個讀書俱樂部,來的人帶著各自鮮明的烙印,分享不同的東西,但是囿于每個人的知識水平、閱歷等,會使得這種分享不一定能得到有效回應

我們使用微信,是因為社會關系都聯結于此,它成了基礎設施,有人想逃離,但還是得留下。但讀書究竟是一件私人的事情,還是像工作和朋友圈一樣,是一種人設?

所以,如果「微信讀書」用戶量越來越多,成為爆款,走向商業上的成功,這還是我們所樂見的微信讀書嗎?

現在很多產品都試圖在做社區,但是能做出好社區的產品少之又少,這一代的年輕人即熱衷嘗鮮,又偏好小眾,一款產品爆火,就都哄擁而上,發覺刷屏太多,立馬調轉墻頭。

互聯網給用戶多元選擇,也給造夢者多重可能。好的產品要在文藝價值和迎合大眾之間,選取平衡點,才能培育用戶人格,給歲月埋一個「彩蛋」。

深夜更新的「洗洗睡」是文藝的碎碎念,即使停更后我也沒有卸載,在長達一年的時間里我會偶爾回去翻閱我收集了、點贊了的內容,有很多和我一樣的用戶會登錄進去,而我們這群人稱之為是「例行掃墓」。

后來,換了手機,豆瓣一刻和舊手機一起消失,但是這么用心做內容的產品,是不是有希望和豆瓣FM一樣起死回生?

答案是不太現實,豆瓣一刻盈利模式缺失,又堅持文藝路線,拒絕廣告,內容積淀足夠,社區卻做得太小太死,自身的造血能力不足,最終難以為繼。

再看微信讀書,其社區有著慢慢擴大的趨勢,這種擴大體現在無節制地利用微信社交鏈,順著這條社交鏈攀爬而來的不僅僅是新的流量,還有無數人抗拒的朋友圈壓力。

傳統的閱讀產品和微信讀書有些不一樣。

前者就像是一群參加簽售會的讀者,對同一本書闡述不同的見解,雖然觀點可能略有不同,但是在認知上不存在隔閡。后者則更像是一個讀書俱樂部,來的人帶著各自鮮明的烙印,分享不同的東西,但是囿于每個人的知識水平、閱歷等,會使得這種分享不一定能得到有效回應

我們使用微信,是因為社會關系都聯結于此,它成了基礎設施,有人想逃離,但還是得留下。但讀書究竟是一件私人的事情,還是像工作和朋友圈一樣,是一種人設?

所以,如果「微信讀書」用戶量越來越多,成為爆款,走向商業上的成功,這還是我們所樂見的微信讀書嗎?

現在很多產品都試圖在做社區,但是能做出好社區的產品少之又少,這一代的年輕人即熱衷嘗鮮,又偏好小眾,一款產品爆火,就都哄擁而上,發覺刷屏太多,立馬調轉墻頭。

互聯網給用戶多元選擇,也給造夢者多重可能。好的產品要在文藝價值和迎合大眾之間,選取平衡點,才能培育用戶人格,給歲月埋一個「彩蛋」。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