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產業»正文

每日優鮮一“拼”到底

從2014年11月創立至今, 每日優鮮已經拿到七輪融資。 最新一輪4.5億美元D輪融資在2018年9月完成, 老東家騰訊依然在列, 此外, 高盛集團也加入了進來, 這被業內看做是資本在生鮮領域開始重點押注“頭狼”的信號。

這次, 每日優鮮手里的牌就只有社交拼團了嗎?

“明天上午11點左右上線,

大家記得拉群圈人。 ”

2月24日晚上, “每日拼拼-月入十萬暴富”的微信群異常活躍。

馬上, 這個由每日優鮮孵化的社交拼團項目終于要上線了。 群里的消息讓早就開始圈粉的團長們激動不已。

前有每日一淘, 今有每日拼拼

根據每日拼拼公眾號上現有的內容來看, 社交和返利是該平臺的主要方式。 根據發展的會員數量, 用戶被分為會員、甄選師和顧問三個等級, 會員又被分為初級會員、中級會員和高級會員。 用戶有5個直屬粉絲下單購買后, 便可以成為高級會員;聚攏更多的粉絲組成“團隊”后則能成為“高級別”的甄選師和顧問。 用戶直接發展10個高級會員、間接發展20位高級會員可稱為甄選師, 直接發展發展10位甄選師、間接發展30為甄選師則是顧問。

而級別越高意味著獲取的直接與間接返利的總額越高。 會員可獲得返利、從粉絲首單抽取7元,

當月成交額高于1000單時還能有2%的獎金。 甄選師和顧問能獲得每筆訂單12%的返利、抽取的首單7元以及間接團隊返利的20%。 但上述兩級別用戶獲得的間接團隊首單金額分別為1元和0.5元, 育出同級別用戶的銷售額的0.6%和0.18%。 所以, 拉群圈人是每日拼拼工作人員一直強調的, 沒有自己的粉絲, 盈利也就無從談起。

2018年4月底, 每日優鮮上線了每日一淘, 十個月之后, 每日拼拼即將亮相, 而兩者在品類、運營上沒有本質的區別, 均是采用返利驅動用戶增長。 值得一提的是, 每日拼拼上線之際, 每日一淘取消了領券可減免活動, 改為限時搶購。 而就筆者了解的情況來看, 每日拼拼和每日優鮮將采用同一供應鏈, 但每日一淘則不然。 這就意味著每日拼拼在每日優鮮布局全國30多個城市的基礎上, 即將進入社區團購1-2小時生活圈。

每日拼拼社群的工作人員則表示,

每日拼拼上線之后將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杭州、天津、南京、蘇州、合肥、濟南、石家莊、青島、太原、寧波、南通、昆山、武漢共17個核心城市提供1小時到達配送服務。

每日優鮮愛“拼”才會贏

據公開信息顯示, 每日優鮮在北上廣深等20多個城市已經建立1000+個前置倉, 主打會員一小時即時達配送物流;在2017年8月, 實現單月營收突破2.8億元;月訂單量300萬, 一線城市全面盈利, 2017年總營收已超30億;先后累計總獲得近10億美金的融資, 現估值超10億美金。

從2014年11月創立至今, 每日優鮮已經拿到七輪融資。 最新一輪4.5億美元D輪融資在2018年9月完成, 老東家騰訊依然在列, 此外, 高盛集團也加入了進來, 這被業內看做是資本在生鮮領域開始重點押注“頭狼”的信號。 但取得如此傲人的成績背后勢必存在不能為外人道也的隱憂。

生鮮電商雖然面對萬億市場和超高頻場景, 但是一直面臨盈利問題。

每日優鮮的兩大核心——精選SKU和前置倉模式都劍指降成本。 如果不是資本加持, 每日優鮮不會是第一個跑通前置倉的生鮮電商, 換句話說, 盈利模式不清晰, 依賴資本輸血是前置倉模式的核心痛點。 在大眾的眼里, 前置倉不是每個人都能講的故事。 那么, 每日優鮮如何破局呢?

在O2O/生鮮電商最火的時候, 每日優鮮誕生;當無人零售風口來了, 單獨分拆成立每日優鮮便利購;面對社交電商的巨大商機, 內部孵化每日一淘;如今, 又借助每日拼拼進一步補位社交拼團。 愛拼才會贏成了每日優鮮身上最鮮明的特點。

當時阿里布局盒馬鮮生、小米的小米有品也開起了線下店, 徐正很清楚, 這是他們產業的互聯網滲透率決定的, 滲透率超過20%, 再增長已經很不容易了, 再往上1%的邊際增量成本是高于線下的。 “在形成足夠市場地位的時候, 往線下走這個思路是對的。

”正是有這樣的想法, 每日優鮮走向線下。

2017年6月, 每日優鮮便利購業務上線, 便利購替代了傳統茶水間, 將冷藏柜、常溫貨架和冷凍柜(冬日有熱儲柜搭配)搬到辦公室, 白領們可掃碼自取。 如果消費者還需要其他線上商品, 可從每日優鮮商城訂購, 形成線上線下閉環。

便利購和主商城流量可以相互轉化。 便利購同樣共享每日優鮮的整個供應鏈和后臺數據, 系統代替人工來計算倉庫商品的補貨需求, 保證近千款商品在每一個前置倉中損耗和售罄的平衡, 由專人負責一日一次到兩次補貨及設備維護。 相關負責人表示, 便利購貨架的補貨集中在工作日, 每日優鮮的訂單配送則是在周末進行。

億歐曾報道過便利購的基本情況, 2018年便利購單個點位的平均覆蓋人數在100人以上, 轉化率接近10%且遠高于行業均值。 無獨有偶, 2018年每日優鮮孵化的社交電商每日一淘也在一年內獲得了三輪超1億3000萬美元的融資。

社區拼團病根難除,重新洗牌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這一原則在生鮮冷鏈領域更是演繹得淋漓盡致,得速度者可得天下。

對于生鮮產品來說,配送效率直接影響用戶體驗,新鮮的產品從產地到倉庫再到消費者手中,背后不僅有冷鏈和倉庫的管理,還有品控以及流程的標準化和數據化管理等,但最終配送到達的時間直接影響到產品是否能夠新鮮的送達給用戶,所以“快一點”成為生鮮電商能否活下去的關鍵,而在每日拼拼的上線宣講中,更是集中闡述了每日優鮮供應鏈在這些方面的先天優勢。

正因為如此,生鮮電商適合運用社交的模式運營,由于生鮮電商對于物流水平要求極高,社交和拼購為加大訂單量從而降低物流成本帶來了可能性。

社區拼團名氣不減,每日優鮮又再次入局,做起了每日拼拼。但換湯不換藥的做法讓人疑慮叢生,這或許正是源于社區拼團根除不了的病根。生鮮需要做社交拼團,但卻很難做。對于社交電商來說,PK競品的核心能力在于以下三點:

物流時效:線下店>前置倉>社區其他門店>隨意堆放

獲客成本:寶媽對社群的管理能力和對寶媽的管理能力

履約成本:路線圖調配規劃與優化

每日優鮮盡力把第一點和最后一點做到極致,但第二點卻不容易,筆者在每日拼拼社群中了解到,為什么每日拼拼比每日一淘更好呢?群主則表示,每日一淘上線的時間比較長,紅利期沒了,不像每日拼拼,可以賺更多。如此一來,那么,每日拼拼冷啟動的用戶群從哪里來的呢?

筆者發現,每日拼拼群里的成員大都知道每日一淘是什么,但筆者問過幾個同事,他們并沒有聽過。顯而易見,每日拼拼每日一淘的用戶“洗”了一遍,上線不到一年的每日一淘尚且是這樣,那每日拼拼呢?沒有線下的人情聯系,僅僅是依靠前期的補貼返利增加用戶粘性,用戶薅完羊毛就該考慮下家了。

對于社交電商,叮咚買菜創始人梁昌霖曾提煉出三點經驗教訓,是他操盤叮咚買菜不會再犯的紅線。

首先,所有的到家服務,必須達到臨界生存密度才有商業價值。例如在單一城市中將前置倉數量做到滿負荷,因而達不到臨界生存密度的低頻到家服務很難盈利;

其次,任何用小區里面閑散人員的力量輔助進行商業化的到家服務,都是不靠譜的。人的成本雖然極低,但是也是最難控制的,很難規范化。這會使到家服務用戶體驗差,違背了消費升級的大趨勢;

最后,很多看起來很美好的事情,在商業化的過程中很容易變形。這些利用社區意見領袖做起來的事情,本質都是很好的,但是很難商業化,例如鄰里團購。

而在資本方看來,包括騰訊、今日資本、高榕資本等多方入局前置倉,更多是關注社區電商和社區拼團這種模式。資本想要抓取一種更低成本且可復制的方式,獲取更多用戶流量的商業模式。因為社區的用戶粘性高,生鮮的產品更加高頻,電商的模式更加高效和低成本。社區生鮮電商缺少哪個因素都不會讓資本更加關注。

如果沒有持續接盤的資本方,再大的風口也會逐漸淡去。

【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投資界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投資界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得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系(editor@zero2ipo.com.cn)】

社區拼團病根難除,重新洗牌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這一原則在生鮮冷鏈領域更是演繹得淋漓盡致,得速度者可得天下。

對于生鮮產品來說,配送效率直接影響用戶體驗,新鮮的產品從產地到倉庫再到消費者手中,背后不僅有冷鏈和倉庫的管理,還有品控以及流程的標準化和數據化管理等,但最終配送到達的時間直接影響到產品是否能夠新鮮的送達給用戶,所以“快一點”成為生鮮電商能否活下去的關鍵,而在每日拼拼的上線宣講中,更是集中闡述了每日優鮮供應鏈在這些方面的先天優勢。

正因為如此,生鮮電商適合運用社交的模式運營,由于生鮮電商對于物流水平要求極高,社交和拼購為加大訂單量從而降低物流成本帶來了可能性。

社區拼團名氣不減,每日優鮮又再次入局,做起了每日拼拼。但換湯不換藥的做法讓人疑慮叢生,這或許正是源于社區拼團根除不了的病根。生鮮需要做社交拼團,但卻很難做。對于社交電商來說,PK競品的核心能力在于以下三點:

物流時效:線下店>前置倉>社區其他門店>隨意堆放

獲客成本:寶媽對社群的管理能力和對寶媽的管理能力

履約成本:路線圖調配規劃與優化

每日優鮮盡力把第一點和最后一點做到極致,但第二點卻不容易,筆者在每日拼拼社群中了解到,為什么每日拼拼比每日一淘更好呢?群主則表示,每日一淘上線的時間比較長,紅利期沒了,不像每日拼拼,可以賺更多。如此一來,那么,每日拼拼冷啟動的用戶群從哪里來的呢?

筆者發現,每日拼拼群里的成員大都知道每日一淘是什么,但筆者問過幾個同事,他們并沒有聽過。顯而易見,每日拼拼每日一淘的用戶“洗”了一遍,上線不到一年的每日一淘尚且是這樣,那每日拼拼呢?沒有線下的人情聯系,僅僅是依靠前期的補貼返利增加用戶粘性,用戶薅完羊毛就該考慮下家了。

對于社交電商,叮咚買菜創始人梁昌霖曾提煉出三點經驗教訓,是他操盤叮咚買菜不會再犯的紅線。

首先,所有的到家服務,必須達到臨界生存密度才有商業價值。例如在單一城市中將前置倉數量做到滿負荷,因而達不到臨界生存密度的低頻到家服務很難盈利;

其次,任何用小區里面閑散人員的力量輔助進行商業化的到家服務,都是不靠譜的。人的成本雖然極低,但是也是最難控制的,很難規范化。這會使到家服務用戶體驗差,違背了消費升級的大趨勢;

最后,很多看起來很美好的事情,在商業化的過程中很容易變形。這些利用社區意見領袖做起來的事情,本質都是很好的,但是很難商業化,例如鄰里團購。

而在資本方看來,包括騰訊、今日資本、高榕資本等多方入局前置倉,更多是關注社區電商和社區拼團這種模式。資本想要抓取一種更低成本且可復制的方式,獲取更多用戶流量的商業模式。因為社區的用戶粘性高,生鮮的產品更加高頻,電商的模式更加高效和低成本。社區生鮮電商缺少哪個因素都不會讓資本更加關注。

如果沒有持續接盤的資本方,再大的風口也會逐漸淡去。

【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投資界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投資界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得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系(editor@zero2ipo.com.cn)】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