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產業»正文

創業18年,這家老牌留學中介瀕臨破產,一手好牌就這么打爛了

據媒體報道稱, A股上市公司華聞傳媒旗下子公司澄懷科技有限公司(即太傻留學)陷入維權糾紛, 目前, 已陸陸續續有用戶和員工在其北京總部維權。 很多學生用戶面臨著退費無望的局面, 太傻留學員工的工資也被拖欠。

從環球雅思被培生“拋棄”, 到知名機構投資的小馬過河破產清算,

再到太傻留學陷入維權危機, 在經歷了2016-2017年的跑路潮后, 中小型留學培訓機構的生存空間似乎進一步被壓縮, 洗牌期正式開始。

拖欠員工工資, 學生進退兩難

根據媒體興發娛樂的報道, 此次對于太傻留學的維權群體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

1、學生用戶。 多個付費學員申訴, 此前太傻留學承諾的退款一直未能如約, 而太傻留學此前一直以“全額退款”等承諾吸引學員, 與用戶簽訂可退費合同。 讓用戶最為憤怒的是, 有的推銷人員和咨詢老師, 極有可能是在“知道公司即將面臨破產或者已經沒有能力再提供處事了”的情況下, 依舊催促并收取了用戶幾萬元的費用。

2、公司員工。 太傻留學以“華聞傳媒總部不撥款”為由拖欠員工2-3個月不等的工資和社保, 眾多員工在等待仲裁;廣州分公司員工在2019年上班第一周被告知在家辦公;此外,

拖欠外包合作項目的申請老師幾百萬的債款, 導致申請老師極其團隊近兩年沒有任何報酬, 無奈終止了幾百個學生的申請進程。

據悉, 截至2月21日, 太傻留學北京總部高層已經撤退三分之二, 目前太傻留學北京總部所在的天辰大廈辦公點, 3月1日會有新注冊的公司來入駐。 多名員工表示不知該與誰溝通, 但最終要的社保連續繳納問題亟待解決。 太傻留學現任法人晏飛曾表示員工社保在2月22日15點30分繳納, 但截至當天17時社保錢款仍未到賬。

而面臨繁瑣出國留學程序的學生, 更是進退兩難。 有家長爆料當時和太傻留學簽訂的合同上寫明的最后退費日期是2019年1月31日, 屢次討要未果, 學生想要自己申請留學, 但也很可能和申請團隊遞交的材料重復, 以至不知如何是好。

2月25日, 投資界致電太傻留學官網電話, 一直處于忙線狀態;今日9點再次致電,

官網電話依舊未能接通。

曾在圈內頗有名氣, 卻把一手好牌打爛了

不少用戶在繳費時都有同樣的心理:覺得這是一家老牌機構, 簽合同時沒深究太多。

太傻留學(北京澄懷科技有限公司)創建于2001年, 起源于“太傻網”, 這是一個留學生自發在網絡上形成的論壇, 大量學生留下學習語言、申請學校和簽證的心得, 聚集起不少流量。 隨后發展為總部位于北京, 在上海、廣州、成都、西安建有全資分公司的留學機構。 官網介紹“擁有700位精英留學咨詢專家, 300位海外高級顧問, 200位考試培訓師的強大陣容, 200000個名校申請成功案例經驗, 客戶遍布美國TOP100院校。 ”

太傻留學可以說是第一家被并入上市公司的留學品牌。 2013年, 北京澄懷科技有限公司與華聞傳媒戰略重組, 也由此成為國內留學行業唯一A股上市公司。

針對這一次的事件, 華聞傳媒回應:作為澄懷科技的長期持續經營的留學業務,

2018年銷售額較2017年下降44.34%, 毛利同比下降了93%。 澄懷科技2018年初員工223余人, 到2018年末員工僅剩余132人, 且預計其中約有30%也將在2019年春節后離職。

而業務下降的原因, 華聞傳媒稱, 受自費出國留學中介服務機構資格認定項目的取消、美國留學政策收緊、市場競爭日益激烈、留學行業低齡化及分散化的趨勢等影響, 近年來澄懷科技留學業務也受到一定影響。

除了大環境的影響, 過于追求短時間業績也為太傻留學埋下隱患。 在競爭日趨激烈的當下, 太傻留學依舊選擇了事前多收款、流水線作業申請留學、不合格則第二年退款的方式, 顯然并沒有在業務能力上狠下功夫。

那些曾經輝煌的留學機構

曾有人調侃:留學行業是一個最喜歡互相傷害的行業。 質量參差不齊也就罷了, 留學行業口碑之所以差,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同行之間經常惡意攻擊。

包括太傻留學在內, 很多機構也經常遭受惡意競爭, 比如啟德留學、啄木鳥等等。

但是, 混亂的競爭環境里, 也的確有人架不住大浪淘沙之勢。

2017年初, 同樣是以留學備考論壇起家的“小馬過河”, 在經過10余年的發展后進入了清算階段。 小馬過河的過去曾十分輝煌, 在福市場占有率僅次于新東方, 曾在2014年營收高達上億元, 背后有知名投資機構加持。

事后, 小馬過河創始人之一許建軍回憶, “轉型過程中, 產生了很多不適應新業務的人員, 但是又舍不得他們走, 就強撐著, 這次實在撐不下去了。 ”轉型互聯網是小馬過河的由盛轉衰的轉折點, 當投資人的錢進來后, 盈利壓力巨大的小馬過河開始全面轉型線上培訓, 停掉SEM、開發在線產品、開始做微信營銷、推出低價產品、做各種輔助學習APP……直到高昂的運營成本再也無法覆蓋。

這其實也和語言培訓和留學市場的變化緊密相關。 在線教育,在線教育對雅思培訓的沖擊極大,各種小而美的工作室成長起來,分食流量,老牌機構僅僅把資源從線下搬到線上,很難保證從前的影響力,只注重營銷,更是值得人警醒。

在線教育,在線教育對雅思培訓的沖擊極大,各種小而美的工作室成長起來,分食流量,老牌機構僅僅把資源從線下搬到線上,很難保證從前的影響力,只注重營銷,更是值得人警醒。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