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人物»正文

倚鋒資本朱晉橋:要讓中國人吃上自己的救命藥

“要讓中國人吃上自己的救命藥。 ”因為這個想法, 朱晉橋在成功投資邁瑞醫療后, 組織了一批來自美國, 歐洲, 中國香港和本土一流院校的博士, 組成了投資團隊, 開啟了專業化的全球醫療投資之路。

倚鋒資本創始人朱晉橋先生

“過去, 仿制與銷售是中國醫藥產業的核心。 高價進口藥讓普通百姓望塵莫及, 而在研發力量和資金投入等方面, 本土創新藥企與跨國制藥巨頭仍有相當大的差距, 中國創新藥物研發尚處于起步階段。 2015年藥審改革和審評提速改變了產業的格局, 到了2017年十九大, 政府再次明確了醫藥創新的重要地位。 這對中國的醫藥界提出的挑戰是極其嚴峻卻又不容回避的。 ”朱晉橋稱, 倚鋒投資的想法很簡單, 用資本助力中國創新藥產業, 讓老百姓吃的起中國的原創藥。

2014年11月, 倚鋒投資了微芯生物, 隨即傳來了喜訊。 同年12月, 擁有自主知識產權并授權美國等發達國家專利使用的原創抗癌新藥西達本胺獲批上市。

西達本胺(愛譜沙®)是國際首個亞型選擇性組蛋白去乙酰化酶(HDAC)口服抑制劑、具有全球專利保護的全新分子體、是國家“863”及“重大新藥創制”專項成果, 也是中國首個授權美國等發達國家專利使用的原創新藥, 真正實現了中國制藥從“仿制”到“創造”的零突破。

微芯生物在國際上率先構建了基于化學基因組學的集成式藥物創新和早期評價體這一核心技術體系。 借助化學基因組學平臺, 研究者能對新化合物可能的分子藥理和毒理進行評價和預測, 不斷優化候選化合物結構, 使綜合評價指標最好的先導化合物進入下一個階段的開發, 對降低新藥開發風險具有重要的價值, 這也正是美國FDA為促進創新藥物開發的成功率而提倡的關鍵路徑行動(Critical Path Initiative)。 憑借該藥物創新技術體系和平臺,

微芯生物已在腫瘤、糖尿病、免疫性疾病等領域建立了多個原創新藥產品線, 目前已有6款具有全球專利保護的創新藥物分子。 真正率先踏上了我國自主創新藥物的國際化之路。

“近年來國內創新藥企持續加大研發投入, 特瑞普利單抗、安羅替尼、呋喹替尼等優質創新藥物陸續上市, 未來國產創新藥物的供給將會大幅改善, 更多的企業有望走向國際化, 向更前沿領域發展。 ”正如朱晉橋所言, 創新藥投資已經進入歷史最好階段。

以創業者為中心

“以創業者為中心, 以價值創造者為本。 ”在朱晉橋看來, 投資就是投人, 好的創新藥企團隊要有豐富的研發經驗, 對行業的深刻理解, 強大的商務能力和長遠的眼光。 一家企業未來價值多大, 成長空間多高, 對社會貢獻多少, 關鍵都在于人本身。

回想起2015年1月參與投資亞盛醫藥, 朱晉橋坦言,

最早與創始人面談的時候, 并不是BP打動了他, 而是創始團隊令他非常欣賞。 “第一, 團隊由3位千人計劃專家組成, 曾以3.98億美元價格將原創小分子AT-219轉讓給賽諾菲安萬特;第二, 團隊的市場敏銳度高, 對市場趨勢的理解也非常到位;第三, 創業者為人非常有夢想且有創新精神, 有情懷, 秉持初心。 ”當時亞盛醫藥研發管線里的幾個項目都還處于非常早期的階段, 一些頭部的投資機構都持觀望態度。 最后, 憑借獨到的眼光, 和專業精英團隊深入評估, 倚鋒投資最終決定在A輪投資亞盛醫藥。

目前, 亞盛醫藥基于自有核心技術體系, 已經成功完成了在腫瘤、乙肝及與衰老相關疾病領域內的研發管線布局, 其中有7項原創新藥先后進入中國、美國及澳大利亞Ⅰ-Ⅱ期臨床開發階段, 并有多項原創新藥處于臨床前研究或更早期的研究階段。 亞盛已遞交了香港上市申請,

有望于2019年正式登陸香港聯交所。

還有一筆典型的投資案例——從事艾滋病抗病毒治療和疼痛等重要治療領域創新藥物研發和推廣的前沿生物。 在投資之初, 有幾家國際頭部投資機構也看好前沿生物, 但提出了一些苛刻的條件。 而倚鋒團隊經過多次的調研和實地考察, 判斷藥物的潛在價值和成藥性很高。 再加上對創始團隊的認可, 倚鋒在A輪時對前沿生物進行了投資, 不但避免了企業接受苛刻的對賭條件, 同時也保證了該輪投資的合理估值。

目前, 該企業已建立具有全球知識產權的長效多肽藥物研發平臺并擁有多個在研產品。 其自主研發的艾可寧®成為了中國第一個長效HIV-1融合抑制劑、中國第一個原創抗艾新藥。 該藥在2018年5月正式獲批, 9月開始啟動生產與銷售, 并于11月迅速進入《中國艾滋病治療指南》, 為廣大艾滋病患者提供了全新的治療手段, 也為艾滋病的暴露后預防,提供了新的選擇。

寒冬下,投資就是“彎下腰”服務

實業出身,朱晉橋深知做企業的不易。他一貫強調:“投資就是服務,重視投后,真正地幫助企業。”倚鋒在投資企業之后,用其廣泛的人脈,深厚的資源與專業化的投后團隊助力企業家們,提升技術、打磨產品、優化服務、擴展市場。并且通過資源整合和平臺嫁接,打通上下游產業鏈資源,實現資源整合、合作共贏,做到“從發現價值到助力創造價值”。

“從技術研發到產業化并且最終變成企業的營業收入,中間的路很漫長很艱辛,為了避免創業者走太多彎路,投資機構為他們提供細致的指導和相匹配的資源就顯得愈發必要。”朱晉橋表示。

在2016年投資醫療器械企業諾爾康后,倚鋒資本的投后團隊,幫助該企業產品納入醫保。目前諾爾康已經是國內人工耳蝸企業龍頭,也是國內為數不多的取得人工耳蝸注冊證的企業之一,公司產品已進入浙江省醫保及各地農鄉醫保,目前各地醫保已在穩步推薦中。

2018年7月,倚鋒資本投資了液體活檢領域企業海普洛斯,僅隔數月,就收到其營業收入較2017年同比增長8倍的業績報告。

這背后,離不開倚鋒資本投后團隊的努力。在此期間,倚鋒團隊不懈地服務企業,并與其由從事醫學、基因組學、分子生物學、生物信息學、計算生物學、機器學習、大數據挖掘等研究的年輕海歸科學家和國內頂尖科技人才組成的團隊緊密溝通與配合。目前,海普洛斯已完成深圳研發總部、第三方醫學檢驗所、GMP生產車間、美國研發中心、海普洛斯基因組中心以及上饒國際精準醫療健康產業園的多中心全球化布局,擁有測序通量全球第二的測序平臺,具有明顯的硬件優勢和規模效應,品牌影響力持續增強、產品不斷獲得市場認可。

隨著癌癥治療的迅速發展,腫瘤精準醫療領域的基因檢測需求不斷增大。為此,海普洛斯聚焦腫瘤患者隨的全程診療管理,自主研發了高效實用的基因檢測產品,為患者提供早篩早診,預后評估,術后復發監測,個體化用藥指導,療效評估及耐藥分析等全病程管理模式,精準指導治療方案的選擇,實現創新醫療價值的交付。

值得一提的是,繼入圍2018粵港澳大灣區新經濟企業TOP100榜單后,海普洛斯于2018年榮獲了廣東省工程技術中心認定及深圳市博士后創新實踐基地批準,彰顯了海普洛斯的技術實力及高學歷團隊凝聚力。同時,海普洛斯先后92次通過衛生部臨檢中心、歐洲分子遺傳實驗質控網EMQN及美國CAP能力測評認證等國內外室間質評項目,證明了海普洛斯擁有過硬的技術實力、嚴謹的操作流程、卓越的產品設計。

“雖然當下是創業者的寒冬,但只要有好的產品和服務,有正確的發展戰略,把員工的創新活力激發起來,持續地幫助被投企業,服務被投企業,優秀的企業仍然能持續增長”,朱晉橋對所投企業充滿信心,“投資就是要長期、專注和利他。很幸運這也讓我們收獲了一批非常優秀的項目。”

重視激勵機制,打造一支創投精銳團隊

除了專業化的“募投管退”,倚鋒資本還有一個貫穿始終的使命——著力打造一支有擔當、有情懷、有堅持的創投精銳團隊。倚鋒持續優化激勵機制,比如:設立了提名投票機制,篩選出優秀的高管團隊;人性化的跟投機制,極大激發了投資團隊工作的熱情;新引入了數名優秀人才,不但全部擁有世界一流院校的博士學位,還各自擁有豐富的藥物研發經驗、咨詢經驗、行業情報經驗或券商投行經驗;與此同時,內部還引進華為管理制度,汲取各國企業精華并結合實際融入自身特色。

倚鋒資本團隊

值得一提的是,倚鋒資本的篩選項目機制和投資決策流程也被很多LP稱贊。每年,倚鋒投研團隊會參加中美頂級的投資大會,比如JP Morgan大會,BIO項目會以及藥促會項目大會等。在上千個項目中篩選400-500個項目加以詳細了解,研究其細分領域的科研實力與市場潛力,然后篩選出200家左右進行約談,進而對其中20家左右進行盡調,最終上投委會的只剩10家。再通過投委會的不斷討論、推翻、調研,辯證再討論,再調研,最終優中選優,才投出5-6個好的項目。

回想起投資美國加州灣區一家臨床階段的生物制藥公司Apexigen的經歷,倚鋒投研團隊感慨不已。當時,項目融資即將關閉,倚鋒全體人員齊心協力,運用專業知識與鉆研精神,加班加點,最終成功投資了這家優秀的免疫腫瘤藥物企業。

目前,Apexigen可以開發針對不同靶點的高質量抗體,包括一些利用傳統抗體開發技術很難開發成藥的靶點,利用公司平臺APXiMAB™開發的抗體進入7個不同的臨床II期試驗。公司研發的產品曾授權給諾華,短期內有望獲得FDA生產批件,成為重磅產品。

基于嚴格的項目篩選機制,倚鋒資本迄今累計投資了逾20家海內外優質企業,包括微芯生物、前沿生物、亞盛醫藥、普門科技、海普洛斯、Resverlogix、Apexigen、Centrexion等。雖然數量不算多,但投資足跡遍布全球,倚鋒資本在過去十多年里默默踐行了用資本推動生命科技進程的使命。

也為艾滋病的暴露后預防,提供了新的選擇。

寒冬下,投資就是“彎下腰”服務

實業出身,朱晉橋深知做企業的不易。他一貫強調:“投資就是服務,重視投后,真正地幫助企業。”倚鋒在投資企業之后,用其廣泛的人脈,深厚的資源與專業化的投后團隊助力企業家們,提升技術、打磨產品、優化服務、擴展市場。并且通過資源整合和平臺嫁接,打通上下游產業鏈資源,實現資源整合、合作共贏,做到“從發現價值到助力創造價值”。

“從技術研發到產業化并且最終變成企業的營業收入,中間的路很漫長很艱辛,為了避免創業者走太多彎路,投資機構為他們提供細致的指導和相匹配的資源就顯得愈發必要。”朱晉橋表示。

在2016年投資醫療器械企業諾爾康后,倚鋒資本的投后團隊,幫助該企業產品納入醫保。目前諾爾康已經是國內人工耳蝸企業龍頭,也是國內為數不多的取得人工耳蝸注冊證的企業之一,公司產品已進入浙江省醫保及各地農鄉醫保,目前各地醫保已在穩步推薦中。

2018年7月,倚鋒資本投資了液體活檢領域企業海普洛斯,僅隔數月,就收到其營業收入較2017年同比增長8倍的業績報告。

這背后,離不開倚鋒資本投后團隊的努力。在此期間,倚鋒團隊不懈地服務企業,并與其由從事醫學、基因組學、分子生物學、生物信息學、計算生物學、機器學習、大數據挖掘等研究的年輕海歸科學家和國內頂尖科技人才組成的團隊緊密溝通與配合。目前,海普洛斯已完成深圳研發總部、第三方醫學檢驗所、GMP生產車間、美國研發中心、海普洛斯基因組中心以及上饒國際精準醫療健康產業園的多中心全球化布局,擁有測序通量全球第二的測序平臺,具有明顯的硬件優勢和規模效應,品牌影響力持續增強、產品不斷獲得市場認可。

隨著癌癥治療的迅速發展,腫瘤精準醫療領域的基因檢測需求不斷增大。為此,海普洛斯聚焦腫瘤患者隨的全程診療管理,自主研發了高效實用的基因檢測產品,為患者提供早篩早診,預后評估,術后復發監測,個體化用藥指導,療效評估及耐藥分析等全病程管理模式,精準指導治療方案的選擇,實現創新醫療價值的交付。

值得一提的是,繼入圍2018粵港澳大灣區新經濟企業TOP100榜單后,海普洛斯于2018年榮獲了廣東省工程技術中心認定及深圳市博士后創新實踐基地批準,彰顯了海普洛斯的技術實力及高學歷團隊凝聚力。同時,海普洛斯先后92次通過衛生部臨檢中心、歐洲分子遺傳實驗質控網EMQN及美國CAP能力測評認證等國內外室間質評項目,證明了海普洛斯擁有過硬的技術實力、嚴謹的操作流程、卓越的產品設計。

“雖然當下是創業者的寒冬,但只要有好的產品和服務,有正確的發展戰略,把員工的創新活力激發起來,持續地幫助被投企業,服務被投企業,優秀的企業仍然能持續增長”,朱晉橋對所投企業充滿信心,“投資就是要長期、專注和利他。很幸運這也讓我們收獲了一批非常優秀的項目。”

重視激勵機制,打造一支創投精銳團隊

除了專業化的“募投管退”,倚鋒資本還有一個貫穿始終的使命——著力打造一支有擔當、有情懷、有堅持的創投精銳團隊。倚鋒持續優化激勵機制,比如:設立了提名投票機制,篩選出優秀的高管團隊;人性化的跟投機制,極大激發了投資團隊工作的熱情;新引入了數名優秀人才,不但全部擁有世界一流院校的博士學位,還各自擁有豐富的藥物研發經驗、咨詢經驗、行業情報經驗或券商投行經驗;與此同時,內部還引進華為管理制度,汲取各國企業精華并結合實際融入自身特色。

倚鋒資本團隊

值得一提的是,倚鋒資本的篩選項目機制和投資決策流程也被很多LP稱贊。每年,倚鋒投研團隊會參加中美頂級的投資大會,比如JP Morgan大會,BIO項目會以及藥促會項目大會等。在上千個項目中篩選400-500個項目加以詳細了解,研究其細分領域的科研實力與市場潛力,然后篩選出200家左右進行約談,進而對其中20家左右進行盡調,最終上投委會的只剩10家。再通過投委會的不斷討論、推翻、調研,辯證再討論,再調研,最終優中選優,才投出5-6個好的項目。

回想起投資美國加州灣區一家臨床階段的生物制藥公司Apexigen的經歷,倚鋒投研團隊感慨不已。當時,項目融資即將關閉,倚鋒全體人員齊心協力,運用專業知識與鉆研精神,加班加點,最終成功投資了這家優秀的免疫腫瘤藥物企業。

目前,Apexigen可以開發針對不同靶點的高質量抗體,包括一些利用傳統抗體開發技術很難開發成藥的靶點,利用公司平臺APXiMAB™開發的抗體進入7個不同的臨床II期試驗。公司研發的產品曾授權給諾華,短期內有望獲得FDA生產批件,成為重磅產品。

基于嚴格的項目篩選機制,倚鋒資本迄今累計投資了逾20家海內外優質企業,包括微芯生物、前沿生物、亞盛醫藥、普門科技、海普洛斯、Resverlogix、Apexigen、Centrexion等。雖然數量不算多,但投資足跡遍布全球,倚鋒資本在過去十多年里默默踐行了用資本推動生命科技進程的使命。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