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產業»正文

出行大敗退:這一年,我下載了8個打車APP還是叫不到車

2019年一開年, 創投圈就炸開了鍋——滴滴被爆2018年全年虧損109億, 將要裁員2000人。 這令VC/PE機構驚出一身冷汗。 沒人想到, 大出行“獨角獸”曾經仰仗資本一路狂奔, 卻在2019年突然踩了剎車。

其實, 這一切早有征兆。 “2018年我下載了8個打車APP, 但還是很難打到車。 ”小王在上海上班, 因為平時工作需要頻繁出差、拜訪客戶,

談到2018年的出行感受, 他滿腔的苦水。 為了更快的打到車, 小王先后下載了滴滴、高德、神州、易到、嘀嗒、曹操、哈羅、美團8個打車軟件, 但還是常常叫不到車。

用戶的牢騷是行業的警鐘。 回望2018年的大出行行業, 如果用一句話來總結, 那就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這一年, 滴滴的順風車變成了“奪命車”, 摩拜“賣身”變成了美團單車, 上千萬ofo用戶排隊領押金, 蔚來和小鵬在量產問題上打起了賭, 看誰能在年底交付1萬量車。 行業依舊熱鬧, 但喧嘩聲漸漸弱了許多。

“行業開始回歸理性了, 光講故事是不行了。 ”無論是出行行業的從業人員還是聚焦這個大賽道的投資人, 都有這樣一個感受。

大出行這一年:

從滴滴到ofo, 多事之秋

出行是我們日常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 有人是打車一族, 2018年對網約車或許有些失望。 有人是地鐵一族, 手機支付方式的變化讓你的公共交通出行更加方便。

有人可能剛買了一輛新能源汽車, 省去了上牌照的麻煩。 有人可能在期盼, 無人駕駛汽車還要多久才能真正上路。

最近兩三年, 我們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交通出行變革給生活帶來的種種變化, 更加高效、方便、環保, 更舒適的體驗, 這背后是依賴大出行行業的快速發展。 但是在急速狂奔的同時, 一些隱患也在2018年集中爆發。

“從2013年開始, 這個行業一直在往上走。 2018年上半年延續之前的火熱, 但是下半年開始, 市場急轉直下。 ”一位新能源汽車公司投資副總裁表示。 下圖中2018年各月汽車交通出行行業投融資金額的變化正印證了他的這一判斷。

對于大出行行業而言, 2018年年中確實是個多事之秋。 2018年8月24日, “樂清事件”讓順風車甚至整個網約車行業踩了急剎車, 畢竟安全出行的基本保障如果都實現不了, 行業的發展更無從談起。

2018年9月, ofo與上海鳳凰的訴訟案曝光, ofo拖欠服務商欠款的消息不斷發酵, 進入年末, ofo再次遭遇用戶退還押金的“擠兌”風險, 如今命懸一線。 而早在5個月前, 美團以27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其競爭對手摩拜。

2018年3月份, Uber發生首例無人駕駛車撞傷行人導致死亡事件, 也給國內的無人駕駛行業狠狠澆了一盆冷水。

大出行故事, VC聽不下去了

國內外出行行業的震蕩讓市場迅速降溫, 這種冷和熱上下兩個賽道的明顯變化, 是業內人的普遍感受。 從投資角度來看, 變冷的預兆就是, 一方面, 整個行業的估值水平開始調整,

同時, 原來熱衷于講模式炒概念的公司越來越難拿到錢了。 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統計, 2018年汽車交通行業投融資案例為340起, 較2017年的474起下降了28%。

出行領域的洗牌從2017年就開始了, 一家或幾家獨大的格局早就形成, 但到2018年, 行業在發展邏輯和方向上又進行了更深度的洗牌。 結果就是, 一些故事可能講不下去了。

網約車和共享單車都打著共享出行的招牌, 但在2018年都迎來了滑鐵盧。 業內對什么是真共享, 什么是假共享的討論越來越多。 在嘀嗒出行創始人宋中杰看來, 網約車不是真共享, 真正的出行共享是順風車。 但不可否認的是, 出行的線下化的確是大勢所趨。

“順風車和網約車從司機的行為目的上來看有根本不同, 順風車是順路而為, 司機有自己的出行線路, 不過高追求商業回報;而網約車則是一種出租服務, 以乘客的目的地為出行方向,

司機追求商業回報。 ”宋中杰做了這樣一番解釋。

在商業模式之外, 安全成為時刻懸在出行行業從業人員頭上的一把利劍。 回顧過去一年, 宋中杰說對自己觸動很大。 “我們更加堅定地相信, 在出行領域一定要做商業價值和社會價值的事情, 而且要合規合法, 不能因為追求企業快速發展而忽略了安全。 ”

相比網約車, 共享單車的故事更難講下去。 既沒有有效的變現途徑, 無法找到盈利模式, 又面臨著運營成本和效率的挑戰, “留給戴威的時間不多了”成了一句流行的調侃。

與網約車和共享單車的明顯頹勢不同, 新能源汽車的技術正在進一步演進中, 尚未見頂。 但擺在所有新造車勢力前面的是一個“如何量產”的大坎?“量產的標準就是每個月賣5000輛, 堅持6個月, 而且6個月以后勢頭不減。 ”上述投資副總裁表示。

過去幾年中, 在瘋狂追求流量、用戶的過程中, 很多大出行行業的企業只會炒作概念,運營效率低下,管理失職。如今,大出行行業的發展更像是一種回歸,回歸對商業模式的完善,回歸對用戶體驗的重視。

而投資人更多的將目光轉向硬科技。“我們在2018年投了很多出行領域硬科技型的公司,這些公司更有可能扛過周期,比如OTA(空中系統升級技術)就是一項出行領域繞不開的技術。這也是我們基金一貫堅持的策略,目前我們已經布局了細分領域3個龍頭型公司。”凱輝汽車基金合伙人李貿祥表示。

下半場:2020年,共享汽車規模將破百億

羅蘭貝格發布的《2018年中國汽車共享出行市場分析預測報告》顯示,汽車共享出行市場容量有望由2015年的660億元增長至2018年的3800億元,而潛在需求帶來的潛在市場容量更有望達到1.8萬億元。2020年過后,共享汽車市場規模將沖破百億元大關。

大出行領域是一片大藍海,創業者和投資人都在思索新的機會在哪里。經常打車的小王說,能讓他5分鐘打到車的平臺就是好平臺。他說,目前給他感覺使用體驗最好的是美團打車,而不是滴滴。

新手們已然崛起,曾經的寡頭光環正在減弱。近日一份滴滴出行內部流傳出來的財務數據顯示,2018年滴滴全年虧損高達109億元人民幣。其中,2018年全年滴滴在司機補貼方面投入共計113億元。這也是導致滴滴高額虧損的主要原因。

對于大出行的參與者們而言,競爭的下半場已經拉開大幕,用戶需求的升級、政策的合規合法、技術的進一步突破,都是他們要面臨的挑戰。

北汽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徐和誼曾談到,未來的車是人類生活除了家、辦公地點之外的第三大場景,在過去車是解決人出行的工具,未來可以提供車上的辦公、車上的娛樂,車上的享受等等可能。

也就是說,普通消費者關注的不再只是從A點到B點的距離的到達,出行體驗的重要性越來越明顯。出行變成一種服務,越來越多的汽車巨頭不再將自己定位成生產企業,而是出行服務公司。

“用戶開始追求打什么樣的車更舒適,這就要求,大出行的參與者們要從粗放的增加供給轉為提升服務。”宋中杰表示。在他看來,任何商業的進步,本質上都是要靠提升業務效率和用戶體驗來驅動。

汽車技術革命剛剛開始,這是一個漫漫長跑的過程。“人機交互技術還沒有看到大的突破。”李貿祥回顧2018年整個汽車生態領域的技術演變時說道。“以前汽車就好像是一個孤島,不需要和外界交互。但是如今智能化的汽車必須要考慮如何融入外界交互。目前,我們在積極尋找這方面的投資機會。”

更讓市場人士擔憂的是,資本市場的迅速降溫,有些企業可能會熬不過這個“寒冬”。對于大出行行業而言,資本的支持必不可少,很多企業在發展的過程中尤其需要資金的持續支持。一旦投資人日趨謹慎,企業就越來越難拿到錢了。

“只有等潮水褪去,才知道誰在裸泳。”采訪過程中,不止一位出行行業人士說過這句話。洗牌注定殘酷,但對行業長期發展而言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很多大出行行業的企業只會炒作概念,運營效率低下,管理失職。如今,大出行行業的發展更像是一種回歸,回歸對商業模式的完善,回歸對用戶體驗的重視。

而投資人更多的將目光轉向硬科技。“我們在2018年投了很多出行領域硬科技型的公司,這些公司更有可能扛過周期,比如OTA(空中系統升級技術)就是一項出行領域繞不開的技術。這也是我們基金一貫堅持的策略,目前我們已經布局了細分領域3個龍頭型公司。”凱輝汽車基金合伙人李貿祥表示。

下半場:2020年,共享汽車規模將破百億

羅蘭貝格發布的《2018年中國汽車共享出行市場分析預測報告》顯示,汽車共享出行市場容量有望由2015年的660億元增長至2018年的3800億元,而潛在需求帶來的潛在市場容量更有望達到1.8萬億元。2020年過后,共享汽車市場規模將沖破百億元大關。

大出行領域是一片大藍海,創業者和投資人都在思索新的機會在哪里。經常打車的小王說,能讓他5分鐘打到車的平臺就是好平臺。他說,目前給他感覺使用體驗最好的是美團打車,而不是滴滴。

新手們已然崛起,曾經的寡頭光環正在減弱。近日一份滴滴出行內部流傳出來的財務數據顯示,2018年滴滴全年虧損高達109億元人民幣。其中,2018年全年滴滴在司機補貼方面投入共計113億元。這也是導致滴滴高額虧損的主要原因。

對于大出行的參與者們而言,競爭的下半場已經拉開大幕,用戶需求的升級、政策的合規合法、技術的進一步突破,都是他們要面臨的挑戰。

北汽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徐和誼曾談到,未來的車是人類生活除了家、辦公地點之外的第三大場景,在過去車是解決人出行的工具,未來可以提供車上的辦公、車上的娛樂,車上的享受等等可能。

也就是說,普通消費者關注的不再只是從A點到B點的距離的到達,出行體驗的重要性越來越明顯。出行變成一種服務,越來越多的汽車巨頭不再將自己定位成生產企業,而是出行服務公司。

“用戶開始追求打什么樣的車更舒適,這就要求,大出行的參與者們要從粗放的增加供給轉為提升服務。”宋中杰表示。在他看來,任何商業的進步,本質上都是要靠提升業務效率和用戶體驗來驅動。

汽車技術革命剛剛開始,這是一個漫漫長跑的過程。“人機交互技術還沒有看到大的突破。”李貿祥回顧2018年整個汽車生態領域的技術演變時說道。“以前汽車就好像是一個孤島,不需要和外界交互。但是如今智能化的汽車必須要考慮如何融入外界交互。目前,我們在積極尋找這方面的投資機會。”

更讓市場人士擔憂的是,資本市場的迅速降溫,有些企業可能會熬不過這個“寒冬”。對于大出行行業而言,資本的支持必不可少,很多企業在發展的過程中尤其需要資金的持續支持。一旦投資人日趨謹慎,企業就越來越難拿到錢了。

“只有等潮水褪去,才知道誰在裸泳。”采訪過程中,不止一位出行行業人士說過這句話。洗牌注定殘酷,但對行業長期發展而言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