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投資»正文

首發|杭州國芯科技完成1.5億元B輪融資,專注物聯網人工智能芯片

投資界2月25日消息, 杭州國芯科技正式宣布獲得1.5億元人民幣B輪融資。 本輪融資由國投創合國家新興產業創業投資引導基金領投, 創新工場跟投。

資料顯示, 杭州國芯科技成立于2001年, 專注于數字電視、家庭多媒體及人工智能領域的芯片設計和系統方案開發。

公司開發的數字電視芯片產品已遍布全, 是全球領先的機頂盒芯片供應商之一。 同時公司深耕人工智能領域, 率先推出面向物聯網的人工智能芯片, 擁有自主研發的神經網絡處理器、指令集及編譯器等核心技術。

據悉, 本輪融資完成后, 國芯將進一步加強在芯片、軟件、算法等核心技術領域的投入, 加速新產品研發, 為業界推出更多創新并實用的產品。

專注物聯網人工智能芯片

國芯的創始團隊來自浙江大學信電系, 成立之初抓住了數字化浪潮, 一直深耕在數字電視芯片領域。 18年的發展, 國芯經歷過各種酸甜苦辣。

2000年前后, 有種說法比較流行:一流的企業做標準, 二流企業做技術, 三流企業做產品。 當時國芯團隊在參與負責國家數字電視相關的標準研究, 就認為要朝著一流的企業目標前進, 但沒有產品的支撐, 沒有良性的現金流,

企業很難生存。 2001年-2003年, 國芯一直沒有產品, 就靠不斷引入新的投資人, 向股東借錢過日子。

國芯科技CEO黃智杰當時也在創始團隊, 就隱隱感覺到了沒有產品對公司生存帶來的壓力。 2004年, 國芯轉入芯片產品研發。 產品的成功研發和銷售, 把公司帶到了靠技術和產品立足的發展階段。

黃智杰回憶道:“這件事對我感觸很深。 做企業一定要有好的技術, 同時也要有好的產品, 才能持續發展。 特別是現在的互聯網時代, 不能純靠PPT講故事。 ”

2015年, 國芯開始進軍人工智能領域。 目前, 國芯員工總數約300人, 80%以上為研發人員,

專利達五六十項。

一般情況下, 一顆芯片需要百萬級以上規模出貨量才能收回成本。 目前, 國芯機頂盒芯片年出貨量超3000萬顆, 并已經累計出貨超過3億顆, 產品遠銷歐洲、南美、中東、非洲、印度等世界各地。

身處人工智能大浪潮下, 國芯又深入AI芯片的探索和研發, 自研神經網絡處理器gxNPU, 針對性打造多核異構的AI+IoT芯片, 并于2017年發布業內首顆物聯網AI芯片GX8010。 此款芯片具有低功耗、高性能、高集成度等特點。

如今, 該芯片已在智能音箱、智能家電、語音電視、兒童機器人等多個場景量產落地, 服務了Rokid、出門問問、奇虎360、京東京魚座、科大訊飛、思必馳、創維、TCL等企業。

黃智杰表示:“早在幾年前國芯已經察覺人工智能將對各個應用領域帶來革命性發展機遇, 開始對人工智能技術做戰略部署, 并首發面向物聯網市場的AI芯片, 賦能物聯網產品深度學習能力、保障用戶隱私安全和提升用戶體驗。

這次B輪融資得到國投創合基金和創新工場的參與, 是對國芯在深耕物聯網AI芯片從國家戰略層面和市場發展空間的充分認可和支持。 ”

本輪投資領投方國投創合基金管理有限公司TMT團隊表示:“人工智能是我國重點支持的戰略性前瞻性新興產業, AI芯片是人工智能應用之本, 處于產業鏈核心位置;杭州國芯早期對國家數字化廣播做出貢獻、近幾年深耕人工智能芯片研發, 推出的產品兼具創新性與實用性, 市場潛力大, 將推動物聯網行業加速人工智能化。 本輪融資中, 國投創合以旗下國家新興產業創業投資引導基金領投杭州國芯,

希望籍資本之力, 支持杭州國芯發展產業核心競爭力, 在人工智能芯片領域樹立、擴大國產品牌的影響力, 帶動我國人工智能產業健康、快速發展。 ”

“想做好芯片, 要有坐十年冷板凳的準備”

一個全新的芯片從立項調研到產品定義、研發、量產、推廣等, 整個周期很長。 “這里面很重要的一點是, 你在開始做產品規劃和定義時, 還需要預判幾年后, 芯片滿足的市場需求。 而且還要有市場競爭力, 這是很難的。 ”黃智杰分析, “芯片不像APP產品, 今天有個idea, 召集一批工程師開發, 通過測試就可以上應用市場使用了。 ”

相比其他公司, 黃智杰分析道:國芯專注芯片研發已有18年, 在芯片設計和軟硬件系統解決方案上有較完整的技術體系和團隊;其次, 還具有較好的產品規劃和管理體系, 能從未來的應用場景出發, 去定義芯片產品的能力和經驗;可以在必要時,為客戶提供完整解決方案;最后,因為在機頂盒等領域的打磨,國芯在產品成本控制方面很有經驗。

創新工場合伙人方益民表示:“AI+IoT這兩者結合帶來的市場機遇將會是十分巨大的,而杭州國芯科技作為最早投放面向物聯網AI芯片的公司之一,具備強大芯片設計和市場推廣能力,不止洞察市場先機,并且成功支持客戶項目批量生產,真正做到科技與市場結合。人工智能領域一直是創新工場的重點投資方向,相信通過本次國芯B輪融資的投資項目,可以促使雙方在人工智能領域創造和應對更多機遇。”

長期以來,中國在CPU、GPU、DSP處理器設計上一直處于追趕地位,絕大部分芯片需求依靠國外。中興事件之后,國內對發展“核心技術”的重視程度直線上升。

從去年開始,投資市場已經出現了“芯片熱”,阿里、華為、百度等巨頭,集中力量研發,而創業者也開始前仆后繼涌進芯片領域。但芯片投資難在其產業鏈很長,流程很復雜,一次流片的成本可能就高達幾百萬美元。

做芯片不是一蹴而就的,黃智杰表示:“行業里有句話,要做好芯片,一個芯片公司成長到比較好的階段,沒有十年的冷板凳,成功的概率不會大。但現在整個產業環境越來越好,加上芯片技術和人才的積累,中國的芯片公司會越來越多進入到核心的芯片。”

去定義芯片產品的能力和經驗;可以在必要時,為客戶提供完整解決方案;最后,因為在機頂盒等領域的打磨,國芯在產品成本控制方面很有經驗。

創新工場合伙人方益民表示:“AI+IoT這兩者結合帶來的市場機遇將會是十分巨大的,而杭州國芯科技作為最早投放面向物聯網AI芯片的公司之一,具備強大芯片設計和市場推廣能力,不止洞察市場先機,并且成功支持客戶項目批量生產,真正做到科技與市場結合。人工智能領域一直是創新工場的重點投資方向,相信通過本次國芯B輪融資的投資項目,可以促使雙方在人工智能領域創造和應對更多機遇。”

長期以來,中國在CPU、GPU、DSP處理器設計上一直處于追趕地位,絕大部分芯片需求依靠國外。中興事件之后,國內對發展“核心技術”的重視程度直線上升。

從去年開始,投資市場已經出現了“芯片熱”,阿里、華為、百度等巨頭,集中力量研發,而創業者也開始前仆后繼涌進芯片領域。但芯片投資難在其產業鏈很長,流程很復雜,一次流片的成本可能就高達幾百萬美元。

做芯片不是一蹴而就的,黃智杰表示:“行業里有句話,要做好芯片,一個芯片公司成長到比較好的階段,沒有十年的冷板凳,成功的概率不會大。但現在整個產業環境越來越好,加上芯片技術和人才的積累,中國的芯片公司會越來越多進入到核心的芯片。”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