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人物»正文

徽瑾創投合伙人鄧煥:要做比別人快0.5步的駱駝

5月末的北京已經有些夏天的味道了, 在一個極具京城氣息的小四合院里, 徽瑾創投合伙人鄧煥接受了投資界專訪。 “2014年離開高盛時, 我給自己定的一個人生規劃就是接下來十年, 希望投入到股權投資的行業當中去。 ”鄧煥說道。 一年之后, 徽瑾創投在上海成立。

成立之初, 徽瑾創投主打VC投資, 2017年開始涉足PE投資, 在鄧煥看來, 無論是做哪個階段的投資, 最核心的是要做到精準化, “把投資做的更純粹一些”。 三年時間里, 徽瑾創投已經投了近30個項目, 預計2020年總資產管理規模突破55個億。 在談及投資邏輯時, 曾從事多年并購工作的鄧煥認為, 他更多的是在用并購思維而非投資思維在做投資。

對于未來的徽瑾創投, 鄧煥說, 徽瑾不是領跑者, 但也不會保守, 要做到比別人快0.5步, 像堅韌的駱駝一樣不快不慢地穩步前進。

徽瑾創投合伙人鄧煥

3年:30+項目, 80%拿到下一輪融資

2015年徽瑾創投在上海成立, 曾在香港、美國以及北京都有生活過的鄧煥最終選擇了上海作為他人生的新起點。 此前, 他在高盛主要負責海外并購業務。 從并購到直投, 鄧煥不認為, 這是一次完全的“跨界”。

在從事并購工作的過程中, 鄧煥接觸到很多傳統產業以及其上下游產業鏈的公司, 并且會和國內外的VC、PE機構進行合作或交易。 2014年, 創業浪潮興起, 離開高盛的鄧煥“機緣巧合”之下加入了這股浪潮。

對于選擇上海的原因, 在北京曾經生活過十年的鄧煥說, 一方面是家庭的關系, 更重要的是上海是一個相對來說更開放的城市。 2015年5月, 在“英雄不問出處”的上海, 徽瑾創投成立, 母集團是上海一家大型綜合性金融集團——寶茂集團, 鄧煥作為徽瑾創投合伙人開始了他新的職業生涯。

徽瑾創投成立之初, 主要聚焦于中早期投資, 截至目前, 三年時間里已投30余個項目,

從最早期的3000萬左右到最新的近1億, 單筆投資額呈幾何式增長。

壹號農場是徽瑾創投投的第一個項目。 “很多人都認為我們的投資方式很另類, 投的都是別人不敢投或者不太會投的行業。 ”鄧煥說, “壹號農場是做有機農業的, 一般而言, 農業投資周期長、成本高。 ”

但是鄧煥十分看好中國消費升級趨勢下生態農業的發展, 近年來新消費、新零售業態的崛起也證明了他的這一判斷。 “投資是投預期、投未來。 ”鄧煥認為。

2017年, 壹號農場在新三板正式掛牌上市。 目前在整個新三板的公司當中, 壹號農場已經成為極具獨特代表性的一家企業, 估值已過億。 按照早期投資成本來算, 徽瑾創投在這個項目上已經實現了數倍回報, 不過鄧煥表示, “短期我們并不打算退出, 因為比較看好這個行業, 壹號農場的收入也越來越多元, 涵蓋了農產品銷售、農業觀光、休閑旅游等多個領域。

從VC到VC+PE:2020年管理規模將突破55個億

以壹號農場為開端, 徽瑾創投從一家VC迅速成長壯大起來。 從最早期的VC到PE, 徽瑾創投的業務迅速拓展。 “除了政府產業基金之外, 徽瑾創投目前一共有四期基金, 資產管理規模量已經突破12個億, 今年年底預計會突破20個億, 我們希望在2020年年底整個資產管理規模要突破55個億。 ”鄧煥說。

“今年我們新成立的三支基金, 總規模已經接近10個億了。 未來兩年, 我們將通過這三支基金以及過去四支基金的剩余份額來繼續投資。 ”鄧煥告訴投資界, 2018年11月份徽瑾創投將啟動第三期PE基金的募集。

政府產業基金一直是徽瑾創投成立以來重點發展方向。 2016年2月, 徽瑾創投和桐鄉市人民政府合作設立了桐徽健康文化產業基金, 這是徽瑾創投的首支政府產業基金。

近兩年來, 徽瑾創投與各地政府正陸續洽談合作政府產業基金規模已達200億。

“我們在浙江嘉興和江蘇南京合作的兩支政府產業基金都已經完成, 規模總計達65個億。 接下來和鎮江、泰州以及蘇州等地合作的產業基金也會相繼設立。 ”鄧煥說。

按照徽瑾創投目前規劃, 這65個億的政府產業基金會加速分期落地。 在投資策略上, 鄧煥表示:“政府管理資產相對來說穩定性更高, 投資標的更大。 投資上更多會以并購交易為主, 前期主要參與一些新三板定增項目, 后期則以控股型投資為主甚至全資收購。 ”

大架構已搭好: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

在迅速發展的三年時間中, 徽瑾創投曾做過一次大的戰略調整, 就是2017年開始從VC向PE業務拓展。 “目前公司業務80%是VC, 未來VC和PE業務要四六開。 ”鄧煥表示。 而且隨著PE業務的拓展, 徽瑾創投最終會把PE業務剝離出來, 并成立平行公司來專門負責PE業務。

據鄧煥介紹, 目前徽瑾創投有一位主要負責VC階段投資的合伙人和一位負責PE階段投資的合伙人。 “團隊業務已經分拆好了,只是還需要走一些正式的行政法律流程來正式劃分。”鄧煥表示。

對于為什么要做這樣的拆分,鄧煥解釋道:“徽瑾創投設立之初定位是做中早期投資,術業有專攻,設立專門的平行公司把VC和PE業務分開,可以讓各自把自身業務做得更純粹一點。”

此外,除了未來定位負責VC的徽瑾創投和負責PE的平行公司之外,第三家專門負責并購的公司也正在籌備中。三家公各司其職,共同隸屬于弘礽集團。

從母集團層面來看,業務拆分早已開始。2017年,在徽瑾創投基礎之上,寶茂集團成立了一家全資子集團--弘礽集團,它是一家囊括了 VC/PE風險投資、產業并購、政府合作以及海外業務的公司。

“成立弘礽集團的目的是為了適應業務發展需求。公司業務范圍已經從早期投資擴展到中后期投資等各個領域,覆蓋政府引導基金、并購基金、上市等多個業務板塊,未來集團會形成三到五個單獨子公司或事業部來獨立運作這些業務,最終成為一個一級市場綜合類的金融投資平臺。”鄧煥表示。

在進行機構改革的同時,公司的股權激勵方式也在不斷推進。鄧煥表示,現在公司最早的一批員工已經拿到了股權。

在鄧煥看來,內部管理團隊的調整可能會比業務發展更早。他認為,公司發展首先要能留住人,業務才能充分市場化發展。“干事的人確定好了,后面的事也就水到渠成了。”目前,徽瑾創投團隊近60人,投資人員占了50%以上。

專注精細化投資,“用并購思維而非投資思維”

萬變不離其宗。未來根據發展需求,徽瑾創投會在架構上進行靈活調整,投資理念則堅持如一。“團隊會以更專業、更精細化的方式來投資。”鄧煥表示。對于具體投資邏輯,鄧煥認為,他以及整個徽瑾創投更多是在用并購思維而非投資思維在挑項目。

這是從事多年并購業務給鄧煥帶來的潛移默化影響。鄧煥表示,徽瑾創投團隊會對擬投資項目進行充分比較,以便預測在同業競爭激烈的未來,這家公司是否會脫穎而出,成為被并購的對象。“也就是一旦我們成立產業并購基金,是否會第一時間選擇這個項目來做我們的并購資產。”

對于所投項目的后續融資情況,鄧煥表示:“80%的早期項目已經拿到下一輪融資,有個別項目一年之內甚至已拿到了三輪融資。”

談到為什么徽瑾可以選到好項目,鄧煥坦誠道:“如果非要說有什么特點,可能有點牽強。最重要的是,我們的人更努力。在看好的投資領域中,團隊愿意花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把這些成長性更高,價值認同度更高,和我們匹配度更高的公司,看得更多、更透、更細,僅此而已。”

行業布局方面,徽瑾創投采取的一直是“平攤”策略,投資領域覆蓋了消費、智能制造、醫療大健康等多個領域。“每家機構的投資邏輯和風險認定方式不同,有些會聚焦在一些特定行業,而我們會綜合幾個行業來平攤,進行風險隔離和風險對沖。”鄧煥表示。

對于現在比較熱門的投資領域,鄧煥更多的是保持一種警惕心理。“像人工智能行業,我認為目前尚處于早期階段,其風險以及可能存在的估值泡沫,對投資機構而言都是一種考驗。當所有人都對一樣東西趨之若鶩時,也就是它泡沫即將破滅的時候。”

不保守,爭取比別人快0.5步

巴菲特曾說過,投資的第一要素是人,第二要素是人,第三要素還是人。鄧煥很認同這個觀點。“先看行業然后選擇項目,中早期投資中,投人非常重要。” 在鄧煥看來,徽瑾創投有一個特點就是對于在價值、戰略構想或執行力高度認同的創始人,投資其項目的速度非常快。

投資鮮世紀,徽瑾創投用了不到兩個月時間。“其創始人廖川的從業經歷以及思考和管理方式,包括他對這個創業項目的定位都是非常清晰的。這是我們比較喜歡和贊同的一類創業者。”鄧煥表示。

壹號農場投資也僅僅用了不到40天的時間。其創始人姜方俊是南京大學計算機系畢業并留學德國的IT工程師,鄧煥和這位計算機學霸一拍即合。“我們認識時間很短,但是我對他個人以及項目都十分認可,這個案子也打破了公司投資案例的記錄,從前期談、簽約到打款,整個流程用了不到40天。”

對于這類創業者,鄧煥說投資就要“唯快不破”。“他對信息、資源的掌握,是大多數創業者都不具備的。”

要做到“唯快不破”并不容易,鄧煥認為徽瑾的優勢在于團隊更加年輕化更活躍。“我們團隊大多數都是80后和90后,他們和目前的創業主力軍年齡相仿,對創業內容的理解和把握程度也更高。”

2017年,徽瑾創投一共看了大約900個項目,最終只挑出了17個做投資。

對于徽瑾創投的投資風格,鄧煥做了一個非常精彩的比喻。他說:“一些機構可能會比整個市場快一步,一些機構可能會比市場慢半個節拍,徽瑾的特點則是快0.5步。徽瑾創投不是激進者,更希望自己是一位后程發力的選手,先把內部基礎夯實;我們不會像獵豹一樣,在短時間之內就爆發出驚人的速度。但我們也不會像螞蟻一樣的步履蹣跚,我們可能更像駱駝,能夠發展地更加相對穩定且更長久。同時,在聚焦的行業當中精耕細作,我相信一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未來徽瑾創投會嘗試一些新的“玩法”。鄧煥認為,做新三板公司的產業整合基金是一個有待挖掘的市場。“我們可能會和一些新三板公司聯合做中小體量的基金,圍繞相關產業進行投資,這是一種2.0版本的市值管理方式。能否成功還需要時間驗證,但是我希望十年之后它可以成為徽瑾創投的一個賣點或標簽。”

“團隊業務已經分拆好了,只是還需要走一些正式的行政法律流程來正式劃分。”鄧煥表示。

對于為什么要做這樣的拆分,鄧煥解釋道:“徽瑾創投設立之初定位是做中早期投資,術業有專攻,設立專門的平行公司把VC和PE業務分開,可以讓各自把自身業務做得更純粹一點。”

此外,除了未來定位負責VC的徽瑾創投和負責PE的平行公司之外,第三家專門負責并購的公司也正在籌備中。三家公各司其職,共同隸屬于弘礽集團。

從母集團層面來看,業務拆分早已開始。2017年,在徽瑾創投基礎之上,寶茂集團成立了一家全資子集團--弘礽集團,它是一家囊括了 VC/PE風險投資、產業并購、政府合作以及海外業務的公司。

“成立弘礽集團的目的是為了適應業務發展需求。公司業務范圍已經從早期投資擴展到中后期投資等各個領域,覆蓋政府引導基金、并購基金、上市等多個業務板塊,未來集團會形成三到五個單獨子公司或事業部來獨立運作這些業務,最終成為一個一級市場綜合類的金融投資平臺。”鄧煥表示。

在進行機構改革的同時,公司的股權激勵方式也在不斷推進。鄧煥表示,現在公司最早的一批員工已經拿到了股權。

在鄧煥看來,內部管理團隊的調整可能會比業務發展更早。他認為,公司發展首先要能留住人,業務才能充分市場化發展。“干事的人確定好了,后面的事也就水到渠成了。”目前,徽瑾創投團隊近60人,投資人員占了50%以上。

專注精細化投資,“用并購思維而非投資思維”

萬變不離其宗。未來根據發展需求,徽瑾創投會在架構上進行靈活調整,投資理念則堅持如一。“團隊會以更專業、更精細化的方式來投資。”鄧煥表示。對于具體投資邏輯,鄧煥認為,他以及整個徽瑾創投更多是在用并購思維而非投資思維在挑項目。

這是從事多年并購業務給鄧煥帶來的潛移默化影響。鄧煥表示,徽瑾創投團隊會對擬投資項目進行充分比較,以便預測在同業競爭激烈的未來,這家公司是否會脫穎而出,成為被并購的對象。“也就是一旦我們成立產業并購基金,是否會第一時間選擇這個項目來做我們的并購資產。”

對于所投項目的后續融資情況,鄧煥表示:“80%的早期項目已經拿到下一輪融資,有個別項目一年之內甚至已拿到了三輪融資。”

談到為什么徽瑾可以選到好項目,鄧煥坦誠道:“如果非要說有什么特點,可能有點牽強。最重要的是,我們的人更努力。在看好的投資領域中,團隊愿意花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把這些成長性更高,價值認同度更高,和我們匹配度更高的公司,看得更多、更透、更細,僅此而已。”

行業布局方面,徽瑾創投采取的一直是“平攤”策略,投資領域覆蓋了消費、智能制造、醫療大健康等多個領域。“每家機構的投資邏輯和風險認定方式不同,有些會聚焦在一些特定行業,而我們會綜合幾個行業來平攤,進行風險隔離和風險對沖。”鄧煥表示。

對于現在比較熱門的投資領域,鄧煥更多的是保持一種警惕心理。“像人工智能行業,我認為目前尚處于早期階段,其風險以及可能存在的估值泡沫,對投資機構而言都是一種考驗。當所有人都對一樣東西趨之若鶩時,也就是它泡沫即將破滅的時候。”

不保守,爭取比別人快0.5步

巴菲特曾說過,投資的第一要素是人,第二要素是人,第三要素還是人。鄧煥很認同這個觀點。“先看行業然后選擇項目,中早期投資中,投人非常重要。” 在鄧煥看來,徽瑾創投有一個特點就是對于在價值、戰略構想或執行力高度認同的創始人,投資其項目的速度非常快。

投資鮮世紀,徽瑾創投用了不到兩個月時間。“其創始人廖川的從業經歷以及思考和管理方式,包括他對這個創業項目的定位都是非常清晰的。這是我們比較喜歡和贊同的一類創業者。”鄧煥表示。

壹號農場投資也僅僅用了不到40天的時間。其創始人姜方俊是南京大學計算機系畢業并留學德國的IT工程師,鄧煥和這位計算機學霸一拍即合。“我們認識時間很短,但是我對他個人以及項目都十分認可,這個案子也打破了公司投資案例的記錄,從前期談、簽約到打款,整個流程用了不到40天。”

對于這類創業者,鄧煥說投資就要“唯快不破”。“他對信息、資源的掌握,是大多數創業者都不具備的。”

要做到“唯快不破”并不容易,鄧煥認為徽瑾的優勢在于團隊更加年輕化更活躍。“我們團隊大多數都是80后和90后,他們和目前的創業主力軍年齡相仿,對創業內容的理解和把握程度也更高。”

2017年,徽瑾創投一共看了大約900個項目,最終只挑出了17個做投資。

對于徽瑾創投的投資風格,鄧煥做了一個非常精彩的比喻。他說:“一些機構可能會比整個市場快一步,一些機構可能會比市場慢半個節拍,徽瑾的特點則是快0.5步。徽瑾創投不是激進者,更希望自己是一位后程發力的選手,先把內部基礎夯實;我們不會像獵豹一樣,在短時間之內就爆發出驚人的速度。但我們也不會像螞蟻一樣的步履蹣跚,我們可能更像駱駝,能夠發展地更加相對穩定且更長久。同時,在聚焦的行業當中精耕細作,我相信一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未來徽瑾創投會嘗試一些新的“玩法”。鄧煥認為,做新三板公司的產業整合基金是一個有待挖掘的市場。“我們可能會和一些新三板公司聯合做中小體量的基金,圍繞相關產業進行投資,這是一種2.0版本的市值管理方式。能否成功還需要時間驗證,但是我希望十年之后它可以成為徽瑾創投的一個賣點或標簽。”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