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人物»正文

4年投出60個生物醫藥項目,這家資產管理公司亮出“底牌”

“2018完美收官!”在領投上海捍宇醫療1億元B輪融資的消息正式發出后, 盈科資本創始人、董事長錢明飛在朋友圈這樣寫道。

過去一年, 在創投市場整體并不樂觀的環境下, 盈科資本在募、投、退三端都保持了不錯成績:新增募資80億元, 投資將近60個項目, 退出項目14個,

IRR達42.27%。 相比2017年, 盈科不僅在募投總量上占有優勢, 在項目質量上也有極大飛躍, 所投具有戰略意義的明星項目占比超過90%。

而在錢明飛引以為傲的醫療大健康領域, 也迎來爆發。 截止2018年12月, 盈科資本四期醫療基金近50億規模, 共計投出超60個生物醫藥項目, 僅2018年退出IRR就達80%。 康華生物、澤璟生物、三友醫療、微康生物、嘉和生物、普蕊斯......這些在生物醫藥行業重量級項目悉數納入盈科版圖。 其中, 2018年澤璟生物和普蕊斯實現部分退出, IRR分別為58.92%和157.51%。

醫療基金的亮眼表現, 令錢明飛對2019年的投資更有信心。 “在中國主投生物醫藥的同類基金中, 盈科成績算是排在前面, 當然這是一個不完全的統計。 但是行業中具有戰略意義的重量級項目, 我們應該都布局了, 甚至有些項目盈科都拿到了重要股東的位置。 ”錢明飛對投資界說道。

盈科資本創始人、董事長錢明飛

亮“底牌”

狂飆猛進, 用于形容2018年醫療健康領域的投資毫不為過。

根據動脈網報告, 去年全球共發生1410起投融資事件, 在2016-2017年投融資事件數連續下滑的情況下觸底反彈, 并超過歷史高點;投融資總額388.01億美元, 同比增長70.79%, 保持了過去幾年的高速增長態勢。

入局者眾, 折戟者也多。 而盈科資本是為數不多的, 能夠抓住各細分賽道頭部項目的機構之一。

盈科資本對于醫療健康領域的投資始于2014年。 彼時, 中國醫療衛生支出占GDP比例僅為5.56%, 在世界150個國家和地區中排名123位, 增長空間巨大。 看準機會, 盈科資本打破最初的混合業態經營模式逐漸聚焦,

將醫療健康納入重點布局領域之一, 但也只是投了少量且分散的項目。

2015年, 泰格醫藥成為盈科資本基石股東, 這家國內知名CRO企業既投入資金, 也帶來了大量資源, 盈科開始進行全方位、產業鏈布局。 據了解, 盈科資本把握泰格在生物醫藥行業的入口優勢, 已經設立多期近50億的生物醫藥基金, 累計投出超60個項目, 僅2018年就出手超20個項目。 而在盈科資本押注的生物醫藥、醫療器械、醫療服務三大賽道中, 已經誕生了一些頭部公司。

康華生物是全球第二家、中國唯一的二倍體人用狂犬疫苗生產商, 錢明飛形容為“掌握核心技術的醫療企業, 是一個造福人類健康的項目, 也是一個好的投資”。 盈科資本2016年8月投資2.3億元成為重要股東, 當年公司利潤僅600萬元, 2018年凈利潤近2億元, 2019年或將突破翻番。

盈科資本2016年4月投資澤璟生物, 澤璟生物專注于治療腫瘤和出血及血液疾病的8個新藥的研究和產業化,

目前已成功創建了兩大特色核心技術平臺, 先后承擔3項國家“重大新藥創制”項目, 獲得了美國、歐盟和中國等國家的發明專利授權40余項。

專業從事益生菌及衍生物的研究、開發、生產、應用與產品服務的高新技術企業微康生物擁有3000余株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中國特色益生菌種資源庫。

盈科資本完成獨家增資三友醫療1億元人民幣時, 其投后估值僅有13倍, 公司已計劃近期IPO。 三友醫療的不同在于, 其自主創新開發的“Z系列脊柱微創手術器械”是中國醫生在世界上擁有的原創知識產權。 錢明飛強調, “這是中國唯一一個醫療骨科材料, 用自主品牌賣到歐盟和美國發達國家的。 ”

建“入口”

對于如今的盈科資本來說, 挖掘這些優質項目基于布局了入口。 在錢明飛看來, 在醫療這一專業性極強的領域做投資,

掌握“最佳入口”十分關鍵。 有了入口優勢, 自然也就有了渠道、信息優勢。

眾所周知, 一款新藥從研發到上市時間漫長、過程繁雜, 必須要經歷臨床前研究/臨床研究、臨床試驗、審批上市三個階段, 盈科在生物醫藥行業的入口優勢, 正是通過投資布局了臨床CRO、SMO(臨床試驗基地管理組織)、數據統計及注冊三大入口。 盈科通過長達五年的布局, 引進了中國最大臨床CRO企業泰格醫藥成為盈科的基石投資人, 戰略入股了具有行業領先地位的SMO(臨床試驗)企業普蕊斯, 并控股了在生物醫藥數據統計及注冊處于頭部地位的普瑞盛醫療科技公司。

泰格醫藥是中國知名臨床CRO公司, 泰格主要是為中國創新藥企做臨床研究外包工作, 在全球擁有600多個客戶, 占據國內創新藥企CRO 80%的市場份額, 當仁不讓成為臨床研究階段的“最大入口”。 通過泰格, 盈科可以第一時間了解到哪些藥研發出來了, 效果如何,然后伺機出手。

藥品研發中至關重要也是耗費最大的一環——臨床試驗階段,基于占據“入口”邏輯,盈科2015年底戰略投資的國內SMO(臨床試驗基地管理組織)企業普蕊斯。“普蕊斯是國內從事SMO比較優秀的一家。”錢明飛介紹,這家服務于臨床試驗的公司與跨國藥企輝瑞、諾華、羅氏、阿斯利康,及國際CRO公司昆泰、Covance、Parexel、PPD、Icon等都有深入合作。盈科入股普蕊斯后,就掌握了在研生物醫藥品種的療效、副作用、不良反應等一手數據,讓盈科在生物醫藥行業精準投資。

最后,在藥品審批上市環節,企業必須委托第三方數據統計與藥品注冊機構來執行,普瑞盛是該行業的頭部機構,盈科資本更是斥巨資控股了普瑞盛公司。“通過戰略投資、參股、控股三種方式,把藥品研發(CRO)、藥品臨床研究(SMO)、數據統計和注冊環節的三家頭部機構緊密的關聯協同,盈科開啟了全產業鏈投資模式,生物醫藥投資圈層日益成熟,成就了盈科成為生物醫藥投資頭部機構”他補充。

“我們不會泛泛去投,有了入口的信息優勢,盈科可以非常專注在醫藥行業做精準投資。”錢明飛提到,過去四年里,國內的創新醫藥企業盈科投了60個,擁有近50%的市場占有率。“三個入口牢牢把握住,那我就會早于市場得到信息,同時也有渠道投進去。”錢明飛認為,這是盈科資本醫療投資成績突出的核心原因。

投“創新”

電影《我不是藥神》給錢明飛帶來的觸動很大。

“我們投的一個公司治療肺癌的藥,同類藥物如果是進口大概一個療程需要六萬多塊錢,但是同等藥效下國內的產品不到四分之一的價格,這對降低患者的治療費用是一個巨大貢獻。”他認為,引導更多的資本進入創新藥的研究中,除了帶來可觀的商業回報外,更是在改善國民的整體健康水平。

這種信念催生盈科在醫療健康領域投資的邏輯,將“人”放在首要位置,即實現與老百姓用藥相關的某些創新藥以及醫療器械的進口替代,降低成本。

盈科1億元領投醫療器械企業捍宇醫療,這家公司的核心產品是二尖瓣介入器械ValveClamp,用于對二尖瓣返流疾病進行微創介入治療。目前全球唯一經批準上市的成熟二尖瓣返流微創治療器械只有雅培的MitraClip,國內尚未出現。而捍宇醫療的ValveClamp于2018年7月,在上海中山醫院成功實施全球首例經心尖二尖瓣夾合技術臨床手術,并在年底前完成了最后一例探索性臨床試驗。

“該產品已在手術中實現了我國自主研發二尖瓣器械的重大突破,有望成為國內首個獲批的二尖瓣介入治療器械。”錢明飛強調,“盈科選擇投資,首先技術非常先進,第二,價格與國外相比便宜很多。”

謀“未來”

從民營背景的投資機構,成長為國資、上市公司和金融機構爭相入股,并共同參與投資事業的頭部資產管理機構,盈科用了八年。目前盈科已成為國有資本、金融機構參股達30%的混合所有制企業。

2015年,盈科資本就獲得泰格醫藥、永太科技、百潤股份和東富龍四家上市公司(實控人/股東)的入股。2016年,多家大型金融機構和上市公司成為盈科的LP,其中泰格醫藥與其共同設立的醫藥基金就有三支。2017年,浦發銀行、金水集團、海瀛集團等銀行和大型國企戰略入股盈科資本,2018年盈科再次得到資本的青睞,青島城投集團、青島全球財富中心戰略入股盈科資本,而兩輪的增資,泰格醫藥均再次增持。

據了解,工商銀行、國家電投、浦發銀行、興業銀行、平安銀行、杭州銀行、甘肅銀行、上海信托、保險公司等金融機構以及多家地方金控平臺、政府平臺公司等都是盈科資本的LP。

錢明飛曾對投資界提到,盈科現在已經沒有資金募集部門,只有資金管理中心,負責資金歸集和基金設立。不容置疑的是,盈科資本已經打通廣泛的機構資金來源渠道。

而接下來,醫療健康仍然會是盈科投資的重點,包含募資和投資。“正在募集的新基金不僅有泰格繼續加入,還會引入銀行、險資、國企參與。2019年累計生物醫藥基金的規模可能會做到四支,保底規模可以做到五十個億。”錢明飛很篤定,“這些工作已經做得差不多了。”

此外,盈科未來的核心戰略是國際化,引導更多的國際一流投資人參與中國優秀產業的投資,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力量,現階段在積極拓展海外LP。“美元基金也會馬上設立起來,我們最近有一個兩億美元的生物醫藥基金馬上完成募集,目前來看,海外大型機構LP、世界五百強的企業都參與資金認購。”

之所以如此自信,錢明飛坦言,“一是這幾年好項目都布在我們手上;二從退出情況看,僅2018年退出IRR就達80%。,這個成績還是很好的。”

效果如何,然后伺機出手。

藥品研發中至關重要也是耗費最大的一環——臨床試驗階段,基于占據“入口”邏輯,盈科2015年底戰略投資的國內SMO(臨床試驗基地管理組織)企業普蕊斯。“普蕊斯是國內從事SMO比較優秀的一家。”錢明飛介紹,這家服務于臨床試驗的公司與跨國藥企輝瑞、諾華、羅氏、阿斯利康,及國際CRO公司昆泰、Covance、Parexel、PPD、Icon等都有深入合作。盈科入股普蕊斯后,就掌握了在研生物醫藥品種的療效、副作用、不良反應等一手數據,讓盈科在生物醫藥行業精準投資。

最后,在藥品審批上市環節,企業必須委托第三方數據統計與藥品注冊機構來執行,普瑞盛是該行業的頭部機構,盈科資本更是斥巨資控股了普瑞盛公司。“通過戰略投資、參股、控股三種方式,把藥品研發(CRO)、藥品臨床研究(SMO)、數據統計和注冊環節的三家頭部機構緊密的關聯協同,盈科開啟了全產業鏈投資模式,生物醫藥投資圈層日益成熟,成就了盈科成為生物醫藥投資頭部機構”他補充。

“我們不會泛泛去投,有了入口的信息優勢,盈科可以非常專注在醫藥行業做精準投資。”錢明飛提到,過去四年里,國內的創新醫藥企業盈科投了60個,擁有近50%的市場占有率。“三個入口牢牢把握住,那我就會早于市場得到信息,同時也有渠道投進去。”錢明飛認為,這是盈科資本醫療投資成績突出的核心原因。

投“創新”

電影《我不是藥神》給錢明飛帶來的觸動很大。

“我們投的一個公司治療肺癌的藥,同類藥物如果是進口大概一個療程需要六萬多塊錢,但是同等藥效下國內的產品不到四分之一的價格,這對降低患者的治療費用是一個巨大貢獻。”他認為,引導更多的資本進入創新藥的研究中,除了帶來可觀的商業回報外,更是在改善國民的整體健康水平。

這種信念催生盈科在醫療健康領域投資的邏輯,將“人”放在首要位置,即實現與老百姓用藥相關的某些創新藥以及醫療器械的進口替代,降低成本。

盈科1億元領投醫療器械企業捍宇醫療,這家公司的核心產品是二尖瓣介入器械ValveClamp,用于對二尖瓣返流疾病進行微創介入治療。目前全球唯一經批準上市的成熟二尖瓣返流微創治療器械只有雅培的MitraClip,國內尚未出現。而捍宇醫療的ValveClamp于2018年7月,在上海中山醫院成功實施全球首例經心尖二尖瓣夾合技術臨床手術,并在年底前完成了最后一例探索性臨床試驗。

“該產品已在手術中實現了我國自主研發二尖瓣器械的重大突破,有望成為國內首個獲批的二尖瓣介入治療器械。”錢明飛強調,“盈科選擇投資,首先技術非常先進,第二,價格與國外相比便宜很多。”

謀“未來”

從民營背景的投資機構,成長為國資、上市公司和金融機構爭相入股,并共同參與投資事業的頭部資產管理機構,盈科用了八年。目前盈科已成為國有資本、金融機構參股達30%的混合所有制企業。

2015年,盈科資本就獲得泰格醫藥、永太科技、百潤股份和東富龍四家上市公司(實控人/股東)的入股。2016年,多家大型金融機構和上市公司成為盈科的LP,其中泰格醫藥與其共同設立的醫藥基金就有三支。2017年,浦發銀行、金水集團、海瀛集團等銀行和大型國企戰略入股盈科資本,2018年盈科再次得到資本的青睞,青島城投集團、青島全球財富中心戰略入股盈科資本,而兩輪的增資,泰格醫藥均再次增持。

據了解,工商銀行、國家電投、浦發銀行、興業銀行、平安銀行、杭州銀行、甘肅銀行、上海信托、保險公司等金融機構以及多家地方金控平臺、政府平臺公司等都是盈科資本的LP。

錢明飛曾對投資界提到,盈科現在已經沒有資金募集部門,只有資金管理中心,負責資金歸集和基金設立。不容置疑的是,盈科資本已經打通廣泛的機構資金來源渠道。

而接下來,醫療健康仍然會是盈科投資的重點,包含募資和投資。“正在募集的新基金不僅有泰格繼續加入,還會引入銀行、險資、國企參與。2019年累計生物醫藥基金的規模可能會做到四支,保底規模可以做到五十個億。”錢明飛很篤定,“這些工作已經做得差不多了。”

此外,盈科未來的核心戰略是國際化,引導更多的國際一流投資人參與中國優秀產業的投資,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力量,現階段在積極拓展海外LP。“美元基金也會馬上設立起來,我們最近有一個兩億美元的生物醫藥基金馬上完成募集,目前來看,海外大型機構LP、世界五百強的企業都參與資金認購。”

之所以如此自信,錢明飛坦言,“一是這幾年好項目都布在我們手上;二從退出情況看,僅2018年退出IRR就達80%。,這個成績還是很好的。”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