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悅·生活»正文

漲價、區塊鏈、資訊內容、網貸……為了活下去ofo拼了!

創業江湖中, 今年有兩個未解之謎:第一, 賈躍亭的汽車又融資了么?第二, ofo到底死沒死?

盡管, 這一年關于ofo的傳聞版本不一, 但是面對員工的期待, 面對曾拿下了11輪融資的公司, 面對在今年3月份創下“共享單車行業單筆融資最高記錄”等戰績, 面對背后那一雙雙股東的眼睛,

ofo創始人戴威還是出現在了員工大會上。

從側門進入的他盡管略顯疲憊, 但仍然堅定地做出了承諾:公司不會倒閉, 其他都有可能。

像在平靜的湖面上拋出了一粒石子, 雖有波瀾, 但并無大浪。 行業唏噓聲依舊不斷, 該退押金的用戶已經退了, 沒退押金的看了一眼“押金無法提取”的提示, 發了一句已經預知到結果, 充滿習慣性的牢騷:“我看ofo就是要完了。 ”

事情貌似走到了不能轉角的盡頭。 然而, 最有趣的事情在于, 盡頭之處總有驚喜。

ofo與PPmoney, 不著邊的共享單車與網貸

11月23日下午, 倒閉傳聞下, ofo有了第N次新動靜。

APP里發出了最新的通知, 99元押金用戶一鍵升級為PPmoney的新用戶后, 可實現永久免押金騎行, 還可在PPmoney享受出借福利。

同時, 特定資產默認出借PPmoney新手福利項目, 該項目歷史年化利率8%+8%, 鎖定期為30天, 鎖定期滿后用戶可申請退出, 并在退出成功后可獲取相應本息。

如果沒有理解錯的話, 意思就是ofo用99元把自己的用戶賤賣給了一家網貸平臺, 用戶想退出押金就要把自己的個人信息轉移到網貸平臺上, 還要再等30天才能拿到當年放在小黃車里的99元。

然而在晚間, ofo對此次與PPmoney的合作情況發表了聲明, 表示二者屬于正常的市場合作, 不存在“ofo部分用戶押金轉成P2P類投資”、“PPmoney向ofo支付100元1人的導流費”等說法。 同時, 經過雙方協商后, 該活動也下線了, 上線時間另行通知。

投資界翻閱了網貸平臺PPmoney的公開資料了解到, 作為2012年12月成立于廣州的一家p2p理財平臺, 注冊資本5億元, 其運營主體是萬惠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背后法人陳寶國占股100%。

從融資歷史上來看, PPmoney曾在2016年獲得安賜資本、粵泰控股3.75億元的投資, 又在今年獲得了珠海匯垠德擎投資、明泰資本、國泰道合、國能金匯資產的6億元融資。

作為PPmoney萬惠投融創始人、董事長的陳寶國, 從天眼查獲悉, 其手下實際控股29家公司, 大多以科技金融企業為主。 面對當下網貸監管大環境, 陳寶國曾經公開表示, 合法合規、穩健前行是平臺發展的基礎。 PPmoney網貸認真配合自律檢查與行政核查階段工作, 并及時向平臺用戶以及社會公眾匯報合規進展。

就在今年10月, PPmoney就向屬地金融局提交了自查報告, 發布PPmoney網貸合規備案工作第一階段進展報告, 展示平臺合規建設成果。

無論ofo是否承認為網貸平臺導流, 但是用99元獲取一位用戶, 這對于PPmoney來說是一門性價比非常高的生意。 有行業人士更是分析:ofo盤活了用戶, 網貸平臺增加了用戶, 押金還可退還, 一舉三得的美事啊。

然而, 在負面情況頻出的ofo身上, 正向反饋總是最難得。 盡管活動已經下線, 但是整件事情仍值得回味。

第一:只有在相同的利益面前, 才能站成一隊。 但ofo否認為網貸平臺導流, 那么二者合作目的是什么?

第二:在今年網貸不斷暴雷, 大環境不算好的情況下, ofo選擇與網貸平臺合作是否是最優選擇, 還是已經走到了盡頭, 才出下策?

第三:ofo發完聲明, 宣布與PPmoney的合作下線之后, 沒有退回的押金如何解決, 還是遙遙無期么?

頻頻掙扎:漲價、區塊鏈、資訊內容……

創業維艱。 ofo不想讓自己死的那么痛快。

共享單車——曾被吹上天的行業, 發展至今一個個玩家紛紛掉下了神壇。 有人已做先驅倒下, 像進入破產程序的小鳴單車, 以每輛單車12元的價格被回收, 為自己收尾;有人已“委身”巨頭, 如選擇被美團收購的摩拜;還有人甘于承認失敗, 納入滴滴, 重振旗鼓的小藍……

但ofo很倔強。

5月份, ofo宣布成立區塊鏈研究院, 將在全球范圍內應用區塊鏈技術賦能大數據、物聯網, 連接企業、政府、用戶等方面, 解決共享單車投放、調度、停放、維修等運營痛點和城市治理難題;7月份, ofo在App上新增新聞信息聚合功能模塊“看看”, “ofo看看”主要推介新華社等中央主流媒體提供的原創內容, 開設了看點、圖片、視頻、體育、財經、社會、科普、讀報等頻道;戴威對外公開B2B業務進展順利, 營收已超1億, 同時ofo已在國內100余座城市實現盈利;外界在不看好小黃車的情況下, ofo的計費方式又發生變化,漲價程度已經達到了“按時計算”……

ofo想打翻身仗,然而另一邊資金的難題卻一直沒能解決。上海鳳凰企業股份有限公司提出了訴訟;拖欠云鳥、德邦等多家物流供應商的資金正在協商;還有今年年初,ofo通過資產抵押給阿里巴巴的那筆借債也尚未還清……用戶對押金退款早已絕望。

而且,無論ofo如何自救,出行領域已經改天換日。11月21日,哈啰出行宣布與網約車平臺首汽約車達成合作,在北京、上海、杭州、南京、合肥等全國60多個城市同步接入首汽約車網約車業務。

自今年9月從哈羅單車更名為哈啰出行之后,哈啰出行11日宣布上線打車入口,推出了網約出租車業務,擴展到了單車以外的市場。哈啰出行已完成共計11輪逾25億美元融資,其中大部分投資來自螞蟻金服。

背靠阿里生態資源,并獲得政府認可的哈啰出行已經為自己設定了新的對手——滴滴,而當初的摩拜、ofo早已被拋之千里。

曾經在同一起跑線的單車們奮不顧身地在往前走。誰也沒能想到,結局卻開了玩笑。哈羅單車已然跳出了“單車”的簡單維度,走向了更加具有商業價值的大出行領域。

而曾經充滿自信的摩拜、ofo卻仍然在可能破產、資金鏈斷裂的鋼絲繩上行走。

時至今日,有人仍然在說戴威走錯了路。包括戴威本人,都在員工大會上進行了反省:沒有及時地尋找變現業務,盈利模式。

在補貼損耗、燒錢無功而返、擴張造車之后,焦頭爛額尋找出路卻又找不到明確的方向。

戴威說,曾想過放棄,但不想像小藍一樣。小藍單車的創始人李剛退出了創業江湖,而戴威當下的堅持可能只是希望能在這殘酷的競爭中有自己的位置,而不是白來一趟。

去年參加一個短視頻創業沙龍,一家叫“歪果仁研究協會”的短視頻自媒體在臺上進行了演講。作為其創始人、北大畢業的高佑思,他說:“同時期在北大創業的有兩撥人,其中一撥是和我們特別熟的戴威,我們真的是看著ofo長大的,但他們的估值已經天文數字。”

融資快、估值高有什么用呢?一年之后的今天,這家短視頻自媒體還活著,而當時估值天文數字的ofo卻要走向了對岸。

ofo的計費方式又發生變化,漲價程度已經達到了“按時計算”……

ofo想打翻身仗,然而另一邊資金的難題卻一直沒能解決。上海鳳凰企業股份有限公司提出了訴訟;拖欠云鳥、德邦等多家物流供應商的資金正在協商;還有今年年初,ofo通過資產抵押給阿里巴巴的那筆借債也尚未還清……用戶對押金退款早已絕望。

而且,無論ofo如何自救,出行領域已經改天換日。11月21日,哈啰出行宣布與網約車平臺首汽約車達成合作,在北京、上海、杭州、南京、合肥等全國60多個城市同步接入首汽約車網約車業務。

自今年9月從哈羅單車更名為哈啰出行之后,哈啰出行11日宣布上線打車入口,推出了網約出租車業務,擴展到了單車以外的市場。哈啰出行已完成共計11輪逾25億美元融資,其中大部分投資來自螞蟻金服。

背靠阿里生態資源,并獲得政府認可的哈啰出行已經為自己設定了新的對手——滴滴,而當初的摩拜、ofo早已被拋之千里。

曾經在同一起跑線的單車們奮不顧身地在往前走。誰也沒能想到,結局卻開了玩笑。哈羅單車已然跳出了“單車”的簡單維度,走向了更加具有商業價值的大出行領域。

而曾經充滿自信的摩拜、ofo卻仍然在可能破產、資金鏈斷裂的鋼絲繩上行走。

時至今日,有人仍然在說戴威走錯了路。包括戴威本人,都在員工大會上進行了反省:沒有及時地尋找變現業務,盈利模式。

在補貼損耗、燒錢無功而返、擴張造車之后,焦頭爛額尋找出路卻又找不到明確的方向。

戴威說,曾想過放棄,但不想像小藍一樣。小藍單車的創始人李剛退出了創業江湖,而戴威當下的堅持可能只是希望能在這殘酷的競爭中有自己的位置,而不是白來一趟。

去年參加一個短視頻創業沙龍,一家叫“歪果仁研究協會”的短視頻自媒體在臺上進行了演講。作為其創始人、北大畢業的高佑思,他說:“同時期在北大創業的有兩撥人,其中一撥是和我們特別熟的戴威,我們真的是看著ofo長大的,但他們的估值已經天文數字。”

融資快、估值高有什么用呢?一年之后的今天,這家短視頻自媒體還活著,而當時估值天文數字的ofo卻要走向了對岸。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