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人物»正文

“1+1+X”法則:揭秘國家健康醫療大數據國家隊投資經

眼下, 對于健康醫療大數據產業發展“國家隊”中電數據來說, 正是“血脈賁張”的關鍵時刻, 好消息不斷。

投資界近日獲悉, 中電數據獲得國投集團、國調基金、騰訊等機構數億元人民幣增資。 增資完成后的中電數據將在國家衛健委的指導下, 按照“政府主導、市場運作、聯合創新、共建共贏”的原則,

發揮各股東優勢, 培育國家健康醫療大數據產業發展集團的安全+智能的核心能力。

自然地, 擔任中電數據產業投資捕手的“中電健康產業基金”也迅速成為資本市場上一顆耀眼的新星。

中電健康產業基金一期2017年6月發起設立, 截止目前作為母基金完成了對通和毓承基金、紅杉資本人民幣基金第五期的投資, 直投20余家國內互聯網醫療和醫療大數據公司, 已誕生森億智能、醫聯、云知聲等獨角獸企業, 9個月時間實現賬面回報3.7倍。

彈藥足、節奏快、出手準、回報高, 這給了中電數據聯合創始人之一, 中電健康產業基金管理合伙人李世鋒、合伙人宋雨足夠的底氣。

瞄準健康醫療大數據

探究中電健康產業基金成立的初衷, 就不得不提及其背后的“國家隊”力量——中電數據。

近幾年, 大數據行業應用中難度最高的領域之一——醫療,

正在政府、市場和資本的多方加持下, 慢慢松動。 但另一方面, 中國14億人口的健康醫療數據仍舊像一個“血液流通不暢的嬰孩”, 需要喚醒、集合、分析、治療。

2014年, 經過不斷論證和優化由國家衛健委指導、中國電子牽頭的“健康醫療大數據產業發展國家隊”——中電數據誕生。

“作為央企, 中電數據要聚焦到關系國家經濟命脈和國家安全的行業。 我們團隊對大數據的細分領域做了大范圍調研, 發現醫療行業是政府強監管的行業, 是重要的民生工程, 同時, 市場潛力巨大, 客戶群體廣泛;并且醫療產業的主要問題, 以非技術類居多, 例如人性倫理、法律法規等, 解決這些問題, 央企具有一定優勢。 ”李世鋒說道。

就這樣, 中電數據最終確立了產融結合的發展思路。

“收糧食、建糧倉, 設計好模式、吸引好公司”

對于中電數據來說, 納入平臺的產業鏈下游企業、數據應用越多越好。

要通過投資的方式打造生態圈, 中電健康產業基金會成為最得力的“抓手”。

目前, 中電健康產業基金專注投資于健康醫療數據向上輻射的生命科學、人工智能、下一代互聯網技術、金融科技等強相關領域。

生命科學方面, 主要關注通過數據為藥企或CRO企業賦能的公司, 比如如何用數據管理患者、加速新藥研發等。 人工智能方面, 基于數據驅動的下一代PaaS和下一代算法模型;下一代互聯網技術, 主要關注醫療方面模式創新驅動成本的降低和效率的增加;而金融科技, 則關注依托于數據, 在保險TPA理賠、新險種設計、控費、到征信系統搭建中發揮作用的業態。

這些領域看起來分散, 但宋雨分析, 根據四個板塊的產業鏈, 并結合醫生、醫院、政府、保險、藥品及器械企業、患者七個主體, 最終可以拆分出100多個賽道。

“國家隊的商業模式就是,

我們開著聯合收割機去收糧食, 收完之后在各個地方建好糧倉, 大家在符合安全的條件下把面粉取走。 作為央企, 我們不可能跟互聯網醫療公司競爭, 我們就發揮自己的優勢, 設計好模式, 吸引好公司。 ”宋雨對投資界分析這種商業模式雖然簡單, 但極具特色, 也讓中電健康產業基金成為有別于其他市場化產融結合性質的基金。

“中電數據能驅動、賦能、輻射的領域是很寬的。 上至新藥研發、CRO領域到互聯網醫療、保險企業服務、新IT(基于數據驅動的下一代PaaS和下一代算法模型), 從IT領域到FinTech金融領域, 全部涵蓋, 而且都是強相關, 所以這是可以完全做到產融結合的一支基金。 ”李世鋒認為。

當然, 這種先天優勢也讓其擁有強大觸角, 去穿透資本和產業。

“一方面, 中電健康產業基金與一線基金開放合作, 比如紅杉中國、通和毓承、經緯中國等;另一方面, 數據在哪應用就在哪,

這是未來業務的形態。 大家都會找來合作數據, 我們像吸鐵石一樣吸引著許多好的企業。 ”宋雨說道。

“國家隊”的投資方法論

中電健康產業基金有別于一些PE產業基金, 對被投企業而言, 不僅是資本上的注入, 更會依托中電數據的平臺支持, 以數據為核心資源, 為生態體系中的合作伙伴和被投企業在業務上進行扶持孵化。

在投前驗證階段, 中電健康產業基金會做POC(Proof of Concept), 把項目分為兩類, 一個是技術驅動, 一個是模式驅動。

技術驅動的項目, 例如投資森億智能前, 我們就找了7家類似公司, 設計POC讓大家比賽, 看誰的中文分詞準確率高、效率高。 模式驅動的項目, 中電數據直接拿著模式做測試:首先, 看是否動了其他人的奶酪, 利益方反彈大不大;其次, 看模式能不能走通, 業務邏輯是否合理, 能否解決痛點。 一整套流程驗證通過了, 才會去投。

宋雨向投資界透露, 在這個領域做投資,要遵循“1+1+X”法則。

第一個‘1’指單一賽道商業模式閉環,指無論技術驅動還是模式驅動的公司,在七個相關方里必須有1個已做得比較深入。

第二個‘1’指產業、政策源導入橫向賽道擴張,主要包括底層數據的打通、商業模式的轉型。

而‘X’是在數據資源導入完成產業升級,實現業務共享、利益共享與生態協同。由七個關聯方構成的生態體系,考慮到醫療行業高監管、相對封閉的特性,公司通過“+1”有了底層數據基礎后,再“+X”便能通過生態協同有更多可能性。

這種投資邏輯幾乎可以在基金投過的每個項目中找到影子。

在拿到中電數據的投資前,已經在醫生社交平臺這一賽道領先的醫聯,正在“死胡同”徘徊。醫聯在2017年6月份啟動C輪融資,按王仕銳的預想,事情應該像以往一樣,兩個月close,然后聚焦E-Marketing,開事業部,可事態發展不盡如人意。

紅杉資本中國在醫聯創辦不久便投資A輪,其董事總經理翟佳對王仕銳頗為看重。彼時,翟佳想到了中電數據。而對于中電數據來說,也希望在紅杉投資的成員企業中尋找數據和戰略合作方。

在翟佳牽線下,宋雨首先找到了王仕銳。6月份,翟佳在微信上給他和宋雨拉了群。飯局之前,王仕銳只知道這位宋雨是中電健康產業基金的合伙人。

宋雨坦言,“在那個時點,從業務上來說,醫聯表現出的特殊優勢并不明顯,但王仕銳的思考卻是極深的。他的認知很超前,知道我們有數據資源之后,馬上就能把產業應用方向與醫聯的結合講得很清楚。”

宋雨清晰地記得,決定是否引入中電數據投資的那場飯局之后,王仕銳是從中關村走回東三環的。

“他為什么走那么久?他需要考慮清楚的是,醫聯已經在醫生環節里扎得很深了,但是往兩側,無論往患者端還是藥廠端擴展的可能性都很低,如果有中電數據的戰略投資,他可以進行橫向擴展,格局一下子就打開了。”宋雨稱。

可以說,醫聯在最恰當的時機毫不猶豫地接入了中電數據這個合作伙伴。截止目前,醫聯已經在醫生出轉診的“飛刀”,服務藥企的E-Marketing以及互聯網醫院多線布局,而隨著醫聯與紅杉中國、騰訊打造的企鵝醫生診所全面落地,再與“健康數據國家隊”中電數據簽約,整體上,王仕銳多年追求的HMO(健康維護組織)終于備齊了拼圖。

同樣的情況還發生在中電健康產業基金其他被投企業身上。

成立于2016年4月的森億智能核心業務就是解決醫療大數據的痛點,通過數據治理將低價值數據轉換成為高質量數據,推動數據驅動的面向醫療科研、醫務管理、患者服務的人工智能應用。

“森億智能本來是一個技術導向型的公司,就是做科研平臺和做自然語言分詞處理、數據結構化,但是中電數據投完之后,現在轉型成了一個數據服務公司,為什么?因為如果這么技術往下游延伸,通過科研平臺進入醫院之后,加上我們的數據,可以直接和藥廠做活躍性分析。它從一家技術性公司搖身一變成為了運營型公司,這就是中電數據的作用。”宋雨分析。

按照這樣的邏輯,基金成立后的一年里,相繼投出醫聯、森億智能、倍肯、云知聲、全域醫療、傳世般若、Argarce七家公司。目前倍肯已經申報IPO。

“央企里的互聯網公司”

頂著巨大壓力,過去四年時間,對于李世鋒而言,每天都如履薄冰。要想將“數據孤島”集合成“數據倉庫”,即便有國家戰略做后盾,中電數據同樣需要下一番功夫。

“我們匯聚數據,提供數據服務,但是原則上不去做應用。但是在實操過程中發現事情并非這么簡單,拿到數據后發現標準、格式都不一樣,不同的系統、不同的廠商開發,不同醫院的結構也不太一樣,然后要進行大量的數據治理,技術上、業務上都要標準化,這樣才可能有應用。”李世鋒提到,“相當于我們既要做數據的二次開發,又要尋找下游應用場景。”

國家隊的身份的確為中電數據貼上一層光環,但李世鋒覺得,整個團隊是互聯網公司作風,要有創業精神。央企里的互聯網公司,互聯網公司里的央企,這是中電數據給自己的定位。

“我們統計了一下,每個部門的工作小時每周都在60小時以上,基金團隊更狠,80-100小時。我個人每周工作都超過100小時,每天都是兩三點鐘回家。”宋雨坦言,他在基金成立的半年內看了200多家公司,然后慢慢梳理出值得投資的賽道。

這種定位在股權結構上亦有所體現。身為央企,國有控股是必然。但中電數據的股東中,不僅有國有資本,還包括一家社會資本——紅杉寬帶。而本次增資擴股,中電數據在引入央企背景國投集團和國調基金的同時,還吸納了騰訊等產業相關投資方。

“中電數據在業務邊界上非常清晰,但是這個邊界自身需要很多的能量和資源,匯聚之后才能更好地向下游輻射生態。”李世鋒稱。

在中電數據重點覆蓋領域里,直接賦能、協同和輻射關聯是三大優勢。

首先,健康醫療是政策強相關的領域,非常封閉,中電數據直接通過數據的賦能,能夠使原本不合規的商業模式走通。

其次,協同。中電數據每到一個地區都是整體落地,能將醫療領域的解決方案打包,幫助合作企業與當地政府、醫療機構、藥廠等形成合力。企業可獲得數據安全認證、商業主體實現例如慢病管理、電子處方藥品配送等創新商業模式,建立行業壁壘。

第三,輻射關聯。比如,就在最近,中電數據和藥明康德宣布成立合資公司,雙方基于診療和處方數據,為制藥企業、生物科技公司、保險公司、政府機關、科研院所和其他生命科學行業機構,提供健康醫療數據解決方案。通過對通和毓承基金的投資以及和藥明康德的合資公司的建立,中電數據可提前布局未來數據與藥械廠商的結合。

結語

某種程度上來說,中電數據入局健康醫療產業,頗有些“天將降大任于斯人”的意味。

李世鋒覺得,“中電數據打造健康醫療大數據平臺是站在國家的高度,完成國家隊的使命,運用技術、數據、資本手段,讓健康醫療大數據能夠真正做到惠民、惠政、惠企發展。”

在這個領域做投資,要遵循“1+1+X”法則。

第一個‘1’指單一賽道商業模式閉環,指無論技術驅動還是模式驅動的公司,在七個相關方里必須有1個已做得比較深入。

第二個‘1’指產業、政策源導入橫向賽道擴張,主要包括底層數據的打通、商業模式的轉型。

而‘X’是在數據資源導入完成產業升級,實現業務共享、利益共享與生態協同。由七個關聯方構成的生態體系,考慮到醫療行業高監管、相對封閉的特性,公司通過“+1”有了底層數據基礎后,再“+X”便能通過生態協同有更多可能性。

這種投資邏輯幾乎可以在基金投過的每個項目中找到影子。

在拿到中電數據的投資前,已經在醫生社交平臺這一賽道領先的醫聯,正在“死胡同”徘徊。醫聯在2017年6月份啟動C輪融資,按王仕銳的預想,事情應該像以往一樣,兩個月close,然后聚焦E-Marketing,開事業部,可事態發展不盡如人意。

紅杉資本中國在醫聯創辦不久便投資A輪,其董事總經理翟佳對王仕銳頗為看重。彼時,翟佳想到了中電數據。而對于中電數據來說,也希望在紅杉投資的成員企業中尋找數據和戰略合作方。

在翟佳牽線下,宋雨首先找到了王仕銳。6月份,翟佳在微信上給他和宋雨拉了群。飯局之前,王仕銳只知道這位宋雨是中電健康產業基金的合伙人。

宋雨坦言,“在那個時點,從業務上來說,醫聯表現出的特殊優勢并不明顯,但王仕銳的思考卻是極深的。他的認知很超前,知道我們有數據資源之后,馬上就能把產業應用方向與醫聯的結合講得很清楚。”

宋雨清晰地記得,決定是否引入中電數據投資的那場飯局之后,王仕銳是從中關村走回東三環的。

“他為什么走那么久?他需要考慮清楚的是,醫聯已經在醫生環節里扎得很深了,但是往兩側,無論往患者端還是藥廠端擴展的可能性都很低,如果有中電數據的戰略投資,他可以進行橫向擴展,格局一下子就打開了。”宋雨稱。

可以說,醫聯在最恰當的時機毫不猶豫地接入了中電數據這個合作伙伴。截止目前,醫聯已經在醫生出轉診的“飛刀”,服務藥企的E-Marketing以及互聯網醫院多線布局,而隨著醫聯與紅杉中國、騰訊打造的企鵝醫生診所全面落地,再與“健康數據國家隊”中電數據簽約,整體上,王仕銳多年追求的HMO(健康維護組織)終于備齊了拼圖。

同樣的情況還發生在中電健康產業基金其他被投企業身上。

成立于2016年4月的森億智能核心業務就是解決醫療大數據的痛點,通過數據治理將低價值數據轉換成為高質量數據,推動數據驅動的面向醫療科研、醫務管理、患者服務的人工智能應用。

“森億智能本來是一個技術導向型的公司,就是做科研平臺和做自然語言分詞處理、數據結構化,但是中電數據投完之后,現在轉型成了一個數據服務公司,為什么?因為如果這么技術往下游延伸,通過科研平臺進入醫院之后,加上我們的數據,可以直接和藥廠做活躍性分析。它從一家技術性公司搖身一變成為了運營型公司,這就是中電數據的作用。”宋雨分析。

按照這樣的邏輯,基金成立后的一年里,相繼投出醫聯、森億智能、倍肯、云知聲、全域醫療、傳世般若、Argarce七家公司。目前倍肯已經申報IPO。

“央企里的互聯網公司”

頂著巨大壓力,過去四年時間,對于李世鋒而言,每天都如履薄冰。要想將“數據孤島”集合成“數據倉庫”,即便有國家戰略做后盾,中電數據同樣需要下一番功夫。

“我們匯聚數據,提供數據服務,但是原則上不去做應用。但是在實操過程中發現事情并非這么簡單,拿到數據后發現標準、格式都不一樣,不同的系統、不同的廠商開發,不同醫院的結構也不太一樣,然后要進行大量的數據治理,技術上、業務上都要標準化,這樣才可能有應用。”李世鋒提到,“相當于我們既要做數據的二次開發,又要尋找下游應用場景。”

國家隊的身份的確為中電數據貼上一層光環,但李世鋒覺得,整個團隊是互聯網公司作風,要有創業精神。央企里的互聯網公司,互聯網公司里的央企,這是中電數據給自己的定位。

“我們統計了一下,每個部門的工作小時每周都在60小時以上,基金團隊更狠,80-100小時。我個人每周工作都超過100小時,每天都是兩三點鐘回家。”宋雨坦言,他在基金成立的半年內看了200多家公司,然后慢慢梳理出值得投資的賽道。

這種定位在股權結構上亦有所體現。身為央企,國有控股是必然。但中電數據的股東中,不僅有國有資本,還包括一家社會資本——紅杉寬帶。而本次增資擴股,中電數據在引入央企背景國投集團和國調基金的同時,還吸納了騰訊等產業相關投資方。

“中電數據在業務邊界上非常清晰,但是這個邊界自身需要很多的能量和資源,匯聚之后才能更好地向下游輻射生態。”李世鋒稱。

在中電數據重點覆蓋領域里,直接賦能、協同和輻射關聯是三大優勢。

首先,健康醫療是政策強相關的領域,非常封閉,中電數據直接通過數據的賦能,能夠使原本不合規的商業模式走通。

其次,協同。中電數據每到一個地區都是整體落地,能將醫療領域的解決方案打包,幫助合作企業與當地政府、醫療機構、藥廠等形成合力。企業可獲得數據安全認證、商業主體實現例如慢病管理、電子處方藥品配送等創新商業模式,建立行業壁壘。

第三,輻射關聯。比如,就在最近,中電數據和藥明康德宣布成立合資公司,雙方基于診療和處方數據,為制藥企業、生物科技公司、保險公司、政府機關、科研院所和其他生命科學行業機構,提供健康醫療數據解決方案。通過對通和毓承基金的投資以及和藥明康德的合資公司的建立,中電數據可提前布局未來數據與藥械廠商的結合。

結語

某種程度上來說,中電數據入局健康醫療產業,頗有些“天將降大任于斯人”的意味。

李世鋒覺得,“中電數據打造健康醫療大數據平臺是站在國家的高度,完成國家隊的使命,運用技術、數據、資本手段,讓健康醫療大數據能夠真正做到惠民、惠政、惠企發展。”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