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人物»正文

戈壁創投朱璘:投資需要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的“咬合”

與很多職業經驗“豐富”的投資人不同, 朱璘從接觸VC到現在一直在戈壁創投任職, 用他自己的話來說, 能夠并能一直堅持下去, 是因為在這個平臺上他還有很多想法沒有實現, 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他去做。

作為一家已經成立近17年的老牌風險投資機構,

戈壁創投基金總管理規模已達11億美金, 這其中包括3支美元基金、3支人民幣基金、4支東南亞專項基金, 以及一支10億港幣規模的阿里巴巴香港創業者基金。 在剛剛過去的2018年, 戈壁創投更是交出了一份不錯的成績單:累計新增項目41個, 總投資金額6100萬美金, 被投企業再融資數量23個, 再融資金額累計7.2億美金, 并實現了7個項目的退出, 總退出金額達1.26億美金。

近日, 戈壁創投逆勢募集了一支總額5億人民幣的新基金, 負責新基金募資的戈壁創投管理合伙人朱璘接受了投資界的采訪。

VC是高端人才的行業, 戈壁持續培養“后繼者”

15年前, 機緣巧合下, 剛剛大學畢業的理工生朱璘加入戈壁創投, 為此他放棄了新加坡電信的offer。 時值2003年, 創投行業方興未艾, 多數人對此不明所以。 “可能天生有些冒險精神吧”, 朱璘坦言, 當時認為自己年紀尚輕, 機會成本、試錯成本都不高,

而他這一試就是15年。

朱璘在戈壁創投的第一個職位是分析師, 剛入行, 恰恰需要充分積累知識和經驗, 他把各種成功、失敗的案例細細梳理、形成邏輯。 那時的中國創投行業剛剛起步, 沒人知道該怎么做。 那是與現在完全不同的環境, 不存在BAT、不存在微信, 流量是分散且便宜的。 如今中國高科技創業和投資環境已經完全不同, 但朱璘始終需要對未來有自己的判斷, 所謂VC, 就是他永遠要比別人多看到3-5年后的市場。

分析師做了3年, 朱璘陸續擔任了戈壁創投的投資經理、VP, 先后投資了空中云匯(Airwallex)、車置寶、快狗打車、駐云科技、Teambition、云智慧(CloudWise)、WaveOptics、有品科技、悠易互動等金融科技、出行服務、企業服務和深度科技領域的優秀公司, 后來又負責人民幣基金的募集, 直至成為戈壁創投新一代的管理合伙人。

朱璘從戈壁創投的分析師做起, 2014年新老合伙人的交接給了他更加強烈的使命感,

“交到我手中的不僅僅是一份事業, 更是信任”, 新一代合伙人需要對上一代合伙人、對員工、甚至是對投資這個行業負責。 朱璘回憶, 當年交接最重要的是明確各種規則, 包括管理者跟股東角度之間應該如何配合, 管理者要如何“自處”等等。

每一個組織都會面臨內部人員的更替, 國外眾多老牌基金也已經歷過多次領導人的交接, 中國也曾有過轟轟烈烈的VC2.0時代。 2015年, 戈壁創投創始合伙人曹嘉泰舉家前往東南亞, 把工作重心放在了戈壁創投的東南亞市場, 此舉也反映出戈壁一代合伙人對年輕投資人的無條件信任。 對于戈壁創投來說, 有過一次成功的交接之后, 緊接著就開始了對“下一代”的培養, 目前已經形成了一個連續的機制, 每過幾年就會有一次合伙人的選拔、產品的擴張、新鮮團隊血液的加入, 這其中也包括戈壁創投東南亞體制的建設。

“VC首先也是一個公司, 其他公司遇到的挑戰我們也會遇到。 我們這個行業是高端人才的行業, 很重要的一點, 用一個體育術語來說就是‘板凳深度’, 球員的能力是一方面, 球員的深度是另外一方面, 也是決定你的平臺能做到多大, 你的基金能夠多大的重要因素。 所以我們的人才培養交接會一直做下去。 ”朱璘說。 日前, 戈壁創投剛剛宣布晉升兩位董事總經理——胡唐駿與唐啟波先生為合伙人。

投資是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的事

創投圈起步、2006年創業板的瘋狂、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人民幣基金的起落……朱璘經歷了大環境的多次起起伏伏, 他總結出一個經驗, 作為把握公司大方向的人, 任何時候都不能只看某一個時期, 而是要看遠看大。

這也是為什么戈壁創投把東南亞市場作為一個重要方向, 正是基于對中國公司、中國資本、中國人才出海趨勢的判斷才會去海外布局,

這是時代賜予的機遇。

朱璘覺得, 投資是一個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相結合的事情。 自上而下是放眼整個大環境的宏觀判斷, 國際環境、國內環境、行業趨勢、賽道選擇都有涉及;自下而上是需要不斷地觀察細節, 對于創始人、團隊、項目本身等等的判斷都要從細節著手, 再把上與下扣在一起, 緊緊卡住, 形成一個立體的狀態。

如今, 對于大環境朱璘有所判斷:首先, 創業投資依舊十分活躍, 中國經濟增長飛速, 將永遠是國際投資人的重中之重, 即便在人們鼓吹寒冬的當下, 流動性依然很足, 大批資本彈藥十足。 即便對于有些機構來說存在暫時的募資困難, 十年后回看今天, 不代表你的業績就會不好, 這甚至有可能是業績最好的年份。 這本身就是優勝劣汰的周期性問題, 熬過去就會變得強大。 其次, 比起他剛入行時, 行業從業者越來越各司其職,分工明確。第三則是,中國特色的創業生態已經形成,中國已經出現大批的連續創業者,接近硅谷的某些狀態,甚至反過來影響著硅谷。

2B行業在爆發前夜

持續跟蹤企業服務、大數據領域多年,朱璘意識到行業來到了爆發前夜。

首先,中國2C行業流量紅利期到頭,新的平臺未出現之前,將不會再有新的流量,這其中機會渺茫。其次,穩定性更好的2B市場迎來逆轉,投資案例增多,將有質的飛越。第三,大數據和AI行業變得理性,大公司對于市場的教育已經到位。第四,硅谷過去5年最火的企業都是2B項目,華爾街給與了很高的市盈率。

基于過去十余年的摸索和沉淀,朱璘不斷完善著自我的投資邏輯。2014年,朱璘接觸到Teambition的CEO齊俊元,89年的齊俊元一畢業就開始創業,朱璘認為如此年輕的孩子,畢業創業初期做2B的方向非常難得。也因為創始團隊的年輕,朱璘投資Teambition的條件之一就是要求團隊搬到戈壁創投自己的孵化器中,此后他們二人還經常討論一些公司和產品的方向,甚至有時會產生爭執,但兩個人對于2B的方向和業務服務的市場機會一直保持高度一致。如今,Teambition已經成為中國協同工作平臺里的絕對老大,服務著包括像華為和順豐這樣的超大型企業。

另外一家做跨境支付的投資案例-空中云匯(Airwallex),當時的團隊還在澳大利亞。首次見面后,朱璘對團隊的技術實力和未來愿景都十分看好,并且,在當時的市場環境下,并沒有相關用戶體驗和成本都有優勢的跨區域轉帳服務商。因此朱璘判斷,這一領域未來將大有前途,對Airwallex的投資也在二周內迅速敲定。經過不到3年的發展,Airwallex已融資過億美金,成為在亞洲令人矚目的新一代金融科技獨角獸。

朱璘坦言,自己更傾向于年輕的創業者,不怕死、更死得起,即使暫時性失敗很能很快爬起,他同時也承認,具備一定的行業經驗也很重要,不至于盲目送死。

小結

因為要打破自己的局限性,戈壁創投想要從泛高科技進入更加專業的領域,目前已經在著手準備醫療投資團隊,人口老齡化、看病難等諸多現狀為此帶來多樣的創業機遇,朱璘透露或將為此設置專門的產業基金。

談及下一個十年,朱璘認為戈壁創投將成為一個全球性投資機構,變成一個覆蓋亞洲甚至世界范圍的全球創投平臺,同時他們也將打造更多的產品,比如成長型基金和跨領域基金的設置,而摒棄單純的早期基金的印象。

戈壁創投將為此迎接很多挑戰,募資能力、團隊人員設置、本土化等等,都需要新一代合伙人和所有團隊成員為之努力。

行業從業者越來越各司其職,分工明確。第三則是,中國特色的創業生態已經形成,中國已經出現大批的連續創業者,接近硅谷的某些狀態,甚至反過來影響著硅谷。

2B行業在爆發前夜

持續跟蹤企業服務、大數據領域多年,朱璘意識到行業來到了爆發前夜。

首先,中國2C行業流量紅利期到頭,新的平臺未出現之前,將不會再有新的流量,這其中機會渺茫。其次,穩定性更好的2B市場迎來逆轉,投資案例增多,將有質的飛越。第三,大數據和AI行業變得理性,大公司對于市場的教育已經到位。第四,硅谷過去5年最火的企業都是2B項目,華爾街給與了很高的市盈率。

基于過去十余年的摸索和沉淀,朱璘不斷完善著自我的投資邏輯。2014年,朱璘接觸到Teambition的CEO齊俊元,89年的齊俊元一畢業就開始創業,朱璘認為如此年輕的孩子,畢業創業初期做2B的方向非常難得。也因為創始團隊的年輕,朱璘投資Teambition的條件之一就是要求團隊搬到戈壁創投自己的孵化器中,此后他們二人還經常討論一些公司和產品的方向,甚至有時會產生爭執,但兩個人對于2B的方向和業務服務的市場機會一直保持高度一致。如今,Teambition已經成為中國協同工作平臺里的絕對老大,服務著包括像華為和順豐這樣的超大型企業。

另外一家做跨境支付的投資案例-空中云匯(Airwallex),當時的團隊還在澳大利亞。首次見面后,朱璘對團隊的技術實力和未來愿景都十分看好,并且,在當時的市場環境下,并沒有相關用戶體驗和成本都有優勢的跨區域轉帳服務商。因此朱璘判斷,這一領域未來將大有前途,對Airwallex的投資也在二周內迅速敲定。經過不到3年的發展,Airwallex已融資過億美金,成為在亞洲令人矚目的新一代金融科技獨角獸。

朱璘坦言,自己更傾向于年輕的創業者,不怕死、更死得起,即使暫時性失敗很能很快爬起,他同時也承認,具備一定的行業經驗也很重要,不至于盲目送死。

小結

因為要打破自己的局限性,戈壁創投想要從泛高科技進入更加專業的領域,目前已經在著手準備醫療投資團隊,人口老齡化、看病難等諸多現狀為此帶來多樣的創業機遇,朱璘透露或將為此設置專門的產業基金。

談及下一個十年,朱璘認為戈壁創投將成為一個全球性投資機構,變成一個覆蓋亞洲甚至世界范圍的全球創投平臺,同時他們也將打造更多的產品,比如成長型基金和跨領域基金的設置,而摒棄單純的早期基金的印象。

戈壁創投將為此迎接很多挑戰,募資能力、團隊人員設置、本土化等等,都需要新一代合伙人和所有團隊成員為之努力。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