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人物»正文

劉強東:以前偶爾當當快遞員,現在想偶爾當當網約車司機了

劉強東美國事件寥寥數語的報道, 引發了商界和媒體圈風起云涌的追蹤和猜測, 不明真相的群眾試圖通過各種蛛絲馬跡還原整個事件。 然而, 商場里沒有秘密, 更沒有真相。 隨后, 京東一條官方聲明:劉強東先生沒受到任何指控, 也沒有被要求繳納任何保釋金,

目前他已回國正常開展工作。 真是不禁讓人感嘆:新聞字數越少, 事件越大。

也不知是京東的公關團隊試圖轉移下眾人的注意力, 還是單純地被人挖出, 9月3日晚間大家突然發現, 京東像是也要開展網約車業務了。

這個時間節點上, 滴滴惡性影響未去, 人人都對網約車心存戒備, 對這種商業模式的信任感達到了最低點, 京東做打車業務也不知算不算個好時候。

京東的網約車

如果沒有滴滴事件、劉強東事件, 大概京東的網約車業務也不會這么引人注目。

8月29日, 京東子公司江蘇京東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經營范圍發生變更, 新增的業務包括網絡預約出租車經營、公共汽車客運服務。

據悉, 從企查查數據得知, 江蘇京東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注冊資本是20萬億元, 實繳資本是2千萬元。 于2009 年06 月16 日成立。 該公司法定代表人為張雱, 其為劉強東的助理。

此前公司的經營范圍包括道路普通貨物運輸、貨物專用運輸等。

在網約車亂象、京東飽受輿論風波的當下, 有媒體向京東方面了解情況, 不過得到的回復是“不予置評”。 不過這個消息就像一劑興奮劑, 布局網約車不僅給“劉先生已經回到中國正常開展工作”做好了最詳細的解答;另一方面, 也讓整個灰暗的網約車, 有了新氣象。

但這并不是京東第一次布局網約車。 早在去年, 京東就曾投資了印尼共享出行平臺Go-Jek。 而這家公司發展非常迅速, 已經成為了東南亞的一只獨角獸。

截至目前, Go-Jek已經完成了17億美元融資, 而且提供包括打車、上門按摩、預訂活動門票、汽車保養以及包裹快遞等18種服務。 而Go-Jek的背后投資方不僅有京東, 還包括谷歌、KKR、騰訊。

所以, 京東的網約車服務在國外試水后, 開展國內業務早有預謀?

京東擴張忙

電商做起了網約車, 這一步是跨的有點大,

但從賣3C起家到后續拓展至的圖書、服裝、生鮮品類, 以及隨之而來的時尚、金融、物流等業務, 京東擴張的腳步可從沒有要停止的意思。

當年京東打破單純的3C業務, 當當的李國慶是這么回憶的:

我對東仔(劉強東)說, “你做你的3C, 我做我的圖書音像, 陳年做他的服裝, 我們一起打淘寶馬云的土豪”。 東仔說好……但是2010年當當網上市, 東仔一邊在微博上恭喜我一邊殺進了圖書市場, 京東的圖書一折起, 滿200減100。 就這樣打掉了我六個點的毛利。 財報出來之后當當的股價一瀉千里。 圖書市場一共三四百億的市場, 3C市場幾千億的市場, 他還來跟我們搶地盤。

字里行間都是埋怨, 后來李國慶說:“每次京東要融資前, 我就會出來說京東的錢要燒完了, 快不行了。 ”所以即便劉強東總能逢兇化吉, 在最后關頭拿到錢, 估值都會被壓得很慘。 “在這件事情上我們倆都有錯,

但是是他先動手的。 ”

讓李國慶無法接受的, 卻是一個企業發展過程中不可避免的競爭, 細分賽道的劃分相對嚴格但卻很容易互相蠶食, 巨頭就要有巨頭該有的樣子, 爭相搶奪的領域一樣都不能放過。 在跟阿里搶食的服飾時尚領域, 京東就下本頗豐, 就在今天, 剛剛回國的劉強東還春風滿面的出席了和如意控股的簽約儀式。

有人說當年鬧出西紅柿門, 京東立馬出了生鮮產品;后來一次次大事小情的公關, 奶茶妹妹又似乎都是擋板;美國事件之后網約車的事兒跟上的那么快, 是不是套路又有誰知道呢。 而且網約車這個事兒, 車還是那些車, 司機還是那批司機, 壞人也一直都是壞人, 換個平臺, 約束力和管制能力當時能提高幾成?個把月后還能剩下幾成?

網約車的世界里, 需要新的洗牌人

回首過去, 資本加流量, 網約車的模式容易復制。

在這個偌大的市場下, 無數的玩家在覬覦滴滴的“霸主”地位:

王興的那句“打車, 美團是一定要做成的”讓美團激進地開展了網約車業務。 今年3月21日, 在南京進行試運營后, 美團打車強勢登陸上海, 開通出租車和快車服務。 然而兩只超級獨角獸之間的燒錢戰爭并不能持久, 發展逐漸令外界開始質疑。

另一邊2014年成立、主營出租車和順風車的嘀嗒, 也用補貼模式迅速打開了市場, 但同樣會面臨美團補貼之后的窘境;還有高德叫車、首汽約車、神州專車、曹操專車、攜程……

無數的企業砸下了一堆錢, 瘋了都想上馬路。

直到讓許多人心寒的滴滴事件爆出, 才給整個喧囂氣燥的行業潑了一盆冷水。

交通運輸部決定, 自9月5日起, 在全國范圍內對所有網約車順風車平臺公司開展進駐式全面檢查。 負責人表示, 要認真開展網約車順風車平臺公司聯合專項檢查, 切實加強安全監管,壓實企業安全主體責任,強化整改落實,更好促進新業態健康規范發展,保障公眾出行安全。

事件還沒有結束,但換言之,先行者滴滴也用親身的經歷給了市場一個教訓。在一紙新政下、在萬分悲痛中,所有玩家再次重聚網約車賽道。陰影下,誰能打破霧霾,給整個行業信心,誰就是新的洗牌人。

出行這個領域足以吸引更多的玩家,也足以容納更多的玩家。當下的網約車市場,已經迎來了新的時刻:無論格局、無論資本,只要能提供良好的、安全的服務,都將成為合理的存在,而京東這個玩家,也將被網約車市場接納。

就像蔚來資本合伙人張君毅所說:“網約車這個市場,你要有個大局觀,還要有一個中局觀。中局觀是出行市場一定要規范化,它是民生問題,也是包括就業是社會安定問題等。這些問題綜合考慮,一定要按規矩陸續融資,而不是粗暴型用資本去燒錢。”

旦恩資本合伙人牛禹向投資界表示:過往十年,中國依托于移動互聯網的模式創新已經走向了全世界的巔峰,像開放性領域的行業例如吃、喝、住、行則依托于人口紅利得到了快速發展。無數資本的推動,讓這些領域逐步演變成頭部玩家市場份額越來越大,同時也暴露出不得不解決的產品迭代與管理問題。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出行領域的龍頭具有“規模效應”沒有“網絡效應”。即在這個領域中用戶的忠誠度并不高,一旦出現了區域性勢均力敵的對手,那么整個市場還有機會被分割,逐步從“高頻次低毛利”場景轉向“低頻次高毛利”場景。京東當下開展的運輸平臺業務很可能是建立在京東物流、同城貨運物流服務平臺等2B的業務上,模式上能夠與其對標的例如“快狗速運GoGoVan”等。

出行的剛需里,誰也逃不掉。偶然又害怕繼續面對危險的第三方平臺,倒不如有新的玩家讓市場換新顏。

結語

劉強東事件的發生,讓許多的人開始選擇性失憶。

忘了京東用電商的羽翼給民營企業做出的榜樣以及創造的市場價值。

圣人永遠需要站在高臺上,一旦落地必定會受到審判。但是若想重新起飛,就必須邁過更高的門檻,并接受嚴厲的監督。

滴滴順風車事件如此,劉強東事件亦然。

切實加強安全監管,壓實企業安全主體責任,強化整改落實,更好促進新業態健康規范發展,保障公眾出行安全。

事件還沒有結束,但換言之,先行者滴滴也用親身的經歷給了市場一個教訓。在一紙新政下、在萬分悲痛中,所有玩家再次重聚網約車賽道。陰影下,誰能打破霧霾,給整個行業信心,誰就是新的洗牌人。

出行這個領域足以吸引更多的玩家,也足以容納更多的玩家。當下的網約車市場,已經迎來了新的時刻:無論格局、無論資本,只要能提供良好的、安全的服務,都將成為合理的存在,而京東這個玩家,也將被網約車市場接納。

就像蔚來資本合伙人張君毅所說:“網約車這個市場,你要有個大局觀,還要有一個中局觀。中局觀是出行市場一定要規范化,它是民生問題,也是包括就業是社會安定問題等。這些問題綜合考慮,一定要按規矩陸續融資,而不是粗暴型用資本去燒錢。”

旦恩資本合伙人牛禹向投資界表示:過往十年,中國依托于移動互聯網的模式創新已經走向了全世界的巔峰,像開放性領域的行業例如吃、喝、住、行則依托于人口紅利得到了快速發展。無數資本的推動,讓這些領域逐步演變成頭部玩家市場份額越來越大,同時也暴露出不得不解決的產品迭代與管理問題。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出行領域的龍頭具有“規模效應”沒有“網絡效應”。即在這個領域中用戶的忠誠度并不高,一旦出現了區域性勢均力敵的對手,那么整個市場還有機會被分割,逐步從“高頻次低毛利”場景轉向“低頻次高毛利”場景。京東當下開展的運輸平臺業務很可能是建立在京東物流、同城貨運物流服務平臺等2B的業務上,模式上能夠與其對標的例如“快狗速運GoGoVan”等。

出行的剛需里,誰也逃不掉。偶然又害怕繼續面對危險的第三方平臺,倒不如有新的玩家讓市場換新顏。

結語

劉強東事件的發生,讓許多的人開始選擇性失憶。

忘了京東用電商的羽翼給民營企業做出的榜樣以及創造的市場價值。

圣人永遠需要站在高臺上,一旦落地必定會受到審判。但是若想重新起飛,就必須邁過更高的門檻,并接受嚴厲的監督。

滴滴順風車事件如此,劉強東事件亦然。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