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悅·生活»正文

萬億美元泡沫:美國高科技股集體暴跌之謎

因長期牛市而被投資人簡稱為FANG(Facebook,亞馬遜, Netflix和谷歌的英文首字母縮寫)的四家科技公司, 距離今年高點的跌幅均在30%至50%之間, 其中Facebook幾近腰斬。

2018年起, 美股投資人發現, 投資頭部科技股一本萬利的日子一去不復返。

幾個月前, 大家都還在猜測誰是第一家市值過萬億美元的科技公司,

隨后蘋果、亞馬遜相繼捅破這層薄薄的窗紙, 但好景不長, 美股市場開始遭遇全線大跌, 帶領美股走過近十年牛市的科技股幾乎全軍覆沒, 80%的科技股進入回調區域。

因長期牛市而被投資人簡稱為FANG(Facebook,亞馬遜, Netflix和谷歌的英文首字母縮寫)的四家科技公司, 距離今年高點的跌幅均在30%至50%之間, 其中Facebook幾近腰斬。

2013年2月5日, 美股知名評論員Jim Cramer在自己的日播股評節目中, 第一次使用“FANG”這組投資標的的縮寫。 在定義FANG時, Jim Cramer說, “我們應該投資那些代表未來的公司, 投資那些上升勢頭強勁的公司。 ”

直到2018年之前, 科技股的長期牛市似乎還沒有破綻。 2012年, 曾經備受質疑的Facebook上市后不久, 便用移動端廣告之營收能力, 吸引了大批擁躉;亞馬遜通過云業務、電商巨無霸等優勢, 在公司十幾年不曾盈利的情況下, 讓投資人乖乖買單;Netflix被認為將重新定義好萊塢, 而谷歌則通過在無人車等領域的發力,

再次為硅谷和華爾街講述了誘人的產業和投資故事。

頭部公司的市值, 帶動一級市場科技初創公司估值增長。 以中美兩地為首, 全球創業圈享受了幾年被投資人追著給錢的時光。

投資人廣泛撒網的大背景即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 各國央行為救市而采取的寬松貨幣政策。 時至今日, 隨著貨幣政策的收緊, 市場流動性今非昔比。

美籍華人投資人李建對騰訊新聞表示, 左右市場的主要力量在發生變化, 由此前的流動性驅動, 轉變為基本面驅動, 科技公司超高市盈率的時代結束了。

曾經富可敵國、快速擴張的科技公司, 將面臨支出的急剎車、提高盈利效率的挑戰。 在這個備受關注的板塊中, 能夠成功迭代的“莽撞少年”將完成他們的“成人禮”, 而有的科技新貴則可能幻化成時代的泡沫。

科技公司的成長陣痛

資本市場的風向掉頭,

但科技板塊的行業巨頭幾乎從誕生起, 就習慣了友好的融資環境。 這使得這些財富新貴, 缺乏提高資本使用效率的緊迫感。

一方面, 大量的研發并沒有在關鍵領域為科技公司贏得戰略優勢。 過去五年, Facebook對研發部門的投入從30億美元跳漲到140億美元。 而在監管極其敏感的隱私領域, Facebook仍然無法拿出一份令人滿意的解決方案。

另一方面, 快速生長帶來了綿長的版圖海岸線。 這些科技公司突然發現, 在涉及國計民生的方方面面, 自己似乎都可以大有作為。

一位紐約基金經理對騰訊《深網》指出, 這種做法, 在市場好時, 是未來的增長故事, 但在市場差時, 則會被抨擊為不聚焦, “公司越不聚焦, 越多樣化, 投入產出比越平庸。 ”

根據《經濟學人》智庫的數據, 當今的科技公司, 每一美元對基礎設施的投資, 會拉動五美元的銷售增長, 而十年前, 一美元投入,

將至少帶回十美元的回報。

科技公司習慣了激進的花錢節奏。 蘋果斥資50億美元在加州建造新總部, 但硅谷一位科技公司員工對騰訊《深網》笑稱, 蘋果總部的一個門把手的設計, 耗時數年, “不可能期待蘋果仍是在車庫里創業的模樣, 但是硅谷公司普遍的大公司病, 正在蔓延。 ”

頭部公司進入熊市的后遺癥

可以預見, 在投資環境和產品利潤的雙重壓力下, 科技公司會采取成本縮減的戰略。 這會對消費者和企業(C端和B端)都將產生一定的影響。

此前大公司之間的兼并是科技公司整合發展的一個重要手段, 和中國巨頭培養自己的生態系統一樣, 美國的主要科技公司, 也將觸角伸入到平行或上下游企業。

單拎出來任何一家科技巨頭, 只從風險投資業務上看, 也都是濃墨重彩。 在未來, 科技巨頭輸血的疲弱, 會在整個經濟中牽一發而動全身。

綜合市場各方意見, 這次科技股的大熊市, 并不是金融危機的前兆, 多位市場人士對騰訊《深網》表示, 美國經濟的基本面仍然穩固。 因此, 頭部科技公司的表現, 并沒有影響Pre-IPO公司的上市計劃。

紐交所上市部門負責人對騰訊《深網》表示, 2018年最后一季度以及2019年, 等待上市的中美企業數量仍在增加, 勢頭強勁。

從上世紀20年代, 美國市場大蕭條以來, 美國股市的絕大部分增長均由數量占百分比極少的公司拉動。 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教授Hendrik Bessembinder在最新發表的論文中統計出, 1926到2016年, 蘋果、埃克森·美孚、微軟、通用和IBM這五家公司, 貢獻了整體美股市場股東收益的十分之一。 在過去近百年, 美股上市的約兩萬五千家公司中, 超過半數的收益不如美國國債。

正因為如此, 資本市場如果認為自己發掘到了這些“鳳毛麟角”, 通常會欣喜地為自己寵愛的股票起昵稱。 這些昵稱會在公司受到追捧時, 成為流行詞匯,也會在公司境況下滑時迅速被人遺忘。

漂亮50,即“Nifty Fifty”,是上世紀六十年代,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交易的、被公認為應該堅定購買并持有的50支最流行的大市值成長型股票的非正式稱謂。他們被認為是拉動七十年代初美股市場大牛市的功臣。在1972年達到頂峰的時候,漂亮50股票的平均市盈率高達41.9,是同期標準普爾500的兩倍多。

勝速衰急。就在漂亮50甚囂塵上,成長投資大行其道的時候,1973年世界石油危機不期而至,美國股市迅速轉入熊市。在全面下跌中,漲得最兇的漂亮50首當其中。

資本市場中逐利是最合法的追求。漂亮50從被捧到天上到重重地摔在地上,幾乎成為了過分投機、股市泡沫的代名詞。

需要指出的是,即使也遭遇宏觀環境變化帶來的挑戰,FANG如今的境遇,不能被簡單粗暴地類比成漂亮50的昨日重現。

雖然仍然看好FANG,但是發明了FANG的Jim Cramer,在近期的一次節目中,又推出了新的概念。這位語速極快的股評人對著鏡頭宣傳到,“大家應該關注WANG!”而W正是零售商沃爾瑪,一個此前被稱作明日黃花的名字。

【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投資界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投資界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得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系(editor@zero2ipo.com.cn)】 成為流行詞匯,也會在公司境況下滑時迅速被人遺忘。

漂亮50,即“Nifty Fifty”,是上世紀六十年代,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交易的、被公認為應該堅定購買并持有的50支最流行的大市值成長型股票的非正式稱謂。他們被認為是拉動七十年代初美股市場大牛市的功臣。在1972年達到頂峰的時候,漂亮50股票的平均市盈率高達41.9,是同期標準普爾500的兩倍多。

勝速衰急。就在漂亮50甚囂塵上,成長投資大行其道的時候,1973年世界石油危機不期而至,美國股市迅速轉入熊市。在全面下跌中,漲得最兇的漂亮50首當其中。

資本市場中逐利是最合法的追求。漂亮50從被捧到天上到重重地摔在地上,幾乎成為了過分投機、股市泡沫的代名詞。

需要指出的是,即使也遭遇宏觀環境變化帶來的挑戰,FANG如今的境遇,不能被簡單粗暴地類比成漂亮50的昨日重現。

雖然仍然看好FANG,但是發明了FANG的Jim Cramer,在近期的一次節目中,又推出了新的概念。這位語速極快的股評人對著鏡頭宣傳到,“大家應該關注WANG!”而W正是零售商沃爾瑪,一個此前被稱作明日黃花的名字。

【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投資界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投資界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得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系(editor@zero2ipo.com.cn)】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