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悅·生活»正文

公司破產后,還債的370天

曾經的留學品牌小馬過河結局可悲可嘆, 昔日榮光不再, 網絡上除了“小馬過河破產清算”、“創始人遭員工討薪“等新聞, 甚至不能找到光輝時日媒體報道的只言片語。

對于大部分人而言, 他們并不會在意過程, 而往往只會選擇以結果定評。

從當初最風光的時候到最低谷,

你覺得小馬過河屬于一個失敗的案例嗎?就連創始人許建軍也不爭辯:“沒錯”。

腳上一雙NIKE運動鞋, 表面遺留些風干的水漬, 外加一身素色的運動裝扮, 許建軍抱著電腦刷卡走進一個空蕩的辦公間, 把身子蜷在沙發上, 開始在電腦屏幕前定睛回復著微信, 不一會兒側身面向我, 道:“現在我就負責上課, 別的事我都不管, 沒有精力, 但我上課上得還行。 ”

語氣平穩淡然, 辨不出其中悲喜。

2017年3月1日, 許建軍迎來了37歲人生一個痛苦決定:小馬過河宣布破產清算。 結束了10年多的嘔心經營。

事情已然過去1年, 除了零星的幾人, 欠學生的課他已經親自上完, 催債的人只是偶爾會發來微信、打個電話, “現在多少會有人催我, 但是我已經習慣了, 我會給他們解釋, 但我不會不搭理, 不會給自己埋雷。 ”

現在的許建軍從早上到晚花在上課的時間10個小時有余,

這樣還算清凈的日子轉眼已經快1年。

然而生活就是這樣, 一切在逐漸歸于平息中會突然給你來個小波谷:去年年底他因為“歷史遺留問題”被法院強制帶走。 幸好三立教育伸出援手, 才得以結束近半月的“拘留”。

其實, 除了法院強制執行的員工欠薪, 三立教育方面還幫助許建軍償還了幾筆燃眉之急的債務, 以及一部分高利貸, 總計約幾百萬元。 目前轉移到三立北京分公司的包括網站域名、教師銷售團隊和許建軍本人。

2017年10月, 北京三蒞堂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完成注冊, 教師團隊注冊、持股的研致教育成為新公司股東之一, 許建軍在新公司并未持股, 而是作為教學總監負責公司托福教學工作。

除了他自己, 還有原小馬過河10幾個員工, 算是個小團隊, 相對獨立運營。 這個團隊有了新的品牌產品——托福培訓“許仙考試”, 類似于之前小馬過河的核心產品托福“高端一對一輔導”和“陪讀”,

是將二者結合起來、調整比例打包售賣, 客單價約2、3萬元。

目前報名的學生大概有30、40個。 “有在國外的學生因此很多都是遠程上課, 我同時可以給5、6個學生上課”。 “我們留下來的團隊自己招生, 三立想開一些班課的話我們會配合, 其余我們做我們的, 人家(三立)不做任何干涉”。

三立是個比較低調的公司, 此前在上海發展, 一直想進北京, “但是北京已經有了小馬過河”, 如今當自己落入萬丈深淵, 伸出援手的是曾經的競爭對手, 任何事情都不是一面性, 他當然明白對方不是出于純功利性目的但也并非慈善家, “這是個十分微妙的事情”, 幫助他的同時也能成就自己, 因此三立教育更愿意對外宣稱自己收購小馬過河,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 許建軍輸了。

然而溺了水的許建軍沒有時間去想太多, 隨手抓住了這根也許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別無選擇”, 他心知肚明并心懷感恩:

“人家救了我的命, (三立教育)雖然不要求匯報, 我這樣一個人, 你不要求回報我也會回報的, 而且要求回報的就一定會回報嗎?我把業務給人家做好一點做大一點, 有錢賺, 別回頭人家投資了我, 讓別人看笑話”。

從深淵被拉上來, 就這樣, 上課掙錢還債, 許建軍重復著日常。 他甚至收不到自己的全部工資, 一部分錢會直接打到欠債人的賬戶上, 因為剩下總共欠的錢仍然不是個小數目。

事情發生之后, 許建軍的日子也過得昏昏沉沉, “隨著新的學生越來越多, 感覺還好一些, 我愛講課, 我帶的課都是比較雜的, 都是大家不愿意講的, 我來講, 否則就是跟別的老師搶飯碗”, 似乎覺得自己這話帶著一種夾縫中求生存的意味, 他蹙眉笑了笑。

日子還得過。 現在他是教學總監許仙, 他說, 你不知道我在這個行業的地位,

我能教他們他們覺得受寵若驚, 能跟他聊五分鐘就像被開光一樣, 他說世俗的事情我控制不了, 但是我能干的事就是要對得起學生。

一年如一日, 他試圖實現在《關于小馬“破產危機”的說明》中給的承諾:我只想說, 我許建軍, 不會開公司, 但我會教學, 我用心教學。 小馬過河可以破產, 可以被遺忘, 可以被謾罵, 但教書本身, 從來沒錯。

也算是回歸了老本行, 還能夠上課的許建軍或許是滿足的, 作為小馬過河的創始人要負責公司的經營等各種雜事, 細想想曾經經常要上課的日子已經是10多年前了。

2002年畢業進入新東方講課, 講托福、GRE什么的, 2003年參與創立了天津新東方, 許建軍當時既是老師又是管理者。 “因為那時候天津新東方沒有幾個老師, 一個老師要講很多課, 所以我幾乎能講所有的課。 管理經驗無非就是排課協調學生的課時, 根據學生的實際情況安排不同的老師, 當時因為老師也少,也比較好安排,而且大部分課我都能上,別人上不了我就上。”

他說,我人生中一半的時間都獻給了中國的留學事業,而與托福考試結緣的這個節點,被許建軍歸結為“一念之間決定的”。

時間退回1999年,許建軍在二手書攤上掃貨幾十斤,老板送他一本小紅書,名字是英文的。那一年他19歲,大一,剛進清華。“有點土又有點吊。”

后來一個師兄偶然看到這本小紅書,問他,你也準備出國嗎?你托福考了嗎?

就這樣報名托福考試。在托福是什么,考了要做什么的都不知道的情況之下,憑著一腔熱血就開始了四個月的復習。

他說,事實證明,這一腔熱血竟然無所不能。在他之后的人生中,同樣的一腔熱血也幫他做成了不少別的事,包括小馬托福APP。

后來他曾回憶過,在19歲準備托福的那四個月里留給他最深的印象就是和聽力的愛恨情仇。也許就是因為這四個月聽力折磨他太多,幾年后他碰到馬駿老師的時候,他形容為“一見鐘情”。

直到公司破產清算后不久,也是在這棟樓里的辦公室,他終于對這次一見鐘情有了進一步的認知:“一段孽緣”。

兩人在2006年底決定第一次聯手創業,成立小馬過河留學備考網站。許建軍說自己不算天生的創業者,他將原因歸結為做著玩、想賺錢,“想法特原始,沒有那么復雜。”作為男人,他屬于比較沒有野心的那一類。“就是想多賺點錢,很多人做得成功不一定是野心在起作用,就是做著做著做大了,肯定存在這種人,不是很多人都設定好然后一步一步實現,命運又不是設計出來的”。

網站運營一段時間過后,兩人發現盡管有了大量流量但存在不能變現的問題。

最終,馬駿以消失的方式結束了二人的首次合作,而許建軍于2009年回歸線下培訓,當上了個體戶。

2011年6月,馬駿與許建軍二人決定重出江湖,這一次馬駿再一次以消失為兩人第二次合作畫上句點。

像是戰場上,待到大批軍馬圍攻,自己的兄弟丟盔棄甲,落荒而逃,只留下自己全盤收拾“爛攤子”。

如今對于馬駿這個人,許建軍已不愿多談,“沒有刪除微信,也沒有拉黑朋友圈,只是再也不會聯系了。”

他說,“至于后不后悔,君子斷交,不出惡言,后悔和內疚是最不利于身心健康的,我會控制我的情緒,我覺得不應該后悔,至于在覺得之前有沒有后悔對我來說也沒有意義,這是個心理學問題,不好說。”

那些年的風光轉眼即逝,歷經一劫之后什么也沒攥住,雖短短一年,境遇變化讓他只覺“有點宿命論的感覺,可能就是該輪到你了。”

即便是現在坐在高檔寫字樓寬敞的辦公室里,他也無法預料到這樣的日子還要持續多久,但他卻仍在堅持不逃避:“生活需要我做多久就做多久”。

不知該慶幸嗎?更多的倒閉事件每天充斥著新聞版面,關于“這匹沒過去河的小馬”,更多細節逐漸模糊于媒體和看客們的記憶中,只有親生經歷、終身受折磨的人始終無法忘懷。

雖無法忘懷又不忍回憶。

“回憶這件事對我來說有點難,我不太喜歡往回看。好的壞的,都不看。”

每個人都沿著命運的軌跡在行走。

2018年的冬天照例干冷,也沒下一場雪。

1998年以湖北省高考狀元的身份考入清華來到北京,整整比同班的北京孩子多考了100分。“我的特長就是考試,有的人學得很好但是考不出來,我是能考,什么考試都考過,比如珠算師、會計師、精算師、保險、西點廚師等,只要不動手的答題的我都行。”

如今已是許建軍來北京的整整第20年,但對他來說,今年也沒什么特別的,春節沒好意思回家,在公司給外地學生準備的學生宿舍呆著,“有個學生給我買了些吃的,我也沒有出去”。

而老婆和孩子也在公司破產清算后已經被許建軍送回老家,“孩子太小了,多大我就不說了吧,說出來你會可憐他們的,我現在得把一切包袱都放下,不管是朋友還是家人。”

現在他不想過多討論關于家人的種種,況且傷口好不容易慢慢愈合。“你還是別往我心里捅刀子了,咱別說這個了,好不好?”

似乎一談到這些,他好不容易越來越歸于平靜的心會再次震蕩,他想要為自己守住最后一道會讓感傷再度侵襲的防線。

總之從老師、公司管理者再到老師,“穿什么衣服唱什么戲”,生活依舊簡單,“最近課也多時間比較緊,基本沒什么業余活動”。

這要是以前,他偶爾還能去徒步、溜達溜達。

上一次有這個機會是去年6、7月份,他給自己放了一天的假,從現在的位置徒步到了鳳凰嶺,早上4點出發,11點半到達,再爬山爬到下午4、5點鐘。

歷史永遠無法回溯,沒有人能回到過去修正自己犯下的錯誤,這是許建軍和幾乎所有創業者的宿命。許建軍甚至不愿再回過頭去看,“也確實沒有時間思考,每天被各種事情充斥,再過些日子,等到債務沒那么多了可能會去反省,現在不會去想。”

他打了個比方,在一個圓球表面一個小螞蟻在爬,螞蟻覺得自己走的是直線,其實他走的是一個曲線;有個小螞蟻拖個樹葉怎么拖都拖不動,你幫它一下它以為是自己努力導致的,其實并不是。

現實生活中大家總結出來的因果關系是身在其中總結出來的并不一定是客觀的,也就是所謂總結出來的原因不是真正的原因,所以他對這個事也沒有太多的去反思。

“真要重蹈覆轍的話也避免不了,我經歷過刻骨銘心的事情給我的教訓就是有些事情是避免不了的,現在看覺得盲目擴張是錯的,站在當時的角度一定還會那么做,因為有很多很具體、很復雜的歷史背景,有時候明知道是錯的,但是沒得選擇,有些事情強求不得“。

后來不可知,“只能等你走完該走的路,吃完該吃的苦,恍然該恍然的大悟”,這是許建軍多年前的心得。

也是他另外一種選擇:接受命運的安排,在失敗后尋找機會努力證明自己。“努力總不會錯吧”,許建軍用星星之火,準備燎原形容自己過去的1年,他說以前的熊熊大火現在被滅了,但有幸保留住了一點革命的小火苗,2018年許建軍想讓它“燎”起來,信心他有,希望他也有:小馬過河死了,但許建軍還在。

在曾經的輝煌時期,小馬過河一度成為除新東方外,北京地區留學考試一對一培訓營收最大的機構,并且用戶滿意度很高,培訓效果非常好,客單價能達到幾萬塊。

一度用2011年半年時間營收600多萬元;2012年一年營收達2600多萬;2013年再次翻倍營收達到5600萬,2014年近1.4億。

一邊微信遠程回復著自己的學生,許建軍描畫起了未來:“按照以往我們的經驗,今年預計1500多萬元收入,現在團隊10多人,明年爭取2、30人,能有個2000多萬收入,后年有個5000萬左右收入。做得漸漸有起色了,錢的壓力也能慢慢緩解了,大家也都踏實了。”

“所以我算過,大概3年,我就回家過年了”,許建軍的語氣中難掩興奮。

當時因為老師也少,也比較好安排,而且大部分課我都能上,別人上不了我就上。”

他說,我人生中一半的時間都獻給了中國的留學事業,而與托福考試結緣的這個節點,被許建軍歸結為“一念之間決定的”。

時間退回1999年,許建軍在二手書攤上掃貨幾十斤,老板送他一本小紅書,名字是英文的。那一年他19歲,大一,剛進清華。“有點土又有點吊。”

后來一個師兄偶然看到這本小紅書,問他,你也準備出國嗎?你托福考了嗎?

就這樣報名托福考試。在托福是什么,考了要做什么的都不知道的情況之下,憑著一腔熱血就開始了四個月的復習。

他說,事實證明,這一腔熱血竟然無所不能。在他之后的人生中,同樣的一腔熱血也幫他做成了不少別的事,包括小馬托福APP。

后來他曾回憶過,在19歲準備托福的那四個月里留給他最深的印象就是和聽力的愛恨情仇。也許就是因為這四個月聽力折磨他太多,幾年后他碰到馬駿老師的時候,他形容為“一見鐘情”。

直到公司破產清算后不久,也是在這棟樓里的辦公室,他終于對這次一見鐘情有了進一步的認知:“一段孽緣”。

兩人在2006年底決定第一次聯手創業,成立小馬過河留學備考網站。許建軍說自己不算天生的創業者,他將原因歸結為做著玩、想賺錢,“想法特原始,沒有那么復雜。”作為男人,他屬于比較沒有野心的那一類。“就是想多賺點錢,很多人做得成功不一定是野心在起作用,就是做著做著做大了,肯定存在這種人,不是很多人都設定好然后一步一步實現,命運又不是設計出來的”。

網站運營一段時間過后,兩人發現盡管有了大量流量但存在不能變現的問題。

最終,馬駿以消失的方式結束了二人的首次合作,而許建軍于2009年回歸線下培訓,當上了個體戶。

2011年6月,馬駿與許建軍二人決定重出江湖,這一次馬駿再一次以消失為兩人第二次合作畫上句點。

像是戰場上,待到大批軍馬圍攻,自己的兄弟丟盔棄甲,落荒而逃,只留下自己全盤收拾“爛攤子”。

如今對于馬駿這個人,許建軍已不愿多談,“沒有刪除微信,也沒有拉黑朋友圈,只是再也不會聯系了。”

他說,“至于后不后悔,君子斷交,不出惡言,后悔和內疚是最不利于身心健康的,我會控制我的情緒,我覺得不應該后悔,至于在覺得之前有沒有后悔對我來說也沒有意義,這是個心理學問題,不好說。”

那些年的風光轉眼即逝,歷經一劫之后什么也沒攥住,雖短短一年,境遇變化讓他只覺“有點宿命論的感覺,可能就是該輪到你了。”

即便是現在坐在高檔寫字樓寬敞的辦公室里,他也無法預料到這樣的日子還要持續多久,但他卻仍在堅持不逃避:“生活需要我做多久就做多久”。

不知該慶幸嗎?更多的倒閉事件每天充斥著新聞版面,關于“這匹沒過去河的小馬”,更多細節逐漸模糊于媒體和看客們的記憶中,只有親生經歷、終身受折磨的人始終無法忘懷。

雖無法忘懷又不忍回憶。

“回憶這件事對我來說有點難,我不太喜歡往回看。好的壞的,都不看。”

每個人都沿著命運的軌跡在行走。

2018年的冬天照例干冷,也沒下一場雪。

1998年以湖北省高考狀元的身份考入清華來到北京,整整比同班的北京孩子多考了100分。“我的特長就是考試,有的人學得很好但是考不出來,我是能考,什么考試都考過,比如珠算師、會計師、精算師、保險、西點廚師等,只要不動手的答題的我都行。”

如今已是許建軍來北京的整整第20年,但對他來說,今年也沒什么特別的,春節沒好意思回家,在公司給外地學生準備的學生宿舍呆著,“有個學生給我買了些吃的,我也沒有出去”。

而老婆和孩子也在公司破產清算后已經被許建軍送回老家,“孩子太小了,多大我就不說了吧,說出來你會可憐他們的,我現在得把一切包袱都放下,不管是朋友還是家人。”

現在他不想過多討論關于家人的種種,況且傷口好不容易慢慢愈合。“你還是別往我心里捅刀子了,咱別說這個了,好不好?”

似乎一談到這些,他好不容易越來越歸于平靜的心會再次震蕩,他想要為自己守住最后一道會讓感傷再度侵襲的防線。

總之從老師、公司管理者再到老師,“穿什么衣服唱什么戲”,生活依舊簡單,“最近課也多時間比較緊,基本沒什么業余活動”。

這要是以前,他偶爾還能去徒步、溜達溜達。

上一次有這個機會是去年6、7月份,他給自己放了一天的假,從現在的位置徒步到了鳳凰嶺,早上4點出發,11點半到達,再爬山爬到下午4、5點鐘。

歷史永遠無法回溯,沒有人能回到過去修正自己犯下的錯誤,這是許建軍和幾乎所有創業者的宿命。許建軍甚至不愿再回過頭去看,“也確實沒有時間思考,每天被各種事情充斥,再過些日子,等到債務沒那么多了可能會去反省,現在不會去想。”

他打了個比方,在一個圓球表面一個小螞蟻在爬,螞蟻覺得自己走的是直線,其實他走的是一個曲線;有個小螞蟻拖個樹葉怎么拖都拖不動,你幫它一下它以為是自己努力導致的,其實并不是。

現實生活中大家總結出來的因果關系是身在其中總結出來的并不一定是客觀的,也就是所謂總結出來的原因不是真正的原因,所以他對這個事也沒有太多的去反思。

“真要重蹈覆轍的話也避免不了,我經歷過刻骨銘心的事情給我的教訓就是有些事情是避免不了的,現在看覺得盲目擴張是錯的,站在當時的角度一定還會那么做,因為有很多很具體、很復雜的歷史背景,有時候明知道是錯的,但是沒得選擇,有些事情強求不得“。

后來不可知,“只能等你走完該走的路,吃完該吃的苦,恍然該恍然的大悟”,這是許建軍多年前的心得。

也是他另外一種選擇:接受命運的安排,在失敗后尋找機會努力證明自己。“努力總不會錯吧”,許建軍用星星之火,準備燎原形容自己過去的1年,他說以前的熊熊大火現在被滅了,但有幸保留住了一點革命的小火苗,2018年許建軍想讓它“燎”起來,信心他有,希望他也有:小馬過河死了,但許建軍還在。

在曾經的輝煌時期,小馬過河一度成為除新東方外,北京地區留學考試一對一培訓營收最大的機構,并且用戶滿意度很高,培訓效果非常好,客單價能達到幾萬塊。

一度用2011年半年時間營收600多萬元;2012年一年營收達2600多萬;2013年再次翻倍營收達到5600萬,2014年近1.4億。

一邊微信遠程回復著自己的學生,許建軍描畫起了未來:“按照以往我們的經驗,今年預計1500多萬元收入,現在團隊10多人,明年爭取2、30人,能有個2000多萬收入,后年有個5000萬左右收入。做得漸漸有起色了,錢的壓力也能慢慢緩解了,大家也都踏實了。”

“所以我算過,大概3年,我就回家過年了”,許建軍的語氣中難掩興奮。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