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悅·生活»正文

賈躍亭花3.6億拿到這塊地,國內造車起死回生?

4月8日, 樂視創始人賈躍亭在飛往美國9個月后, 以另一種方式宣示歸來。

這一天, 騰訊《棱鏡》自廣州市公共資源交易中心確認, 睿馳智能汽車(廣州)有限公司(下稱“睿馳汽車”)斥資3.641億元, 正式拍得廣州市南沙區一塊約601畝的制造業用地。 睿馳汽車系賈躍亭位于美國洛杉磯的電動車公司FaradayFuture(法拉第未來)的關聯公司。

這是一塊定向出讓給睿馳汽車的土地。 早在今年三月, 騰訊《棱鏡》即從消息人士處證實這一消息。 土地拍賣于4月8日下午三點開始競拍, 約五分鐘內即以底價成交。

在國內數百億債務尚未厘清的情況下, 賈躍亭的造車計劃為何能在國內卷土重來?

卷土重來!賈躍亭花3.6億拿到廣州這塊地

為什么是廣州

睿馳汽車是賈躍亭此次在廣州拿地的項目公司, 同時承載著賈躍亭國內建廠造車的任務。

2018年2月12日, 這家公司在廣州市南沙區注冊成立, 注冊資本3億美元, 法定代表人王志剛。 王志剛的登記籍貫與賈躍亭老家一致, 位于山西省襄汾縣汾城北膏腴村。

睿馳汽車的全資控制股東系注冊在香港的SMART MOBILITY (HONG KONG) HOLDINGS LIMITED, 對應的曾用中文名叫法法汽車生態(香港)有限公司(下稱“FF香港”)。 該公司還是FF中國的控股股東, 持股95%。

據此可知, 睿馳汽車與FF中國系兄弟公司, 同時受控于FF香港。

騰訊《棱鏡》獨家獲悉, 睿馳汽車早在3月即于廣州南沙區南沙金融大廈, 租下9樓整層約1216平方米的辦公室, 每年租金加物業費不低于211.5萬元。

南沙金融大廈位于南沙區海濱路171號, 目前由廣州南沙資產經營有限公司運營, 南沙區國稅地稅系統, 以及眾多國企、金融機構在此處辦公。

這座大廈由于是南沙區國資物業, 因此一直要求“央企、國資、金融類企業優先承租”, 并一直是以公開招標的方式尋找承租方。

騰訊《棱鏡》此前致電廣州南沙資產經營有限公司, 后者拒絕透露睿馳汽車競標9層物業成功之原因。

與此同時, 距離南沙金融大廈25公里的萬頃沙鎮保稅港區制造業板塊, 正在由南沙區土地開發中心進行土地整理。 這里原來是連片的水田和池塘, 但距離廣州港南沙汽車碼頭僅25公里, 地理位置優越。

3月5日, 這塊土地的出讓公告出現在廣州市公共資源交易中心網站, 土地面積約601畝, 出讓年限50年, 投資額不低于33億元, 年產值需超過564億元。

按照南沙區國土部門要求, 這塊土地將用于純電動汽車研發制造, 并將在拿地25個月內建成投產。

一位消息人士此前告訴騰訊《棱鏡》, 該地塊已經內定出讓給睿馳汽車。 果不其然, 4月8日下午3時, 競拍開始5分鐘內, 睿馳汽車以底價3.641億元競拍成功。

4月8日15時, 上述土地啟動競拍, 拍賣時間不足5分鐘, 睿馳汽車即以底價3.641億元拿下這塊土地。

“未來10年, 中國電動車市場會增長10倍。 ”美國某汽車零部件生產商曾對騰訊《棱鏡》表示。

新能源汽車是國務院定下的國家戰略, 廣東這一中國排名前三的汽車制造業基地不甘落后。 2017年10月, 廣州市政府印發《廣州市新能源汽車發展工作方案》, 提出目標——“促進汽車產業轉型, 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和產業競爭環境。

廣州南沙自貿區獲批之后, 南沙區政府同樣提出自己在汽車產業的野心, 不僅要打造全國最大的汽車滾裝碼頭, 還將新建汽車零部件產業園區。

因此, 按照土地出讓要求, 睿馳汽車將與南沙區政府“通力合作, 開展新能源汽車及零部件的研發、制造、銷售、進出口等業務, 還需與南沙區政府合作建設純電動汽車的整車生產基地及進出口基地”。

一位接近FF的人士對騰訊《棱鏡》表示, FF得到中國某級政府的支持, 這看似不可思議, 其實有其內在邏輯。

中國主要汽車生產基地由北到南, 大致分布在長春、上海和廣州等三大地區。 根據美國企業協會的預計, 中國在2025年之前, 70%的汽車市場份額將被電動車占據。 在中國大力發展新能源汽車的政策感召下, 傳統汽車工業基地的轉型壓力既比外國同儕大, 又存在國內幾大基地之間的競爭。

截止今年三月, 睿馳汽車拍下的這塊土地尚且處于土地整理階段。 在此之前, 這是一片水田。

恒大隱現其中

在此次睿馳汽車拿地之前, 賈躍亭的造車計劃一度瀕臨破產。

一位FF員工曾在2017年年中對騰訊《棱鏡》說, “如果年底再融不到錢, 那么FF項目就要宣布失敗, 我也要灰溜溜地接著找工作了。 ”這位員工是FF內部對造車最樂觀的一群人之一。

到2017年11月, 他們更加惴惴不安。 騰訊《棱鏡》獲得的一份FF財務報告顯示, 這家電動車公司一度對外部供應商欠款上億美元。

轉機出現在2017年12月。 當月13日, 賈躍亭在內部員工大會上宣布, 公司完成超過10億美元的股權融資。

12月22日, 賈躍亭轉發@FaradayFuture官方微博一張FF91電動車冰雪道路的路試照片, 稱“為變革汽車行業與創造用戶價值堅定前行。 冬至, 春不遠, 無怨無悔。 ”

2018年2月13日, 賈躍亭在FF第一屆全球供應商大會上宣布, 法拉第未來獲得15億美元融資, 基本滿足IPO之前的股權融資需求,并承諾在2018年底交付第一批量產車。

香港商人李澤楷、印度塔塔、泰國石油均否認投資FF,而FF真正的投資人卻一直不愿公開現身。

接近FF的人士對騰訊《棱鏡》表示,投資人身份保密應該是寫進了融資條款,至少在2018年不會被公布,“FF承諾2018年底交付首款量產車,在這個時間點前,任何給FF輸血的投資人都會被外界起底、搜索,而這也許是該投資人不愿意暴露身份的原因之一。”

這塊土地位于廣州市南沙區萬頃沙鎮綜合保稅區,距離南沙整車進出口碼頭不到30公里。

近日,騰訊《棱鏡》自接近恒大的兩位消息人士處獲悉,許家印亦或恒大集團此前與賈躍亭就FF投資事宜有過接觸,同時并不排除許家印以個人名義投資FF,并幫助FF關聯公司睿馳汽車在廣州拿地的可能性。

上述接近FF的人士表示,在中國,房地產產值排名各行業之首,汽車產業排名第二,這是FF受到地產背景投資人垂青的原因之一。

恒大方面對上述消息的回應同樣值得玩味,一方面沒有直接否認,一方面再三表示,“我們確實不太清楚這個事。”

不過,起死回生的跡象開始從FF內部出現。

2018年1月開始,FF五發“精英召集令”,需求崗位超過210個,包括研發相關、供應鏈相關、整車制造、行政管理、人力資源、財務、政府事務、法務、監察等大類。上述工作崗位均設置在北京、上海。

另外,一位FF員工告訴騰訊《棱鏡》,他們欠供應商的錢,已經開始分批償還,公司要加速運轉了。

“FF北京上海招聘全面啟動,你準備好了嗎?為自己創造一個機會,加入FFamily與我們一起砥礪前行。”FF招聘啟事開篇寫道。

FF的內憂外患

融資成功,又在國內競得土地,但賈躍亭的危機并未解除。他首先要解決的,即FF的產品性價比與資金鏈管理問題。

Stefan Krause曾經是賈躍亭最為信賴的外籍高管,曾任FF首席財務官和首席運營官。2017年7月的一場分手大戰后,Stefan自立門戶,成立了Evelozcity電動車公司。

Stefan對騰訊《棱鏡》表示,Evelozcity電動車公司主打城市代步工具的小型電動車市場,價位會很親民。和Stefan一樣,小步快跑造車的公司不在少數。

在賈躍亭眼中,這些公司大多是復制了已有(如特斯拉)的電動車生產模式和技術,繼而希望利用中國的政策和市場優勢分得一杯羹。他數次對騰訊《棱鏡》強調,FF將是電動車行業的顛覆者。

不過,顛覆一個行業是需要代價的。比如,賈躍亭對首款量產車的性能要求極高,一位汽車行業分析師在參觀過FF后對騰訊《棱鏡》表示,首款車FF91的一些性能從功能角度來說,并沒有特別的必要,“硬要加上這些性能只會增加這款車的成本。”

價格是FF91想要在市場上取得成功,要邁過的第一個門檻。公開信息顯示,FF91的定價約200萬元,相當于特斯拉高端車型Model X售價的兩倍。

睿馳汽車已經租下南沙金融大廈9層辦公樓,截止今年3月,該辦公區尚處于空置狀態。

一位FF技術類前員工告訴騰訊《棱鏡》,按照賈躍亭之前的生產計劃,FF在未來10年內都不可能盈利,“會員制收費方式可以讓公司在造車階段就有一部分現金回流,而賈躍亭反對這種方式。”

2017年年初在美國消費電子展(CES)上召開了盛大的發布會之后,FF就陷入資金鏈不足的泥潭。公司從1500人縮減到900人,一度停止了任何有第三方參與的項目環節,另一位FF前員工對騰訊《棱鏡》稱,“公司只能維持最低能耗的運作,之前燒錢無度是個非常大的問題。”

不僅FF內部對賈躍亭的資金鏈管理頗有微詞,上述汽車零部件生產商同樣對騰訊《棱鏡》回憶,在其與FF合作期間,別的車廠一年的預算,FF一個月就花完了。

“公司內部也在反思,如果賈躍亭不優化管理方法的話,拿到錢了也有更大的憂患擺在前面。”一位員工在FF鎖定15億美元融資后對騰訊新《棱鏡》表示。

除了FF的內憂,賈躍亭的外患從未解除。

騰訊《棱鏡》自南沙區工商管理部門獲悉,已經有數波律師前來申請調閱睿馳汽車的公司章程等內部檔案,試圖厘清睿馳汽車與賈躍亭之間的關系。“這是一種典型的債務糾紛調查手法,”一位廣州律師分析稱,不排除是賈躍亭的債權方律師所為。

對此,廣州南沙國土部門人士公開回應,睿馳汽車會在兩日內提交包括股權關系在內的公司材料用于資格審核,至于賈躍亭作為失信被執行人是否會影響出讓結果,“具體要看公司提交的材料”。

(《棱鏡》作者羅飛對本文亦有貢獻)

基本滿足IPO之前的股權融資需求,并承諾在2018年底交付第一批量產車。

香港商人李澤楷、印度塔塔、泰國石油均否認投資FF,而FF真正的投資人卻一直不愿公開現身。

接近FF的人士對騰訊《棱鏡》表示,投資人身份保密應該是寫進了融資條款,至少在2018年不會被公布,“FF承諾2018年底交付首款量產車,在這個時間點前,任何給FF輸血的投資人都會被外界起底、搜索,而這也許是該投資人不愿意暴露身份的原因之一。”

這塊土地位于廣州市南沙區萬頃沙鎮綜合保稅區,距離南沙整車進出口碼頭不到30公里。

近日,騰訊《棱鏡》自接近恒大的兩位消息人士處獲悉,許家印亦或恒大集團此前與賈躍亭就FF投資事宜有過接觸,同時并不排除許家印以個人名義投資FF,并幫助FF關聯公司睿馳汽車在廣州拿地的可能性。

上述接近FF的人士表示,在中國,房地產產值排名各行業之首,汽車產業排名第二,這是FF受到地產背景投資人垂青的原因之一。

恒大方面對上述消息的回應同樣值得玩味,一方面沒有直接否認,一方面再三表示,“我們確實不太清楚這個事。”

不過,起死回生的跡象開始從FF內部出現。

2018年1月開始,FF五發“精英召集令”,需求崗位超過210個,包括研發相關、供應鏈相關、整車制造、行政管理、人力資源、財務、政府事務、法務、監察等大類。上述工作崗位均設置在北京、上海。

另外,一位FF員工告訴騰訊《棱鏡》,他們欠供應商的錢,已經開始分批償還,公司要加速運轉了。

“FF北京上海招聘全面啟動,你準備好了嗎?為自己創造一個機會,加入FFamily與我們一起砥礪前行。”FF招聘啟事開篇寫道。

FF的內憂外患

融資成功,又在國內競得土地,但賈躍亭的危機并未解除。他首先要解決的,即FF的產品性價比與資金鏈管理問題。

Stefan Krause曾經是賈躍亭最為信賴的外籍高管,曾任FF首席財務官和首席運營官。2017年7月的一場分手大戰后,Stefan自立門戶,成立了Evelozcity電動車公司。

Stefan對騰訊《棱鏡》表示,Evelozcity電動車公司主打城市代步工具的小型電動車市場,價位會很親民。和Stefan一樣,小步快跑造車的公司不在少數。

在賈躍亭眼中,這些公司大多是復制了已有(如特斯拉)的電動車生產模式和技術,繼而希望利用中國的政策和市場優勢分得一杯羹。他數次對騰訊《棱鏡》強調,FF將是電動車行業的顛覆者。

不過,顛覆一個行業是需要代價的。比如,賈躍亭對首款量產車的性能要求極高,一位汽車行業分析師在參觀過FF后對騰訊《棱鏡》表示,首款車FF91的一些性能從功能角度來說,并沒有特別的必要,“硬要加上這些性能只會增加這款車的成本。”

價格是FF91想要在市場上取得成功,要邁過的第一個門檻。公開信息顯示,FF91的定價約200萬元,相當于特斯拉高端車型Model X售價的兩倍。

睿馳汽車已經租下南沙金融大廈9層辦公樓,截止今年3月,該辦公區尚處于空置狀態。

一位FF技術類前員工告訴騰訊《棱鏡》,按照賈躍亭之前的生產計劃,FF在未來10年內都不可能盈利,“會員制收費方式可以讓公司在造車階段就有一部分現金回流,而賈躍亭反對這種方式。”

2017年年初在美國消費電子展(CES)上召開了盛大的發布會之后,FF就陷入資金鏈不足的泥潭。公司從1500人縮減到900人,一度停止了任何有第三方參與的項目環節,另一位FF前員工對騰訊《棱鏡》稱,“公司只能維持最低能耗的運作,之前燒錢無度是個非常大的問題。”

不僅FF內部對賈躍亭的資金鏈管理頗有微詞,上述汽車零部件生產商同樣對騰訊《棱鏡》回憶,在其與FF合作期間,別的車廠一年的預算,FF一個月就花完了。

“公司內部也在反思,如果賈躍亭不優化管理方法的話,拿到錢了也有更大的憂患擺在前面。”一位員工在FF鎖定15億美元融資后對騰訊新《棱鏡》表示。

除了FF的內憂,賈躍亭的外患從未解除。

騰訊《棱鏡》自南沙區工商管理部門獲悉,已經有數波律師前來申請調閱睿馳汽車的公司章程等內部檔案,試圖厘清睿馳汽車與賈躍亭之間的關系。“這是一種典型的債務糾紛調查手法,”一位廣州律師分析稱,不排除是賈躍亭的債權方律師所為。

對此,廣州南沙國土部門人士公開回應,睿馳汽車會在兩日內提交包括股權關系在內的公司材料用于資格審核,至于賈躍亭作為失信被執行人是否會影響出讓結果,“具體要看公司提交的材料”。

(《棱鏡》作者羅飛對本文亦有貢獻)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