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悅·生活»正文

你們買鞋的那家NINE WEST破產了?

零售產業正在經歷一段動蕩時期, 據不完全統計, 光是去年就有超過15起申請破產案件, 包括全球最大的玩具制造商玩具反斗城。

而現在, 破產大軍里又要加入一名新的成員了。 全球最大的女鞋及其配件的生產及銷商之一——NINE WEST(玖熙)終于不堪重負, 于4月6日申請了破產保護。

這個美國品牌在中國商場隨處可見。 作為世界最大女裝皮鞋設計、制造、銷售商之一的玖熙, 共擁有1035個零售網點, 亞洲設500多家店鋪。 最新數據顯示, 在中國天貓旗艦店的粉絲數就達73.3萬, 平臺也上架了2018年春夏新品。

就是這樣一家在全球捕獲粉絲的品牌, 負債金額卻遠超凈資產, 高達10億至100億美元。 根據最新破產法庭文件顯示, 已有意出售核心品牌Nine West和Bandolino的產權來償還債務。

1993年上市, 57個國家, 800多個分店

玖熙的創始人之一文森特·卡繆托曾說:“鞋業于我是一場戀愛。 我愛那些鞋履, 那些時尚和那些人們。 ”

這場戀愛從1978年開始, 還充滿著青春、踏實和曼哈頓自帶的繁華之感。 從紐約曼哈頓的9西57號街的一家專業零售店到1994年走向國際化在香港開的分店, 再到之后遍布57個國家擁有800多個全球分店的品牌, 這家女鞋時尚制造商在上個世紀簡直是完勝。

玖熙最大的優點是什么呢?是它所帶的綜合性體制。 運用日本的財政、意大利的設計和巴西的制造設備和人力資源, 生產費用相對低廉。 尤其是當時巴西原材料充足, 勞動力更廉價, 使資本耗費最小化。 平價中又帶著新銳的設計元素, 直接將美國市場的所有女性攬入懷中。

第一年銷量達900萬美元, 之后的十年銷量增長到達到3億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 在美國第十次的經濟危機期間, 玖熙公司凈收入增長了60%多, 從1430萬美元增至3820萬美元, 表現非常不凡。

1993年, 由費希爾·卡繆托公司、費希爾·卡繆托零售公司和Espressioni公司合并建立的玖熙集團成功在紐交所上市。 這時候, 玖熙集團不單單販賣玖熙品牌, 旗下經營著236家零售和批發商店, 同時向2000多家百貨商店、專營店和獨立商店的消費者設計和推廣品牌及私有品牌鞋履。

當然, 在上個世紀, 美國鞋業市場的份額達到140億美金,

而在反觀今天, 早已不可同日而語。 當時供過于求的市場, 玖熙集團開始向高端類鞋業進軍, 同時開始了多樣化的生產線, 比如1995年收購了LJS配飾用品股份有限公司, 以6億美元收購了美國鞋業(U.S. Shoe), 同時包括一些大品牌如阿瑪菲(Amalfi)、埃文-皮可恩(Evan-Picone)和班多黎諾(Bandolino)、簡單精神(Easy Spirit)等都收入旗下。

但這種一帆風順的狀態在1999年被瓊斯收購開始, 就戛然而止了。

從收購開始后, 就被慢性腐蝕 

2年其銷售額就達到4500萬美元, 卻不料遭遇了一場大劫。 1997年5月,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宣布打算調查玖熙的財政事務。 玖熙被迫將500萬個生產單位縮減至300萬個, 導致2家工廠和100家零售店關門, 近1000個崗位裁撤。 而“門外添亂, 屋內也著火”, 部分玖熙店主提交了一份針對公司的反壟斷訴訟, 宣稱公司與大百貨商店實行了不公平的價格方案。

1999年3月瓊斯服飾集團宣布向玖熙公司提供足量的招標以及價值8.85億美元的收購。

6月, 玖熙成為全控股子公司。 然而并購的結果卻慢慢將玖熙榨干, 被迫關掉了3個工廠, 裁員1900多(占員工數的21%)。

值得注意的是, 在被收購的艱難歲月里, 玖熙掙扎著, 她與時裝設計師Vivienne Westwood等時尚大師合作推出限量版“膠囊系列”;2009年, 與New Balance也合作出了新的鞋品, 2012年更是進行了品牌更新, 想打造成一個時興的鞋履動力品牌。

然而, 資本上的套路誰都無法捉摸清楚, 在2014年西莫卡收購了瓊斯集團, 同時以約44億美元的價格收購玖熙集團之后, 把玖熙分成了4個公司——玖熙、安妮·克萊因、簡單精神和玖熙(NW)珠寶, 硬生生地榨干其存活了40年的品牌。

其實我們當然可以說線下零售的頹勢、電商的發展和快時尚的沖擊, 讓原地踏步的玖熙產品不再那么吸引人。 畢竟, 玖熙面臨的問題跟達芙妮、百麗在中國市場的困境多少有點類似:渠道失靈,

品牌老化, 跟隨潮流出新的速度慢, 款式不吸引人。 美國市場的競爭對手Aerosoles在 2017年也申請了破產。

萬萬令人想不到的是, 曾經收入可觀的玖熙集團竟然會出現如此高倍數的財務杠桿。 其實已經有行業專家認為, 玖熙業務可能并沒有巨大的問題, 可出現無法解決的債務問題, 最大的操手是誰呢?

結語 

對于股東來說, 以利益為導向, 其志并不在于真正恢復標的品牌的零售能力。 玖熙的大股東——Sycamore 就在零售業有諸多收購行動, 卻主要是對標的公司進行重組出售獲得。

在未來, 高負債和虧損業務可能讓玖熙公司在未來一年進行債務重組或置換。 可是玖熙已經被收購、拆分、重組折騰地支離破碎。 它像一塊燙手的山芋, 即便是最后亡羊補牢, 但每況日下的玖熙真的還會有好的結果么?以利益為誘導的資本方誰都沒有那么篤定吧, 留下的只能是對40年品牌的唏噓。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