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悅·生活»正文

“程維,上海你可能要丟掉了”

“上海你可能要丟掉了”, 滴滴天使投資人王剛對程維說。

那是2013年的上半年, 司機向窗外一指, 樂呵呵地把上海滴滴的聯絡站報給坐在后座的王剛看。 “瞧, 又一個站點。 ”

王剛往外一瞥, 面色沉沉地讓司機停車。 他一眼就看見了競爭對手大黃蜂的聯絡點, 緊挨著滴滴。

車停在不遠處, 王剛審視自家團隊和大黃蜂他們的, 拿出手機拍了照片, 過了許久, 才升起車窗說, “走吧”。

“對方的團隊更敬業更認真。 ”這是王剛的一線情報。 他把照片發給了程維。 “上海你可能要丟掉了, 這座城市一旦丟掉, 你就給了對手一個很好的融資的理由, 他們會告訴投資人:只要給我錢, 我就可以逆襲滴滴。 這將后患無窮。 ”

對于滴滴來說, 當時的大黃蜂不亞于異軍崛起, 其單點作戰的打法, 更是直擊要害, 招招出血。

而在2018年的上半年, 同樣是在上海單點突破, 美團打車強勢殺入, 直接劃走三分之一的蛋糕。

當年滴滴靠資金的比拼, 按住了大黃蜂。 這一次, 滴滴打算靠什么, 按住騷動的美團呢?

1

一心直指國際、擴大疆域的滴滴, 不得不在上海——出行玩家必爭之地, 花更多心思, 再一次與競爭者貼身肉搏, 更準確地說是入侵者。

這一回對方的團隊更兇更迅速,

一刀下去, 直接見紅, 讓滴滴不得不重新認識美團對自己的殺傷力。

同時, 美團打車的閃電戰績, 也向整個網約車市場釋放了一個信號——成立至今5年之久的滴滴, 沒有墻。

盡管在四個月前, 很久沒有接受專采的程維, 做了一期深度訪談, 放出話來, “我們一路碰到了太多對手, 美團肯定不是最弱的, 但也未必是最強的。 ”

美團未必是最強的, 但命絕對硬, 曾在數千個團購網站活下來, 如今在外賣三巨頭中成為唯一獨立體。 王興也曾被投資人評價為“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

程維, 聰明人, 打趴搖搖打車、大黃蜂, 合并快的, 收購Uber中國。 他不會這么輕易地低估了美團, 低估王興。

都是踩著尸體走到今天的的同道中人。 這更像倆人的心理戰。 一個“我心中無敵”, 假裝自己不害怕。 一個“我就是試試”, 假裝自己不在意。

程維王興, 都在假裝。

《紙牌屋》中, 弗蘭西斯說過,

“告訴他一切, 唯獨不說真話。 ”

如今, 王興已經是程維反目的朋友, 以及可怕的敵人。 這是唯一的真相。

2

面對背后這一槍, 程維決定用外賣反擊, 他揚言要拿100億入局。 很多人稱之為“圍魏救趙”。

其實, 滴滴曾借同一個套路打擊過Uber。

在2015年滴滴正忙著與快的合并, Uber中國漁翁得利, 在幾個月時間內就拿下了中國私家車打車市場近1/3的份額。

程維如臨大敵, 和高管開緊急會議, 調出了滴滴的日交易數據, 決定調高對司機和乘客的補貼。 不久之后, 滴滴正式宣布拿出10億元進行補貼。

那段時間, 焦慮的程維經常對員工說:“如果我們失敗, 結果就是滅亡。 ”

他們在白板上畫了一只章魚, 張牙舞爪的。 這是對Uber的判斷, 中國不過是它的一只觸角而已, 但是Uber這只章魚的身體還在美國。

在會議上, 天使投資人王剛拿出馬克筆大力地畫了一個標記講到, “我們要刺向章魚的腹部。

恐懼中作戰的程維, 開始想方設法在美國市場打擊Uber。 這把刺向Uber腹部的刀, 就是Uber的美國競爭對手Lyft。

滴滴對其投資了一億美元, 直搗Uber發家之地。 王剛說:“此舉不僅僅想破壞Uber的業務, 更重要的是獲得未來的談判籌碼。 ”

一年之后, 程維和Uber的高級副總裁邁克爾在酒店的高層酒吧, 開了香檳, 慶祝兩家握手言和, 慶祝結束補貼, 開始賺錢。

落地窗外能看見整個北京城, 一如他們所能預見的“大一統”的中國市場。 收之麾下。

實力相當的競爭者, 最后選擇走到一起。 當時漫天新聞, 冠的都是, 滴滴合并中國Uber的標題。 贏家滴滴在前。 有“圍魏救趙”的功勞, 也有共同利益的驅使。

3

如果你花點時間留意一下, 相比戰爭, 顯然程維更喜歡用合并的方式成為贏家。

就如與Uber中國的合并。 讓Uber退出中國市場, 更多的是得益于滴滴出行給出了17.7%的股份, 以及10億美元的現金。 如果可以犧牲點利益,

讓出點股份, 花點錢, 走向和平, 那么戰爭絕對不會是他的首選。

盡管在滴滴公司四樓的企業內部圖書館里, 這個帶著黑框眼鏡、外表溫和憨厚的男人, 最常晃悠在入口的第一排書架。 上面全是戰爭類的書。

這個安排也是程維的意思。 他覺得自己需要補齊這方面的東西。 在爭奪市場到走向合并的那幾年, 程維翻來覆去研究戰爭的方法論。

但不意味著他認可戰爭。 他說, 當時的目的很簡單, “一切都是為了贏, 為了生存。 ”

而當滴滴走到了中國出行領域第一位時, 程維早已不再為活下來而焦慮。 “戰爭”這一被他定義為最極致的輸贏手段, 也被他隨之拋棄。

程維骨子里的“勝者為王”的局限, 逐漸暴露出來。 他開始否定“互聯網中戰爭是一種常態”這一觀點。

曾在阿里巴巴待了七年的程維, 第一次升職, 是由一名普通銷售, 變成銷售團隊的主管。 在北京的一家餐館里, 大伙愣是沒拿定主意團隊該叫什么。最后,數杯啤酒下肚,程維拍板,給這個算上自己為數只有五人的團隊取名為“君臨天下”。

年輕時代的他,靠著這股氣焰,升任了北京大區經理,成為阿里巴巴全國最年輕的區域負責人。但是不同于銷售的是,互聯網這場權力的游戲中,從來沒有人可以穩坐鐵王座。

多年之后,面對美團的進攻,程維講了一個故事,讓人感覺,那個想要“君臨天下”的他,其實一點也沒變。

“13世紀,成吉思汗建立大蒙古國后,曾派出一支商隊前往西方,路經中亞花剌子模國,商隊被殺害,后來成吉思汗派出的主使官也相繼被殺。于是成吉思汗決定西征,并派人給花剌子模國王送去戰書。當時他的部下寫了一封戰書,引經據典,詞藻華麗。而成吉思汗看了后,說全部刪掉,戰書只用五個字就夠了。

這五個字就是:爾要戰,便戰。”

看似磅礴的一段引用,反倒不小心泄露了程維根深蒂固的局氣。漂泊江湖這么久,他仍然帶著占山為王、圈地為國的原始欲望。

在互聯網混的人,一但有這個念頭,相當于畫地為牢。

描述滴滴當年戰局時,王剛說過,互聯網過的是狗年,一年抵七年。如今互聯網已是蟲年,往往朝生暮死。

哪有鐵打的王國,有的不過是流水的贏家。淘寶體量這么大了,仍然擋不住京東和拼多多的崛起。騰訊霸占虛擬世界和社交,今日頭條、抖音、快手、網易照樣野蠻生長。

十年二十年之后,再看互聯網,可能早就是另一幅摸樣了。倒下一茬,又會站起一波,就像未曾發生過。

當程維把出行領域視作不容侵犯的江山,是滴滴的天下,勢必會有人用行動告訴他,想得美。

今天沒有王興,明天還會有張興、李興。盡管程維不認可不喜歡,但事實是改變不了的。互聯網,一場永無盡頭的戰爭,爭市場爭用戶,贏的留下來,輸的無影無蹤。

這是命數。

4

戰爭能把一個人放大,缺點優點都看得一清二楚。

如果說,這場出行戰爭中,王興是出于焦慮,而顯得傲慢好斗。那么,做外賣的程維更像是出于驕傲,而陷入今天的驚慌失措,下了一步爛棋。

估計在程維看來,只打美團打車,如同只打Uber中國,是消極無效的防守。兩者也不在對等的博弈地位。

要么成為獵人,要么成為獵物。除了防御,他想靠外賣回擊美團。他和團隊選擇刺向美團這只沒有邊界的八爪魚的腹部。但是,外賣是美團的致命之處嗎?外賣是有益于滴滴的嗎?

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

一來,外賣領域是一個充分競爭過的市場。滴滴難進。朱嘯虎提到,“和平不是談出來的,是打出來的”。

從美餓百三國鼎立,到餓了么收購百度外賣,阿里收購餓了么,如今美團外賣六分天下的戰局,是打出來的。城墻穩定。

股市投資有“七二一定律”,即十人炒股,七人虧損,二人持平,一人盈利。而成熟的商業市場中,也同樣存在“七二一法則”,超級公司占據市場的七成,老二占兩成,剩下的一成,由小公司瓜分。

當前美團外賣用戶數超2.5億,占據了62%的國內市場份額,活躍配送騎手超過50萬,覆蓋城市1300個,日完成訂單量破1800萬。(數據來源:國家信息中心所發布的《中國共享經濟發展年度報告(2018)》)

外賣市場呈現出廝殺過后的馬太效應,很難改變。滴滴這時再入場,無疑于火坑里送錢,無效打擊。

二來,滴滴外賣,殺敵一百,自損一千。和UberEats調用原有的汽車資源、司機資源進行外賣業務不同。滴滴外賣必須征集全新的外賣團隊資源,商戶地推資源等待,而非已有資源的再次利用。這是一件極其損耗自身精力的事,吃力。

同時,外賣在國內,到目前為之,都不是一件賺錢的事情。就連頭部美團外賣,至今都在賠錢。滴滴做外賣,相當于打劫一個“窮人”,勢必要空手而歸。

三來,滴滴外賣不討好。如果滴滴想拿UberEats的成功,作為進軍外賣的正當理由的話。那我們來拆解一下UberEats的30億美元營收,就會發現一大部分得益于國外高昂人工費用。外送價值可能遠大于食物價值。

一單UberEats的客單價,食物費用可能僅僅占10%,外送費占比90%,并且被客戶接受。目前,國內絕大多數外賣用戶還遠不能承受,配送費高于餐費,更何況是數倍高于餐費。環境不同,文化不同,UberEats這種高端外賣業務,國內顯然還沒到火候。

四來,電動車外賣和打車,本身缺少場景的強關聯。假使真的投入100億,滴滴外賣做成了,可能也就是多了一條獨立的虧錢的外賣線。精神層面,對于公司的使命,無濟于事。經濟層面,對于公司的估值和營收,反拖后腿。

五來,滴滴的精力財力是有限的,當他分心做了外賣,花在司機、乘客這兩個用戶上的時間和金錢也會隨之減少。

而滴滴作為一個打車平臺,而非出租車公司。當它不能解決過高的司機抽傭,以及過高的打車費用這兩個主要矛盾,將導致兩端用戶流失,跳到美團打車平臺。這將是“不務正業”的后果。

5

隨著無錫工商局的出面,滴滴外賣帶給這個城市的狂歡,也到此結束。隨后近2周時間里,再也沒有滴滴外賣的消息出來。

不知道是不是意識到自己走了彎路,這段時間,滴滴選擇做更靠近自己的事情,例如聯合31家汽車企業成立“洪流聯盟”,還包括進軍墨西哥市場。

也有小道消息傳出——滴滴重啟了收購OFO的談判。另有媒體披露,滴滴計劃最早今年IPO。

一連串動作中,可以察覺到滴滴慌了,開始連夜給自己挖護城河。

畢竟美團從做打車到收購摩拜,隨后摩拜推出共享汽車,絕非試試而已。再加上,不會有一心一意的資本,一旦美團出行成績做出來,資本立馬會用腳投票。

這一切著實給滴滴帶來不言而喻的壓力。就像猝不及防的一巴掌,啪地一聲打醒了滴滴和那個試圖“君臨天下”的男人。

一個小插曲。當年滴滴與Uber合并后,不斷有同事問程維,下一個對手是誰?

程維回答——“滴滴已經過了那個時期”,并且在內部不讓員工再提“把誰干倒”這樣的說法。

談判換來了近兩年和平和獨大。兩筆合并讓程維站上了中國出行市場的金字塔頂,他和滴滴的膨脹也從這時開始。

盡管他試圖表現得很謙遜。掛在辦公室墻上的“日拱一卒”,被他拿了下來,換成了“虛心”兩字。但是,哪有謙虛之人提醒自己虛心的。

程維注意到自己開始飄了,他想系住自己。

遺憾的是,他沒有做到。合并之后的很長一段時間里,程維沒能從驕傲的陷阱里爬出來。從他接受采訪的時候,可以看出來。

當時,記者提了一個問題——“滴滴是否過早停止了戰斗狀態?”

程維回答:“Google也很長時間沒打仗了,蘋果也很長時間沒打仗了。我們起于亂世,大家總覺得戰爭才是常態,這是不對的,創新是常態、技術進步是常態。”

而記者追問,滴滴最大的創新在哪里。程維說不上來,他回答,“九死一生,活下來就是最大的創新。”

放棄戰斗狀態的程維和滴滴,事實上也放下了防御狀態,掉進了第一名的陷阱中,松懈。

乘車比出租車還貴,車太少等太久,服務太差安全事故頻出……乘客這里并不滿意。抽傭高達25%,單派太遠不合理,補貼門檻越來越高……司機這里同樣滿面陰云。太著急收割,是會失去人心的。這些問題,程維心知肚明。但他更關心的是公司前景,專注智慧出行,布局“無人駕駛”,這些五年十年的大規劃。

可能對他來說,滴滴不該只有眼前的投訴,更要有詩和遠方。

一度拿蘋果、谷歌做比的程維,忽視了一家獨大的滴滴,在資本期待且饑渴的眼神中兩次合并,某種意義上來講,也被拔苗助長了兩次。

出行市場還在發育,就被利益過早催熟。看上去堅不可摧的滴滴,實際上,遠沒有它自己所想的那樣耐打。

誓死保衛自己壟斷地位的程維,是時候放下驕傲,放下“出行王國”的遙望,承認滴滴不可能一口吃下整個出行。

拿出誠意來,該讓利給司機乘客的讓利,才能做到該守住的守住。越早越好。

畢竟,中國互聯網沒有國,沒有界,無君無王,只有生死。

大伙愣是沒拿定主意團隊該叫什么。最后,數杯啤酒下肚,程維拍板,給這個算上自己為數只有五人的團隊取名為“君臨天下”。

年輕時代的他,靠著這股氣焰,升任了北京大區經理,成為阿里巴巴全國最年輕的區域負責人。但是不同于銷售的是,互聯網這場權力的游戲中,從來沒有人可以穩坐鐵王座。

多年之后,面對美團的進攻,程維講了一個故事,讓人感覺,那個想要“君臨天下”的他,其實一點也沒變。

“13世紀,成吉思汗建立大蒙古國后,曾派出一支商隊前往西方,路經中亞花剌子模國,商隊被殺害,后來成吉思汗派出的主使官也相繼被殺。于是成吉思汗決定西征,并派人給花剌子模國王送去戰書。當時他的部下寫了一封戰書,引經據典,詞藻華麗。而成吉思汗看了后,說全部刪掉,戰書只用五個字就夠了。

這五個字就是:爾要戰,便戰。”

看似磅礴的一段引用,反倒不小心泄露了程維根深蒂固的局氣。漂泊江湖這么久,他仍然帶著占山為王、圈地為國的原始欲望。

在互聯網混的人,一但有這個念頭,相當于畫地為牢。

描述滴滴當年戰局時,王剛說過,互聯網過的是狗年,一年抵七年。如今互聯網已是蟲年,往往朝生暮死。

哪有鐵打的王國,有的不過是流水的贏家。淘寶體量這么大了,仍然擋不住京東和拼多多的崛起。騰訊霸占虛擬世界和社交,今日頭條、抖音、快手、網易照樣野蠻生長。

十年二十年之后,再看互聯網,可能早就是另一幅摸樣了。倒下一茬,又會站起一波,就像未曾發生過。

當程維把出行領域視作不容侵犯的江山,是滴滴的天下,勢必會有人用行動告訴他,想得美。

今天沒有王興,明天還會有張興、李興。盡管程維不認可不喜歡,但事實是改變不了的。互聯網,一場永無盡頭的戰爭,爭市場爭用戶,贏的留下來,輸的無影無蹤。

這是命數。

4

戰爭能把一個人放大,缺點優點都看得一清二楚。

如果說,這場出行戰爭中,王興是出于焦慮,而顯得傲慢好斗。那么,做外賣的程維更像是出于驕傲,而陷入今天的驚慌失措,下了一步爛棋。

估計在程維看來,只打美團打車,如同只打Uber中國,是消極無效的防守。兩者也不在對等的博弈地位。

要么成為獵人,要么成為獵物。除了防御,他想靠外賣回擊美團。他和團隊選擇刺向美團這只沒有邊界的八爪魚的腹部。但是,外賣是美團的致命之處嗎?外賣是有益于滴滴的嗎?

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

一來,外賣領域是一個充分競爭過的市場。滴滴難進。朱嘯虎提到,“和平不是談出來的,是打出來的”。

從美餓百三國鼎立,到餓了么收購百度外賣,阿里收購餓了么,如今美團外賣六分天下的戰局,是打出來的。城墻穩定。

股市投資有“七二一定律”,即十人炒股,七人虧損,二人持平,一人盈利。而成熟的商業市場中,也同樣存在“七二一法則”,超級公司占據市場的七成,老二占兩成,剩下的一成,由小公司瓜分。

當前美團外賣用戶數超2.5億,占據了62%的國內市場份額,活躍配送騎手超過50萬,覆蓋城市1300個,日完成訂單量破1800萬。(數據來源:國家信息中心所發布的《中國共享經濟發展年度報告(2018)》)

外賣市場呈現出廝殺過后的馬太效應,很難改變。滴滴這時再入場,無疑于火坑里送錢,無效打擊。

二來,滴滴外賣,殺敵一百,自損一千。和UberEats調用原有的汽車資源、司機資源進行外賣業務不同。滴滴外賣必須征集全新的外賣團隊資源,商戶地推資源等待,而非已有資源的再次利用。這是一件極其損耗自身精力的事,吃力。

同時,外賣在國內,到目前為之,都不是一件賺錢的事情。就連頭部美團外賣,至今都在賠錢。滴滴做外賣,相當于打劫一個“窮人”,勢必要空手而歸。

三來,滴滴外賣不討好。如果滴滴想拿UberEats的成功,作為進軍外賣的正當理由的話。那我們來拆解一下UberEats的30億美元營收,就會發現一大部分得益于國外高昂人工費用。外送價值可能遠大于食物價值。

一單UberEats的客單價,食物費用可能僅僅占10%,外送費占比90%,并且被客戶接受。目前,國內絕大多數外賣用戶還遠不能承受,配送費高于餐費,更何況是數倍高于餐費。環境不同,文化不同,UberEats這種高端外賣業務,國內顯然還沒到火候。

四來,電動車外賣和打車,本身缺少場景的強關聯。假使真的投入100億,滴滴外賣做成了,可能也就是多了一條獨立的虧錢的外賣線。精神層面,對于公司的使命,無濟于事。經濟層面,對于公司的估值和營收,反拖后腿。

五來,滴滴的精力財力是有限的,當他分心做了外賣,花在司機、乘客這兩個用戶上的時間和金錢也會隨之減少。

而滴滴作為一個打車平臺,而非出租車公司。當它不能解決過高的司機抽傭,以及過高的打車費用這兩個主要矛盾,將導致兩端用戶流失,跳到美團打車平臺。這將是“不務正業”的后果。

5

隨著無錫工商局的出面,滴滴外賣帶給這個城市的狂歡,也到此結束。隨后近2周時間里,再也沒有滴滴外賣的消息出來。

不知道是不是意識到自己走了彎路,這段時間,滴滴選擇做更靠近自己的事情,例如聯合31家汽車企業成立“洪流聯盟”,還包括進軍墨西哥市場。

也有小道消息傳出——滴滴重啟了收購OFO的談判。另有媒體披露,滴滴計劃最早今年IPO。

一連串動作中,可以察覺到滴滴慌了,開始連夜給自己挖護城河。

畢竟美團從做打車到收購摩拜,隨后摩拜推出共享汽車,絕非試試而已。再加上,不會有一心一意的資本,一旦美團出行成績做出來,資本立馬會用腳投票。

這一切著實給滴滴帶來不言而喻的壓力。就像猝不及防的一巴掌,啪地一聲打醒了滴滴和那個試圖“君臨天下”的男人。

一個小插曲。當年滴滴與Uber合并后,不斷有同事問程維,下一個對手是誰?

程維回答——“滴滴已經過了那個時期”,并且在內部不讓員工再提“把誰干倒”這樣的說法。

談判換來了近兩年和平和獨大。兩筆合并讓程維站上了中國出行市場的金字塔頂,他和滴滴的膨脹也從這時開始。

盡管他試圖表現得很謙遜。掛在辦公室墻上的“日拱一卒”,被他拿了下來,換成了“虛心”兩字。但是,哪有謙虛之人提醒自己虛心的。

程維注意到自己開始飄了,他想系住自己。

遺憾的是,他沒有做到。合并之后的很長一段時間里,程維沒能從驕傲的陷阱里爬出來。從他接受采訪的時候,可以看出來。

當時,記者提了一個問題——“滴滴是否過早停止了戰斗狀態?”

程維回答:“Google也很長時間沒打仗了,蘋果也很長時間沒打仗了。我們起于亂世,大家總覺得戰爭才是常態,這是不對的,創新是常態、技術進步是常態。”

而記者追問,滴滴最大的創新在哪里。程維說不上來,他回答,“九死一生,活下來就是最大的創新。”

放棄戰斗狀態的程維和滴滴,事實上也放下了防御狀態,掉進了第一名的陷阱中,松懈。

乘車比出租車還貴,車太少等太久,服務太差安全事故頻出……乘客這里并不滿意。抽傭高達25%,單派太遠不合理,補貼門檻越來越高……司機這里同樣滿面陰云。太著急收割,是會失去人心的。這些問題,程維心知肚明。但他更關心的是公司前景,專注智慧出行,布局“無人駕駛”,這些五年十年的大規劃。

可能對他來說,滴滴不該只有眼前的投訴,更要有詩和遠方。

一度拿蘋果、谷歌做比的程維,忽視了一家獨大的滴滴,在資本期待且饑渴的眼神中兩次合并,某種意義上來講,也被拔苗助長了兩次。

出行市場還在發育,就被利益過早催熟。看上去堅不可摧的滴滴,實際上,遠沒有它自己所想的那樣耐打。

誓死保衛自己壟斷地位的程維,是時候放下驕傲,放下“出行王國”的遙望,承認滴滴不可能一口吃下整個出行。

拿出誠意來,該讓利給司機乘客的讓利,才能做到該守住的守住。越早越好。

畢竟,中國互聯網沒有國,沒有界,無君無王,只有生死。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