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悅·生活»正文

甘薇:那個最好命的“老賴”投資了賈躍亭

李小璐生下甜馨后, 第一時間打電話給甘薇, 讓她來看望自己的女兒, 希望甜馨“將來長大后, 能夠和甘薇一樣命好”。

在北方有一種習俗, 剛出生的孩子第一眼看見誰, 長大以后就會像誰。

不知道李小璐現在會不會后悔當時打了那通電話。

今天, 根據媒體的報道,

甘薇已經從豪門闊太到替夫還債, 變成了失信老賴, 未來一段時間里, 恐怕難以像去年末那樣飛赴美國與賈躍亭團聚了。

首次被列為老賴

查詢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發現, 甘薇因未履行一樁涉及14億元經濟案件的判決, 已于上個月被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與甘薇屬于同一案號, 即(2017)京03執646號的還有賈躍亭和樂視控股。


從去年末至今, 賈躍亭已經7次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樂視控股則6次被列入。

根據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 甘薇應向浙江中泰創展企業管理有限公司支付人民幣14.03億元;并向浙江中泰創展企業管理有限公司支付違約金(以人民幣1 400 000000元為基數,

按照年利率24%計算, 自2017年7月11日至實際清償之日);以及向浙江中泰創展企業管理有限公司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2016年11月, 當時屬于樂視生態一部分的易到獲得過一筆14億的聯合貸款。 據報道, 這筆貸款并非由銀行直接提供, 而是由中泰創展提供。 樂視當時是借了南京銀行的通道以樂視大廈作為抵押進行的。 中泰創展的實際控制人為解茹桐, 解茹桐為中植系掌門人解直琨親屬。

而這筆資金僅有1億元用于易到, 其余13億元都流入了樂視汽車生態之中。

而此次賈躍亭和甘薇失信行為具體情形為“違反財產報告制度”, 與賈躍亭之前幾次失信行為具體情形則為“被執行人無正當理由拒不履行執行和解協議”不同。 對此有法律界人士表示,

“經濟案件進入執行階段以后, 被執行人要主動向法院申報自己的財產, 而所謂的‘違反財產報告制度’很有可能是沒有申報或者不實申報”。

截至去年底, 賈躍亭名下已經沒有其他可供還債的房、車、存款記錄, 一旦發現也會被法院強制執行。

據官方規定, 失信被執行人在乘坐火車、飛機、住宿賓館飯店、高消費旅游、子女就讀高收費學校等方面將受到限制。

也就是說, 此時正在美國為夢想窒息的賈躍亭若想再次見到妻子, 可能沒有去年年底那么容易了, 除非真的能夠“下周回國”。

最好命的女人

甘薇是地道的重慶妹子, 長相秀氣, 但愛吃麻辣燙, 那時即便是成為了樂視的老板娘, 依然過著紅酒就麻辣燙的生活。

2004年, 甘薇在解放軍藝術學院讀大二, 在一場飯局上認識了比他大11歲的賈躍亭, 那一年, 甘薇剛滿20歲。 賈躍亭還是一個從山西來北京打拼的外鄉人,

開了一間名為北京西伯爾通訊科技的小公司。

事實上, 甘薇的家庭條件很好, 媽媽是個商人, 從甘薇微博曬過的照片可以看出, 媽媽經常穿著貂皮大衣, 手提LV包包。

甘薇畢業之后, 初出茅廬就演了劉鎮偉的電影, 和孫儷搭戲, 與白冰、韓雪、景甜并稱“京城四美”, 演藝界的“冰雪薇甜”。

相識4年后, 2008年甘薇與賈躍亭結婚, 前1年的11月, 賈躍亭的西伯爾聯合通信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在新加坡證交所掛牌上市。 公司目前注冊資本1800萬美元, 現有總資產1.4億元人民幣, 年產銷售能力大道5.5億元人民幣, 年銷售額5.0億元人民幣。 賈躍亭的身價也隨之暴漲。

不過, 甘薇被正式認定為樂視網的老板娘, 已經是2014年圣誕節了。

那時候甘薇在微博曬出一對雙胞胎女兒的照片, 閨蜜應采兒直接在微博上同時艾特了甘薇和賈躍亭, 這段戀情才算真正浮出水面。

此時的賈躍亭手里的樂視網已經上市3年, 市值最高曾超過1500億, 其身價最高達也達到了400億。

與李小璐評價甘薇“最好命”一樣, 應采兒也曾在節目中表示:甘薇是最大的投資成功的人, 成功投資了賈躍亭。

那時的甘薇在旁邊只是靦腆一笑, 不知現在回味起那段視頻, 是否還能依舊嘴角上揚。

“樂漾老板甘薇的丈夫”

也許, 甘薇最成功的投資并不是賈躍亭, 而是網劇和甄嬛傳。

作為演員出身的甘薇, 心思一直都不在演戲上。 她曾經表示, “演員被動又難做, 壽命期短, 而她向往的是充實, 對自我價值實現的一種體驗”。

有了孩子之后的甘薇和賈躍亭,事業上也迎來了最強上升期。

2015年,由甘薇的樂漾影視監制的《太子妃升職記》火了。收官時,投資近2000萬元的網劇創下了超26億的播放量,甘薇也被封為“中國網劇教母”。

那時,賈躍亭也會在家里用樂視的超級電視看劇。但他的評價是:“畫面很美,但不是特別搞笑,提升空間很大。”

甘薇聽了之后表示:“你覺得不搞笑這說明你老了,蘇芒姐他們都說不看這個劇就老了,你的笑點已經被時代淘汰掉了。”

甘薇說,自己的夢想之一,便是有一天跟賈躍亭一起的時候,不被人說“看,這位女士便是賈躍亭的夫人”,而是會有人說“看,這位先生就是樂漾老板甘薇的丈夫。”

可惜,這個愿望似乎還沒有實現,就已經夭折。

2017年初,深交所向樂視網發出監管函,明確指出“樂漾影業主營業務網絡電視劇的制作與發行,與上市公司(注:指樂視網)子公司花兒影視的主營業務相同或相近,因此與上市公司構成同業競爭”,“賈躍亭及甘薇的上述行為違反了《創業板上市公司規范運作指引(2015年修訂)》第2.1.9條和第4.2.10條的規定。請及時整改,盡快提出解決同業競爭的處置措施并履行信息披露義務,杜絕上述問題再次發生。”

樂漾影業是甘薇的公司,那一年2月23日才完成了A輪融資,投資方包括鼎暉投資、檸萌影業、樂開花基金,融資后公司估值達到了12億元人民幣。那輪融資后,薇星影視(為員工激勵平臺,甘薇持有薇星影視50%股份)持有樂漾16.47%的股份,甘薇合計持有樂漾 91.765%股份,其中包含用于員工激勵但尚未進行分配的樂漾股份。

根據《創業板上市公司規范運作指引(2015年修訂)》規定——

2.1.9:上市公司業務應當完全獨立于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及其關聯人。控股股東及其下屬的其他單位不得從事與上市公司相同或者相近的業務。控股股東應當采取有效措施避免同業競爭。

4.2.10: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業應當保證上市公司業務獨立,不得通過下列任何方式影響公司業務獨立:

(一)與公司進行同業競爭;

(二)要求公司與其進行顯失公平的關聯交易;

(三)無償或者以明顯不公平的條件要求公司為其提供商品、服務或者其他資產;

(四)有關法律、行政法規、部門規章和規范性文件規定及本所認定的其他情形。

這一次,甘薇選擇了賈躍亭。

3月30日晚,樂視網發布“關于公司控股股東及配偶涉及同業競爭事宜解決方案的公告”,公告顯示,經與甘薇協商,樂視擬半價收購甘薇持有的北京樂漾影視47.8261%股權。

除此之外,甘薇與樂視網之間還存在對賭協議:樂視將聯合悠漾文化中心任命甘薇為樂漾影視總裁,盈利承諾期為 2017年、2018年、2019年,同時也是該盈利承諾的補償義務人。

在此期間,如果樂漾影視“發生虧損或因其他原因而減少的凈資產”,甘薇將按照其于交割日前所持樂漾影視股權比例承擔,并以現金方式全額補足。而且這段時間里,樂漾影視不得分紅。

更重要的是,這五折的轉讓費還要在2019年交割完成后(的六個月內 )才能到賬。

2019年還沒有到來,甘薇半價販賣了夢想的轉讓費還沒有到手,就在那一年年底獨身一人飛回北京,受丈夫賈躍亭的委托,負責其在國內的債務。

如今債務問題還沒有解決,又一次被貼上“老賴”的標簽,連與遠在大洋彼岸的丈夫相見都成了問題。

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坍塌。

有人說希望甘薇成為劉濤,豪門夢碎之時重出演藝圈扛起家庭半邊天,有人說希望甘薇成為杜鵑,黃光裕入獄之時承諾給他一個新的國美,雖然已經今非昔比,但真的仍在盈利。

也許我們只希望甘薇成為甘薇,那個賈躍亭的妻子,能夠把樂視網這個窟窿縫好補好,給韭菜們一個交代。

只是這個希望看起來有些強人所難,畢竟連孫宏斌都已經落荒而去。

有了孩子之后的甘薇和賈躍亭,事業上也迎來了最強上升期。

2015年,由甘薇的樂漾影視監制的《太子妃升職記》火了。收官時,投資近2000萬元的網劇創下了超26億的播放量,甘薇也被封為“中國網劇教母”。

那時,賈躍亭也會在家里用樂視的超級電視看劇。但他的評價是:“畫面很美,但不是特別搞笑,提升空間很大。”

甘薇聽了之后表示:“你覺得不搞笑這說明你老了,蘇芒姐他們都說不看這個劇就老了,你的笑點已經被時代淘汰掉了。”

甘薇說,自己的夢想之一,便是有一天跟賈躍亭一起的時候,不被人說“看,這位女士便是賈躍亭的夫人”,而是會有人說“看,這位先生就是樂漾老板甘薇的丈夫。”

可惜,這個愿望似乎還沒有實現,就已經夭折。

2017年初,深交所向樂視網發出監管函,明確指出“樂漾影業主營業務網絡電視劇的制作與發行,與上市公司(注:指樂視網)子公司花兒影視的主營業務相同或相近,因此與上市公司構成同業競爭”,“賈躍亭及甘薇的上述行為違反了《創業板上市公司規范運作指引(2015年修訂)》第2.1.9條和第4.2.10條的規定。請及時整改,盡快提出解決同業競爭的處置措施并履行信息披露義務,杜絕上述問題再次發生。”

樂漾影業是甘薇的公司,那一年2月23日才完成了A輪融資,投資方包括鼎暉投資、檸萌影業、樂開花基金,融資后公司估值達到了12億元人民幣。那輪融資后,薇星影視(為員工激勵平臺,甘薇持有薇星影視50%股份)持有樂漾16.47%的股份,甘薇合計持有樂漾 91.765%股份,其中包含用于員工激勵但尚未進行分配的樂漾股份。

根據《創業板上市公司規范運作指引(2015年修訂)》規定——

2.1.9:上市公司業務應當完全獨立于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及其關聯人。控股股東及其下屬的其他單位不得從事與上市公司相同或者相近的業務。控股股東應當采取有效措施避免同業競爭。

4.2.10: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業應當保證上市公司業務獨立,不得通過下列任何方式影響公司業務獨立:

(一)與公司進行同業競爭;

(二)要求公司與其進行顯失公平的關聯交易;

(三)無償或者以明顯不公平的條件要求公司為其提供商品、服務或者其他資產;

(四)有關法律、行政法規、部門規章和規范性文件規定及本所認定的其他情形。

這一次,甘薇選擇了賈躍亭。

3月30日晚,樂視網發布“關于公司控股股東及配偶涉及同業競爭事宜解決方案的公告”,公告顯示,經與甘薇協商,樂視擬半價收購甘薇持有的北京樂漾影視47.8261%股權。

除此之外,甘薇與樂視網之間還存在對賭協議:樂視將聯合悠漾文化中心任命甘薇為樂漾影視總裁,盈利承諾期為 2017年、2018年、2019年,同時也是該盈利承諾的補償義務人。

在此期間,如果樂漾影視“發生虧損或因其他原因而減少的凈資產”,甘薇將按照其于交割日前所持樂漾影視股權比例承擔,并以現金方式全額補足。而且這段時間里,樂漾影視不得分紅。

更重要的是,這五折的轉讓費還要在2019年交割完成后(的六個月內 )才能到賬。

2019年還沒有到來,甘薇半價販賣了夢想的轉讓費還沒有到手,就在那一年年底獨身一人飛回北京,受丈夫賈躍亭的委托,負責其在國內的債務。

如今債務問題還沒有解決,又一次被貼上“老賴”的標簽,連與遠在大洋彼岸的丈夫相見都成了問題。

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坍塌。

有人說希望甘薇成為劉濤,豪門夢碎之時重出演藝圈扛起家庭半邊天,有人說希望甘薇成為杜鵑,黃光裕入獄之時承諾給他一個新的國美,雖然已經今非昔比,但真的仍在盈利。

也許我們只希望甘薇成為甘薇,那個賈躍亭的妻子,能夠把樂視網這個窟窿縫好補好,給韭菜們一個交代。

只是這個希望看起來有些強人所難,畢竟連孫宏斌都已經落荒而去。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