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產業»正文

滴滴的煩惱:短短兩年從挑戰者到被挑戰者,如今摩拜、嘀嗒、首汽、美團.....抱團成立反滴滴聯盟

2017年12月10日, 上線出租車業務剛剛兩個月的嘀嗒拼車發布公開聲明稱, 有出租車司機因安裝嘀嗒拼車App遭遇滴滴官方客服電話威脅, 而滴滴則否認逼迫司機二選一, 雙方爆發數輪口水戰。

短短兩年時間, 滴滴已經從當時的壟斷行業出租車的挑戰者和變革者,

變成了如今網約出租車行業的龍頭老大, 同時將業務橫向拓展到出租車、專車、快車、拼車、順風車、小巴、豪華車、代駕、公交、租車、二手車、共享單車等領域, 并大舉投資了全球前七大移動出行平臺, 從巴西的99, 到印度的Ola, 到南非、歐洲的Taxify, 再到中東的Careem和東南亞的Grab等, 以及美國的Uber和Lyft。

現在的滴滴已經是個觸角觸達全球的龐然大物, 不過它的締造者程維卻仍將滴滴視為創業公司而不是巨頭, “我們是一家很有危機感的公司, 滴滴一路走來九死一生, 到今天也不覺得有所謂的安全, 沒有企業是安全的, 在這么快速變化的時代。 ”

程維的焦慮是必要的, 滴滴先后合并了快的和優步中國兩大死敵, 但一再擴張的業務廣度決定了它永遠會碰到新的對手。 摩拜、嘀嗒、首汽、美團。 。 。 看似單個弱小的敵人威脅有限, 可如今抱團而成反滴滴聯盟, 正從滴滴的快車、出租車、專車等核心業務入手,

將戰火燒到分時租賃、無人駕駛等滴滴薄弱或者暫未取得領先優勢的領域。

而滴滴除了在出行領域本身的防守之外, 甚至被傳出正在試水外賣、票務、新零售等業務, 試圖向對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滴滴能否打贏這場防守與反擊之戰?

反滴滴聯盟

2017年2月, 美團App里悄然出現了一個“打車”的入口, 隨后美團點評方面證實, 確實推出了“美團打車”業務, 正在南京試運行, 同時已在申請網約車牌照。

雖然美團點評方面刻意低調, 一直未正式向外界披露打車業務進展, 不過還是觸碰到了滴滴敏感的神經。 3月, 滴滴便開始在南京、北京、上海、杭州等城市陸續試運營名為“優享”的介于快車和專車之間的全新產品。

不過美團點評在出行領域的決心并未因此停止, 11月初, 美團點評再啟動了分時租車業務, 在成都試點運營。 12月,

美團點評新成立出行事業部, 位列四大主要業務之一。 隨后市場上便傳出滴滴試水外賣、票務、新零售等領域狙擊美團點評的消息。

讓滴滴頭疼的不止一個美團點評。

目前滴滴位列ofo第一大股東, 而ofo的最大競爭對手摩拜單車則開展了在網約車領域的合縱連橫。

今年9月, 摩拜單車與首汽約車達成戰略合作, 摩拜單車App新增網約車入口, 用戶無需切換App即可呼叫首汽約車, 并打通支付。 摩拜網約車服務率先在廣州、深圳、成都、武漢等全國多個城市落地。 一個月后, 摩拜單車又拉來了嘀嗒拼車, 在App里新增拼車入口。

實際上, 今年6月, 摩拜就注冊了摩拜出行服務有限公司, 注冊資本5000萬元。 而在摩拜公司內部, 已獨立了出行服務部門, 專門負責網約車業務。 而摩拜的出行服務部門在11月又將業務進一步拓展到了新能源共享汽車領域, 與貴州新特電動汽車合作推出共享汽車產品,

命名或為“MOCAR摩卡”。

美團點評和摩拜單車兩個對手都在分時租賃領域的發力, 也引發了滴滴的警覺。 繼今年8月推出短時租賃業務“分分租”后, 程維在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上接受新浪科技采訪時表示, 滴滴接下來會大力投入分時租賃領域, “我們會投入很大的資源, 不低于10億以下的資本。 ”

除了美團點評和摩拜這兩大新對手, 一些老對手也在悄悄進攻著滴滴大本營。

在滴滴每日完成的2500萬單中, 網約出租車占據著重要比例。 2017年8月和10月, 首汽約車和嘀嗒拼車先后宣布上線網約出租車業務, 嘀嗒拼車隨后公開宣稱, 嘀嗒出租車在深圳進行業務開通時, 6名出租車司機遭遇滴滴官方客服電話的威脅, 被要求二選一。

滴滴方面對此予以否認, 但嘀嗒方面指出, 有媒體此前就曾報道過美團打車在南京拓展市場時遭遇司機被要求二選一的狀況。

最終雙方口水戰無果而終。

國際化如何破局?

2016年8月與優步中國合并之后, 先后吞并兩大競爭對手的滴滴認為國內網約車市場大局已定, 當年底開始提出了國際化擴張的戰略。 在2017年的滴滴年會上, 程維公布的滴滴2017年的五個關鍵詞中, 國際化就是其中之一。

實際上, 在與優步中國的戰爭中, 滴滴就通過在海外市場投資Uber的競爭對手來對其進行牽制, 包括東南亞的GrabTaxi、印度的Ola和美國的Lyft。 后來又分別投資了巴西的99、南非和歐洲的Taxify、以及中東的Careem。

今年2月, 滴滴在新一輪架構調整中宣布新成立國際業務事業部, 由負責過滴滴戰略投資部的戰略副總裁朱景士負責, 啟動實質性全球業務拓展。 “下一個階段滴滴的國際化, 不會像上一個階段那樣更多的通過合縱聯橫的資本投入, 我們會有精銳部隊成立滴滴遠征軍, 去到巴西、日韓、歐洲。 ”程維當時說。

不過滴滴的國際化也面臨著與Uber如何相處的尷尬。

在此前滴滴與優步中國的合并中,滴滴和Uber全球相互持股,成為對方的少數股權股東。Uber全球持有滴滴5.89%的股權,相當于17.7%的經濟權益。滴滴出行創始人兼董事長程維加入Uber全球董事會,Uber創始人卡蘭尼克也加入滴滴出行董事會。

在滴滴進軍海外市場的過程中,與Uber可謂是亦敵亦友。同時由于滴滴投資的海外出行企業本身與Uber也是競爭關系,滴滴與投資企業之間的相處也是一個巨大考驗。

在2015年向美國打車應用Lyft投資1億美元后,雙方在2016年4月宣布實現產品打通,上線了“滴滴海外” ,中國游客在美國可用滴滴 App 呼叫到 Lyft 平臺的專車,并可以使用支付寶和微信支付打車費。

不過據媒體報道,今年11月包括拉斯維加斯、加州、紐約等多個美國城市已經不能再使用滴滴的叫車服務。滴滴相關人士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滴滴和Lyft 雙方App升級后,已經暫停了打通服務。“如果用戶有跨國出行需求,我們鼓勵用戶下載使用合作伙伴的App。”該人士并未具體解釋清楚雙方產品為何停止打通,而程維在烏鎮時則向新浪科技表示是政策原因所致。

此外,近日有外媒報道,滴滴計劃明年進軍墨西哥市場。雖然滴滴此前將巴西視為國際化的第一站,但并未在中國之外的地區進行派車業務,而墨西哥可能將成為其第一個國際營運地。消息稱,明年第一季度滴滴將在墨西哥推出一個智能手機應用,招募當地司機到平臺。

程維曾向新浪科技表示,2018年將會是滴滴國際化的突破年。這或許意味著其此前宣稱的派出精銳部隊成立滴滴遠征軍的節奏將進一步加快,不過與Uber及其競爭對手的關系處理對滴滴仍舊是個考驗。

同時,在與優步中國的戰爭中,程維就曾描述過Uber全球模式會遇到的困難:“東南亞、印度、歐洲、日本、韓國都有當地的交通情況,怎么去整合,怎么和政策溝通,怎么可能是滴滴或者一個美國公司在全球做的呢?”

而當對象從Uber換成滴滴,滴滴又該如何破局?

關乎未來:無人駕駛混戰

程維在2016年底接受外媒采訪時就提到了滴滴正在研發無人駕駛技術。對于滴滴來說,有著海量的數據和天然的應用場景是優勢,但無人駕駛的人才和資金投入無疑巨大。

在今年2月的架構調整中,滴滴新成立了智慧交通FT團隊。3月,滴滴又宣布在硅谷成立滴滴美國研究院,以吸引頂尖科研人才,將重點發展大數據安全和智能駕駛兩大核心領域。吸引了前Uber安全專家查理-米勒加盟,負責智能駕駛安全項目。

今年11月,滴滴美國研究院進一步擴容,搬到了硅谷山景城的新辦公室,這座占地36000萬平方英尺(約為3340平方米)的獨立建筑,未來將能容納至少200名員工。

程維向新浪科技表示,無人駕駛是滴滴的下一步。今年5月,滴滴完成超55億美元的新一輪融資,該輪融資用途之一就是投入技術研發。

不過截至目前,滴滴還未公布過在無人駕駛方面的相關進展。

而滴滴的競爭對手們也沒閑著。

今年10月,首汽約車與百度達成戰略合作,共同探索自動駕駛汽車共享的創新模式。具體而言,到2018年雙方將會在幾個城市選擇區域性的地段,開展無人駕駛的網約車的體驗,還將在網約車中開通自動駕駛L3的體驗,降低駕駛員的負荷。“等到條件成熟后,今年年中我們有具體的落地方案。”首汽約車CEO魏東說。

11月,首汽約車完成B+輪7億元融資,百度、蔚來資本等參與其中。在資金以外,首汽約車得到的還有百度的無人駕駛技術,蔚來汽車的電動車幫助。百度智能駕駛事業群組總監尚國斌直言道,雖然目前滴滴處于壟斷位置,但并不代表市場已經走到終局,未來移動出行的形態將是智慧出行,無人駕駛和電動車的快速發展將顛覆目前網約車的商業模式。

除了首汽約車之外,神州優車董事長兼CEO陸正耀在日前的戰略發布會上透露,未來神州優車將以大數據和使用場景作為切入點,通過自主研發、投資、合作等方式深度參與無人駕駛。韜蘊資本CEO溫曉東也于近日表示,未來易到將建立人工智能研發隊伍,切入無人駕駛和智能出行領域。

“無人駕駛的投入中長期才會見效,競爭也更加激烈。最重要的是研發投入,中國能做手機操作系統的也有很多家,但能活下來的沒有幾家。”程維說,無人駕駛領域最終能活下來的可能只會有兩家,而他希望滴滴會是其中之一

不過滴滴的國際化也面臨著與Uber如何相處的尷尬。

在此前滴滴與優步中國的合并中,滴滴和Uber全球相互持股,成為對方的少數股權股東。Uber全球持有滴滴5.89%的股權,相當于17.7%的經濟權益。滴滴出行創始人兼董事長程維加入Uber全球董事會,Uber創始人卡蘭尼克也加入滴滴出行董事會。

在滴滴進軍海外市場的過程中,與Uber可謂是亦敵亦友。同時由于滴滴投資的海外出行企業本身與Uber也是競爭關系,滴滴與投資企業之間的相處也是一個巨大考驗。

在2015年向美國打車應用Lyft投資1億美元后,雙方在2016年4月宣布實現產品打通,上線了“滴滴海外” ,中國游客在美國可用滴滴 App 呼叫到 Lyft 平臺的專車,并可以使用支付寶和微信支付打車費。

不過據媒體報道,今年11月包括拉斯維加斯、加州、紐約等多個美國城市已經不能再使用滴滴的叫車服務。滴滴相關人士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滴滴和Lyft 雙方App升級后,已經暫停了打通服務。“如果用戶有跨國出行需求,我們鼓勵用戶下載使用合作伙伴的App。”該人士并未具體解釋清楚雙方產品為何停止打通,而程維在烏鎮時則向新浪科技表示是政策原因所致。

此外,近日有外媒報道,滴滴計劃明年進軍墨西哥市場。雖然滴滴此前將巴西視為國際化的第一站,但并未在中國之外的地區進行派車業務,而墨西哥可能將成為其第一個國際營運地。消息稱,明年第一季度滴滴將在墨西哥推出一個智能手機應用,招募當地司機到平臺。

程維曾向新浪科技表示,2018年將會是滴滴國際化的突破年。這或許意味著其此前宣稱的派出精銳部隊成立滴滴遠征軍的節奏將進一步加快,不過與Uber及其競爭對手的關系處理對滴滴仍舊是個考驗。

同時,在與優步中國的戰爭中,程維就曾描述過Uber全球模式會遇到的困難:“東南亞、印度、歐洲、日本、韓國都有當地的交通情況,怎么去整合,怎么和政策溝通,怎么可能是滴滴或者一個美國公司在全球做的呢?”

而當對象從Uber換成滴滴,滴滴又該如何破局?

關乎未來:無人駕駛混戰

程維在2016年底接受外媒采訪時就提到了滴滴正在研發無人駕駛技術。對于滴滴來說,有著海量的數據和天然的應用場景是優勢,但無人駕駛的人才和資金投入無疑巨大。

在今年2月的架構調整中,滴滴新成立了智慧交通FT團隊。3月,滴滴又宣布在硅谷成立滴滴美國研究院,以吸引頂尖科研人才,將重點發展大數據安全和智能駕駛兩大核心領域。吸引了前Uber安全專家查理-米勒加盟,負責智能駕駛安全項目。

今年11月,滴滴美國研究院進一步擴容,搬到了硅谷山景城的新辦公室,這座占地36000萬平方英尺(約為3340平方米)的獨立建筑,未來將能容納至少200名員工。

程維向新浪科技表示,無人駕駛是滴滴的下一步。今年5月,滴滴完成超55億美元的新一輪融資,該輪融資用途之一就是投入技術研發。

不過截至目前,滴滴還未公布過在無人駕駛方面的相關進展。

而滴滴的競爭對手們也沒閑著。

今年10月,首汽約車與百度達成戰略合作,共同探索自動駕駛汽車共享的創新模式。具體而言,到2018年雙方將會在幾個城市選擇區域性的地段,開展無人駕駛的網約車的體驗,還將在網約車中開通自動駕駛L3的體驗,降低駕駛員的負荷。“等到條件成熟后,今年年中我們有具體的落地方案。”首汽約車CEO魏東說。

11月,首汽約車完成B+輪7億元融資,百度、蔚來資本等參與其中。在資金以外,首汽約車得到的還有百度的無人駕駛技術,蔚來汽車的電動車幫助。百度智能駕駛事業群組總監尚國斌直言道,雖然目前滴滴處于壟斷位置,但并不代表市場已經走到終局,未來移動出行的形態將是智慧出行,無人駕駛和電動車的快速發展將顛覆目前網約車的商業模式。

除了首汽約車之外,神州優車董事長兼CEO陸正耀在日前的戰略發布會上透露,未來神州優車將以大數據和使用場景作為切入點,通過自主研發、投資、合作等方式深度參與無人駕駛。韜蘊資本CEO溫曉東也于近日表示,未來易到將建立人工智能研發隊伍,切入無人駕駛和智能出行領域。

“無人駕駛的投入中長期才會見效,競爭也更加激烈。最重要的是研發投入,中國能做手機操作系統的也有很多家,但能活下來的沒有幾家。”程維說,無人駕駛領域最終能活下來的可能只會有兩家,而他希望滴滴會是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