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人物»正文

朱嘯虎:10年投出5個獨角獸,好奇心是不二法門,早期風投每天如履薄冰 | 投資界100人物系列報道

點擊圖片進入投資界100個人主頁

姓名:朱嘯虎

年齡:42歲

職位:金沙江創投董事總經理

代表案例:蘭亭集勢、滴滴出行、餓了么、小紅書、映客等

帝都六月, 暑氣來襲, 午后的長安街上車來車往!金沙江創投就在久負盛名的“國貿三期”56層, 330米高、富麗堂皇的“京城第一高樓”風景獨好, 銀行家、投行精英、律所合伙人……往來其間, 既有逐夢淘金的“新生勢力”, 也有百煉成精的“塔尖人群”, 智慧、名望、財富……每個人所求不一而足。

推開“國貿三期”那扇4.5米高的荷蘭皇家寶盾旋轉門, 一路穿過鋪就金黃色大理石的地面, 途中還進行了短暫的中轉,

終于在56層的金沙江創投, 見到了2016年名聲斐然的“獨角獸捕手”、自比投資界“小李飛刀”的朱嘯虎。

早期投資若沒有自己的創業經驗很難做好, 風險投資依然是典型學徒制

朱嘯虎, 一個外表冷峻、氣場強大的投資人。 長了一雙笑眼但不茍言笑, 語速暴快卻邏輯分明, 總能直言問題核心, 絕不多做贅述。 采訪中他還忙于在各色厚厚的文件上簽字, 側面佐證了投資人忙碌的日常。

他的工作履歷簡單鮮明, 復旦大學畢業后就加入了麥肯錫。 在這段2年多的工作經歷中, 他練就了一項很重要的技能——在短時間內概括出一個公司或行業的情況, 發現問題并制定策略。 “這對我在很短時間內把握一個新的投資機會也很重要。 ”朱嘯虎如是說。

2000年, 在第一波互聯網浪潮的感召下, 朱嘯虎離開麥肯錫, 創立易保網絡, 在網上賣保險。 可惜時機不對, 拿了風險投資以后泡沫就破裂了,

為求生存, 只能轉型做B端, 為企業提供軟件服務。

“這一段的創業經歷非常重要, 只有創業過才知道這條路有多少坑和坎, 才能幫助早期創業者解決問題。 早期投資人如果自己沒有創過業, 那給予創業公司的指導肯定都是有問題的!”

其實, 很多早期投資人都是創業者轉行過來的, 比如沈南鵬、徐小平、鄧峰等。 朱嘯虎直白的下了一個結論:“早期投資沒有自己的創業經驗, 很難做的好!”2007年, 創業8年, 經濟情況和公司發展都比較穩定, 不甘平淡的朱嘯虎, 接受創始人伍申俊的邀約, 加入金沙江創投。

“我一直對互聯網很感興趣, 07年的時間節點特別好, 互聯網的用戶群到了爆發點, 轉做風險投資等于參與了最好的時點, 后面的發展也就事半功倍。 ”

風險投資行業里面“門道”頗多, 很多事情只是看著簡單, 但其實需要大量專業知識,

如果沒有經驗, 想做好肯定是不可能的。 “風投行業依然存在典型的學徒制, 有一個傳幫帶的過程, 這很重要。 ”

金沙江創投一直有個傳統沿襲至今, 資深合伙人帶年輕人, 兩個人負責一個項目, 任何項目都這樣操作。 師傅領進門, 修行在個人!將朱嘯虎引進門的導師是Richard, 他們共同投資了很多項目, 包括百姓網等, 二人都非常關注數據, 注重理性分析。

朱嘯虎, 第一個獨立投資項目是中廣瑞波, 公司主要為通信運營商、城市綜合服務機構、金融機構等多功能智能卡應用方提供TSM 平臺系統和OTA 平臺系統的系統集成、運維支撐、運營合作等服務, 2015年11月掛牌新三板, 目前股價9.85元, 這個投資近10年的項目給他帶來3倍左右的投資回報。

三大投資邏輯:偏好交易類平臺, 時刻保持好奇心, 剛需+痛點+90后消費群體

朱嘯虎入行十年, 一共投資過20-30個項目, 總金額超過2億美金。

這其中, “30-40%的項目是失敗的(早期風險投資就是這樣, 覺得模式可以就要試試看, 如果發現沒潛力、沖不出來就放棄), 30-40%的項目是在幾億美金以上的, 剩下10-20%的項目發展非常好, 估值在10億美金以上。 ”

他所投項目中, 電商品類占一半, 偏好交易類公司。 他認為:“互聯網領域真正的大公司只有兩類:交易平臺和社交平臺, 社交類平臺是‘一將成名萬古枯’, 能闖出來的非常少, 鳳毛麟角。 O2O里面還是比較有希望的, 比如滴滴出行、典典養車, 都是交易型的。 ”

力求出手即命中, 例無虛發, 這是朱嘯虎自比“小李飛刀”的原因。 他的第二個投資項目就是美股上市公司——蘭亭集勢, 也是他投出的第一個電商項目, 目前已退出一半, 投資回報也在3倍左右。 在金沙江創投之前, 蘭亭集勢也見過很多知名VC基金, 但多因2008年的金融危機而謹慎觀望, 以至于最終錯失。

早期項目是塊價值洼地, 但是風險奇高,一不小心就可能血本無歸。金沙江創投進入電商的時間點,比市場早3-6個月以上。投資蘭亭集勢時,朱嘯虎已明確電商投資方向,在縝密的行業數據下,已對外貿電商的商業模式有所預判,絕不是無的放矢。

對早期風險投資人來說,最重要的是保持對新生事物的好奇心。好奇心一詞朱嘯虎在采訪中反復提及,投資映客也正式源自于此。“去年十一的時候,17一下子就火起來了,有天晚上我一直在玩到凌晨兩三點,發現很多人在玩,我覺得直播肯定會爆發,我們是不是在錯過一個大風口?”

說做就做、雷厲風行的朱嘯虎立即組織投資團隊,把國內做直播的所有團隊篩選了一圈。“17是臺灣的團隊,在大陸成功幾乎沒有可能;剩下的四五家,映客是遙遙領先的,團隊的想法、成熟度、估值都明顯領先于其他團隊。”2015年11月,金沙江創投在映客數千萬人民幣的A輪投資中參投。“未來全民直播會跑出一個體量在300億美金的公司,映客目前估值和YY差不多,都是30億美金左右。”

雖然聲稱O2O領域大型機會不多了,但剛需+痛點+市場大+商業模式明顯+90后消費群體……以上這些依然是朱嘯虎喜歡的創業項目具備的典型特征,比如小紅書(社區電商平臺)、回家吃飯(家庭廚房共享平臺)、衣二三(白領女性包月租衣APP)等。他還曾投資過一個北大校園的自行車共享項目,這是金沙江投資的第一個90后創業者,屬于共享出行的一部分,可以成為滴滴的后花園。

十年投出5個獨角獸,最傷心的失敗案例是拉手網

最近兩年,朱嘯虎因投資過滴滴出行、餓了么、小紅書、映客等獨角獸企業,獲得投資界“獨角獸捕手”的美名。事實上,他投出的第一個獨角獸企業更早可追溯至2011年,彼時謀求赴美上市的團購網站NO1——拉手網,最高估值已超10億美金,金沙江創投從A輪投到C輪。

朱嘯虎從不諱言失敗案例,談及拉手網時也無比坦誠。“失敗的投資案例很多,做早期風險投資沒有失敗案例不太現實。如果你沒有冒足夠的風險,那也不會獲得好的投資回報,高投資回報率與高風險系數是成正比的。”

為什么說拉手網是最讓我傷心的失敗案例?因為我們是第一個看好團購項目的,而且拉手也做的非常好。失敗是因犯了兩個致命錯誤:第一,發展最好的時候,沒有強制讓團隊跟上,招聘更強的團隊進來補齊短板,介紹了很多個厲害的人但都被吳波拒絕了;第二,上市的太早(創業公司才3年,不能達到上市需求),企業還遠遠沒有達到追求上市的程度,給了競爭對手機會,市場還遠沒有定局。

往事不可諫,來者猶可追!拉手網之后,朱嘯虎先后收獲滴滴出行、餓了么、小紅書、映客4個獨角獸項目,目前他們的發展正如日中天,研究對比之下,這些項目也具備一些共性特征,比如高頻應用+以交易為導向+剛需……

最好的投后管理是沒有投后管理。氣場強大如朱嘯虎,對創業者的要求頗高。“我們投資過的創始人都非常強,所以不需要投后管理;而那些需要投后管理的,我們不投。”據悉,滴滴、小紅書、映客均如是,唯有餓了么創始人張旭豪是大學生創業,所以金沙江的支持稍微多些。

談及滴滴,朱嘯虎臉上終于出現了志得意滿的微笑,語氣輕松而愉悅。“滴滴發展的非常快,因為天使投資有王剛在,所以王剛花的心思更多些,我們主要是配合他。其實僅是一個冬天而已,投資滴滴實在2012年12月,那年冬天北京下了三場雪,每下一場雪,滴滴的業績就翻一番,基本沒花多少力氣,過完年以后滴滴一下子就起來了。“

雖然朱嘯虎通過微博私信約見程維,見面30分鐘即敲定300萬美金的投資,這個過程看上去太過草率。然而背后故事并非如此:早已看重共享經濟模式的金沙江創投,在滴滴之前已將同類創業項目摸個了“底兒掉”。搖搖租車的戰略方向在出租車和專車之間搖擺不定,CEO和CTO之間有矛盾;易到用車是做專車的,那時市場還不明朗;快的是由一個頁游公司孵化的,沒有CEO;只有滴滴的目標很明確,堅定的從出租車切入。早期投資看重事和人,其他幾家公司都有問題,投資滴滴其實毫無懸念。

2016年6月,滴滴出行新一輪融資超73億美元,估值達276億美金。金沙江創投一共投資750萬美金,目前已套現1.6億美元,還剩下超8億美金的股份,粗略估算投資回報幾百倍。

因為滴滴,朱嘯虎與天使投資人王剛也產生了更多交集,親密合作關系漸入佳境,典典養車、學樂云、回家吃飯等創業項目融資信息中,可以清晰看到他們先后投資的關系。“最關鍵是緣于信任,越信任合作的項目就越多,好的項目也都會互相推薦。”

談到王剛,朱嘯虎嘴角掛著一點壞壞的笑容,惡作劇般分享了一個小故事。“我們投資的項目都會告訴他,映客,我推薦給了王剛,但是被他下面的小朋友否掉了,沒投。”

中國最大機會依然會誕生在互聯網,2016年看好三大風口

當下的中國能提供的最大機會是什么?“互聯網里肯定會有一些機會,每年都會出來1-2個比較大的機會,過去十年都如此。具體機會在哪里,還真的不知道,提前半年說后續變化如何都是不靠譜的,因為變化太快,如果能夠提前1-2個月看出來就很好。映客就只提前了1個月,壓力很大,真的要非常勤奮的去看項目,否則就會搶不到。我現在也非常焦慮,能不能比市場早1個月發現下一個風口或者爆發點?”

2016年最明顯的風口是移動直播,毫無疑問。下一個風口是人工智能,知識共享的發展也是很猛的,能不能持久還要看一下。目前人工智能類創業公司,最大的問題不在于技術,而在于數據和應用場景。

金沙江的投資項目主要針對90后群體。“90后已經不年輕,網民占比30%,是未來互聯網消費的主流人群,任何一個好的互聯網產品,只有占據90后才能擁有未來。如果互聯網產品還是以60后、70后為主,這個產品未來肯定是有問題的。”

做早期風險投資或互聯網投資真的是如履薄冰,朱嘯虎有獨到的投資方法論。時刻保持好奇心,不斷觀察新變化,不輕易的判斷一個新東西是否有可能,在沒有數據、親自體驗之前也不輕易下結論。喜歡誠實和學習能力強的創業者,肯定不投“什么都行”的忽悠型創業者。

“在喧囂的資本市場中,必須能像阻擊手那樣保持冷靜的頭腦。遠程!重裝!阻擊!沉默、堅毅地守候下一個百億美金的機會。”

《投資界100》人物評選由清科集團旗下,中國創業與投資第一門戶——投資界(https://www.pedaily.cn/)發起,私募通數據庫和清科研究中心提供數據支持,歷時數月,系統整理了近十年,尤其是近五年來的數據,綜合考評六大方面因素:個人投資企業數量、個人投資金額、被投企業退出回報、未退出企業估值、被投企業行業影響力,個人及其所在機構行業影響力等,最終評選出100位投資業績卓越,同時對于中國創業投資、股權投資行業作出巨大推動作用的杰出投資人。

榜單詳情請戳下圖!

但是風險奇高,一不小心就可能血本無歸。金沙江創投進入電商的時間點,比市場早3-6個月以上。投資蘭亭集勢時,朱嘯虎已明確電商投資方向,在縝密的行業數據下,已對外貿電商的商業模式有所預判,絕不是無的放矢。

對早期風險投資人來說,最重要的是保持對新生事物的好奇心。好奇心一詞朱嘯虎在采訪中反復提及,投資映客也正式源自于此。“去年十一的時候,17一下子就火起來了,有天晚上我一直在玩到凌晨兩三點,發現很多人在玩,我覺得直播肯定會爆發,我們是不是在錯過一個大風口?”

說做就做、雷厲風行的朱嘯虎立即組織投資團隊,把國內做直播的所有團隊篩選了一圈。“17是臺灣的團隊,在大陸成功幾乎沒有可能;剩下的四五家,映客是遙遙領先的,團隊的想法、成熟度、估值都明顯領先于其他團隊。”2015年11月,金沙江創投在映客數千萬人民幣的A輪投資中參投。“未來全民直播會跑出一個體量在300億美金的公司,映客目前估值和YY差不多,都是30億美金左右。”

雖然聲稱O2O領域大型機會不多了,但剛需+痛點+市場大+商業模式明顯+90后消費群體……以上這些依然是朱嘯虎喜歡的創業項目具備的典型特征,比如小紅書(社區電商平臺)、回家吃飯(家庭廚房共享平臺)、衣二三(白領女性包月租衣APP)等。他還曾投資過一個北大校園的自行車共享項目,這是金沙江投資的第一個90后創業者,屬于共享出行的一部分,可以成為滴滴的后花園。

十年投出5個獨角獸,最傷心的失敗案例是拉手網

最近兩年,朱嘯虎因投資過滴滴出行、餓了么、小紅書、映客等獨角獸企業,獲得投資界“獨角獸捕手”的美名。事實上,他投出的第一個獨角獸企業更早可追溯至2011年,彼時謀求赴美上市的團購網站NO1——拉手網,最高估值已超10億美金,金沙江創投從A輪投到C輪。

朱嘯虎從不諱言失敗案例,談及拉手網時也無比坦誠。“失敗的投資案例很多,做早期風險投資沒有失敗案例不太現實。如果你沒有冒足夠的風險,那也不會獲得好的投資回報,高投資回報率與高風險系數是成正比的。”

為什么說拉手網是最讓我傷心的失敗案例?因為我們是第一個看好團購項目的,而且拉手也做的非常好。失敗是因犯了兩個致命錯誤:第一,發展最好的時候,沒有強制讓團隊跟上,招聘更強的團隊進來補齊短板,介紹了很多個厲害的人但都被吳波拒絕了;第二,上市的太早(創業公司才3年,不能達到上市需求),企業還遠遠沒有達到追求上市的程度,給了競爭對手機會,市場還遠沒有定局。

往事不可諫,來者猶可追!拉手網之后,朱嘯虎先后收獲滴滴出行、餓了么、小紅書、映客4個獨角獸項目,目前他們的發展正如日中天,研究對比之下,這些項目也具備一些共性特征,比如高頻應用+以交易為導向+剛需……

最好的投后管理是沒有投后管理。氣場強大如朱嘯虎,對創業者的要求頗高。“我們投資過的創始人都非常強,所以不需要投后管理;而那些需要投后管理的,我們不投。”據悉,滴滴、小紅書、映客均如是,唯有餓了么創始人張旭豪是大學生創業,所以金沙江的支持稍微多些。

談及滴滴,朱嘯虎臉上終于出現了志得意滿的微笑,語氣輕松而愉悅。“滴滴發展的非常快,因為天使投資有王剛在,所以王剛花的心思更多些,我們主要是配合他。其實僅是一個冬天而已,投資滴滴實在2012年12月,那年冬天北京下了三場雪,每下一場雪,滴滴的業績就翻一番,基本沒花多少力氣,過完年以后滴滴一下子就起來了。“

雖然朱嘯虎通過微博私信約見程維,見面30分鐘即敲定300萬美金的投資,這個過程看上去太過草率。然而背后故事并非如此:早已看重共享經濟模式的金沙江創投,在滴滴之前已將同類創業項目摸個了“底兒掉”。搖搖租車的戰略方向在出租車和專車之間搖擺不定,CEO和CTO之間有矛盾;易到用車是做專車的,那時市場還不明朗;快的是由一個頁游公司孵化的,沒有CEO;只有滴滴的目標很明確,堅定的從出租車切入。早期投資看重事和人,其他幾家公司都有問題,投資滴滴其實毫無懸念。

2016年6月,滴滴出行新一輪融資超73億美元,估值達276億美金。金沙江創投一共投資750萬美金,目前已套現1.6億美元,還剩下超8億美金的股份,粗略估算投資回報幾百倍。

因為滴滴,朱嘯虎與天使投資人王剛也產生了更多交集,親密合作關系漸入佳境,典典養車、學樂云、回家吃飯等創業項目融資信息中,可以清晰看到他們先后投資的關系。“最關鍵是緣于信任,越信任合作的項目就越多,好的項目也都會互相推薦。”

談到王剛,朱嘯虎嘴角掛著一點壞壞的笑容,惡作劇般分享了一個小故事。“我們投資的項目都會告訴他,映客,我推薦給了王剛,但是被他下面的小朋友否掉了,沒投。”

中國最大機會依然會誕生在互聯網,2016年看好三大風口

當下的中國能提供的最大機會是什么?“互聯網里肯定會有一些機會,每年都會出來1-2個比較大的機會,過去十年都如此。具體機會在哪里,還真的不知道,提前半年說后續變化如何都是不靠譜的,因為變化太快,如果能夠提前1-2個月看出來就很好。映客就只提前了1個月,壓力很大,真的要非常勤奮的去看項目,否則就會搶不到。我現在也非常焦慮,能不能比市場早1個月發現下一個風口或者爆發點?”

2016年最明顯的風口是移動直播,毫無疑問。下一個風口是人工智能,知識共享的發展也是很猛的,能不能持久還要看一下。目前人工智能類創業公司,最大的問題不在于技術,而在于數據和應用場景。

金沙江的投資項目主要針對90后群體。“90后已經不年輕,網民占比30%,是未來互聯網消費的主流人群,任何一個好的互聯網產品,只有占據90后才能擁有未來。如果互聯網產品還是以60后、70后為主,這個產品未來肯定是有問題的。”

做早期風險投資或互聯網投資真的是如履薄冰,朱嘯虎有獨到的投資方法論。時刻保持好奇心,不斷觀察新變化,不輕易的判斷一個新東西是否有可能,在沒有數據、親自體驗之前也不輕易下結論。喜歡誠實和學習能力強的創業者,肯定不投“什么都行”的忽悠型創業者。

“在喧囂的資本市場中,必須能像阻擊手那樣保持冷靜的頭腦。遠程!重裝!阻擊!沉默、堅毅地守候下一個百億美金的機會。”

《投資界100》人物評選由清科集團旗下,中國創業與投資第一門戶——投資界(https://www.pedaily.cn/)發起,私募通數據庫和清科研究中心提供數據支持,歷時數月,系統整理了近十年,尤其是近五年來的數據,綜合考評六大方面因素:個人投資企業數量、個人投資金額、被投企業退出回報、未退出企業估值、被投企業行業影響力,個人及其所在機構行業影響力等,最終評選出100位投資業績卓越,同時對于中國創業投資、股權投資行業作出巨大推動作用的杰出投資人。

榜單詳情請戳下圖!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