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人物»正文

啟明甘劍平的點石成金之術:如何解開“獨角獸”背后的基因密碼

傳說, 古希臘國王邁達斯(Midas)又稱“黃金國王”, 在搭救酒神迪奧索斯(Dionysus)的導師后, 他獲得了點石成金術。 此后, 他碰觸到任何東西全部變成了金子。

源于這一傳說而被命名的福布斯邁達斯排行榜(Midas List)又被稱為“金手指”榜單, 堪稱“創投界的奧斯卡”。 在今年發布的“2016年全球最佳創投人”榜單中, 啟明創投合伙人甘劍平因為新美大的合并案首次入榜。

作為“芝加哥學派”的忠實擁躉, 甘劍平善于利用數據分析提前預判行業趨勢。 在啟明期間, 他先后投資了包括大眾點評、蘑菇街、攜程網、美圖、途家、返利網、途虎養車網、麥奇教育等諸多“獨角獸”公司。 在他的眼中, 無論行業如何迭代, 偉大的獨角獸公司都具備著相似的“基因密碼”。

解開密碼的鑰匙

對于甘劍平來說, 此前在移動互聯網行業的布局正迎來“收獲期”。 過去的2015年成為了他進入VC圈以來最繁忙的一年。 去年10月, 先是他投資的攜程網完成了與去哪兒的合并;隨后,

其投資的大眾點評又宣布了與美團和合并;緊接著到今年春節前夕, 蘑菇街宣布了與美麗說的合并。

眾多的“獨角獸”公司背后, 是甘劍平與啟明引以為傲的打法。 師從“芝加哥學派“的甘劍平始終堅信通過對行業的深度研究來判斷投資趨勢。 早在智能手機普及之前, 啟明就通過行業研究預判到了移動互聯網未來的投資機會, ILoVS的投資策略也應運而生。

所謂ILoVS是指啟明在移動互聯網行業投資中堅持看好的幾個方向。

I——Image

包括了圖象和視頻。 啟明在2008-2009年提出了移動互聯網智能手機攝影功能將會成為獲得圖象或者拍照的一個主要工具。 基于這種預判, 啟明在隨后投資了美圖秀秀以及美圖的延伸產品美顏相機。

Lo——Location

地理位置。 移動互聯網相比于互聯網時代最大的進步是基于移動終端的普及, 使得與地理位置有關的服務和信息獲取變得非常方便。

大眾點評的投資正是基于這種預判。 2004年創立的大眾點評在PC端無法實現的功能因為移動端普及變成了可能。 對于基于地理位置的簡單評價逐步延伸至O2O、物聯網等服務, 啟明早在2010年就已經預判到。

V——Voice

聲音。 手機最基礎的功能, 但卻在智能手機上得到延伸。 啟明對于這個方向的理解是一切基于聲音傳播來創造價值的創業項目。 比如之前投資的邏輯思維, 羅胖每天早上都會錄制語音信息。 在音頻領域, 喜馬拉雅、蜻蜓FM等創業公司的崛起也證明了啟明對這一方向的判斷。

S——Sensors

傳感器。 甘劍平認為這將是未來智能手機最大的亮點。 基于現在簡單的微信運動、指紋識別等應用, 未來的智能醫療、體感應用、人工識別等一系列功能都將逐步實現, 這其中帶來的價值不可估量。

點石成金之術

如果說計算機時代和互聯網時代的崛起成就了硅谷的VC們,

那么快速成長的移動互聯網市場則成就了中國的VC們。 以啟明為例, 在由傳統互聯網向移動互聯網轉變的過程中, 提前預判到了市場擴大所帶來的消費升級機會。

大眾點評正是其中一個代表案例。 這家2004年成立的企業在每一次行業節點中都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比如, 最初對于UGC模式的普及、推出電子消費券介入到交易中。 在啟明投資后大眾點評開始介入移動端, 并基于地理位置分享實現了O2O+LBS模式, 最終使其成長為一家“獨角獸”公司。

“在百團大戰最慘烈的時候投資大眾點評并非偶然”甘劍平把對大眾點評的投資比作一見鐘情。 投資大眾點評之前, 啟明的團隊一直在尋找可以從PC端導入到移動端的應用產品。 它需要符合幾個特點:移動端的應用將對于PC端應用有極大提升、可以創造更多消費場景、用戶足夠多可以更直接地轉入到移動端。

以UGC起家的大眾點評可以說完全符合這幾個特征。 甘劍平特別強調了張濤所帶領的團隊:“張濤對于早期UGC和后來的O2O理解都非常深刻, 整個團隊是我見過為數不多在每個關鍵崗位上都有一個聯合創始人級別的管理者, 這讓我們最終決定投資。 ”

大眾點評的投資更多是啟明整個投資決策的一個縮影。 甘劍平介紹, 啟明是一個非常注重自上而下的研究型基金。 互聯網消費、醫療健康、IT互聯網科技三個團隊非常專注。 三個團隊相對獨立但又秉承一套打法。

首先、通過自上而下研究確定投資方向和細分行業;其次、秉承科學+藝術的投資方法, 所謂科學即花大量時間、精力和數據采集分析、判斷一個行業;所謂藝術即看人看事, 靠譜的人做痛點的事情;第三、保持新鮮感, 了解更多年輕人的需求。

美圖對于啟明來說是一個新鮮的嘗試。 基于上面提到的對Image方向的判斷,2009年在蔡文勝的引薦下,美圖開始進入啟明的視野。“我們第一次接觸美圖還是PC時代,坦白來說那時候我們并沒有下決心投資它,原因就是在PC端美圖的應用天花板太低,不過我們認為如果移動風口能夠到來的話,美圖將有很大的發展空間”甘劍平坦言。

2012年,智能手機開始普及。甘劍平認為此前的幾個方向判斷將開始迎來機會,于是再次找到了美圖。此時的美圖也發生了不小變化,忠實用戶數增長很快。雙方一拍即可,啟明領投了美圖秀秀的B輪融資。2014年初,啟明再次跟投美圖旗下的美顏相機。

和美圖不同的是,同樣基于圖片應用的蘑菇街則朝著另一個方向發展。啟明最早接觸到的蘑菇街是一個圖片分享社區,這是一個不錯的商業模式,不過啟明在與創始人陳琪溝通的過程中發現了更大的機會:

“蘑菇街有不錯的流量,我們就在想這些來分享圖片的人同樣也是信息的發布者,圖片社交將會是未來一個重要的社交模式。繼續延伸,我們思考它的貨幣化,如何通過交易來實現流量變現,那么電子商務是一個很好的通道,而蘑菇街所聚集的用戶正好是消費中最為中堅力量的年輕女性用戶,于是最終我們領投了對它的B輪投資”。甘劍平說。

在“獨角獸”的成長過程中,甘劍平始終認為VC的職責是提供“彈藥”和戰略上幫助,但并不意味著去參與管理。“VC的角色更像是謀士,戰略上提供意見和信息,很多創始人有著敏銳的商業嗅覺,我們只是提供足夠多的信息幫助他們去判斷。”

“年輕人”的思考

互聯網迭代之快是此前任何產業無法企及的。對于投資人來說,這意味著巨大的挑戰,不過一旦能夠提前預判到新的消費需求,那么所帶來的回報價值也非常可觀。

Bilibili(B站)是啟明對于新消費模式的一次嘗試。“坦白來說,投資B站前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二次元文化,但我們始終堅信文化和娛樂是消費升級中一個長期的投資方向”對于B站的投資,啟明做了充分的盡職調查。創始人Bishi和陳睿對于啟明來說并不陌生。陳睿此前是獵豹移動副總,自己也做過天使投資人,而Bishi也是一位連續創業者。

隨后,啟明還找來一些大學生對B站進行測試,包括用戶活躍、產品體驗等。最終2014年5月敲定了B輪2000多萬美金的投資。對于B站以及整個行業的專業性和深入研究也成為這次投資成功的關鍵。

B站投資的成功讓啟明看到了更多基于90后消費需求的機會,同時也帶來了焦慮。“作為投資人最擔心的是不能準確地了解到市場的需求,解決的最好辦法就是與90后們保持溝通”甘劍平說。

在啟明的投資團隊中,已經開始出現90后的身影,甘劍平會花大量的時間去與這些投資經理和90后創業者溝通,保持對市場敏銳的嗅覺;同時,B站也給啟明帶來了啟示,對于90后的消費需求他們會花費更多時間去找熟悉的人進行行業盡調,更多了解客戶的真實需求;第三,啟明建立起了大學生互動微信群,這讓投資人們可以時刻保持對市場需求的了解。

并購的啟示

“我曾經開玩笑說過,我是一個70后的投資人,應該投一些80后的CEO,去賺90后的錢。我們逐漸看到一批90后的創業者已經開始成長起來,他們都有在BAT工作的履歷,對于商業與技術的理解非常深刻,我相信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優秀年輕人去顛覆一個又一個商業王國”甘劍平坦言。

過去一年,啟明主導了多家互聯網“獨角獸”之間的并購。甘劍平認為,在互聯網行業尤其是移動互聯網行業已經充分發展的今天,并購將成為一種“常態”。

2015年,中國本土智能手機出貨量首次出現下滑,這預示著基于移動端的應用型產品獲取增量用戶的難度將逐漸增大。在甘劍平看來,這意味著互聯網公司花在市場中的費用很大一部分將不是為了獲取新用戶,而是用于跟競爭對手的消耗,在這種情況下并購可以說是一個水到渠成的事。“公司合并能夠降低運營成本,減少補貼帶來的虧損。當一個公司做到上千億交易規模時,它必須要考慮讓資金效率最大化”。

并購帶來的不僅僅是企業資金效率的最大化,同時也讓機構投資者們可以有了更多選擇。越來越多的資金涌入到VC市場讓甘劍平和啟明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但同時也激發了他們的激情和斗志。

甘劍平說,VC行業一直是充滿挑戰性的行業,它的成長也需要充滿挑戰性的市場。在中國,不管經濟出現了怎樣的問題,還是有越來越多的資本涌入到了這個行業中。不論這些資本是否聰明,但對于行業的發展都起到了推動的作用。“我們不是定價者,我們只是參與者,在這個行業里,啟明希望一直保持一個相對比較穩健的投資節奏,我們享受投資,也享受與‘獨角獸’企業的共同成長”。

基于上面提到的對Image方向的判斷,2009年在蔡文勝的引薦下,美圖開始進入啟明的視野。“我們第一次接觸美圖還是PC時代,坦白來說那時候我們并沒有下決心投資它,原因就是在PC端美圖的應用天花板太低,不過我們認為如果移動風口能夠到來的話,美圖將有很大的發展空間”甘劍平坦言。

2012年,智能手機開始普及。甘劍平認為此前的幾個方向判斷將開始迎來機會,于是再次找到了美圖。此時的美圖也發生了不小變化,忠實用戶數增長很快。雙方一拍即可,啟明領投了美圖秀秀的B輪融資。2014年初,啟明再次跟投美圖旗下的美顏相機。

和美圖不同的是,同樣基于圖片應用的蘑菇街則朝著另一個方向發展。啟明最早接觸到的蘑菇街是一個圖片分享社區,這是一個不錯的商業模式,不過啟明在與創始人陳琪溝通的過程中發現了更大的機會:

“蘑菇街有不錯的流量,我們就在想這些來分享圖片的人同樣也是信息的發布者,圖片社交將會是未來一個重要的社交模式。繼續延伸,我們思考它的貨幣化,如何通過交易來實現流量變現,那么電子商務是一個很好的通道,而蘑菇街所聚集的用戶正好是消費中最為中堅力量的年輕女性用戶,于是最終我們領投了對它的B輪投資”。甘劍平說。

在“獨角獸”的成長過程中,甘劍平始終認為VC的職責是提供“彈藥”和戰略上幫助,但并不意味著去參與管理。“VC的角色更像是謀士,戰略上提供意見和信息,很多創始人有著敏銳的商業嗅覺,我們只是提供足夠多的信息幫助他們去判斷。”

“年輕人”的思考

互聯網迭代之快是此前任何產業無法企及的。對于投資人來說,這意味著巨大的挑戰,不過一旦能夠提前預判到新的消費需求,那么所帶來的回報價值也非常可觀。

Bilibili(B站)是啟明對于新消費模式的一次嘗試。“坦白來說,投資B站前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二次元文化,但我們始終堅信文化和娛樂是消費升級中一個長期的投資方向”對于B站的投資,啟明做了充分的盡職調查。創始人Bishi和陳睿對于啟明來說并不陌生。陳睿此前是獵豹移動副總,自己也做過天使投資人,而Bishi也是一位連續創業者。

隨后,啟明還找來一些大學生對B站進行測試,包括用戶活躍、產品體驗等。最終2014年5月敲定了B輪2000多萬美金的投資。對于B站以及整個行業的專業性和深入研究也成為這次投資成功的關鍵。

B站投資的成功讓啟明看到了更多基于90后消費需求的機會,同時也帶來了焦慮。“作為投資人最擔心的是不能準確地了解到市場的需求,解決的最好辦法就是與90后們保持溝通”甘劍平說。

在啟明的投資團隊中,已經開始出現90后的身影,甘劍平會花大量的時間去與這些投資經理和90后創業者溝通,保持對市場敏銳的嗅覺;同時,B站也給啟明帶來了啟示,對于90后的消費需求他們會花費更多時間去找熟悉的人進行行業盡調,更多了解客戶的真實需求;第三,啟明建立起了大學生互動微信群,這讓投資人們可以時刻保持對市場需求的了解。

并購的啟示

“我曾經開玩笑說過,我是一個70后的投資人,應該投一些80后的CEO,去賺90后的錢。我們逐漸看到一批90后的創業者已經開始成長起來,他們都有在BAT工作的履歷,對于商業與技術的理解非常深刻,我相信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優秀年輕人去顛覆一個又一個商業王國”甘劍平坦言。

過去一年,啟明主導了多家互聯網“獨角獸”之間的并購。甘劍平認為,在互聯網行業尤其是移動互聯網行業已經充分發展的今天,并購將成為一種“常態”。

2015年,中國本土智能手機出貨量首次出現下滑,這預示著基于移動端的應用型產品獲取增量用戶的難度將逐漸增大。在甘劍平看來,這意味著互聯網公司花在市場中的費用很大一部分將不是為了獲取新用戶,而是用于跟競爭對手的消耗,在這種情況下并購可以說是一個水到渠成的事。“公司合并能夠降低運營成本,減少補貼帶來的虧損。當一個公司做到上千億交易規模時,它必須要考慮讓資金效率最大化”。

并購帶來的不僅僅是企業資金效率的最大化,同時也讓機構投資者們可以有了更多選擇。越來越多的資金涌入到VC市場讓甘劍平和啟明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但同時也激發了他們的激情和斗志。

甘劍平說,VC行業一直是充滿挑戰性的行業,它的成長也需要充滿挑戰性的市場。在中國,不管經濟出現了怎樣的問題,還是有越來越多的資本涌入到了這個行業中。不論這些資本是否聰明,但對于行業的發展都起到了推動的作用。“我們不是定價者,我們只是參與者,在這個行業里,啟明希望一直保持一個相對比較穩健的投資節奏,我們享受投資,也享受與‘獨角獸’企業的共同成長”。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