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研究»正文

《中國硬科技產業投資發展白皮書(2017)》震撼發布——科技創新時代,發展硬科技才是硬道理

背景導讀

當前, 世界范圍內的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正在興起, 催生出互聯網+、分享經濟、智能制造等新產業新業態, 同時也正在創造巨大新需求。 2015年, “互聯網+”上升為國家戰略, “大眾創業, 萬眾創新”時代開啟, “互聯網+傳統產業”的模式創新催生出一批優秀的創業公司,

但也伴隨著資本泡沫、同質化嚴重等問題。 隨著以人工智能、物聯網、區塊鏈為代表的新一代技術悄然興起, 科技創新已成為率領互聯網跑步進入智能時代的重要力量。

縱觀世界經濟發展脈絡, 科技中心一直是支撐經濟中心地位轉移的強大力量, 在全球金融危機、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孕育興起的時代背景下, 科技創新、產業融合已經成為世界經濟發展的大趨勢。 與此同時, 中國制造2025、美國再工業化戰略、德國工業4.0戰略等大國戰略的提出, 也表明未來一個時期內的世界大國競爭, 已經開始演變為以科技創新為引領的實體經濟之爭。

習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明確提出, 要“加快建設制造強國, 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 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 在中高端消費、創新引領、綠色低碳、共享經濟、現代供應鏈、人力資本服務等領域培育新增長點、形成新動能”。

“硬科技”是對人工智能、航空航天、生物技術、光電芯片、信息技術、新材料、新能源、智能制造等領域中的高精尖原創技術的統稱, 一般具有自主研發、長期積累、高技術門檻、難以復制和模仿、有明確的應用產品和產業基礎等特點。 硬科技代表著一個國家的科技“硬實力”, 對產業發展具有較強的引領和支撐作用, 是推動實施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 決勝全面建設小康社會, 最終實現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動力和源泉。 “硬科技”的概念是由中科創星創始合伙人米磊博士于2010年提出, 是我國的原創詞匯, “硬科技”的英文翻譯“Hard & CoreTechnology”, 從詞源上也更加強調科技的核心發展程度, 而非單純的難易程度, 更表明了當前全球科技發展的實質。

在2017全球硬科技大會分論壇——“創響中國”西安站主題活動暨全球硬科技創新高峰論壇活動中,

由中科院、西安市人民政府支持, 西咸新區管委會及中科創星共同發起, 清科研究中心、中科協創新戰略研究院及《麻省理工科技評論》聯合編制了《中國硬科技產業投資發展白皮書(2017)》(以下簡稱《白皮書》)。

作為以硬科技為主題的大型研究報告, 《白皮書》對硬科技的概念內涵及提出背景進行了詳細闡述, 對硬科技產業政策進行了系統梳理、解讀, 并從發展現狀、產業鏈、核心技術及應用、投融資狀況等方面對硬科技八大產業發展進行了深入分析。 此外, 《白皮書》也將作為研究中國硬科技整體發展狀況的重要工具, 對于地方政府制定硬科技領域產業政策、投資人和創業者選擇創業項目等均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作為全球研發投入最集中的領域, 人工智能、航空航天、信息技術、生物技術、新能源、新材料與智能制造等正孕育一批具有重大產業變革前景的硬科技。

硬科技領域內, 人工智能方興未艾, 政策關注度和投資熱度持續, 市場空間廣闊;新興信息產業、生物產業、新能源產業、高端裝備制造業、新材料產業均屬于國家重點發展的七大戰略新興產業;大數據、物聯網、區塊鏈、基因測序、腦科學、生物合成技術、工業互聯網、3D打印等相關技術的產業化應用前景巨大, 人機共融的智能制造模式、智能材料與3D打印結合形成的4D打印技術, 將推動工業品由大批量集中式生產向定制化分布式生產轉變, 引領“數碼世界物質化”和“物質世界智能化”;石墨烯、碳纖維等多類重點新材料的替代利用, 風能、太陽能、頁巖油氣等新能源的規模化應用, 將對社會化生產中的基礎原材料和動力系統帶來重要變革;先進制造正向結構功能一體化、材料器件一體化方向發展, 極端制造技術向極大(如航母、極大規模集成電路等)和極小(如微納芯片等)方向迅速推進。
這些硬科技將不斷創造新產品、新需求、新業態, 為經濟社會發展提供前所未有的驅動力, 推動經濟格局和產業形態深刻調整。

科技創新時代, 以“硬科技”為代表的科技創新的重大突破和產業化應用, 將極有可能重塑全球經濟結構, 使產業和經濟競爭的賽場發生轉換。 硬科技與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 將成為產業升級調整、城市創新發展、創新型國家建設的核心動力。 未來, 隨著硬科技領域內各項重大政策的推進實施, 技術、場景、數據、流量等硬科技產業內各項資源優勢的整合利用, 以及國內外資本對硬科技產業落地的大力推動, 硬科技將在推動新一輪產業革命中發揮關鍵性作用, 引發現有社會組織、生產生活方式、商業模式的全新變革, 推進經濟社會的深刻變革和人類的巨大進步。

戰略啟動:科技創新時代來臨,硬科技領域政策密集發布

2017年7月,國務院發布《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確定了我國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的戰略目標和主要任務,同時標志著人工智能進入“國家戰略”時代。此前,國務院,國家發改委、工信部、科技部、財政部等已陸續出臺系列相關政策,從人工智能產品研發、應用領域推廣、技術創新、平臺建設、產業集群、產業生態建設、保障體系建設等方面,對人工智能的產業化發展進行系統性的支持、規范和引導。

2) 信息技術:突出物聯網與現代制造業的融合發展,醫療大數據受關注

物聯網是世界信息產業發展的第三次浪潮,國家高度重視和突出物聯網在智慧城市發展中的重要作用。李克強總理在2015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推動移動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等與現代制造業結合”。2017年1月,工信部發布《物聯網“十三五”規劃》,明確了物聯網產業“十三五”的發展目標和具體任務。大數據方面,國務院明確提出支持大數據技術研發和產業化,并提出構建大數據產業鏈,運用大數據加強對市場主題服務和監管。區塊鏈方面,人民銀行、中央銀行等機構出臺了一些監管政策,重在防范比特幣風險。

我國通信產業的整體比較優勢和競爭能力較高,但核心芯片和基礎軟件對外的依存度依然較高。近年來,國務院,國家發改委、工信部、財政部等的政策文件中多次提到光通信及核心芯片研發,表明國家對于光通信技術、器件及應用研發的重視程度也在加深。2016年12月,國務院發布《“十三五”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規劃》,明確提出“提升新型片式元件、光通信器件、專用電子材料供給保障能力”和“布局太赫茲通信、可見光通信等技術研發,持續推動量子密鑰技術應用”。

4) 生物技術:以技術創新發展為引領,發展生物產業為國民經濟主導產業

2016年12月,生物技術和精準醫療正式納入國家“十三五”規劃,表明國家對加快推動生物產業成為國民經濟支柱產業的高度重視。2016年7月,國務院印發《“十三五”國家科技創新規劃》,明確提出“發展先進高效生物技術”。2016年12月,國家發改委發布《“十三五”生物產業發展規劃》,提出“到2020年,生物產業規模達到8-10萬億元,生物產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超過4%,成為國民經濟的主導產業”。2017年4月,科技部發布《“十三五”生物技術創新專項規劃》,確定了生物技術發展的總體目標和指標體系,并部署了生物技術與生物產業發展的四大重點任務:突破前沿關鍵技術、支撐重點領域發展、推進創新平臺建設、推動生物技術產業發展。

5) 智能制造:堅持“主攻方向”,擴大實施重大工程和示范試點項目建設

2015年5月,國務院印發《中國制造2025》,部署全面推進實施制造強國戰略,并將智能制造確立為中國制造2025的“主攻方向”。此前,國務院,工信部、發改委、科技部等部門已相繼發布《智能制造科技發展“十二五”專項規劃》、《“十二五”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規劃》、《關于推進工業機器人產業發展的指導意見》、《中國制造2025規劃綱要》等政策文件,從“智能制造”概念及發展方向、智能制造裝備產業、工業機器人產業發展等方面對智能制造產業發展進行規劃、引導。2016年12月,工信部發布《智能制造發展規劃(2016-2020)》,正式展開智能制造系統推進,并繼續開展60個智能制造試點示范項目。

新能源細分領域關注焦點仍是光伏、風電。《風電發展“十三五”規劃》、《太陽能發展“十三五”規劃》相繼出臺,明確了“十三五”時期我國太陽能、風能發展的主要目標和重點任務;同時,《關于調整光伏發電陸上風電標桿上網電價的通知》、《光伏制造行業規范條件(2015年本)》、《太陽能光伏產業綜合標準化技術體系》、《關于風力發電增值稅政策的通知》等文件的發布,表明國家從市場培育、行業規范、技術標準化、稅收優惠等方面對于光伏、風電產業發展的支持與引導。此外,生物質能、地熱能發展的專項規劃也已出臺,重點是對生物天然氣、地熱能的規模化應用進行布局和項目示范推廣。

自2010年以來,國家高度重視新材料產業發展,先后成立了國家層面的專項基金和組織領導機構,2016年6月,國家級的先進制造產業投資基金成立,推動新材料產業的市場化發展;2016年12月,國務院成立國家新材料產業發展領導小組,專項負責統籌新材料產業的發展工作;此外,《“十三五”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規劃》、《新材料產業發展指南》、《“十三五”新材料領域科技創新專項規劃》等的發布,從國家戰略、產業規劃、科技創新等方面對新材料產業的發展作了指導。

國家對軍民融合持續重視,鼓勵開放國防建設領域相關市場,引導民營科研機構及企業等非公有單位進入國防建設領域。2016年,《關于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發展的意見》發布,指出要“統籌推進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并加快落實軍民融合”。2017年,“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成立,標志著軍民融合上升為國家戰略。此外,國家政策推動民航發展,持續完善航空基礎設施建設,加快自主研發進程,大力發展民用、軍用航空技術;同時,大力完善航天立法及航天法規體系,明確規劃商業航天發展,加速航天技術的商業變現速度。

產業升級:技術、企業、場景、數據、流量,科技賦能大變革

人工智能歷經60余年三次發展浪潮,目前總體仍處于弱人工智能階段,感知技術發展趨于成熟,并逐步向多個領域應用滲透,深度學習、增強學習是當前AI主流技術方向;各國政府均在政策層面強調和推動人工智能發展,重點圍繞腦研究、腦功能模擬等強人工智能領域;全球科技巨頭紛紛布局人工智能領域,資本市場關注度持續提升,預計2020年將形成千億美元級全球市場、百億美元級中國市場;隨著數據、數據處理能力、商業變現場景三個AI應用關鍵要素的逐步發展成熟,弱人工智能階段將開始逐步向強人工智能階段過渡。

隨著可穿戴設備、智能家電、自動駕駛汽車、智能機器人等設備與應用的發展,萬物互聯時代加速來臨,推動物聯網產業發展已成為全球主要經濟體的共識。據麥肯錫預估,2025年物聯網對于全球經濟影響力將達2.7-6.2萬億美元,相當于全世界GDP的10%左右。同時,大數據潛在價值亦備受關注,實施大數據戰略成為各國奪取新一輪競爭制高點的重要抓手,全球范圍內大數據服務已經進入平穩增長階段,預計2018年將突破2500億元人民幣市場規模。此外,區塊鏈發展愈演愈烈,將為各行業商業模式帶來新機遇和挑戰,目前全球九成的政府正在規劃區塊鏈投資,并將逐步進入實質投資階段。

隨著“寬帶中國”戰略落地、4G商用時代全面開啟,以及亞太地區云計算發展對新一代通信基礎設施建設的拉動,我國作為全球最大光通訊市場的發展空間將會更加廣闊。當前,國內光器件及芯片企業整體實力仍然較弱,在全球光器件市場份額中的占比僅有8%,但10G以上速率的有源器件和100G光模塊等高端領域開始有所突破,核心芯片和基礎軟件的對外依存度仍然較高。未來,以“光子芯片”為代表的光通信技術的突破及產業化應用,將從根本上提高國內信息產業的原始創新能力,逐步打破對國外芯片廠商的依賴。

現代生物技術迅猛發展,并加速向應用領域演進,發達國家紛紛從戰略層面加速搶占技術制高點,我國也正式將生物技術和精準醫療納入國家“十三五”規劃。生物技術產業已成為中國經濟的一個重要增長點,2010-2016年國內生物技術產業規模增長至8394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達到17.7%,形成了一批具有代表性的專業化高新技術園區、生物醫藥產業聚集區。未來,以基因測序、合成生物技術、液體活檢、細胞免疫治療、生物大數據、生物仿制藥等為代表的生物技術將推動新一輪產業變革。

當前,各國的“再工業化”戰略,促使制造業重新成為全球經濟競爭焦點,智能制造引領制造業轉型勢在必行。工業機器人、工業物聯網、3D打印、數控技術、自動化生產線等成為熱門細分領域,預計2018年,全球智能制造及智能工廠相關市場規模將超過2500億美元。我國制造業數字化、信息化建設水平不斷提升,但總體正面臨著發達國家“高端回流”和發展中國家“中低端分流”的雙向擠壓,因此,全球局勢倒逼國內制造業必須向信息化、智能化方向升級。

全球能源處于由石油向新能源過渡的“后石油時代”,主要能源消耗大國均將新能源作為能源發展重心,新能源也是我國重點發展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全球風電市場蓬勃發展,我國風電累計裝機容量居全球首位,產業鏈發展也相對成熟,但存在部分產品技術水平低和產能過剩現象。太陽能光伏發電是全球發展最快的新能源,我國第三代光伏發電技術已較為成熟,但太陽能開發程度仍然較低。我國核電規模居世界前列,核電技術指標與發達國家的差距也在不斷縮小,但核電占發電量比例較低,核電產業發展潛力較為充足。

新材料產業是世界各國回歸實體經濟,搶占全球科技競爭制高點的重要基礎產業,各國政府在政策層面的支持力度也在不斷加大。其中,石墨烯被稱為是21世紀最具顛覆性的新材料,隨著政策扶持加碼,市場投資熱情高漲,石墨烯產業下游部分初級應用領域已經打開,但仍處于早期產業化階段,尚未實現規模化生產。碳纖維是高強度、高模量纖維的新型纖維材料,可應用領域十分廣泛,2016年全球碳纖維需求量達到6.51萬噸。中國碳纖維市場前景廣闊,2016年國內碳纖維消費量達到2.13萬噸,未來五年有望以12%左右的復合增速持續增長。當前,全球碳纖維市場集中度較高,美日兩國占據著核心技術和主要生產商。

近年來,各航空航天強國普遍重視“軍民融合”,在發展軍工的同時變現技術于民用,民用商業化持續走熱,全球科技巨頭紛紛布局。我國航空工業產業鏈發展較為完善,行業門檻、市場集中度高,民用商業化潛力較大;軍用飛機在技術、規模上不斷突破,但距離美國仍有一定差距;民用飛機自主制造能力還較為有限,但2017年5月C919的成功試飛,有望在未來逐步打破歐美壟斷局面。航天方面,人造衛星導航應用市場龐大,2016年我國人造衛星導航總體產值突破2000億元大關,其中北斗導航產業開始實現規模化應用,2015年市場規模達到700億元,隨著應用潛力持續釋放,預計2020年市場規模將超過2600億元,有望逐步改變我國衛星導航絕大部分市場份額由美國GPS系統占據的局面。

資本角逐:技術為基、產業強勢、生態為局,大潮一觸即發

2011-2017Q1,國內人工智能領域共發生545起投資事件,投資金額達164.9億元人民幣,紅杉、IDG、達晨、經緯、真格基金、創新工場等創投機構助推行業快速發展;投資輪次以天使輪和A輪、B輪為主;投資階段上,初創期、擴張期企業占比較高;投資地域涉及22個省市,集中在北京、上海、深圳、江蘇、安徽等地,五地投資總額占比超過80%。代表性投資事件有:2017年7月,商湯科技宣布完成4.1億美元B輪融資,由鼎暉、賽領資本領投,中金公司、基石資本、招商證券(香港)等近20家頂級VC/PE投資機構、戰略伙伴參投,創下當時全球人工智能領域單輪融資最高紀錄;2017年10月,曠視科技Face++正式完成C輪4.6億美元融資,由國風投領投,螞蟻金服、富士康集團聯合領投,再次打破了人工智能領域初創公司的融資記錄。

2011-2017Q1,受到資本市場持續看好,保持穩定增長,其中2016年共發生749起投資事件,投資金額達533.2億元人民幣。代表性投資事件:2016年12月,美國衛星通信公司OneWeb宣布獲得12億美元股權融資,由軟銀集團領投,美國高通公司、Airbus(空中巴士)、Intelsat、可口可樂以及維珍集團等多家機構跟投,此前OneWeb還曾獲得5億美元A輪融資。2011-2017Q1,從細分領域看,物聯網投資熱度高,大數據單筆投資金額大;從投資輪次看,偏早期階段,但成熟企業單筆融資金額高;從投資階段看,以擴張期和成熟期為主,機構傾向于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和通訊技術等技術相對成熟的細分領域。

為促進國內集成電路產業發展,2014年10月,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正式設立,首期募資規模1387.2億人民幣,管理機構為國開金融有限責任公司;截至2016年底,國家集成電路投資基金已進行投資多達40筆,承諾投資額接近700億元,已投項目帶動社會融資超過1500億元。代表性投資事件:2015年2月,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投資紫光集團100.00億元人民幣,用于紫光發展集成電路業務,提升集成電路業務核心競爭力。此外,北京、上海、天津、安徽、甘肅、山東、湖北、四川等地也陸續出臺金額不等的集成電路產業基金,扶持當地產業發展,例如北京市300億元產業投資基金,上海市500億元集成電路產業基金等。

2011-2017Q1,國內生物技術領域共發生335起投資事件,投資金額達241.1億元人民幣,投資金額從2011年10.2億元增長到2016年的88.8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達到54.2%,其中2015-2016年,生物技術領域投資熱度高漲,年投資額是往年的3~4倍;從投資輪次看,整體分布均衡,但相對傾向于早期輪次;從投資階段看,以擴張期、成熟期為主;投資地域涉及全國20個省市,集中在北京、上海、江蘇、深圳、遼寧等地。代表性投資事件有:2015年,貝萊德、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禮來亞洲風險投資基金聯合投資三生制藥1.00億美元;2016年,國壽投資、高瓴資本、中國平安、理成資產、淡馬錫投資、泰康人壽、國投創新、君聯資本聯合投資信達生物制藥2.6億美元。

2011-2017Q1,總體來看,中國智能制造領域投資案例數量趨于穩定,投資金額逐年走高。2011-2013年,智能制造領域的投融資熱度相對比較冷淡,2013年8月,北汽產業投資、京國發投資管理投資北汽股份31.69億元人民幣,這一事件也直接拉高了當年的總投資額,由2011年的7.3億元人民幣增長到2013年的37.8億元人民幣。2015年以后,隨著《中國制造2025》重大政策的出臺,機構對智能制造企業的關注度顯著提升,2016年共發生69起投資事件,投資金額達5255.3億元人民幣,單筆案例的投資金額也顯著增高;投資輪次上,投資機構偏好A輪投資和上市定增;此外,由于制造業是強調技術沉淀和標準化運作的行業,投資階段以成熟期為主,傾向于擁有一定技術壁壘與成熟商業模式的企業。

2011-2017Q1,投資規模受化石能源價格影響,波動較大,但整體呈增加趨勢,其中2016年共發生69起投資事件,投資金額達211.14億元人民幣;投資地域上,傾向于北京、上海、廣州以及浙江、江蘇等較發達地區;投資階段以擴張期、成熟期為主,但早期階段的單筆投資金額較高。代表性投資事件:2013年12月,廣東恒健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投資中國廣核電力50.55億元人民幣,占股比例為10.00%;2013年12月,山東萬達、京東、中集集團等投資銀隆新能30億元人民幣;2017年4月,林海峰、李宗松、創新基金等投資東方日升32億元人民幣。

2011-2014年,國內新材料領域投資熱度不高,呈整體下滑趨勢,2013年全年披露總投資額僅有5.88億元人民幣。2015年,受航空航天等多個領域對新材料需求的不斷提高,以及“十三五”新材料產業發展規劃等政策利好影響,新材料領域投資開始回暖,案例數達到42起,披露投資金額19.6億元;2016年,投資案例數為43起,披露投資金額出現大幅提升,達到53.53億元,是2015年披露投資金額的近3倍;投資地域上,廣東、北京、上海占據三甲;投資階段聚焦成熟期、擴張期。

2011-2017Q1,投資規模穩定增長,2016年投資案例數71起,披露投資金額為27.3億元;2017年一季度,中國航空公司、易方達基金、中國航空油料集團公司等聯合投資中國國際航空股份有限公司112.18億元人民幣,直線拉動了2017一季度總披露投資金額,達到138.53億元人民幣;投資地域上,廣東省獨占鰲頭,北京穩居第二,上海、陜西、浙江位列其后;投資階段上,受行業高門檻、投資長周期影響,成熟期、擴張期企業更易受青睞,2011-2017Q1,投資者對航空航天行業處于成熟期的企業披露投資金額達到了190.01億元,占到期間該領域總投資額的80%以上。

更多報告,請持續關注清科研究中心 

了解清科研究行研服務詳情,請垂詢:

張春梅

電話:+8610-64158500-6712

郵箱:maryzhang@zero2ipo.com.cn

媒體垂詢:

田源

電話:+8610-64158500-6639

郵箱:soltian@zero2ipo.com.cn

戰略啟動:科技創新時代來臨,硬科技領域政策密集發布

2017年7月,國務院發布《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確定了我國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的戰略目標和主要任務,同時標志著人工智能進入“國家戰略”時代。此前,國務院,國家發改委、工信部、科技部、財政部等已陸續出臺系列相關政策,從人工智能產品研發、應用領域推廣、技術創新、平臺建設、產業集群、產業生態建設、保障體系建設等方面,對人工智能的產業化發展進行系統性的支持、規范和引導。

2) 信息技術:突出物聯網與現代制造業的融合發展,醫療大數據受關注

物聯網是世界信息產業發展的第三次浪潮,國家高度重視和突出物聯網在智慧城市發展中的重要作用。李克強總理在2015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推動移動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等與現代制造業結合”。2017年1月,工信部發布《物聯網“十三五”規劃》,明確了物聯網產業“十三五”的發展目標和具體任務。大數據方面,國務院明確提出支持大數據技術研發和產業化,并提出構建大數據產業鏈,運用大數據加強對市場主題服務和監管。區塊鏈方面,人民銀行、中央銀行等機構出臺了一些監管政策,重在防范比特幣風險。

我國通信產業的整體比較優勢和競爭能力較高,但核心芯片和基礎軟件對外的依存度依然較高。近年來,國務院,國家發改委、工信部、財政部等的政策文件中多次提到光通信及核心芯片研發,表明國家對于光通信技術、器件及應用研發的重視程度也在加深。2016年12月,國務院發布《“十三五”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規劃》,明確提出“提升新型片式元件、光通信器件、專用電子材料供給保障能力”和“布局太赫茲通信、可見光通信等技術研發,持續推動量子密鑰技術應用”。

4) 生物技術:以技術創新發展為引領,發展生物產業為國民經濟主導產業

2016年12月,生物技術和精準醫療正式納入國家“十三五”規劃,表明國家對加快推動生物產業成為國民經濟支柱產業的高度重視。2016年7月,國務院印發《“十三五”國家科技創新規劃》,明確提出“發展先進高效生物技術”。2016年12月,國家發改委發布《“十三五”生物產業發展規劃》,提出“到2020年,生物產業規模達到8-10萬億元,生物產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超過4%,成為國民經濟的主導產業”。2017年4月,科技部發布《“十三五”生物技術創新專項規劃》,確定了生物技術發展的總體目標和指標體系,并部署了生物技術與生物產業發展的四大重點任務:突破前沿關鍵技術、支撐重點領域發展、推進創新平臺建設、推動生物技術產業發展。

5) 智能制造:堅持“主攻方向”,擴大實施重大工程和示范試點項目建設

2015年5月,國務院印發《中國制造2025》,部署全面推進實施制造強國戰略,并將智能制造確立為中國制造2025的“主攻方向”。此前,國務院,工信部、發改委、科技部等部門已相繼發布《智能制造科技發展“十二五”專項規劃》、《“十二五”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規劃》、《關于推進工業機器人產業發展的指導意見》、《中國制造2025規劃綱要》等政策文件,從“智能制造”概念及發展方向、智能制造裝備產業、工業機器人產業發展等方面對智能制造產業發展進行規劃、引導。2016年12月,工信部發布《智能制造發展規劃(2016-2020)》,正式展開智能制造系統推進,并繼續開展60個智能制造試點示范項目。

新能源細分領域關注焦點仍是光伏、風電。《風電發展“十三五”規劃》、《太陽能發展“十三五”規劃》相繼出臺,明確了“十三五”時期我國太陽能、風能發展的主要目標和重點任務;同時,《關于調整光伏發電陸上風電標桿上網電價的通知》、《光伏制造行業規范條件(2015年本)》、《太陽能光伏產業綜合標準化技術體系》、《關于風力發電增值稅政策的通知》等文件的發布,表明國家從市場培育、行業規范、技術標準化、稅收優惠等方面對于光伏、風電產業發展的支持與引導。此外,生物質能、地熱能發展的專項規劃也已出臺,重點是對生物天然氣、地熱能的規模化應用進行布局和項目示范推廣。

自2010年以來,國家高度重視新材料產業發展,先后成立了國家層面的專項基金和組織領導機構,2016年6月,國家級的先進制造產業投資基金成立,推動新材料產業的市場化發展;2016年12月,國務院成立國家新材料產業發展領導小組,專項負責統籌新材料產業的發展工作;此外,《“十三五”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規劃》、《新材料產業發展指南》、《“十三五”新材料領域科技創新專項規劃》等的發布,從國家戰略、產業規劃、科技創新等方面對新材料產業的發展作了指導。

國家對軍民融合持續重視,鼓勵開放國防建設領域相關市場,引導民營科研機構及企業等非公有單位進入國防建設領域。2016年,《關于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發展的意見》發布,指出要“統籌推進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并加快落實軍民融合”。2017年,“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成立,標志著軍民融合上升為國家戰略。此外,國家政策推動民航發展,持續完善航空基礎設施建設,加快自主研發進程,大力發展民用、軍用航空技術;同時,大力完善航天立法及航天法規體系,明確規劃商業航天發展,加速航天技術的商業變現速度。

產業升級:技術、企業、場景、數據、流量,科技賦能大變革

人工智能歷經60余年三次發展浪潮,目前總體仍處于弱人工智能階段,感知技術發展趨于成熟,并逐步向多個領域應用滲透,深度學習、增強學習是當前AI主流技術方向;各國政府均在政策層面強調和推動人工智能發展,重點圍繞腦研究、腦功能模擬等強人工智能領域;全球科技巨頭紛紛布局人工智能領域,資本市場關注度持續提升,預計2020年將形成千億美元級全球市場、百億美元級中國市場;隨著數據、數據處理能力、商業變現場景三個AI應用關鍵要素的逐步發展成熟,弱人工智能階段將開始逐步向強人工智能階段過渡。

隨著可穿戴設備、智能家電、自動駕駛汽車、智能機器人等設備與應用的發展,萬物互聯時代加速來臨,推動物聯網產業發展已成為全球主要經濟體的共識。據麥肯錫預估,2025年物聯網對于全球經濟影響力將達2.7-6.2萬億美元,相當于全世界GDP的10%左右。同時,大數據潛在價值亦備受關注,實施大數據戰略成為各國奪取新一輪競爭制高點的重要抓手,全球范圍內大數據服務已經進入平穩增長階段,預計2018年將突破2500億元人民幣市場規模。此外,區塊鏈發展愈演愈烈,將為各行業商業模式帶來新機遇和挑戰,目前全球九成的政府正在規劃區塊鏈投資,并將逐步進入實質投資階段。

隨著“寬帶中國”戰略落地、4G商用時代全面開啟,以及亞太地區云計算發展對新一代通信基礎設施建設的拉動,我國作為全球最大光通訊市場的發展空間將會更加廣闊。當前,國內光器件及芯片企業整體實力仍然較弱,在全球光器件市場份額中的占比僅有8%,但10G以上速率的有源器件和100G光模塊等高端領域開始有所突破,核心芯片和基礎軟件的對外依存度仍然較高。未來,以“光子芯片”為代表的光通信技術的突破及產業化應用,將從根本上提高國內信息產業的原始創新能力,逐步打破對國外芯片廠商的依賴。

現代生物技術迅猛發展,并加速向應用領域演進,發達國家紛紛從戰略層面加速搶占技術制高點,我國也正式將生物技術和精準醫療納入國家“十三五”規劃。生物技術產業已成為中國經濟的一個重要增長點,2010-2016年國內生物技術產業規模增長至8394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達到17.7%,形成了一批具有代表性的專業化高新技術園區、生物醫藥產業聚集區。未來,以基因測序、合成生物技術、液體活檢、細胞免疫治療、生物大數據、生物仿制藥等為代表的生物技術將推動新一輪產業變革。

當前,各國的“再工業化”戰略,促使制造業重新成為全球經濟競爭焦點,智能制造引領制造業轉型勢在必行。工業機器人、工業物聯網、3D打印、數控技術、自動化生產線等成為熱門細分領域,預計2018年,全球智能制造及智能工廠相關市場規模將超過2500億美元。我國制造業數字化、信息化建設水平不斷提升,但總體正面臨著發達國家“高端回流”和發展中國家“中低端分流”的雙向擠壓,因此,全球局勢倒逼國內制造業必須向信息化、智能化方向升級。

全球能源處于由石油向新能源過渡的“后石油時代”,主要能源消耗大國均將新能源作為能源發展重心,新能源也是我國重點發展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全球風電市場蓬勃發展,我國風電累計裝機容量居全球首位,產業鏈發展也相對成熟,但存在部分產品技術水平低和產能過剩現象。太陽能光伏發電是全球發展最快的新能源,我國第三代光伏發電技術已較為成熟,但太陽能開發程度仍然較低。我國核電規模居世界前列,核電技術指標與發達國家的差距也在不斷縮小,但核電占發電量比例較低,核電產業發展潛力較為充足。

新材料產業是世界各國回歸實體經濟,搶占全球科技競爭制高點的重要基礎產業,各國政府在政策層面的支持力度也在不斷加大。其中,石墨烯被稱為是21世紀最具顛覆性的新材料,隨著政策扶持加碼,市場投資熱情高漲,石墨烯產業下游部分初級應用領域已經打開,但仍處于早期產業化階段,尚未實現規模化生產。碳纖維是高強度、高模量纖維的新型纖維材料,可應用領域十分廣泛,2016年全球碳纖維需求量達到6.51萬噸。中國碳纖維市場前景廣闊,2016年國內碳纖維消費量達到2.13萬噸,未來五年有望以12%左右的復合增速持續增長。當前,全球碳纖維市場集中度較高,美日兩國占據著核心技術和主要生產商。

近年來,各航空航天強國普遍重視“軍民融合”,在發展軍工的同時變現技術于民用,民用商業化持續走熱,全球科技巨頭紛紛布局。我國航空工業產業鏈發展較為完善,行業門檻、市場集中度高,民用商業化潛力較大;軍用飛機在技術、規模上不斷突破,但距離美國仍有一定差距;民用飛機自主制造能力還較為有限,但2017年5月C919的成功試飛,有望在未來逐步打破歐美壟斷局面。航天方面,人造衛星導航應用市場龐大,2016年我國人造衛星導航總體產值突破2000億元大關,其中北斗導航產業開始實現規模化應用,2015年市場規模達到700億元,隨著應用潛力持續釋放,預計2020年市場規模將超過2600億元,有望逐步改變我國衛星導航絕大部分市場份額由美國GPS系統占據的局面。

資本角逐:技術為基、產業強勢、生態為局,大潮一觸即發

2011-2017Q1,國內人工智能領域共發生545起投資事件,投資金額達164.9億元人民幣,紅杉、IDG、達晨、經緯、真格基金、創新工場等創投機構助推行業快速發展;投資輪次以天使輪和A輪、B輪為主;投資階段上,初創期、擴張期企業占比較高;投資地域涉及22個省市,集中在北京、上海、深圳、江蘇、安徽等地,五地投資總額占比超過80%。代表性投資事件有:2017年7月,商湯科技宣布完成4.1億美元B輪融資,由鼎暉、賽領資本領投,中金公司、基石資本、招商證券(香港)等近20家頂級VC/PE投資機構、戰略伙伴參投,創下當時全球人工智能領域單輪融資最高紀錄;2017年10月,曠視科技Face++正式完成C輪4.6億美元融資,由國風投領投,螞蟻金服、富士康集團聯合領投,再次打破了人工智能領域初創公司的融資記錄。

2011-2017Q1,受到資本市場持續看好,保持穩定增長,其中2016年共發生749起投資事件,投資金額達533.2億元人民幣。代表性投資事件:2016年12月,美國衛星通信公司OneWeb宣布獲得12億美元股權融資,由軟銀集團領投,美國高通公司、Airbus(空中巴士)、Intelsat、可口可樂以及維珍集團等多家機構跟投,此前OneWeb還曾獲得5億美元A輪融資。2011-2017Q1,從細分領域看,物聯網投資熱度高,大數據單筆投資金額大;從投資輪次看,偏早期階段,但成熟企業單筆融資金額高;從投資階段看,以擴張期和成熟期為主,機構傾向于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和通訊技術等技術相對成熟的細分領域。

為促進國內集成電路產業發展,2014年10月,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正式設立,首期募資規模1387.2億人民幣,管理機構為國開金融有限責任公司;截至2016年底,國家集成電路投資基金已進行投資多達40筆,承諾投資額接近700億元,已投項目帶動社會融資超過1500億元。代表性投資事件:2015年2月,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投資紫光集團100.00億元人民幣,用于紫光發展集成電路業務,提升集成電路業務核心競爭力。此外,北京、上海、天津、安徽、甘肅、山東、湖北、四川等地也陸續出臺金額不等的集成電路產業基金,扶持當地產業發展,例如北京市300億元產業投資基金,上海市500億元集成電路產業基金等。

2011-2017Q1,國內生物技術領域共發生335起投資事件,投資金額達241.1億元人民幣,投資金額從2011年10.2億元增長到2016年的88.8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達到54.2%,其中2015-2016年,生物技術領域投資熱度高漲,年投資額是往年的3~4倍;從投資輪次看,整體分布均衡,但相對傾向于早期輪次;從投資階段看,以擴張期、成熟期為主;投資地域涉及全國20個省市,集中在北京、上海、江蘇、深圳、遼寧等地。代表性投資事件有:2015年,貝萊德、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禮來亞洲風險投資基金聯合投資三生制藥1.00億美元;2016年,國壽投資、高瓴資本、中國平安、理成資產、淡馬錫投資、泰康人壽、國投創新、君聯資本聯合投資信達生物制藥2.6億美元。

2011-2017Q1,總體來看,中國智能制造領域投資案例數量趨于穩定,投資金額逐年走高。2011-2013年,智能制造領域的投融資熱度相對比較冷淡,2013年8月,北汽產業投資、京國發投資管理投資北汽股份31.69億元人民幣,這一事件也直接拉高了當年的總投資額,由2011年的7.3億元人民幣增長到2013年的37.8億元人民幣。2015年以后,隨著《中國制造2025》重大政策的出臺,機構對智能制造企業的關注度顯著提升,2016年共發生69起投資事件,投資金額達5255.3億元人民幣,單筆案例的投資金額也顯著增高;投資輪次上,投資機構偏好A輪投資和上市定增;此外,由于制造業是強調技術沉淀和標準化運作的行業,投資階段以成熟期為主,傾向于擁有一定技術壁壘與成熟商業模式的企業。

2011-2017Q1,投資規模受化石能源價格影響,波動較大,但整體呈增加趨勢,其中2016年共發生69起投資事件,投資金額達211.14億元人民幣;投資地域上,傾向于北京、上海、廣州以及浙江、江蘇等較發達地區;投資階段以擴張期、成熟期為主,但早期階段的單筆投資金額較高。代表性投資事件:2013年12月,廣東恒健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投資中國廣核電力50.55億元人民幣,占股比例為10.00%;2013年12月,山東萬達、京東、中集集團等投資銀隆新能30億元人民幣;2017年4月,林海峰、李宗松、創新基金等投資東方日升32億元人民幣。

2011-2014年,國內新材料領域投資熱度不高,呈整體下滑趨勢,2013年全年披露總投資額僅有5.88億元人民幣。2015年,受航空航天等多個領域對新材料需求的不斷提高,以及“十三五”新材料產業發展規劃等政策利好影響,新材料領域投資開始回暖,案例數達到42起,披露投資金額19.6億元;2016年,投資案例數為43起,披露投資金額出現大幅提升,達到53.53億元,是2015年披露投資金額的近3倍;投資地域上,廣東、北京、上海占據三甲;投資階段聚焦成熟期、擴張期。

2011-2017Q1,投資規模穩定增長,2016年投資案例數71起,披露投資金額為27.3億元;2017年一季度,中國航空公司、易方達基金、中國航空油料集團公司等聯合投資中國國際航空股份有限公司112.18億元人民幣,直線拉動了2017一季度總披露投資金額,達到138.53億元人民幣;投資地域上,廣東省獨占鰲頭,北京穩居第二,上海、陜西、浙江位列其后;投資階段上,受行業高門檻、投資長周期影響,成熟期、擴張期企業更易受青睞,2011-2017Q1,投資者對航空航天行業處于成熟期的企業披露投資金額達到了190.01億元,占到期間該領域總投資額的80%以上。

更多報告,請持續關注清科研究中心 

了解清科研究行研服務詳情,請垂詢:

張春梅

電話:+8610-64158500-6712

郵箱:maryzhang@zero2ipo.com.cn

媒體垂詢:

田源

電話:+8610-64158500-6639

郵箱:soltian@zero2ipo.com.cn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