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產業»正文

捧紅劉曉慶的毛戈平征戰IPO,能成“中國彩妝第一股”嗎?

22年前, 已逾40歲的劉曉慶通過《武則天》一劇迎來了自己事業的第二春, 劇中15歲到80歲的武則天, 現在依然大眾心中歷歷在目。

說到劉曉慶, 一人在一部劇中客串了不同年齡階段的角色, 真謂一個妙字。 而這不同年齡的妝容均出自化妝師——毛戈平之手。

此后,

一戰成名的毛戈平也以此為契機, 擺脫化妝師的職業定位, 帶出自己“MGPIN”的品牌, 開始在中國彩妝市場上尋求深度發展的道路。

而作為精明的溫州商人, 毛戈平實控的毛戈平化妝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毛戈平股份”)自2000年成立至今, 也終于走到了上市的關鍵路口。 如果此番IPO沖擊成功, 或將成為掛牌上市的首家本土彩妝企業, 成為“國內彩妝第一股”。

長期以來, 中國化妝品行業主要被國際品牌所占據, 特別是在高端彩妝市場, 幾乎被國際品牌悉數壟斷。

據歐睿國際數據顯示, 截至2015年末, 在中國通過百貨商場渠道銷售的排名前15的彩妝品牌中, 大多數為香奈兒、雅詩蘭黛等全球知名企業旗下的品牌, 而中國本土品牌僅有以毛戈平本人名字命名的毛戈平股份旗下的MGPIN排在第11位。

“毛戈平”, 既是一個人名, 又是一家化妝品牌, 還是一家公司名稱。 而這家公司主要從事MGPIN與至愛終生兩大品牌彩妝、護膚系列產品的研發、生產、銷售及化妝技能培訓業務。

只是, 這個要血拼“香奈兒”、“迪奧”的毛戈平股份在IPO之路能否順利呢?

典型家族企業

家族控股企業已然不是新鮮的事情, 毛戈平股份也不例外。

據招股書顯示, 毛戈平股份由杭州匯都化妝品有限公司整體變更設立為股份公司時, 繼承了杭州匯都的全部資產與業務, 全體股東作為公司的發起人, 共計10名, 而其中占有絕對控股地位的則為毛戈平家族。

截至本招股說明書簽署日, 毛戈平直接持有發行人42.63%的股份, 其妻子汪立群直接持有發行人11.08%的股份, 并且毛戈平、汪立群夫婦通過帝景投資、嘉馳投資間接持有發行人1.74%股份。

也就是說, 毛戈平、汪立群夫婦倆合計持有公司53.71%的股份。 如果再算上毛戈平的兩個姐姐與妻弟, 整個毛戈平家族共持有公司80.14%的股份,

家人集體出動的力量果然不小。

而在本次發行普通股后, 社會公眾股占發行后總股本的25%, 僅次于持股42.63%的毛戈平。 但值得注意的是, 增股后毛戈平家族成員的股份之和也占到了六成有余, 控股地位不可撼動。

其招股書顯示, 盡管該公司已經建立了完善的法人治理結構, 但仍不能完全排除實際控制人利用其控制地位, 通過行使表決權及其他方式對公司的發展戰略、利潤分配等重大事項進行控制, 并有可能損害公司及公司其他股東的利益。

也就是說, 家族絕對的控股, 一旦產生重大決定, 會對公司的經營決策、利潤安排產生深度影響。

家族控股企業上市已經不是新鮮事, 如森馬服飾、貴州百靈等等。 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也就此項問題試圖聯系毛戈平股份, 不過暫未獲得回復。

眾所周知, 家族企業有著諸多弊端, 例如權責不明、例如利益分配。

北京威諾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楊兆全律師告訴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我國大多數家族企業的所有權與經營權沒有實現分離, 企業決策程序按家族程序進行, 權利高度集權化, 家族企業治理的核心也在于如何規避上述問題。

除了家族的控股的特性, 再來看下研發能力。

研發實力有尚差距

彩妝市場的潛力是具大的, 每個商場顯示整層樓人滿為患的各家彩妝銷售專柜, 就是很好的證據。

據歐睿國際數據顯示, 2012年至2015年中國彩妝市場的年復合增長率為11.44%, 2015年中國彩妝市場規模達到 251.01億元, 未來5年將繼續維持10.85%的年復合增長率, 2020年中國彩妝市場規模將達到420.16億元。

但是, 盡管市場潛力很大, 長期以來, 中國化妝品行業尤其在高端彩妝市場, 卻幾乎全被國際品牌壟斷。

2015年, 在中國通過百貨商場渠道銷售的市場排名前15的彩妝品牌中, 對于中國本土品牌, 毛戈平旗下產品MGPIN只能位列第11位,

屬于相當小眾的產品。

圖片來源:招股說明書

那么, 這個能與國際品牌對標的主打產品MGPIN研發實力究竟如何呢?

事實上, 相比國際一線彩妝品牌擁有全球性的研發力量和積累多年的研發成果, 本土彩妝品牌受制于資本實力有限, 難以在成長階段投入較多的人員與研發設備。

只是, 與國內同業品牌相比, 毛戈平化妝品在研發投入和研發產出方面也均有不小的差距。

從研發人員來看, 在該公司1321名員工中, 研發人員僅有15人, 占比1.14%, 為各類員工中最少。 而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查閱同行業上市公司上海家化的2016年年報發現, 上海家化的研發人員數量為180人,占公司總人數比例為7.9%。

圖片來源:毛戈平招股說明書

圖片來源:上海家化2016年年報

從研發支出來看,截至招股說明書簽署日,毛戈平化妝品現有的在研項目包括高品質口紅產品的配方開發、水潤眼唇修飾液產品開發、塑形細暢持久眼線液產品開發等七個項目,且所處階段均為初步研發階段。報告期內,2017年上半年、2016年、2015年和2014年,研發費用分別為157.17萬元、342.27萬元、305.11萬元和244.69萬元,營收占比分別為0.78%、1.00%、0.95%和0.88%。

而上海家化2016年年報顯示,該公司目前有50多個研發項目在執行,其中新增 20 項,完成 18 項,涵蓋基礎研究、產品技術、工業設計和材料開發及檢測技術等,2016年本期研發投入總額約為1.24億元,營收占比為2.34%。

通過對比可以發現,毛戈平股份在研發領域投入購買研發設備以及招募高端的研發人員的資金量都相對有限。

一前《時尚》美妝編輯韓爽對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表示,現階段,大范圍而言是經濟全球化,從細節上來看,受惠于互聯網的影響,直接買到海外的名牌化妝瓶根本不是難事。美妝品牌的競爭趨于激烈,產品的生命周期越來越短,如果不重視研發,再大力的宣傳和銷售方面的改進恐怕也是事倍功半。

事實上,在國際大牌占據壟斷地位的大環境下,毛戈平股份要想進一步開拓市場難度也不小。

招股書顯示,其中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上半年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分別為4711.26萬元、5462.47萬元、5331.97萬元、3560.42萬元,利潤增長已顯疲態。

而研發力量的薄弱、營銷模式的落后,以及尚無對標的培訓業務,都有可能導致其上市之路受阻。

一直以來,日化企業想要登陸A股非常困難。在拉芳家化成功之前,曾13年內沒有一家相關公司過會。但隨著拉芳家化、珀萊雅在今年先后過會,毛戈平股份似乎也看到了希望。只是,這毛戈平此番能否殺出重圍,用資本在與國際知名品牌對標,我們還需拭目以待。

上海家化的研發人員數量為180人,占公司總人數比例為7.9%。

圖片來源:毛戈平招股說明書

圖片來源:上海家化2016年年報

從研發支出來看,截至招股說明書簽署日,毛戈平化妝品現有的在研項目包括高品質口紅產品的配方開發、水潤眼唇修飾液產品開發、塑形細暢持久眼線液產品開發等七個項目,且所處階段均為初步研發階段。報告期內,2017年上半年、2016年、2015年和2014年,研發費用分別為157.17萬元、342.27萬元、305.11萬元和244.69萬元,營收占比分別為0.78%、1.00%、0.95%和0.88%。

而上海家化2016年年報顯示,該公司目前有50多個研發項目在執行,其中新增 20 項,完成 18 項,涵蓋基礎研究、產品技術、工業設計和材料開發及檢測技術等,2016年本期研發投入總額約為1.24億元,營收占比為2.34%。

通過對比可以發現,毛戈平股份在研發領域投入購買研發設備以及招募高端的研發人員的資金量都相對有限。

一前《時尚》美妝編輯韓爽對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表示,現階段,大范圍而言是經濟全球化,從細節上來看,受惠于互聯網的影響,直接買到海外的名牌化妝瓶根本不是難事。美妝品牌的競爭趨于激烈,產品的生命周期越來越短,如果不重視研發,再大力的宣傳和銷售方面的改進恐怕也是事倍功半。

事實上,在國際大牌占據壟斷地位的大環境下,毛戈平股份要想進一步開拓市場難度也不小。

招股書顯示,其中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上半年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分別為4711.26萬元、5462.47萬元、5331.97萬元、3560.42萬元,利潤增長已顯疲態。

而研發力量的薄弱、營銷模式的落后,以及尚無對標的培訓業務,都有可能導致其上市之路受阻。

一直以來,日化企業想要登陸A股非常困難。在拉芳家化成功之前,曾13年內沒有一家相關公司過會。但隨著拉芳家化、珀萊雅在今年先后過會,毛戈平股份似乎也看到了希望。只是,這毛戈平此番能否殺出重圍,用資本在與國際知名品牌對標,我們還需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