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投資»正文

從100平米廠房開始,這個創業狂魔將1家公司裂變成7家公司,創業成功率100%!

“我一生一定要做一件很酷的事。 ”

把這話奉為圭臬的不是別人, 正是宗毅。 宗毅是誰?

14年前, 他是廣州一家開工廠的小老板, 無人知曉。 在100平方米的廠房里, 一邊汗流浹背地修著機器, 一邊考慮客戶的欠款什么時候到賬, 每天都在缺錢、缺訂單、缺人的狀態里以戰養戰, 拆東墻補西墻。

6年前, 他是誰?依然沒人知道。 縱然他的公司成為全世界游泳池恒溫節能設備的世界一哥, 已然當之無愧的“全球隱形冠軍”。

2年前, 答案還是模糊。

然而如今, 70后大叔宗毅在互聯網圈風頭正勁、勢頭正猛, 擁有一大批鐵桿擁躉者, 他的創業故事被廣為流傳, 他被貼上網紅企業家的標簽:

芬尼克茲集團CEO、“打通南北充電之路第一人”、“運營超過10家公司, 創業成功率100%”、“順道游遍50個國家”、獨創“裂變式創業”模式, 被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列為經典組織案例、羅振宇高度評價“傳統企業轉型互聯網最成功的企業”、《Fast Company》將他納入“2014年‘中國商業最具創意人物100’”,

與馬云、雷軍齊名、中歐創業營及湖畔大學第一期學員、“互聯網大篷車”發起人、寫字樓上建超級幼兒園的頑主……

1家公司裂變成7家公司

宗毅2002年開始創業, 是一個非常傳統的開工廠的小老板。

此后4年, 他連續兩次創業做空調, 在巨頭林立的夾縫中難以生存, 因競爭激烈、利潤太薄, 淪為炮灰。

偶然的機會, 他發現空氣能熱泵這款產品, 在歐美銷售火爆, 卻只有美國人能生產。 于是, 宗毅果斷轉型, 把他創業的第三家公司 ——芬尼克茲全部砸在空氣能熱泵的研發上, 迅速達到歐盟標準, 進而以貼牌生產的方式一舉殺入歐洲市場, 因趕上了中國對外貿易第一場浪潮, 銷售額連續4年都保持100%的增長率, 到2008年的時候, 他的公司成為全世界游泳池恒溫節能設備的世界一哥, 成為當之無愧的“隱形冠軍”。

也就是在這段時間,

他的“裂變式創業”模式應運而生。

2004年, 恰逢他的銷售高管突然離職, 自立門戶生產一樣的產品, 而且此人手握芬尼克茲 80% 的銷售業務。

“他是公司里非常關鍵的人, 公司80%的銷售額都是他做的。 他知道你所有的秘密:你的成本, 你的售價, 你的客戶, 甚至你做過的壞事——因為當時都是我們倆一起去做的。 ”宗毅當時很傷心, 甚至有些恐懼。

后來他一直思考這個問題:公司里總會出現牛人, 他就想當老大, 給多少錢都不可能留得住, 怎么辦?

為了不讓這種事情再次發生, 他想要創造一種制度。

2006 年, 公司要做新業務。 宗毅宣布要注冊新公司, 要從高管中選出一名做創始人, 這個高管必須出錢占股, 越大越好;同時, 其他高管參投, 5 萬一股, 一股起投。 當時有 6 個高管, 宗毅鼓勵每人拿出 15 萬入股。 當時高管們都半信半疑, 認為老板是想套住自己的資金。 宗毅做了大量的溝通工作后,

還是沒有說通其中 2 名高管。 最后宗毅和合伙人加 4 名高管湊了 65萬, 其中宗毅自己出了 20 萬, 正式啟動了新公司。

又一年后, 公司賺了 100 萬。 宗毅拿出 60 萬來分紅, 那只是第一年而已, 兩名沒參與的高管后悔一輩子。

第一個內部創業樣板成功后, 讓宗毅得到所有員工的信任。 注冊第二公司的時候, 宗毅希望能湊夠 100 萬, 結果員工們一晚上給他湊夠了 200 多萬。 他們相信公司做的越大, 自己賺的越多。

從這以后就發現這個方法很好, 所以每年都搞一次。 每年一次機會, 所以每年他的員工都翹首以待, 這次干什么?

因為每一次不光是大家有投資的機會, 最關鍵的是, 會有一個帶頭人, 能夠成為股東級的總經理。

截止2015年, 芬尼克茲集團用這種方式裂變出 7 個新公司。 這個數字還不包括其他規模太小或關系沒有徹底獨立的項目。

其中, 年銷售收入高的有 5000 多萬元,

利潤 700 多萬元, 但當時的投入只有 100 多萬元;第一個項目啟動資金是 65 萬元, 現在每年的銷售收入是 4000 多萬, 利潤 400 多萬元。 通過這種機制成立的公司沒有完全失敗的案例。 表現最差的一個公司年回報率在 70%。 母公司芬尼克茲, 現在每年的銷售收入是 3 億, 去年利潤為 2000 多萬元。

宗毅把這個游戲總結為:“你在跟我賭, 你要輸了你會很慘, 我還是我。 但你要是贏了, 比我好。 ”

“這個公司敗了, 他全部身家就沒了。 我們只不過少個 1/10 而已。 我們選擇總經理也有一個標準, 他要把自己的身家全部押進來, 我們才可以把公司交給他。 ”換句話說, 這就是個金手銬工程。 把員工和企業的利益捆綁在一起, 讓二者的價值觀趨于一致, 最后雙方共贏。

這套模式沿用至今, 創業成功率100%。

特斯拉狂暴之路

2008年金融危機席卷而來, 市場風云突變。

“在日子好過的時候, 你不會想到變革, 是吧?”公司在2009年利潤呈斷崖式下滑,一年少了60%,更預知到未來幾年肯定每況愈下。“當時我就在想,該怎么辦?”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危機之中,他如何長袖善舞?

——他考慮的是轉型做電商。

但傳統行業出身的他,在互聯網大潮來襲時,也曾焦慮得找不到方向。

在高人的指點下,想做粉絲經濟的他,還專程去拜訪了羅振宇。

“當時我不知道他的功力怎么樣。我就跟他講我的想法和我的產品,他上下打量了我一下說,你沒可能。“

1、你沒故事,誰知道你是誰啊,我們都不知道怎么敘述你。

2、關鍵是你的產品不行。小米是做手機的,大家天天拿在手上,聊天什么的多好玩。你做的是什么?空氣過濾器,冷氣熱水器,你見過有人玩熱水器的嗎?你怎么做粉絲?”

唯一的途徑就是借勢。羅振宇給宗毅支招——打造中國第一條電動車南北充電之路。

宗毅是中國第一批特斯拉車主,他認為這是全世界最偉大的產品。他第一次在硅谷見到這種車的時候,就異常激動,在他看來,它實際上是一個移動的互聯網終端,而不僅僅是一臺車。

但他當時下了四萬美金的定金,買了這個車以后,足足等了整整十一個月,特斯拉不斷改變它的承諾。為什么會這樣呢?就是因為充電樁修不起來。

由于廣州沒有充電樁,任性的特斯拉公司就是不發車,逼著他把提車地點更改為北京。宗毅當時就在想,怎么把這個車搞回去,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弄個卡車運回去。

他的一個員工說:“這種事怎么是你干的呢,是吧?你要把它開回來才符合你的身份嘛。”

“那就開吧,開也不難,是吧?”他說。

2014年5月,宗毅買了一臺比亞迪“秦”電動汽車,帶著攝影師、記者一起,打著“X絲迎娶白富美”的旗號,從廣州一路向北,領取預定的特斯拉。賺足了眼球。

到北京后,宗毅找到特斯拉中國區總裁吳碧瑄,“忽悠”她要買20個充電樁送給員工做福利。吳很感動,當場以對折價5000元每臺的價格賣給了宗毅。可當宗毅拿到充電樁,提到車之后,他才告訴吳碧瑄真實的計劃——2014年5月25日,他和羅振宇在北京朝陽區798藝術園區,在媒體的長槍短炮前,裝上了特斯拉第一個充電樁。

緊接著,在武漢、長沙等6個城市,宗毅聯合羅振宇把充電之路搞成了演出。其中,在武漢華中科技大學光谷體育館,面對臺下4000多名觀眾,宗毅宛若“天皇巨星”一般,意氣風發地宣傳自己的芬尼克茲創業理念,當時那種感覺,對一個傳統企業主來說,爽翻了!

宗毅掂量了一下,他的整個充電之路策劃,只花了數百萬元,但是沿途獲得的全渠道媒體報道的價值就高達2億多元。

其中,一名“毅粉”,一年為他帶來13萬元的訂單;還有一位渠道商,因為宗毅買了特斯拉,還投資成為一家芬尼克茲體驗店的老板。

嘗到粉絲經濟甜頭的宗毅,后來一發不可收拾。

2015年4月10日晚,宗毅與易寶支付等策劃的“互聯網大篷車”開始西南行,一場集合了王錚亮、夏雨、徐靜蕾、郎永淳的“公益演講”,在朋友圈爆炸了。

須知請來這些娛樂界大咖,宗毅沒有花一分錢,都是互相借勢。宗毅也趁機宣傳了芬尼克茲。

后來,他又去斯坦福大學,康奈爾大學講演。如果他不去做這個公益,根本就沒有這個開始。

他發現,原來他們也是可以有粉絲的,而且粉絲介紹很多朋友來買他們的產品。

宗毅由此做了一個總結:要學會帶著私心去做公益。

“以前大家覺得,做公益就一定得是怎么樣的,其實并不完全是這樣,帶著私心去做公益,公益的效果反而更好。”

“我們的目的是推動電動汽車的發展,是推動互聯網在中國的發展。我的私心是什么?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企業的知名度和美譽度直線上升。”

寫字樓建超級幼兒園,是怎樣的一種體驗?

2015年年底,宗毅的芬尼公司又花巨資在其辦公室樓頂建了一個超級幼兒園:樓上孩子上學、樓下爸媽上班。

在芬尼創意園里,所有白墻都可以被孩子們用來涂鴉;有一塊屬于孩子自己的櫻花園;我們還在建一個室內游樂場,有環形跑道和籃球場,參照真實停車場,畫上停車位、立上限速牌,左邊墻上是攀巖和沙地,中間鋪上地膠,打架班的小男女們可以自在耍弄。

大部分幼兒園的基礎設施都利用了公司現成資源。公司的階梯會議室就是孩子們的電影院;公司的員工健身中心加點玩具就是孩子們的游樂場;公司的花園菜地就是孩子們的農場;公司的海外部的業務經理也可以成為孩子們的英文老師,這就是共享經濟。

其中,他“鼓動”開設的打架班頗受爭議。對此,他回答:我們要教會孩子什么?

首先,是有擔當的勇氣。我們是在實踐中教學,大量的活動組織,讓孩子們從小就知道協調,我們很容易讓孩子們走進他們父母的工作場景,這樣他們更會知道父母的辛苦,讓他們從小就知道社會是怎樣協調運作的。

其次,是冒險精神。我們在 6 米的高空建一個懸空透明的大泳池,有半截是從大樓身上凸出來的,走進創意園大門就能從下面看到。這個是專門為親水寶寶的主題課程量身定制的,孩子們在這里面游泳是需要勇氣的。

為什么如此重視這個?

第一、福利——這個時代,福利比收入重要。芬尼很多員工都有孩子,他們早上六點鐘送孩子上學,八點鐘到公司,下午三點鐘就想著接孩子,又塞車。其實,最好的幼兒園應該就在寫字樓里。

第二、社群時代——芬尼公司現在已經是各大商學院學習的基地,他們來了我們公司,看到這個幼兒園,相信沒有一個人不會不發朋友圈分享的。

第三、教育——這是全民族最糾結的熱點,也是芬尼看好的下一個巨大的產業。

宗毅語錄:

1、沒有故事?沒有人天生就有故事。故事是你自己寫劇本,自己去導演,然后用生命去演繹的。

2、沒有傳統的企業,只有傳統的老板。如果你的企業轉型失敗,就是你自己不行。

3、利益共享的公司不太需要監管。如果團隊給你賺 100 萬,你分給他們 60 萬,你自己拿 40 萬。那么不用你管,這個雪球也會越滾越大。只是,你舍得么?聰明的老板不會跟員工談理想和情懷,直接談錢,不傷感情。

4、你一定要走出邊界,做一些和你沒有關系的事情——當你做的事情是和你相關的,大家就不會去討論。當你做的是不相關的事,他就會去討論,去研究,滿世界去問,這個時候你的目的就達到了。

5、對新鮮事物的好奇心,是此生最好的投資。

是吧?”公司在2009年利潤呈斷崖式下滑,一年少了60%,更預知到未來幾年肯定每況愈下。“當時我就在想,該怎么辦?”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危機之中,他如何長袖善舞?

——他考慮的是轉型做電商。

但傳統行業出身的他,在互聯網大潮來襲時,也曾焦慮得找不到方向。

在高人的指點下,想做粉絲經濟的他,還專程去拜訪了羅振宇。

“當時我不知道他的功力怎么樣。我就跟他講我的想法和我的產品,他上下打量了我一下說,你沒可能。“

1、你沒故事,誰知道你是誰啊,我們都不知道怎么敘述你。

2、關鍵是你的產品不行。小米是做手機的,大家天天拿在手上,聊天什么的多好玩。你做的是什么?空氣過濾器,冷氣熱水器,你見過有人玩熱水器的嗎?你怎么做粉絲?”

唯一的途徑就是借勢。羅振宇給宗毅支招——打造中國第一條電動車南北充電之路。

宗毅是中國第一批特斯拉車主,他認為這是全世界最偉大的產品。他第一次在硅谷見到這種車的時候,就異常激動,在他看來,它實際上是一個移動的互聯網終端,而不僅僅是一臺車。

但他當時下了四萬美金的定金,買了這個車以后,足足等了整整十一個月,特斯拉不斷改變它的承諾。為什么會這樣呢?就是因為充電樁修不起來。

由于廣州沒有充電樁,任性的特斯拉公司就是不發車,逼著他把提車地點更改為北京。宗毅當時就在想,怎么把這個車搞回去,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弄個卡車運回去。

他的一個員工說:“這種事怎么是你干的呢,是吧?你要把它開回來才符合你的身份嘛。”

“那就開吧,開也不難,是吧?”他說。

2014年5月,宗毅買了一臺比亞迪“秦”電動汽車,帶著攝影師、記者一起,打著“X絲迎娶白富美”的旗號,從廣州一路向北,領取預定的特斯拉。賺足了眼球。

到北京后,宗毅找到特斯拉中國區總裁吳碧瑄,“忽悠”她要買20個充電樁送給員工做福利。吳很感動,當場以對折價5000元每臺的價格賣給了宗毅。可當宗毅拿到充電樁,提到車之后,他才告訴吳碧瑄真實的計劃——2014年5月25日,他和羅振宇在北京朝陽區798藝術園區,在媒體的長槍短炮前,裝上了特斯拉第一個充電樁。

緊接著,在武漢、長沙等6個城市,宗毅聯合羅振宇把充電之路搞成了演出。其中,在武漢華中科技大學光谷體育館,面對臺下4000多名觀眾,宗毅宛若“天皇巨星”一般,意氣風發地宣傳自己的芬尼克茲創業理念,當時那種感覺,對一個傳統企業主來說,爽翻了!

宗毅掂量了一下,他的整個充電之路策劃,只花了數百萬元,但是沿途獲得的全渠道媒體報道的價值就高達2億多元。

其中,一名“毅粉”,一年為他帶來13萬元的訂單;還有一位渠道商,因為宗毅買了特斯拉,還投資成為一家芬尼克茲體驗店的老板。

嘗到粉絲經濟甜頭的宗毅,后來一發不可收拾。

2015年4月10日晚,宗毅與易寶支付等策劃的“互聯網大篷車”開始西南行,一場集合了王錚亮、夏雨、徐靜蕾、郎永淳的“公益演講”,在朋友圈爆炸了。

須知請來這些娛樂界大咖,宗毅沒有花一分錢,都是互相借勢。宗毅也趁機宣傳了芬尼克茲。

后來,他又去斯坦福大學,康奈爾大學講演。如果他不去做這個公益,根本就沒有這個開始。

他發現,原來他們也是可以有粉絲的,而且粉絲介紹很多朋友來買他們的產品。

宗毅由此做了一個總結:要學會帶著私心去做公益。

“以前大家覺得,做公益就一定得是怎么樣的,其實并不完全是這樣,帶著私心去做公益,公益的效果反而更好。”

“我們的目的是推動電動汽車的發展,是推動互聯網在中國的發展。我的私心是什么?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企業的知名度和美譽度直線上升。”

寫字樓建超級幼兒園,是怎樣的一種體驗?

2015年年底,宗毅的芬尼公司又花巨資在其辦公室樓頂建了一個超級幼兒園:樓上孩子上學、樓下爸媽上班。

在芬尼創意園里,所有白墻都可以被孩子們用來涂鴉;有一塊屬于孩子自己的櫻花園;我們還在建一個室內游樂場,有環形跑道和籃球場,參照真實停車場,畫上停車位、立上限速牌,左邊墻上是攀巖和沙地,中間鋪上地膠,打架班的小男女們可以自在耍弄。

大部分幼兒園的基礎設施都利用了公司現成資源。公司的階梯會議室就是孩子們的電影院;公司的員工健身中心加點玩具就是孩子們的游樂場;公司的花園菜地就是孩子們的農場;公司的海外部的業務經理也可以成為孩子們的英文老師,這就是共享經濟。

其中,他“鼓動”開設的打架班頗受爭議。對此,他回答:我們要教會孩子什么?

首先,是有擔當的勇氣。我們是在實踐中教學,大量的活動組織,讓孩子們從小就知道協調,我們很容易讓孩子們走進他們父母的工作場景,這樣他們更會知道父母的辛苦,讓他們從小就知道社會是怎樣協調運作的。

其次,是冒險精神。我們在 6 米的高空建一個懸空透明的大泳池,有半截是從大樓身上凸出來的,走進創意園大門就能從下面看到。這個是專門為親水寶寶的主題課程量身定制的,孩子們在這里面游泳是需要勇氣的。

為什么如此重視這個?

第一、福利——這個時代,福利比收入重要。芬尼很多員工都有孩子,他們早上六點鐘送孩子上學,八點鐘到公司,下午三點鐘就想著接孩子,又塞車。其實,最好的幼兒園應該就在寫字樓里。

第二、社群時代——芬尼公司現在已經是各大商學院學習的基地,他們來了我們公司,看到這個幼兒園,相信沒有一個人不會不發朋友圈分享的。

第三、教育——這是全民族最糾結的熱點,也是芬尼看好的下一個巨大的產業。

宗毅語錄:

1、沒有故事?沒有人天生就有故事。故事是你自己寫劇本,自己去導演,然后用生命去演繹的。

2、沒有傳統的企業,只有傳統的老板。如果你的企業轉型失敗,就是你自己不行。

3、利益共享的公司不太需要監管。如果團隊給你賺 100 萬,你分給他們 60 萬,你自己拿 40 萬。那么不用你管,這個雪球也會越滾越大。只是,你舍得么?聰明的老板不會跟員工談理想和情懷,直接談錢,不傷感情。

4、你一定要走出邊界,做一些和你沒有關系的事情——當你做的事情是和你相關的,大家就不會去討論。當你做的是不相關的事,他就會去討論,去研究,滿世界去問,這個時候你的目的就達到了。

5、對新鮮事物的好奇心,是此生最好的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