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投資»正文

君聯資本王能光:政策扶持、資本蜂擁 2016是股權投資大時代!

2016年5月10日, 由北京市金融工作局、中關村科技園區管理委員會、北京市昌平區人民政府主辦, 北京市昌平區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中關村科技園區昌平園管理委員會、北京昌平科技園發展有限公司承辦, 清科集團協辦的“2016北京•昌平金融峰會”在龍城麗宮酒店舉行。 在會議上, 君聯資本董事總經理、首席財務官王能光發表了題為《2016, 股權投資大時代!》的演講, 以下為其精彩觀點:

各位領導, 各位嘉賓, 大家上午好!剛才昌平雙創金融服務聯盟的成立, 以及金融聚集示范區政策的發布, 都是資本助力創新創業的具體措施。 昌平為創新創業提供了良好的政策環境, 服務環境, 以及形成了一個很好的創業空間。

下面來看一下股權投資大時代下助力科技創新和成長過程中的作用, 以及助力的方面。

我列出了一個圖表數據, 可以看到從2001年到2015年創業投資, 或者是VC投資經歷了前五年緩慢增長,

在那個時期政府在資金上也積極給予了支持, 收效并不好。 有投資機制方法的原因, 也有國內資本市場的原因, 在05、06年一批互聯網公司在海外上市效應的帶動下, 07、08年創業投資或者風險投資大幅度的增加, 由于在09年金融危機的回落, 又出現了大幅度的回落, 隨后在創業板的設立帶動下, 10年、11年又創新高。 在11年、12年的一些論壇上, 大家都在討論全民PE的話題, 實際上也是國內民間資本重視創業投資的開始。

12、13年投資的減少, 隨著14、15年在移動互聯網, 包括O2O、P2P, 以及15年大眾創業, 萬眾創新的鼓舞下, 使整體投資更加活躍, 更加關注創業創新, 每一次的起落, 實際上也伴隨著投資者、創業者、監管者對這個行業發展規律的認識和理解。

我們再來看一下資本資金供給, 或者叫VC、PE資金融集的情況, 數據可以看到在05年前主要是以美元為主,

那個時候國內資金對投資科技類公司, 尤其是互聯網公司經驗不足, 所以資金以外資為主, 他們選擇了搭建VIE架構在海外上市。 同時A股要求也不太適合這些科技公司, 因為很多科技公司大多早期處于虧損的狀態, 美股市場給這一類公司提供了發展機會。 10年國內資金隨著創業板的設立, 積極關注創業投資基金, 同時傳統產業增長也減緩, 也促進了資金的流向投向了這個方面的轉變。 相反由于外匯儲備的增加, 結匯等方面的束縛, 12、13年美元降了很低的水平, 這些變化與投資的發展變化是一致的。

那么幾個數字可以看到我們這些年的發展結果, 從06年中小板到09年的創業板, 那么中小板上市公司的數量已經有700多家, 創業板500多家, 更為發展迅速的是新三板, 到目前新三板掛牌已經有7千多家。 實際上新三板里面醞釀了很多的優秀企業, 假定新三板里面他們規模還比較小,

還是處于發展階段, 但是假定里面有10%、5%是將來成為非常有規模的, 持續增長的, 也是對科技創新, 對經濟有很大的貢獻, 或者是潛在的貢獻。

這個表說明了發展過程還是非常的興奮, 因為現在看有些不以為然, 都是往回看經歷這個過程, 是來之不易。 今天的聯盟成立, 今天的政策引導, 再回過頭來看, 今天的意義就非常大, 就會深有感觸。

剛才我們看到這個過程、現象, 以及結果, 內在的原因在于經濟發展過程, 經濟結構內在改變的動力, 就是我們常說的勞動密集型向資本密集型轉變, 分散型向集約型轉變, 創業團隊關鍵意識的轉變, 以及消費升級后, 升級過程中品牌對消費者的作用。

創業團隊意識得改變, 這個在80、90年代, 我們的創業團隊很少容易接受與業務沒關的第三方的投資, 當然也很少有這樣的投資人, 他們是靠自我的積累,

過程的緩慢, 那個時候由于整個經濟發展迅速, 所以競爭不是非常激烈, 容許他通過自我的積累, 依靠后期銀行支持, 這樣生存和發展。

科技類的資金需求量大, 尤其是互聯網類的公司, 還有醫藥類的公司, 風險也很大。 那么在這個時候, 是外資看到這一過程的資金需求, 勇敢的進入, 他們當中也有的是收益豐厚, 也有的是有虧損。 企業在成長過程中, 各個階段也是有其特點的, 當一個企業創建的時候早期是大量的投入階段, 那么這個時候實際上適合天使投資人和一些行業比較熟悉有經驗的風險投資。 發展到下一個階段, 開始已經有業務, 或者微小的業務, 商業模式已經確定了, 我們叫做成長的早期, 這個時候VC給他資金, 促進他下一步發展。

那么在這個發展之后, 出現了成長快速的階段, 我們稱之為成長的后期, 這個時候資金量就比較大, 在VC來說通常講到B輪和C輪。再就是臨近IPO,有一個擴張鞏固的階段,這個時候是往IPO沖刺。到了IPO以后,這個接力棒交給了資本市場,資本市場的資金幫助公司進一步成長和擴大。但是大家往往看到IPO的企業發展到兩三年,內生式增長受到了阻礙,公司再進行研發的動力投入受到股市價格的影響,投入相對減少,這個時候要通過新的投入,或者并購使這個公司更進一步的持續增長。

這些都是要在不同的階段的差別,依靠投資人對商業區域,對團隊的判斷,對收益和風險他們的看法都是不一樣的,所以每一個階段都要有不同的經驗的專業投資人,來對企業進行幫助,使他們快速度過這個階段發展中的問題或者管理中的問題。

提供資金的投資者也是有差別的,我這里列舉了一個示意圖,實際上這里面我想就是個人可用于投資的,我把它大致區分為10萬以下,10-100,100-1000,1000-2000萬,過去個人的資金是很少參與各類的投資,隨著互聯網的發展,隨著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小額資金擁有者也會參與到市場上的很多投資。當可投資資金在10-100萬的時候,這個時候資金持有人或者投資人,他會訴求快速的增值,期望高回報,期望低風險,所以看到很多的理財產品,甚至很多的P2P出現的問題也都是在這個量級的投資人,他看到高回報,又想到低風險。100-1000萬這個人群就會產生利用杠桿,或者100萬-500萬,利用杠桿的信心會加重,去年股市活躍的時候,場外配資很活躍,大概就是在這個投資量級的投資人身上。

1000萬以上的這些投資人,他經歷了前面的階段,開始懂得投資的組合,開始知道怎么樣來控制風險,所以我覺得在第一層和第二層的方面,第一層是由于互聯網的便捷,使這些閑散資金能夠參與到投資的領域里面來,但是第一層和第二層監管也是重要,這里面如果出現了系統性的風險,就會傷害這些資金的持有人,監管在這個量級的行為監管也非常重要。如果投資者的風險不能得到有效的防范和控制,市場就能持續活躍,就能持續助力科技創新成長。

經濟社會發展趨勢對創新的引導,特別是注意潛在市場需求與鼓勵的關系,鼓勵適度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我們也看到有的時候鼓勵會出現一些過度,所以會產生超過了潛在需求,比如說我們看到早年的光伏一些領域,各個地方鼓勵的度比較大,所以忽略了潛在需求的力量,最后導致效率低下,同時產生一些副作用。

還要注重潛在需求和轉變為市場需求的一個過程,這個主要是創業團隊在發展自己業務的時候,要看到潛在需求通過什么樣的力量,才能轉化為市場需求。只有這樣,就像平時常說的快了一步,可能就做出了很多的犧牲,走快半步可能是最好的效果。希望VC和PE專業機構用他們的眼光判斷資金與市場的專業技能,來平衡這些關系。比如說14、15年O2O領域里面,也出現了一些羊群效應,由于沒有把這個規律把握清楚,到后來可能是買單,到后來可能是吃苦頭,也會使我們創業者花掉了很多無效的時間。但是總歸還是得以修正的,這里面特別要注意有一些媒體為了吸引眼球,有一些所謂的專家為了吸引一些眼球,產生了羊群效應和誤導。因為我們知道投資人他投錯了,他是要用自己的資金去買單的,他要很快的修正,創業者也是要為自己的時間買單,他也會很快的修正。唯獨有一些媒體和專家,他不需要買單,實際上不寫了,誰也不知道了,所以這個方面我們要特別珍惜,要保護創業環境。

在制度監管的層面,也要注意架構規則相對前瞻及穩定。最近一段時間,實際上從去年來看,就出現了很多的現象,就是著急的時候急踩油門,出現的問題就急剎車,忘記了市場慣性的作用,實際上我觀察我們有這么一個特點,就是當某一個新鮮事物產生的時候,通常是政府號召,少數人參與,多數人參與,最后群體參與,在群體參與中就開始有守規律和不守規律,就出現了問題,就導致不得不以總結經教訓來暫停,到多數人和群體參與的時候,已經有了問題的出現,有兩種看法和多種看法難以統一,就導致了問題的積累。所以改善這些現象,我覺得就應該持續當出現問題進行及時的修正,這樣對持續的助力是非常重要的。

最后,對創業者而言,我覺得特別注重持續發展,要注意需求和供給的互動,模式創新和科技創新的互動,效用和效力的互動。

在資本市場能夠持續助力科技創新,我覺得在于投資者們的意愿,那么投資者意愿無外乎兩個方面,一個就是他的收益和他的風險的平衡,一個就是收益與流動性的平衡,投在股權投資里面會比投在其他一些方面回報率,總的行業水平回報率是相對搞得。但是要靠鎖定流動性,不能及時變現換來的代價。比如說在20%的IRR,要付出的流動性,投資者是非常愿意的。

所以多次的資本市場在股權投資里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有著多次資本市場使投資者達到一個穩定的比例,持續為公司的發展提供了作用,產生正的持續循環,幾年后科技創新在創業者的努力下,在政府、社會的關懷下,在資本的支持下,必然會上一個新臺階,這也就是股權投資大時代的碩果。

在VC來說通常講到B輪和C輪。再就是臨近IPO,有一個擴張鞏固的階段,這個時候是往IPO沖刺。到了IPO以后,這個接力棒交給了資本市場,資本市場的資金幫助公司進一步成長和擴大。但是大家往往看到IPO的企業發展到兩三年,內生式增長受到了阻礙,公司再進行研發的動力投入受到股市價格的影響,投入相對減少,這個時候要通過新的投入,或者并購使這個公司更進一步的持續增長。

這些都是要在不同的階段的差別,依靠投資人對商業區域,對團隊的判斷,對收益和風險他們的看法都是不一樣的,所以每一個階段都要有不同的經驗的專業投資人,來對企業進行幫助,使他們快速度過這個階段發展中的問題或者管理中的問題。

提供資金的投資者也是有差別的,我這里列舉了一個示意圖,實際上這里面我想就是個人可用于投資的,我把它大致區分為10萬以下,10-100,100-1000,1000-2000萬,過去個人的資金是很少參與各類的投資,隨著互聯網的發展,隨著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小額資金擁有者也會參與到市場上的很多投資。當可投資資金在10-100萬的時候,這個時候資金持有人或者投資人,他會訴求快速的增值,期望高回報,期望低風險,所以看到很多的理財產品,甚至很多的P2P出現的問題也都是在這個量級的投資人,他看到高回報,又想到低風險。100-1000萬這個人群就會產生利用杠桿,或者100萬-500萬,利用杠桿的信心會加重,去年股市活躍的時候,場外配資很活躍,大概就是在這個投資量級的投資人身上。

1000萬以上的這些投資人,他經歷了前面的階段,開始懂得投資的組合,開始知道怎么樣來控制風險,所以我覺得在第一層和第二層的方面,第一層是由于互聯網的便捷,使這些閑散資金能夠參與到投資的領域里面來,但是第一層和第二層監管也是重要,這里面如果出現了系統性的風險,就會傷害這些資金的持有人,監管在這個量級的行為監管也非常重要。如果投資者的風險不能得到有效的防范和控制,市場就能持續活躍,就能持續助力科技創新成長。

經濟社會發展趨勢對創新的引導,特別是注意潛在市場需求與鼓勵的關系,鼓勵適度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我們也看到有的時候鼓勵會出現一些過度,所以會產生超過了潛在需求,比如說我們看到早年的光伏一些領域,各個地方鼓勵的度比較大,所以忽略了潛在需求的力量,最后導致效率低下,同時產生一些副作用。

還要注重潛在需求和轉變為市場需求的一個過程,這個主要是創業團隊在發展自己業務的時候,要看到潛在需求通過什么樣的力量,才能轉化為市場需求。只有這樣,就像平時常說的快了一步,可能就做出了很多的犧牲,走快半步可能是最好的效果。希望VC和PE專業機構用他們的眼光判斷資金與市場的專業技能,來平衡這些關系。比如說14、15年O2O領域里面,也出現了一些羊群效應,由于沒有把這個規律把握清楚,到后來可能是買單,到后來可能是吃苦頭,也會使我們創業者花掉了很多無效的時間。但是總歸還是得以修正的,這里面特別要注意有一些媒體為了吸引眼球,有一些所謂的專家為了吸引一些眼球,產生了羊群效應和誤導。因為我們知道投資人他投錯了,他是要用自己的資金去買單的,他要很快的修正,創業者也是要為自己的時間買單,他也會很快的修正。唯獨有一些媒體和專家,他不需要買單,實際上不寫了,誰也不知道了,所以這個方面我們要特別珍惜,要保護創業環境。

在制度監管的層面,也要注意架構規則相對前瞻及穩定。最近一段時間,實際上從去年來看,就出現了很多的現象,就是著急的時候急踩油門,出現的問題就急剎車,忘記了市場慣性的作用,實際上我觀察我們有這么一個特點,就是當某一個新鮮事物產生的時候,通常是政府號召,少數人參與,多數人參與,最后群體參與,在群體參與中就開始有守規律和不守規律,就出現了問題,就導致不得不以總結經教訓來暫停,到多數人和群體參與的時候,已經有了問題的出現,有兩種看法和多種看法難以統一,就導致了問題的積累。所以改善這些現象,我覺得就應該持續當出現問題進行及時的修正,這樣對持續的助力是非常重要的。

最后,對創業者而言,我覺得特別注重持續發展,要注意需求和供給的互動,模式創新和科技創新的互動,效用和效力的互動。

在資本市場能夠持續助力科技創新,我覺得在于投資者們的意愿,那么投資者意愿無外乎兩個方面,一個就是他的收益和他的風險的平衡,一個就是收益與流動性的平衡,投在股權投資里面會比投在其他一些方面回報率,總的行業水平回報率是相對搞得。但是要靠鎖定流動性,不能及時變現換來的代價。比如說在20%的IRR,要付出的流動性,投資者是非常愿意的。

所以多次的資本市場在股權投資里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有著多次資本市場使投資者達到一個穩定的比例,持續為公司的發展提供了作用,產生正的持續循環,幾年后科技創新在創業者的努力下,在政府、社會的關懷下,在資本的支持下,必然會上一個新臺階,這也就是股權投資大時代的碩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