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快訊»正文

“一個月收入能買一輛奔馳”,負債百億的賈躍亭收入曝光! ...

為了實現“下周回國”的目標, 賈躍亭在做最后的努力。

自10月14日, 賈躍亭債務處理小組發布了賈躍亭在美國申請個人破產重組申請信息以來, 有關賈躍亭債務情況的文件正逐步披露出來。

破產公司文件和申請管理公司Epiq Cases網站披露的一份文件顯示, 賈躍亭在10月14日提交破產申請文件前6個月,

每月的月收入為93810美元。

背負百億債務, 賈躍亭每月依然有約66萬元人民幣的收入, 按照網友的說法, 就是“一個月一輛奔馳”。

靠薪酬+租金, 賈躍亭每月收入66萬元

據披露, 賈躍亭月收入主要分為兩個部分, 其中5萬美元來源于“工資、小費、獎金、加班費和傭金(在所有工資扣除前)”欄目。

也就是說, 賈躍亭每月的薪酬收入約為35萬元人民幣, 按此計算一年的薪酬收入超過了400萬人民幣。

值得注意的是, 9月3日法拉第未來(以下簡稱FF公司)宣布任命畢福康博士(Dr. Carsten Breitfeld)為全球CEO。 同時, 賈躍亭將辭去原CEO職務, 出任CPUO(首席產品和用戶官)。

另外, 據媒體報道, 從去年底賈躍亭開始規劃FF的合伙人制度, 他曾表示將在此前拿出的40%個人股權基礎上, 再拿出40%股權轉為期權與合伙人分享。

畢福康在接受采訪時也表示, 合伙人制度將吸引更多FF員工及外部人士,

同時意味著著FF的實際控制權不再掌握在賈躍亭個人手上, 而是轉為整個合伙人委員會。

薪酬收入之外, 賈躍亭每月還有43810美元(約31萬人民幣)的收入來自“租金凈收益和其他不動產租金凈收益(總收入(扣除前))”。

2017年賈躍亭在美國的5套豪宅曾引起媒體關注。 這5套房產均位于美國洛杉磯Rancho Palos Verdes, 分別是瑪格麗特大街7號、14號、15號、19號和91號。 美國房產信息網站zillow顯示, 7號、19號和91號均為海景別墅, 當時市場價格在800萬美元以上。

圖片來源:澎湃新聞航拍截圖

當時樂視方面曾聲明稱, 媒體曝光“豪宅”并不屬于賈躍亭個人, 而是樂視汽車購買,

是其駐美辦兼接待辦, 并且房產已經全部抵押將資金投入至汽車研發。

當時賈躍亭也在微博發文澄清稱“被富貴”, 澄清中稱, 上述房產“是樂視汽車中國高管來美出差和常駐美國的樂視汽車員工住所, 因工作需要經常會有一二十名中國樂視高管輪流在LA工作, 在節約出差成本的同時也便于在美員工與國內的協同工作, 尤其是存在中美時差問題, 中國白天是美國的晚上, 通常需要中美視頻會議, 此處也成為樂視汽車生態美國第二工作點和會議室”。

賈躍亭債權人曝光:平安銀行、中信銀行在列

此前, 賈躍亭債務處理小組發布的信息顯示, 截至目前, 賈躍亭待償還債務總額約為36億美元, 減去已凍結待處置國內資產以及可轉股的擔保債務, 債務凈額約為20億美元。

而賈躍亭債務處理小組提交的一份破產文件列出, 目前, 賈躍亭的債權人數量在100~199之間。

在索賠金額排名前20的無擔保債權人名單里排名第一的是Shenzhen Yingda Capital Management Co.,Ltd.(深圳英大資本管理有限公司, 現“北京英大資本管理有限公司”), 索賠理由為個人擔保, 索賠金額為2.797億美元;

排名第二的是China CITIC Bank Co.,Ltd.Head Office Sales Department(中信銀行), 索賠理由為個人擔保, 索賠金額為2.33億美元;

排名第三的是Ping An Bank Co.,Ltd.Beijing Branch(平安銀行), 索賠理由為個人擔保和股權質押, 索賠金額為2.3億美元。

此前在國內剛剛被法院因暫無財產可供執行終結了訴賈躍亭、樂視控股案執行程序的中國民生信托(China Minsheng Trust Co.,Ltd.)則排在第五位, 索賠理由為個人擔保和股權質押, 索賠金額為1.899億美元。

賈躍亭債務處理小組表示, 為了履行對債權人盡責到底的承諾, 更好更快地徹底解決個人債務問題, 讓每一位債權人可以得到平等償債的機會, 賈躍亭在美國主動申請個人破產重組(Chapter 11)。 而作為個人破產重組方案的一部分, 由債權人組成的委員會和信托受托人控制和管理的債權人信托也將同時設立,

美國法院認定的賈躍亭全部資產和相關收益也將會通過這種方式轉讓給債權人。 該方案完成后, 賈躍亭將不再持有任何Faraday Future(FF)的股權。

而另一份在Epiq Cases網站上披露的文件顯示, 此次賈躍亭提出, 通過把他在法律上承認的全部個人資產(除去在中國被凍結或查封的資產), 基于預打包計劃, 注入到為債權人謀利的債權人信托中。 此次由債權人投票的預打包計劃投票截止時間為北京時間2019年11月8日下午5點。

每經熱評:先破產再回國 賈躍亭這條路行不通

根據賈躍亭債務處理小組披露的信息, 賈躍亭已于美國當地時間10月13日根據美國相關法律主動申請個人破產重組, 其名下包括法拉第未來(以下簡稱FF公司)股權等所有資產將轉移到一個信托基金, 而這個信托基金的權益歸賈躍亭的債權人所有。 該方案完成后,賈躍亭將不再持有FF公司的股權。

表面來看,對賈躍亭個人、債權人、FF公司,這樣的債務重組方案是一個“三贏”的選擇,各方很難拒絕。

對賈躍亭來說,最大的危機是個人債務問題以及信用破產問題。根據債務處理小組公開的數據,賈躍亭的個人債務仍然高達36億美元,如果算上他在國內被凍結可用于還債的資產,那他的凈債務仍有20億美元之多。個人破產是重建個人信用的第一步,和過往債務徹底說再見的賈躍亭能以FF公司CPUO(首席產品和用戶官)的身份回國繼續推銷電動汽車。即便這次創業再度失敗,也不會波及他個人的財務,于他而言是一項進退自如的選擇。

對債權人來說,賈躍亭國內的資產已經被輪番凍結,而這些資產的市場價值已較當初賬面價值大幅縮水,遠不足以覆蓋債務本息,債權人也都盼望著賈躍亭在汽車行業大獲成功,畢竟FF公司是賈躍亭清償債務唯一的希望。既如此,那提前拿到FF的股權,便屬于超過預期的清償步驟,而超出預期的事項更容易獲得人們認同。

對FF公司來說,創始人及最大股東賈躍亭的個人債務和信用問題,是影響其發展的重大障礙。FF公司創業之路險象環生,從資金鏈到創業團隊,從合作伙伴到產品質量,這些關鍵環節都曾發生過危機。賈躍亭將股權轉移并實現破產后,FF公司股權被強制拍賣的風險消除,賈躍亭同時可以回到中國這個全球最大的電動汽車市場開拓銷路,這對造車已經慢了好幾個節拍的FF公司來說至關重要——中國電動汽車補貼已經大幅退坡,這對定價較高的FF公司來說極為不利,鑒于中國電動汽車銷量已經轉頭向下,留給FF公司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盡管賈躍亭個人破產有如此多的“好處”,但破產之后再回國這條路卻行不通,原因有二。

一是法律問題。賈躍亭的個人負債,大量位于中國境內,而他卻在美國申請破產。盡管美國法律可以接受它國公民的破產申請,但中國的個人破產制度才剛開始試點,其在美國破產并不適用于中國法律。也就是說,即便那些在美國申報了債權的國內債權人,在沒有得到足夠清償的情況下,仍舊可以按照中國有關的法律主張自己的權利。雖然賈躍亭方面表示,其個人破產“可以徹底解決債務問題”,但這仍然只是一廂情愿。

二是FF公司的控制權問題。債權人的權利能否兌現的關鍵在于FF公司能否按照理想的估值得到發展并最終上市,但FF公司是一家初創企業,賈躍亭的債權人所能掌握的信息極為有限,即便債權人獲得了償債信托份額,也很難實現對FF公司的有效管理和監督。據媒體近日報道,賈躍亭將推出合伙人制度,把公司的頂層治理權交給“合伙人委員會”。從其他采取類似制度的企業來看,合伙人掌控了企業的董事會成員任命權,而合伙人委員會又掌握了合伙人的提名權,這意味著合伙人委員會成員實際上掌握了企業最終的控制權,這和他們是否掌握企業多數股權并無關系。FF公司這種設計,如何確保企業利益不被內部人攫取,賈躍亭在合伙人制度當中又扮演什么角色,仍然需要更詳細的信息披露才能說服債權人。

如果賈躍亭不將FF股權的轉移與個人破產掛鉤,同時不將破產完成設定為回國的先決條件,雖然于他個人而言極為不利,但對債權人而言可能是更穩妥的安排。用更大的犧牲體現更大的誠意,或許是更好的解決方案,“金蟬脫殼”的說法才能不攻自破。

該方案完成后,賈躍亭將不再持有FF公司的股權。

表面來看,對賈躍亭個人、債權人、FF公司,這樣的債務重組方案是一個“三贏”的選擇,各方很難拒絕。

對賈躍亭來說,最大的危機是個人債務問題以及信用破產問題。根據債務處理小組公開的數據,賈躍亭的個人債務仍然高達36億美元,如果算上他在國內被凍結可用于還債的資產,那他的凈債務仍有20億美元之多。個人破產是重建個人信用的第一步,和過往債務徹底說再見的賈躍亭能以FF公司CPUO(首席產品和用戶官)的身份回國繼續推銷電動汽車。即便這次創業再度失敗,也不會波及他個人的財務,于他而言是一項進退自如的選擇。

對債權人來說,賈躍亭國內的資產已經被輪番凍結,而這些資產的市場價值已較當初賬面價值大幅縮水,遠不足以覆蓋債務本息,債權人也都盼望著賈躍亭在汽車行業大獲成功,畢竟FF公司是賈躍亭清償債務唯一的希望。既如此,那提前拿到FF的股權,便屬于超過預期的清償步驟,而超出預期的事項更容易獲得人們認同。

對FF公司來說,創始人及最大股東賈躍亭的個人債務和信用問題,是影響其發展的重大障礙。FF公司創業之路險象環生,從資金鏈到創業團隊,從合作伙伴到產品質量,這些關鍵環節都曾發生過危機。賈躍亭將股權轉移并實現破產后,FF公司股權被強制拍賣的風險消除,賈躍亭同時可以回到中國這個全球最大的電動汽車市場開拓銷路,這對造車已經慢了好幾個節拍的FF公司來說至關重要——中國電動汽車補貼已經大幅退坡,這對定價較高的FF公司來說極為不利,鑒于中國電動汽車銷量已經轉頭向下,留給FF公司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盡管賈躍亭個人破產有如此多的“好處”,但破產之后再回國這條路卻行不通,原因有二。

一是法律問題。賈躍亭的個人負債,大量位于中國境內,而他卻在美國申請破產。盡管美國法律可以接受它國公民的破產申請,但中國的個人破產制度才剛開始試點,其在美國破產并不適用于中國法律。也就是說,即便那些在美國申報了債權的國內債權人,在沒有得到足夠清償的情況下,仍舊可以按照中國有關的法律主張自己的權利。雖然賈躍亭方面表示,其個人破產“可以徹底解決債務問題”,但這仍然只是一廂情愿。

二是FF公司的控制權問題。債權人的權利能否兌現的關鍵在于FF公司能否按照理想的估值得到發展并最終上市,但FF公司是一家初創企業,賈躍亭的債權人所能掌握的信息極為有限,即便債權人獲得了償債信托份額,也很難實現對FF公司的有效管理和監督。據媒體近日報道,賈躍亭將推出合伙人制度,把公司的頂層治理權交給“合伙人委員會”。從其他采取類似制度的企業來看,合伙人掌控了企業的董事會成員任命權,而合伙人委員會又掌握了合伙人的提名權,這意味著合伙人委員會成員實際上掌握了企業最終的控制權,這和他們是否掌握企業多數股權并無關系。FF公司這種設計,如何確保企業利益不被內部人攫取,賈躍亭在合伙人制度當中又扮演什么角色,仍然需要更詳細的信息披露才能說服債權人。

如果賈躍亭不將FF股權的轉移與個人破產掛鉤,同時不將破產完成設定為回國的先決條件,雖然于他個人而言極為不利,但對債權人而言可能是更穩妥的安排。用更大的犧牲體現更大的誠意,或許是更好的解決方案,“金蟬脫殼”的說法才能不攻自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