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快訊»正文

6成租客使用租金貸背后:青客公寓或涉嫌隱瞞貸款事實

中新經緯客戶端10月17日電 (薛宇飛)在經過看房、交定金、拿著身份證拍照、錄視頻后, 宋梓涵(化名)才通過手機屏幕, 驚奇地在電子合同上看到了“銀行”“代扣”等字眼, 詢問后, 長租公寓品牌青客公寓的工作人員才告知她, 租房需要辦理貸款。 宋梓涵當場拒絕簽合同,

十幾天后, 她拿到了交給青客公寓的定金。

青客公寓披露的數據顯示, 該公司65.2%的租客采用了租金貸。 但多位租客均向中新經緯記者反映, 青客公寓的工作人員在與他們簽署房屋租賃合同時, 誘導、故意隱瞞需要辦理貸款的事實, 有的僅以辦理“分期”等字眼委婉告知, 租客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背負貸款。

部分租客反映“被貸款”, 簽合同時才知情

今年8月, 宋梓涵打算在杭州市蕭山區尋找出租房源, 并在青客公寓工作人員的帶領下, 看中了一處價格適中的房子。 該工作人員稱, 該房源除了可以享受減免一個月房租活動外, 加上9折優惠, 一個月租金可以降至1250元/月, 并且沒有中介費;在租金支付方式上, 則采取“押二付一”的方式, 比傳統的“押一付三”方式更具吸引力。

之后, 宋梓涵便在青客公寓APP上認證了個人信息, 上傳身份證件及手持身份證件的照片,

并交了約2500元的定金。 幾天后, 在確定要租的房源后, 宋梓涵來到青客公寓的一處辦公地點, 準備正式簽署租房合同。

“簽約都是在青客公寓APP上進行的, 電子合同上條款的字體都很小, 不放大根本看不清楚。 ”宋梓涵告訴中新經緯記者, 她通過手機仔細查看這份電子合同時, 在合同中看到了“銀行”“代扣”等字眼, 這讓她意識到, 這是在辦理貸款。

宋梓涵的自述內容 來源:受訪者供圖

宋梓涵就此詢問了青客公寓的工作人員, 工作人員表示, 租房需要辦理分期, 銀行會先幫租客預付房租, 租客只需要按月給租金就行了。

宋梓涵說:“從帶看房子到簽合同, 青客公寓的人只字未提貸款的事情, 直到我問他才解釋, 表述也很委婉, 只是用‘分期’等字眼, 并不直接說‘貸款’。 ”

當場明確拒絕后, 青客公寓的工作人員稱, 不辦理分期貸款, 減免一個月房租、水費寬帶費的優惠活動將不能再享受, 宋梓涵要么按照1250元/月的租金“押二付六”, 要么按照原價的1389元“押二付一”。 宋梓涵對此難以接受, 經過多次催促, 十幾天后, 她拿到了之前交給青客公寓的定金。

田強(化名)在2018年7月租了青客公寓位于上海市嘉定區的一處房源, 租住一個月后, 青客公寓的工作人員建議他辦理租房分期, 不僅付款方式改為一月一付, 單月的租金價格也有降低。 田強對中新經緯記者表示, 青客公寓的工作人員一直聲稱這是辦理分期, 租客只需在銀行開個賬戶, 定期往里面存錢就行, 并沒有明示這是在做小額貸款。

后來, 田強因為房屋問題與青客公寓發生糾紛, 并搬離了住處, 這時候他才知道, 在青客公寓的安排下, 他與網商銀行簽訂了一份24個月的貸款。 雖然已經不再租住青客公寓出租的房源, 但為了不影響個人征信, 這份貸款他一直償還到今年年初。

關于青客公寓員工疑似存在隱瞞或誘導貸款的投訴, 網絡上還有很多。 網友“盆盆的花盆”說, 她在簽完租房合同后, 青客方面才告知要辦理分期, 當時簽了好幾個文件, 她并沒仔細詢問。 她說:“如果知道是分期就是做貸款, 我肯定不會辦”。

租一年的房、貸兩年的款 租客面臨還款逾期風險

采訪中發現, 多數長租租客的租期為1年, 青客公寓會讓一些租客簽署26個月的租賃合同及辦理26個月分期貸款。 田強本來只想租住1年, 但青客公寓的工作人員稱, 合同雖然簽署的是26個月, 但租滿12個月后,

租客就可以無責退租, 至于分期, 也可以在租客退租時解除, 剩余期限的錢由青客公寓歸還金融機構。

為何要讓租客簽長期的租房和貸款合同, 青客公寓北京區域的一名工作人員對中新經緯記者稱, 他們現在的貸款分期只有26個月這一個期限, 至于為什么, 他沒有作答。

北京金訴律師事務所執行主任、律師王佳紅對中新經緯客戶端表示, 如果企業存在隱瞞或誘導辦理貸款的情況, 則涉嫌侵犯租客的知情權, 租客可以合同存在重大誤解為由主張權利。 王佳紅稱, 在一些訴訟案例中, 由于這類分期貸款的辦理流程簡單, 不少租客并不會將其與去銀行辦貸款劃等號, 而事實上, 租房貸的影響并不小。

中新經緯客戶端近日多次就貸款一事致電青客公寓方面, 但電話始終無人接聽。 青客公寓公關人員此前在回應自媒體采訪時表示, “租金貸”模式在業內實屬正常的通用模式, 由租戶自主選擇后與銀行確認簽約。該模式實為多贏,青客公寓獲取這部分資金的成本相對較低,而其中的差額可在房價中讓利給租客。

但是,很多租客會在租賃合同滿1年或者之前就選擇退租,這就需要青客公寓及時向金融機構歸還剩余貸款,不然,租客容易面臨還款逾期的風險。而從網上的投訴看,青客公寓的退租流程并不能讓租客滿意。

網友“草泥萌駝駝”的投訴內容 來源:黑貓投訴網站截圖

網友“草泥萌駝駝”今年9月在黑貓投訴上稱,他于2018年5月在武漢市洪山區通過青客公寓租下一處房源,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貸款2年,1年租期到期后選擇退租,當時他曾再三提醒青客公寓及時還清貸款。近日,他突然收到“外部信用不通過”一事,后查詢發現,他在與青客公寓合作的華瑞銀行有一筆貸款未結清。

還有網友稱,他在今年8月16日提前退房,但直到8月30日,銀行的貸款仍未結清,而9月1日就是下個月的還款日,他十分擔心會影響個人征信,要求青客公寓立即向銀行歸還貸款;網友“飛彈”9月稱,他在完成退房后,租金貸卻出現逾期。

20余家長租公寓破產 專家:謹慎對待租金貸

有業內人士認為,租金貸本應該是緩解租客季付租金困難所推出的消費信貸服務,方便租客按月支付租金,降低其付租壓力。但實際上,市面上的租金貸產品以12個月租期為主,有的甚至達到24個月,這樣的租金貸遠超出部分租客的借款需求,反而成為長租公寓運營商進行廉價融資的工具。租客直接或者變相負擔了租金貸的手續費,更重要的是,租客以個人征信的方式被迫承擔起機構無序擴張而帶來的“爆雷”風險。

資料圖 某長租公寓企業出租的房源 中新經緯 薛宇飛 攝

從去年開始,頻頻有長租公寓企業出現“爆雷”,寓見公寓、愛公寓、優租客、鼎家公寓、杭州德寓等先后曝出資金鏈問題。數據顯示,截至目前,已有20余家長租公寓企業因資金鏈斷裂、經營不善而破產。企業出現經營危機后,租客不僅面臨被房東趕出家門的窘境,還要繼續償還貸款。

就青客公寓而言,盡管65.2%的租客采用了租金貸,但其仍處于虧損狀態。該公司近期公布的招股書顯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前6個月凈虧損分別約為2.45億元、4.99億元、3.73億元,兩年半累計虧損11.17億元。

中國城市房地產研究院院長謝逸楓對中新經緯客戶端分析稱,為加速資金回籠,一些長租公寓企業或其員工確實存在鼓勵、誘導租客簽署租金貸的行為,企業已經涉嫌變相融資。就租客而言,為了自身信用和財產安全,應該謹慎對待租金貸,即使短暫出現房租支付壓力,也要避免簽署12個月甚至更長期限的分期貸款。

規范與引導租金貸的問題,已有地方政府開始行動。去年9月底,在青客公寓的大本營上海,上海市住建委等五部門印發的《關于進一步規范本市代理經租企業及個人“租金貸”相關業務的通知》(簡稱通知)要求,企業合作開展個人“租金貸”業務,應當事先征得原始房東書面同意,不得強制或誘騙租客使用個人“租金貸”,不得在簽約前收取定金或設置其它條件。

對于代理經租企業可能出現的資金鏈斷裂風險,通知規定,企業應當嚴格把控自身杠桿率,密切關注企業流動性,個人“租金貸”放款周期要與向房東支付租金的周期相匹配。同時,通知要求銀行業金融機構審慎開展個人“租金貸”業務,合理確定個人“租金貸”額度和期限,貸款期限最長不得超過住房租賃期限。(中新經緯APP)

由租戶自主選擇后與銀行確認簽約。該模式實為多贏,青客公寓獲取這部分資金的成本相對較低,而其中的差額可在房價中讓利給租客。

但是,很多租客會在租賃合同滿1年或者之前就選擇退租,這就需要青客公寓及時向金融機構歸還剩余貸款,不然,租客容易面臨還款逾期的風險。而從網上的投訴看,青客公寓的退租流程并不能讓租客滿意。

網友“草泥萌駝駝”的投訴內容 來源:黑貓投訴網站截圖

網友“草泥萌駝駝”今年9月在黑貓投訴上稱,他于2018年5月在武漢市洪山區通過青客公寓租下一處房源,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貸款2年,1年租期到期后選擇退租,當時他曾再三提醒青客公寓及時還清貸款。近日,他突然收到“外部信用不通過”一事,后查詢發現,他在與青客公寓合作的華瑞銀行有一筆貸款未結清。

還有網友稱,他在今年8月16日提前退房,但直到8月30日,銀行的貸款仍未結清,而9月1日就是下個月的還款日,他十分擔心會影響個人征信,要求青客公寓立即向銀行歸還貸款;網友“飛彈”9月稱,他在完成退房后,租金貸卻出現逾期。

20余家長租公寓破產 專家:謹慎對待租金貸

有業內人士認為,租金貸本應該是緩解租客季付租金困難所推出的消費信貸服務,方便租客按月支付租金,降低其付租壓力。但實際上,市面上的租金貸產品以12個月租期為主,有的甚至達到24個月,這樣的租金貸遠超出部分租客的借款需求,反而成為長租公寓運營商進行廉價融資的工具。租客直接或者變相負擔了租金貸的手續費,更重要的是,租客以個人征信的方式被迫承擔起機構無序擴張而帶來的“爆雷”風險。

資料圖 某長租公寓企業出租的房源 中新經緯 薛宇飛 攝

從去年開始,頻頻有長租公寓企業出現“爆雷”,寓見公寓、愛公寓、優租客、鼎家公寓、杭州德寓等先后曝出資金鏈問題。數據顯示,截至目前,已有20余家長租公寓企業因資金鏈斷裂、經營不善而破產。企業出現經營危機后,租客不僅面臨被房東趕出家門的窘境,還要繼續償還貸款。

就青客公寓而言,盡管65.2%的租客采用了租金貸,但其仍處于虧損狀態。該公司近期公布的招股書顯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前6個月凈虧損分別約為2.45億元、4.99億元、3.73億元,兩年半累計虧損11.17億元。

中國城市房地產研究院院長謝逸楓對中新經緯客戶端分析稱,為加速資金回籠,一些長租公寓企業或其員工確實存在鼓勵、誘導租客簽署租金貸的行為,企業已經涉嫌變相融資。就租客而言,為了自身信用和財產安全,應該謹慎對待租金貸,即使短暫出現房租支付壓力,也要避免簽署12個月甚至更長期限的分期貸款。

規范與引導租金貸的問題,已有地方政府開始行動。去年9月底,在青客公寓的大本營上海,上海市住建委等五部門印發的《關于進一步規范本市代理經租企業及個人“租金貸”相關業務的通知》(簡稱通知)要求,企業合作開展個人“租金貸”業務,應當事先征得原始房東書面同意,不得強制或誘騙租客使用個人“租金貸”,不得在簽約前收取定金或設置其它條件。

對于代理經租企業可能出現的資金鏈斷裂風險,通知規定,企業應當嚴格把控自身杠桿率,密切關注企業流動性,個人“租金貸”放款周期要與向房東支付租金的周期相匹配。同時,通知要求銀行業金融機構審慎開展個人“租金貸”業務,合理確定個人“租金貸”額度和期限,貸款期限最長不得超過住房租賃期限。(中新經緯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