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宏觀»正文

離婚率刷新歷史,是什么在扭曲中國家庭?

“中國家庭在飛速崩潰, 中國婚姻在火速終結!”——繼人口雪崩之后, 社會輿論又發出了驚天一嘆。

今天, 中國的結婚率再創歷史新低, 每500個人中, 只有7個人結婚。

而離婚率卻連續16年節節攀升, 2002年每7對結婚的夫妻中只有1對離婚, 而到了2017年, 每3對結婚中就會有1對離婚。

傳統婚姻制度受到劇烈沖擊。 是什么洪荒之力, 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扭曲中國的社會結構?

種種矛頭, 指向了房地產。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 60年前, 中國人為了分到一套房子而匆忙結婚, 60年后, 中國人為了能多一套房子而排隊離婚。

縱觀這一生, 總有一雙無形的大手, 在左右著所有人的命運。

比不結婚更可怕的, 是全國上下正在掀起一股離婚潮。

中國人步入圍城的速度, 已經遠遠趕不上9元一本離婚證的印制節奏了, 成千上萬家庭組成的多米諾骨牌, 正以脫韁的加速度, 接連倒下。

2018年4季度, 北方離結率又一次刷新人類社會底線。 誰能想到, 號稱最愛催婚的我國, 竟然有超過6成的夫妻宣告單身快樂(每結婚100對夫妻就同時有60對離婚)。

現在, 越是發達的城市離婚率越高。 尤其是北上廣深, 人口超一千萬的宇宙大都會, 正淪陷為離婚重災區。

如果是經濟發達、思想進步帶來的個性解放,

那倒是值得我們開心。 但是, 你看看別人家的城市東京、首爾, 同樣是東亞文化圈, 同樣是國際化大都市, 怎么咱們大北京就是這么與眾不同, 渾身上下透露著一股吊詭的氣息?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韓國民政廳、東京統計局

2006年開始, 北京市的粗離婚率(每1000個人里面離婚人士的對數)直線飆升, 從1.5‰上漲到3.2‰, 翻了2倍有余。

而原本離婚率很高的東京和首爾, 卻以平穩的速度緩慢下滑, 在2010年和我們來了個分道揚鑣。

可能有人會說, 那些假裝生活在北京的人們, 心很累。 面對著猝不及防就會砸在頭上的裁員信, 面對著動不動就996的加班制度, 面對著一不留神就被擠懷孕的下班路, 許多人是一地的雞毛, 壓力很大。

但同樣的生活高壓下, 為什么東京和首爾的粗離婚率穩中有降, 而北京卻急速飆升, 兩者差距越拉越大?

放眼全球,

離婚率較高的國家大多是囿于貧困、風俗。 怎么到了我們這里, 經濟發展水平越高, 婚姻就更加脆弱, 想離就離?

背后的原因, 指向了房地產。

一線城市異常涌動的離婚潮, 與高歌猛進的房地產之間的荒唐關系, 始于“限購”。

同樣拿最靠近核心價值觀的城市來觀察, 北京。

在2009年的時候, 北京的離結率還處在21世紀以來比較低的位置, 22.87%。 短短6年之后, 離結率翻了近三倍, 飆到了64.04%。

離婚是閑得無聊鬧著玩嗎?當然不是, 這可是經過嚴密計算后的經濟策略。

如果離婚能讓家庭賬面上多出80萬的收益, 你離不離?

如果離婚能讓一個家庭多出一個北京買房的名額, 你離不離?

現在, 請欣賞由北京帶來的表演:《房價終結婚姻》——

2010年之前, 北京還沒出臺“限購”政策, 二手房交易量與離婚率看不出正相關關系。 交易量大, 離婚率可能低也可能高。

2010年之后, 兩者的關系一下子就親近了。

當年4月30日, 北京規定一個家庭只能新購一套房, 就是不管你們家以前有多少套房, 以后只能再多一套房。 2011年新國八條又將“N+1”升級為“1+1”模式, 每個家庭最多只能有2套房。

這限購一出, 很多已婚人士的情緒就不穩定了。

我們知道, 98年房改之后, 北京的房價一路上漲。 而且越是調控, 北京的房子就越值, 越會迎來報復性的暴漲。 就連朝陽區的賣菜大媽都堅信, 投資北京, 人生絕不會出錯。

樓市冷的時候, 還好, 大家都處于觀望狀態, 不去折騰購房名額的事情。 樓市要是發燒, 牛市, 很多人就會沖向民政局的政務大廳。

有的是為了獲得更多的財富增值, 拼命鉆漏洞搞房產投資, 也有的, 是要給來北京定居的退休父母買養老房, 給要上學的孩子買學區房, 怕房價再漲下去以后就買不起了, 趕緊假離婚, 搶先下手買一套再說。

所以你去看10年之后, 離婚率低的時候,

二手房交易量就會跟著下滑。 離婚率一高, 交易量也會上去, 兩者的糾葛一發不可收拾

用一句話總結, 就是——樓市牛, 去離婚;樓市冷, 不折騰。

雖然我們不能簡單的下個結論, 說離婚率都是限購抬上去的, 但限購政策確實做出了自己那一份歷史性貢獻。

我們來看上海。 魔都同樣執行嚴格的限購政策, 調控措施幾乎與北京同步, 而離結率方面也是緊緊跟隨北京步伐, 有著驚人的一致。

這十年來, 每次北京離結率漲的時候, 上海漲, 北京跌的時候, 上海跌。 這難道僅僅是一種巧合嗎?

顯然不是。

在2010年限購——2016年“930”新政這段時間, “假離婚”能讓很多家庭獲得更多收益。

經濟參考報曾計算過, 同樣是在北京貸款300萬, 首套房享受最低85折利率, 二套房則是按基準利率的1.1倍計算, 離婚了買房, 支付的利息約為226萬, 不離婚買房則要付出約306萬。

一次“假離婚”, 就能少付80萬, 相當于一個底層職工不吃不喝干10年。 凡是有點經濟頭腦的夫妻,都會作出自己的選擇。

在別的發達城市,也有的人是為了拿拆遷款(多幾套房)而集體離婚的。

2017年,南京高新區一村在拆遷時,全村160多對夫妻,上至八十多歲老兩口、下至剛結婚不久的小夫妻,90%都離了婚。

記者問路上一位78歲同樣離了婚的大爺,“不怕鬧笑話嗎?”大爺雙手背在身后,悠然自得地答道:一百歲也照樣離。

離婚的好處可多了,多出來一戶,就能多拿70平方米的房屋面積,以及13.1萬補償款。

如果你還不愿意相信,是房子左右了中國人的婚姻,我們可以再看兩個數據——

數據顯示,去法院辦理離婚的比例從2010年的25%降至2017年的15%。夫妻雙方和和美美走進了民政局領離婚證,很可能是已經談好了,為了買房“和平分手”。本就是假離婚,根本用不著法院的調解。

數據再次顯示,2000年與原配偶復婚的只有5.78萬對,2016年飆升到了39.85萬對。很可能是事情辦好了,大家又可以在一起了。

(研究也同樣表明,復婚對數和限購脫不了干系。非限購城市復婚率平穩,而限購城市的居民重修舊好的概率增大)。

網上此前熱傳過一個“有問必答”。

問:我是已婚MM,在本市市區有小套房,現在想換套大房子,把小房送給父母,但是咨詢了一下,過戶費太高了。請問怎么減免相關費用呢?

某律師回復:與老公離婚,房產給老公,房產證去掉你的名字;爸媽離婚,老公和老媽結婚,房產證加老媽名字; 老媽和老公離婚,房給老媽,去老公名字;然后各自復婚,房產證加老爸名字。如此操作,結婚共3次,工本費每次5元,共15元;離婚共3次,工本費每次9元,共27元,總計42元,省去過戶費,且獲首套房優惠政策。

段子越幽默,越折射出婚姻的扭曲。

金錢上獲益了,道德的包袱丟得一干二凈,甚至還發生“夫妻為買房假離婚、妻子拒絕復婚被丈夫割喉”的慘案。

多少荒唐事,盡藏樓市中。

其實,歷史是驚人的相似。

今天的市場經濟時代,中國人為了一套房而離婚。60年前的計劃經濟時代,中國人也曾同樣為了一套房子而結婚。

上世紀50年代,神州大地上正在進行一場轟轟烈烈的大改造,舉國上下都希望早日把落后的農業國改造成工業國。

“計劃”是唯一的通行證。小到一粒米,大到一套房,統統都由行政的力量分配。

當時大干重工業,對于住宅的建設非常滯后。由于住房緊缺,一大家子十幾口人圍在一間小房里的比比皆是。

像上海,廚房浴室一律和其他人家共用,一點隱私都沒有,而這種“筒子樓”卻成為當時城鎮最流行的住房樣板。

隨著人口不斷膨脹,居住環境不斷惡化。據安徽日報,1950-1978年中國人均居住面積由4.5㎡掉到3.6㎡,房屋稀缺達到了869萬戶,占當時城鎮總戶數的47.5%。

當代中國人的房子夢或許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

政策規定,城鎮職工只有結婚后,才能享受分房福利。如果你是單身,經常要跟別人擠宿舍,再有錢都沒用。

這時候,無數人內心都會咆哮著一個凌亂的聲音,早點結婚!說不上什么喜結良緣,為了房子而草率結婚的事,并不罕見。

六十年滄海桑田。中國真的變了,但有些事情又似乎沒變。

凡是有點經濟頭腦的夫妻,都會作出自己的選擇。

在別的發達城市,也有的人是為了拿拆遷款(多幾套房)而集體離婚的。

2017年,南京高新區一村在拆遷時,全村160多對夫妻,上至八十多歲老兩口、下至剛結婚不久的小夫妻,90%都離了婚。

記者問路上一位78歲同樣離了婚的大爺,“不怕鬧笑話嗎?”大爺雙手背在身后,悠然自得地答道:一百歲也照樣離。

離婚的好處可多了,多出來一戶,就能多拿70平方米的房屋面積,以及13.1萬補償款。

如果你還不愿意相信,是房子左右了中國人的婚姻,我們可以再看兩個數據——

數據顯示,去法院辦理離婚的比例從2010年的25%降至2017年的15%。夫妻雙方和和美美走進了民政局領離婚證,很可能是已經談好了,為了買房“和平分手”。本就是假離婚,根本用不著法院的調解。

數據再次顯示,2000年與原配偶復婚的只有5.78萬對,2016年飆升到了39.85萬對。很可能是事情辦好了,大家又可以在一起了。

(研究也同樣表明,復婚對數和限購脫不了干系。非限購城市復婚率平穩,而限購城市的居民重修舊好的概率增大)。

網上此前熱傳過一個“有問必答”。

問:我是已婚MM,在本市市區有小套房,現在想換套大房子,把小房送給父母,但是咨詢了一下,過戶費太高了。請問怎么減免相關費用呢?

某律師回復:與老公離婚,房產給老公,房產證去掉你的名字;爸媽離婚,老公和老媽結婚,房產證加老媽名字; 老媽和老公離婚,房給老媽,去老公名字;然后各自復婚,房產證加老爸名字。如此操作,結婚共3次,工本費每次5元,共15元;離婚共3次,工本費每次9元,共27元,總計42元,省去過戶費,且獲首套房優惠政策。

段子越幽默,越折射出婚姻的扭曲。

金錢上獲益了,道德的包袱丟得一干二凈,甚至還發生“夫妻為買房假離婚、妻子拒絕復婚被丈夫割喉”的慘案。

多少荒唐事,盡藏樓市中。

其實,歷史是驚人的相似。

今天的市場經濟時代,中國人為了一套房而離婚。60年前的計劃經濟時代,中國人也曾同樣為了一套房子而結婚。

上世紀50年代,神州大地上正在進行一場轟轟烈烈的大改造,舉國上下都希望早日把落后的農業國改造成工業國。

“計劃”是唯一的通行證。小到一粒米,大到一套房,統統都由行政的力量分配。

當時大干重工業,對于住宅的建設非常滯后。由于住房緊缺,一大家子十幾口人圍在一間小房里的比比皆是。

像上海,廚房浴室一律和其他人家共用,一點隱私都沒有,而這種“筒子樓”卻成為當時城鎮最流行的住房樣板。

隨著人口不斷膨脹,居住環境不斷惡化。據安徽日報,1950-1978年中國人均居住面積由4.5㎡掉到3.6㎡,房屋稀缺達到了869萬戶,占當時城鎮總戶數的47.5%。

當代中國人的房子夢或許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

政策規定,城鎮職工只有結婚后,才能享受分房福利。如果你是單身,經常要跟別人擠宿舍,再有錢都沒用。

這時候,無數人內心都會咆哮著一個凌亂的聲音,早點結婚!說不上什么喜結良緣,為了房子而草率結婚的事,并不罕見。

六十年滄海桑田。中國真的變了,但有些事情又似乎沒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