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快訊»正文

郎咸平再陷站臺門!

其實這已經不是郎教授的“第一次”了。

郎教授站過的平臺很多, 不過“站臺”平臺一個接一個地出現問題, 人送綽號“江左霉郞”、“掃雷專家”。

相信不少吃瓜群眾還記得, 去年郎咸平被泛亞金融受害群眾圍堵, 最后不得不去派出所的事情。

從相關視頻可以看到,

場面一度十分混亂, 被圍在中間的車子寸步難行, 周圍喊聲一片, 甚至有人趴在轎車引擎蓋上, 似是拍著車子泄憤。

亞危機爆發波及了20個省份、22萬客戶、400多億元投資, 范圍之廣, 金額之巨大, 難怪泛亞受害群眾如此“憤怒難當”。

此事一出, 網友的留言、評論踩碎了各大財經媒體平臺的沙發:“別人的話 不要輕易相信 , 郎咸平也不例外”。

也有網友積極呼吁:“金融領域的詐騙, 國家應該管一管了, 為其站臺的專家也應負一定責任!同時, 希望專家們潔身自律, 不要什么錢都敢拿, 說話不負責任!”

知名財經評論員吳其倫發表“倫語微評”稱:“因為一次站臺, (老郎)很難被界定為泛亞同伙。 老郎竟然為泛亞站臺, 說明他對于金融領域相關企業的商業模式知之甚少。 出臺有風險, 代言須謹慎!”

唉, 不是不報, 時候未到啊。

1這些年, 郎咸平站過的臺

鑫琦資產

2016年2月, 陜西鑫琦資產爆發20億兌付危機,

約5000名投資人牽涉其中。 這家公司以房地產為抵押吸收公眾資金, 也不是很難看透的模式, 但郎咸平“不明”其風險所在, 在鑫琦資產的活動中為其站臺。

快鹿

緊接著, 就是轟動一時的快鹿事件了。 2016年4月, 從電影《葉問》票房造假引出了快鹿系旗下包括金鹿財行在內的若干理財平臺的兌付危機, 其中僅金鹿財行的資金缺口就達3億。

而郎咸平與這些公司, 關系甚密。

事情一出, 郎咸平馬上在微博中表示:“從不為金融機構推薦產品, 也不為金融機構代言”, 極力撇清與其“站臺”的大型平臺的關系。 展現了一個話題明星應有的素質。 然而, 很快, 郎咸平及其子郎世瑋與快鹿的關系就被扒了出來。

郎咸平在快鹿集團的核心子公司“上海東虹橋融資擔保股份有限公司”擔任指導工作。

而郎世瑋則與快鹿集團副總裁張金如一起開了一家公司——中金國創控股有限公司,

張金如擔任董事長, 郎世瑋任總裁。

此外, 郎世瑋任CEO的上海哲琿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與快鹿集團有著緊密的合作關系。

望洲財富

幾乎同時, 線下理財公司望洲財富曝出問題, 董事長楊衛國捐款跑路。 望洲財富公告稱:“經多日聯系及多方查詢, 現望洲集團正式確認:望洲集團、望洲財富董事長楊衛國已失聯, 預計卷款約10億元人民幣。

而在“郎眼看財經望洲贏未來——2015望洲財富金融高峰論壇廣州站”的活動中, 郎咸平曾為這家公司站臺背書。

合拍貸

2017年5月, 哲琿金融旗下的互聯網金融平臺合拍貸宣布暫停運營, 董事長張金如協助公安調查;而其妻子, 合拍貸總經理、財物總監兼法人代表郭虹隨后失聯, 合拍貸的股東之一——上市公司運盛醫療在其公告中提到, 郭虹帶走了1000萬元以上的資金。

這個郭虹系同時也是中金國創控股集團常務副總裁。

當然, 不出意料地, 郎咸平也曾為合拍貸站過臺。

作為“最賺錢的經濟學家”, 早在2014年, 郎咸平的出場費就已到了60萬之高。 能請郎咸平站臺的公司看來也是下了血本的。

“站臺有風險, 投資須謹慎”, 郎教授作為我國著名的非典型經濟學家, 是一時大意上了賊船, 沒有看懂眾多平臺的風險嗎?偵探君(微信公號:jrjzt999)只想說, too young too simple啊。

2郎咸平當然不是真傻

別看郎教授替平臺站臺屢次踩雷, 一旦涉及自己兜里的錢, 可絕不含糊。

就比如吃瓜群眾們喜聞樂見的郎教授和“前女友”的“房事”大戰, 典型的“拿了我的給我吐出來”。

郎教授和第n任妻子和平分手后, 曾與在長江商學院認識的繆某交往2年多, 為她在靜安、松江買了兩套房。 一套在繆某名下, 一套在繆某父親名下。  在兩人因為不可知的原因分手后, 郎教授要求繆某和其父親返還購房款。

誰知, 繆小姐早有準備,

拿出交往時候的錄音, 以當初自愿贈予為由拒絕返回購房款, 郎教授敗訴。 隨后, 郎教授妻子以郎教授非法處置夫妻婚內財產為由, 起訴要求繆某和繆爸爸返還購房款。  

原配出馬, 一個頂倆, 郎教授成功追回900萬+3年利息, 也在江湖留下了一段“房事”大戰的經典案例。

這年頭, 不懂點經濟學和法律連談戀愛都要吃虧啊!

當初郎咸平成名之初, 發文質疑海爾、TCL和格林柯爾的企業改制和主導中國產權改革的經濟學者時, 吳敬璉還曾在指責過他, 稱否定改革是“值得氣憤的”。

出來混, 總是要還的。 郎教授站臺無數, 身后追隨者踩雷無數。

“利字當頭一把刀”, 有些東西, 時間會告訴我們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