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解讀斯皮爾伯格票房10天破10億《頭號玩家》

尼爾·史蒂文森在1992年出版的虛擬現實小說《崩潰的雪》中,描繪了一個沉浸式的虛擬現實世界Metaverse。這本小說的內容表述很直白,主要表達一個觀點:如果人們開始生活在虛擬現實中,它的規則和系統必須和“真實的”世界一樣重要。

這個預言如果成為現實,生活即游戲,同樣游戲也就是生活。那么人類每天的生活就會因此而充滿樂趣和挑戰,就像在游戲里打怪和闖關一樣刺激。

斯皮爾伯格頭號玩家中的綠洲就是一個讓人類放棄現實,而樂于在虛擬中生活的世界。電影中玩家們進入“綠洲”世界,成為他們想成為的任何人,做他們想做的任何事,“綠洲”是他們的夢幻之地。

但是綠洲并不是完美的,在影片中綠洲也存在很多問題。

人類成天沉迷在游戲世界里,外面已經變成了城市廢土,為了買游戲裝備欠下高額債務,只好給無良游戲公司去做苦力。

不光如此,游戲中還有IOI這樣的公司和玩家們一起爭奪對這個世界的控制權,只要控制了綠洲的服務器和數據庫,他們可以做任何他們想做的事情,刪除其他人,訪問任何信息,改變世界的規則,包括無限發行自己的貨幣。

顯然,不能讓一個公司甚至一個人控制虛擬世界的所有東西。

如果綠洲加入了區塊鏈技術,還會有這種中心化的財富集權嗎?

當然不會,區塊鏈是解決這些難題的一把鑰匙。

如果你的資產在區塊鏈上,世界上沒有哪個運營商能把你的資產搶走。

如果你的身份生活在區塊鏈,你不能被刪除。

比特幣生態提供了世界上最強大的計算機網絡,它通過內部激勵讓世界各地的電腦組成一個大的系統,這也為虛擬世界提供了基本的保障。

綠洲是“一個有虛擬現實+人工智能的虛擬世界”。其中,虛擬現實部分并不是核心,最重要的部分是,什么使得這些世界可以相互連接,答案是它們之間的共享數據層。如果沒有共享的數據層,就不可能有虛擬“你”無縫地在不同世界里來回穿梭,而這個數據層可以基于區塊鏈。

區塊鏈實際上是每個人都共識的共享賬本。因此,無論是身臨其境的虛擬現實體驗,還是比特幣或以太坊在物理世界中作為我們“真實世界”的共享賬本,我們都會越來越信任區塊鏈作為我們現實的基礎。這些虛擬世界和“現實世界”之間的界限將變得模糊。如果有人在現實中可以用區塊鏈的貨幣支付,那么這些資金也可以在虛擬世界中使用。

有了區塊鏈的綠洲,遵循哈利迪的合約要旨,找到初代彩蛋的韋德,甚至不需要知道館長的真實身份就能直接獲得股權和獎勵。在他漫長的人生中,那枚加一條命的25美分,將成為迷之遺憾,這也不失為一種樂趣。

區塊鏈能幫助綠洲更好的運行、管理,那綠洲,或者是《頭號玩家》這個電影對區塊鏈世界的我們,有什么重要啟示呢?

我認為,斯皮爾伯格借助主角的故事,幫助我們總結了一個成功者的必備要素。完美適用于各位區塊鏈項目的創始人、發起人或者各種稱呼的領導者。

不客氣,已經總結好了。

正直。在電影里,面對無數次的死亡威脅和金錢誘惑,韋德從來沒有過絲毫動搖。這一點恐怕很難在區塊鏈世界展開來說,畢竟你我都見識了太多為了錢奮不顧身的事例。如果人人都試圖撈一票就走,區塊鏈將很快變成死亡球。

努力。電影不止一次提到韋德有多么了解游戲,了解哈利迪。博物館館長都會非常不耐煩的說“啊,這一段你也只看過1000次而已”,和阿爾忒彌斯比賽搶答哈利迪的生平,他如數家珍的樣子,就像在描述自己一兩分鐘前發生的事情。為了通關,他花費的功夫可不是靠想象呢。

演講才能。舉凡大才,都善于使用語言的煽動性。韋德號召所有人去死亡星球幫忙抗擊101,給大家的鼓舞強大到了讓人不惜讓角色歸零。那一場最終戰役中,沒有人撿同伴死亡留下的金幣,所有人都奮不顧身向前進攻。這份演說的魅力,有如舌戰群儒的諸葛亮,有如臨危受命的丘吉爾,有如人權至上的馬丁·路德·金。

不氣餒。綠洲競技的許多人都有這份堅韌,失敗了無數次,仍然愿意嘗試挑戰大門前的大金剛。只是韋德聰明一點,知道答案肯定在游戲外。

不忘初心。游戲,只是想做出來給人玩兒的,所以韋德知道最后哈利迪要的,是彩蛋被人找到。而區塊鏈,是為更美好的世界而生的,技術無罪。希望在賺錢的同時,團隊領導們還能記得自己的初心。馬爸爸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方式,改變了世界,他還怕自己賺不到錢?

不過有時候,成功真的還需要神助攻,如果沒有館長的加持,綠洲中的角色只能一切推倒重來了。萬一諾蘭趁機篡改服務器,成為游戲管理者怎么辦?所以,我默默期待區塊鏈上的綠洲沒錯吧。

還有多一句話,我想幫哈利迪說:游戲固然好玩,但是真實世界最重要。我的朋友,我的摯愛都是我一生的遺憾,而你們,不要再像我一樣,錯失這些真感情了。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