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未決的騙貸案,銀行董事長當街被砍,420億背后的血腥與罪惡

來源:野馬財經(ID:YMCJ8686)

作者:李曉曄韓蕾

導讀:近日,銀監會主席郭樹清在接受《人民日報》專訪時,發出振聾發聵的聲音:“有的股東把銀行當作提款機,肆意進行不正當關聯交易和利益輸送。少數不法分子通過復雜架構,虛假出資,循環注資,違規構建龐大的金融集團,已經成為深化金融改革和維護銀行體系安全的嚴重障礙,必須依法予以嚴肅處理。”

然而,其中的難度不言而喻。

建國以來規模最大的銀行騙貸案——420億中美天元集團騙貸案,迄今已經三年多了,仍然懸而未決。在調查這件事的過程中,野馬財經遇到的阻力是空前的,部分受訪對象提到:“千萬不要在文章中提及姓名,我還要在當地討生活。”甚至是差點命喪犯罪分子之手的李耀清,也因為種種壓力,不愿與我們接觸。

不過,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結合判決和庭審的證據,我們還是還原出了騙貸案的冰山一角。

正文

年關將近,廣西柳州市怡馨苑小區門口,幾位大叔拎著30元/斤的狗肉,被拐角的老牌鳳姐螺螄粉吸引,店里正在搞團購5.9元一碗的活動,顧客盈門;望旺超市前人來人往,一派迎接過年的歡樂祥和氣氛......

三年前,在這里發生的一起當街殺人未遂案已經被淡忘。但是,由此牽出建國以來最大的銀行騙貸案——420億元的涉案總金額一度震動了整個金融圈,與之相比,此前同類案件最多不過百億規模。而對許多常年依靠10元/碗的螺螄粉、30元/斤的狗肉討生活的柳州人來說,更是一個天文數字。

究竟是誰,為了掩蓋騙取貸款的事實,竟敢買兇砍殺銀行董事長?又究竟是什么樣的能量,能夠將420億銀行騙貸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在這堪稱建國以來規模最大的銀行騙貸案背后,到底是怎樣一雙無形之手在左右局面?

砍殺李耀清

事情要追溯至2014年5月的一天。

柳州銀行董事長李耀清和司機陳科夫準備去打羽毛球,因覺得運動鞋硌腳,李耀清提出先去曙光東路一家干洗店取舊球鞋。不巧的是,鞋子還沒洗好,兩人于是一邊閑聊一邊往回走。對于即將降臨的危機渾然不覺。

走到距離李耀清家的小區門口45米處,旁邊停著的一輛深藍色雪佛蘭轎車悄無聲息地打開了門,上面走下一名年輕男子,從腰間猛地拔出一把菜刀就向李耀清的后背砍了下來,毫無防備的李耀清發出啊的一聲慘叫,一回頭,第二刀從左肩又落了下來,李耀清抬手一擋,對方從右肩又是一刀,鮮血立刻噴濺了出來。一中年婦女走在李耀清對面,正好目睹,嚇的暈倒在路旁。

已經走到前面的陳科夫聽到叫聲,轉過頭看見了拿著菜刀的兇手,男子迅速逃向馬路對面的雪佛蘭車,陳科夫立刻去追,跑了幾步就聽見李耀清在后面喊他,“別追了,快送我去醫院”。

陳科夫橫抱起倒在地上的李耀清,發現雪白的襯衫已被鮮血染紅,后背可以看見骨頭,刀口向外裂開,鮮血直冒。他來不及多想,迅速奔向停放在小區里的銀行工作車,拉響警笛一路逆行駛向最近的紅十字眼科醫院。

但由于李耀清傷口太大失血過多,眼科醫院不敢接收。陳科夫又開車一路狂奔,到中醫院時,李耀清已經休克。醫生把他送進搶救室,將大量紗布塞入長達35公分、深7公分的傷口中,將不斷噴涌的血按壓住。當時,李耀清失血3500毫升,收縮壓(高壓)只有92,瀕臨死亡。

李耀清后背傷口(來源:澎湃)

因為搶救及時,李耀清從鬼門關撿回一條命;這期間,雪佛蘭轎車一路開上了貴港高速,車中除了兇手吳斌之外,還有駕駛員吳世華。

駛上高速大約半小時,兇手吳斌將菜刀扔到路邊草叢里,駕駛員吳世華則給一名叫吳世忠的男子撥打電話,后者隨即安排一輛黑色大眾前往貴港服務區,接應兇手和駕駛員兩人逃往玉林市陸川縣。而負責安排車輛的吳世忠,則是柳州富商吳東的四兒子。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隨著案件的偵破,吳東的大兒子吳洲、三兒子吳浩同樣被牽扯到案件中來,最終吳浩和吳世忠被認定為主謀,行兇者則是被雇傭。

點擊看大圖

當地富商的三個兒子,竟不惜動用殺手當街砍人,吳家與李耀清到底有著什么樣的深仇大恨?

這一切還要從李耀清的身份說起。

“不解風情”的新任董事長

李耀清是在被砍前7個月,也就是2013年十月被任命為柳州銀行董事長的。

上任伊始,當地銀行系統人士給他講了一個段子:廣西玉林農信社高層發現有公司造假騙貸數億元,此后收縮了對該公司的放貸規模。但令人驚訝的是,很快,該信用社一把手“退居二線”、二把手“調離崗位”。

他的意思是,廣西水深,在銀行系統擔任高管要善于察言觀色,不可貿然行動。

而這位人士所說的公司正是吳氏家族旗下產業,搜狐《潛望》欄目亦曾做過報道。

上圖截自搜狐《潛望》報道

只是,一直在廣西各級人民銀行、銀監局為官,第一次擔任商業銀行高管的李耀清并不以為意,更不可能預料到,還差點因此喪命。

上任沒幾天,李耀清看柳州銀行財務報表時就注意到,中美天元公司及其關聯企業貸款金額高達84億元,占到了該行貸款總額170億元的一半。而且,新的貸款申請還在源源不斷地送到案頭。

雖然從提供的抵押物資料來看,手續齊全,但“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里”。職業生涯前半生都在和風險打交道的李耀清認為,貸款集中度過高,銀行風險太大了。于是,在批了幾筆之后,他暫停了批準新增貸款。

這極為正常的風控舉措,卻讓中美天元背后的吳氏家族很不滿,因為李耀清的前任劉忠,在位七年從來沒有“為難”過吳家。

劉忠和吳東相識于2010年8月。柳州銀行增資擴股會上,時任柳州銀行董事長的劉忠結識了在廣西頗有威勢的“豪門女婿”吳東,經過幾次談判,雙方達成了入股協議。

2010年12月,吳東將3.3億元股權申購款存入柳銀,不過廣西銀監局當時沒有批準這次認購。

入股未成,當時接近年底,吳東便準備將錢取出。柳州銀行卻希望留下這筆存款。最終,吳東留下了存款,但以存單質押的方式又貸走了3億元。2011年中,廣西銀監局批準了入股。因為資金已經做了存單抵押貸款,入股柳州銀行的真實花費僅為3000萬元。

這筆買賣實在是太劃算了,此后,吳東旗下公司通過類似操作,用“空手套白狼”的方式最終控制了柳州銀行17%的股份。

成為柳州銀行的股東后,吳東和劉忠的關系變得更為緊密。

2012年3月,吳東公司收到北京中海洋公司一筆10億元的售油款,又存在了柳州銀行,4月份,吳東想把這筆錢轉走,而劉忠則表示,如果把這10億調走,對存款的波動性太大,會影響到銀監局對柳州銀行考核指標的完成情況,因而劉忠希望能留下這筆存款。此時,吳東故技重施,趁機提出讓銀行多批些貸款給他。最終,雙方達成了吳東公司在柳州銀行存3年10億元定期,柳銀給批30億元貸款的口頭協議。

嘗到甜頭之后,吳家頻頻向其示好,并在劉忠的幫助下,將柳州銀行變成了自家的“提款機”。

2017年12月20日,柳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書顯示,劉忠累計收受吳東等人的賄賂1307萬元,并向中美天元及相關公司違法發放貸款68億元。

很顯然,與“心照不宣”,主動伸出橄欖枝的劉忠相比,柳州銀行新任董事長李耀清按章辦事的做法“很不近人情”。更重要的是,他很快還觸及到了吳家一個足以致命的秘密。

吳氏家族的秘密

眾所周知,從銀行獲取高額貸款,需要有大額的抵押物。而對于沒有足夠多抵押物的吳家公司來說,怎么能夠從銀行貸出幾百億的資金呢?

首先,吳家企業偽造了大量的假土地證和土地他項權證用于抵押。

上任不久的李耀清,在停止向吳家公司發放新增貸款的同時,還派出內審人員前往遼寧省盤錦市盤山縣,核查吳家抵押物“宋家”地塊的市場價。而這一平常的核查卻使吳家三兒子吳浩異常惱火,因為隱藏在此地塊背后的秘密實在太驚人了。

中美天元集團曾計劃以每畝38萬元的價格從遼寧省盤錦市盤山縣政府手中受讓3500畝土地,但后來,只批下來1000畝,購買價款僅4.6億元。由于柳州銀行并不知道這個情況,于是吳家便開始施展他們的“瞞天過海術”。

吳家三兒子吳浩先是購買大量的空白土地證、他項權證,然后通過加蓋私刻的假章等手段,偽造了60本遼寧盤山縣的土地證和土地他項權證。

接著,吳浩伙同和自己熟識的盤山縣國土局抵押科科長周云飛,讓后者同意將偽造的假土地他項權證交給銀行的人用于抵押,待真土地證下來后再把假的換出來。用這一方法,吳浩和周云飛欺騙了柳州銀行、北部灣銀行、光大南寧分行、浦發南寧分行。

而周云飛配合吳浩造假,也所獲不菲。

在幫著吳浩辦理了幾筆貸款后,有一天她主動提及,小轎車老壞,想換一輛越野車。吳浩心領神會,一周后便在北京買了一輛金色奧迪Q5,讓司機開到盤錦送給了周云飛。此外,還贈予了周云飛“江詩丹頓”手表和現金20萬元。

通過周云飛,假證發揮了真證的作用,不過吳家依舊不滿足,因為盤山縣土地價格并不高,能貸出的款有限。

這時,吳東的長子吳洲找到廣西明冠房產評估公司的陳堅,提出如果提高土地的評估價,以后中美天元的業務會給他做,還會幫忙從北部灣銀行和柳州銀行拉活兒。“利誘”之下,這家公司的評估員,在沒有到過盤錦,僅看了幾張照片后,將價格評估至320萬元/畝。

最后,萬事俱備,要解決的,就只有銀行的障礙了。

《商業銀行法》規定,單一客戶貸款額度不能超過銀行凈資本的10%,集團客戶不能超過15%,即使內部“有人”,這一紅線也難以突破。

為此,吳家以每年每人給3000元至10000元的好處費,利用公司職工的身份證成立了22家企業,用以“消化”土地抵押貸款。為了讓這些空殼公司看起來更加真實和業務繁榮,會計朱錦華又在吳東的授意下,偽造了全套的虛假購銷合同和財務資料;而對于仍然達不到授信量要求的部分企業,在柳州銀行南寧高新支行擔任過行長,對信貸系統了如指掌的吳偉(吳東的二兒子)等人則會指導如何調整數據,幫助貸款材料通過電腦測評。

在吳家企業運作上述造假期間,柳州銀行派信貸員曾20多次前往盤山查看抵押塊地。

當時“宋家”地塊上還有一些房屋,房子沒拆是不可能有土地證的,其實只要一眼,就能看到真相。但所謂“做戲做全套”,信貸員總是被吳浩安排司機帶去看實際屬于華發房地產的儲備土地,20多次調查,全部變成了“到此一游”。

此外,吳家還用同一“宋家”地塊重復抵押,向北部灣銀行、光大銀行、浦發銀行分別貸款8億元、8億元、1億元。

“功夫不負有心人”,通過這一系列的操作,吳家將包括國土局、第三方評估機構、銀行,本該相互制約的防火墻全部擊穿,最終成功騙取了至少62億元的貸款。

而“宋家”地塊貸出來的巨款,則給吳家的“金融帝國”打下了根基。

利用貸款,吳氏家族以14億元購買了北部灣銀行16%的股份,1億元買了桂林銀行4%的股份,花2億元成立了5家柳銀村鎮銀行,各占49%股份。

在這一基礎上,吳氏家族采用“借款購買銀行股份—再用股份抵押貸款—還款—再貸款”的手法,周而復始,確保了一條穩定的資金鏈。而就是吳氏金融帝國得以運轉最隱秘的秘密,李耀清對信貸安全的風險意識無意中觸及了吳氏企業的致命所在,自然引起了吳氏家族的強烈反應。

當然,前任柳州銀行董事長劉忠真的就不知道這些事情么?

騙局與真相之間往往只隔著一張紙,關鍵在于愿不愿意捅破罷了。

“敬酒”與“罰酒”

新上任的李耀清,面對一張被故意忽視了多年的薄紙,有些“不知好歹”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指頭。而對于這位“不懂規矩”的柳州銀行新任董事長,吳家第一反應是“招安”。

2014年清明節,吳東給李耀清打來電話,要請他吃飯。李耀清很明白吳東找他所為何事,便推托說:“我剛來,一大堆上級安排的工作,實在沒空”。

誰知,吳東隨即說,你的上級我都約好了,毛家飯店不見不散。

李耀清最后的借口被堵死,只得赴宴。

4月6日,李耀清推開毛家飯店包間門,看到吳東和時任柳州市長肖文蓀(2015年11月4日21時47分,肖文蓀落入柳江河中溺亡)等主要領導大都在場。“豪門”女婿擺酒,大家果然都給面子。

雖算不上劉邦赴鴻門、云長下江東,但現場的氣氛可想而知。李耀清待了片刻,再次提出自己有事,起身離席,吳東旋即跟在他身后,將肖文蓀等領導晾在一旁。

李耀清對吳東說,你跟著我干嘛,我真有事,約了幾個企業家,方才脫身。

不過,坐車離開,搖下玻璃窗準備告別時,吳東順勢從窗縫里扔進一個藍色帆布資料袋,說“這是我們公司的資料,你看看”。

李耀清以為真是資料,接了下來,路上打開,卻發現是一摞面值為一千元一張的港幣,整整一百萬港元。

第二天早晨,他就將資料袋交給了銀行的紀委工作人員,稱“這是中美天元集團董事會主席吳東給我的錢”。

不料后者卻顯得很為難,當即表示,你這樣給我,我得交給紀委上交財政,事情就公開了。這“豪門女婿”不好弄,你直接給他送回去吧。上交未成,李耀清讓董事會秘書開著車,將錢退給了吳東。

這一退,在吳家看來,是敬酒不吃要吃罰酒。

在與三哥吳浩商量后,吳東的四兒子吳世忠將李耀清的工作單位、照片、以及8萬元交給了自己的同鄉吳世華,讓其跟蹤李耀清,看是否能拍到受賄、養情婦等證據,沒有就“教訓”一下他。

隨后,吳東給李耀清打電話,以談貸款為由約其在柳州飯店大堂喝茶。而在李耀清和吳東喝茶期間,就在對面不遠處,“殺手”正透過汽車玻璃窗辨認著李耀清的體貌特征,而后尾隨他的汽車跟蹤至家,尋找機會準備動手。

2014年5月,行兇之人終于找到了機會。

三大追殺目標

被當街砍殺的李耀清大難不死,撿回了一條命。其實,在吳氏家族的“黑名單”上,并非只有李耀清一人,他甚至不是第一目標。

吳浩最開始想要教訓的對象,是廣西北部灣銀行行長趙錫軍,只不過在得知李耀清派人調查“宋家”地塊后,就轉而對其下了手。

而據了解案情的一位當地銀行高層對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表示,逃過一劫的除了趙錫軍外,還有北部灣銀行董事長羅軍。羅軍被截時,殺手車上是4個人。所幸,羅軍那天坐的是一輛七座商務車,包括司機在內一共有8個人,大家先后下車,一直走在一起。殺手尋找不到機會,只得放棄。

值得注意的是,與持有柳州銀行股份一樣,吳東旗下的中美天元公司是北部灣銀行持股16%的股東,為什么吳東的兒子要雇人教訓北部灣銀行的行長趙錫軍和董事長羅軍呢?

原來,吳東旗下公司從北部灣銀行擬貸款10億元,后來被縮減到了8億元,吳浩和吳世忠認為是趙錫軍和羅軍從中作梗,二人便想找人教訓他倆。但是,這時不知天高地厚的李耀清派人去核查摸底“宋家”地塊了,于是有限的殺手就被轉去教訓李耀清了。趙錫軍和羅軍幸運的逃過一劫。

事實上,北部灣銀行對于吳家的貢獻并不算少。2013年,吳世忠找人注冊了玉林市“肥更肥”化肥和南寧眾樂生活超市兩家公司。這兩家公司一家沒有實際業務,另外一家曾因經營不善關門。但通過增資,使注冊資本金達到銀行的貸款條件后,吳世忠合計從北部灣銀行貸出8000萬,貸款一批下來,資金就被轉走。

利用相同方法,吳家先后從北部灣銀行貸出一億五千萬左右。

此外,2013年初,吳東的三兒子吳浩得知北部灣銀行玉林分行有個人微貸,通過給5000-1萬/人好處費,吳浩用50個人的信息,從北部灣銀行合計騙貸超7000萬。

通過上述眼花繚亂的造假手法,吳家公司從銀行貸出了巨額資金。據柳州市人民檢察院的指控,通過偽造財務報表、審計報告、購銷合同、完稅證明和土地權屬證書等方式,2010至2014年,吳家從柳州銀行、北部灣銀行、光大南寧分行、浦發南寧分行等銀行共取得394筆、合計超過420億元貸款。

如遇阻礙,便先禮后兵,“佛來斬佛,魔來斬魔”。

百億資金去向何方?

四年之間,吳家從當地多家銀行套取貸款數百億元。而上述檢察院指控稱,截至目前,還有108億元沒有結清。

資金去了哪里?其中一部分被用于奢侈的生活和享受。

案發后,吳家資產被查封。據廣西同德資產評估公司的評估報告顯示,吳家在北京、大連、北海的土地和房產價值43億元;銀行等金融機構股權25.86億元;吳家旗下公司凈資產合計3.87億元;此外,還有包括賓利、路虎、奔馳在內的64輛汽車以及紅木、酒和存貨等物。這些資產總額約為76億元。

補上所有的窟窿,尚有32億元的缺口。且吳家旗下公司,所涉及的多為石油、房地產等暴利行業,多年來攫取的利潤,又去向了何方?

百億規模的資金流動卻為何查不到一點有效的資產線索?

經手過吳家窩案的一位法官告訴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吳家關聯公司超過300家,騙貸過程又長達數年,一家公司超過5筆資金往來的追查就很困難了。各方提供的資產線索,尤其是房產和土地,大部分是吳家編造的,根本就不存在。

“我們很慚愧。”他說。

柳州銀行人士則認為,資金被轉移了,而且手法高超。比如利用22家空殼公司貸下來的款,很大一部分又通過銀行承兌匯票進行了轉移。

以廣西中海洋改性瀝青公司為例。2012年,吳家公司會計朱錦華為該公司虛構了營收10億元的財務報表,配合宋家地塊造假的土地證質押來申請貸款。貸款批下來后,中海洋隨即向柳州銀行繳納30%的保證金,申請銀行承兌匯票,并將之交給朱錦華、吳浩等人,然后通過一位名叫“李總”的人,找到下家貼現,獲取資金。

這一操作的精妙之處在于,開具匯票所需要的核驗企業資質、真實交易背景兩個環節,造假相對容易,且一般只需要繳納30%的保證金,即可開具足額數字。如此一來,不僅能實現轉移資金的作用,還通過杠桿,獲得更多的資金。

同時,只要過了銀行審查一關,就可以通過重復貼現的方式,不斷放大杠桿。(如利用30萬元保證金申請100萬元面額匯票,貼現出來后,以100萬元為保證金,再度申請貼現,當然貼現過程會扣除少許手續費。)

我們注意到,2012至2014年,柳州銀行給中海洋公司的承兌匯票額度,從9000萬元上升至4.1億元。

通過這一手法轉移資金,去向很難追查。

縱觀整個騙貸環節,采用了偽造土地證、抵押物騙貸,注冊空殼公司、編制假賬騙貸,以及借用他人信息騙貸等多重手段,且有債務關系的吳家公司沒有資產,有資產的公司沒有債務。如此嫻熟、縝密的作案手法,絕不是等閑之輩能夠完成的,這背后似有金融高手在運籌帷幄。

會是在柳州銀行擔任南寧高新支行副行長,對銀行系統十分熟稔的吳東二兒子吳偉么?

罪與罰

行賄銀行高管、買兇當街砍人、騙貸420億元……隨著時間的推移,這起震動全國金融圈的大案正在收尾,然而結果卻有些出人意料。

先說劉忠,2017年6月13日庭審中,柳州市人民檢察院指控劉忠受賄金額為5327.4339萬元(其中4000萬元未遂),而在12月20日的判決書上,最終數字認定為1307.7283萬元(其中920.2279萬元未遂)。再加上他向中美天元集團及旗下公司違法放貸68.75億元,兩罪并罰,判處有期徒刑16年。

對于這場有策劃、有預謀、性質惡劣的“當街殺人未遂”事件,李耀清的代理律師、北京葆涵律師事務所的候峰提出應以“故意殺人罪”定罪,但法院最終定性為了“故意傷害”。

兩字之差,量刑標準天壤之別。最終,吳浩、吳世忠、吳世華、吳斌等主犯,被判處三年至五年六個月不等有期徒刑。

“在我們之前,請了4波律師,全都遭到威脅干不下去,最短的來了3天就走了”李耀清的代理律師候峰向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透露。而更讓李耀清不安的則是,兇手大都是在2014年被抓的,按照刑期,離釋放已經不遠了。

侯峰稱,李耀清留下一身的后遺癥。“一到下雨天,傷口會腫脹,后背發涼,腦袋也很痛”。但是,當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聯系上李耀清,他卻不愿出來面對媒體。來自各方面的壓力,讓李耀清息事寧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他是受害者,可是大家都在勸他,命比什么都重要……

至于吳東,銀行騙貸案的相關判罰尚未作出;砍殺李耀清一事,吳東則被認定為沒有參與其中。

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也聯系了吳東的代理律師劉海清,他說,案件現在處于司法程序階段,自己不宜對案情做任何形式的評論。

值得注意的是,吳東在最近一次婚姻之前,還有過2次婚姻,膝下的6個兒子也是和前妻們所生。而為了讓這最后一次“豪門”婚姻成功,可以說是費盡心機。90后、李耀清案的主犯之一、吳東的四兒子吳世忠,管自己的親生母親叫“阿萍”,管親生父親吳東叫“阿叔”……

金融體系深化改革的緊迫性

復盤這場建國以來最大騙貸案,為何吳家企業能夠層層防火墻擊穿,最終從銀行套取420億之巨的貸款?

首先,是銀行本身的管理體系存在不足。“一把手”權力太大,無法有效發揮集體決策的作用;銀行的貸前、貸中審查存在漏洞,對于貸款的去向沒有有效、及時的跟蹤及反饋機制;電腦評估系統被人為擊穿,沒有發揮作用。

再者,則在于社會信用體系存在漏洞。從假證、假章的制作,到第三方評估機構出具的虛假報告,再到周云飛等人員,本該相互制約的各方全部“陷落”。

還有,違法成本低也是重要原因。正如前述廣西當地一家銀行高層所分析,“吳東的三個兒子坐那幾年牢,和從銀行騙到的百億資金相比太劃算了,將來歸還不了的被當成壞賬核銷,相當于兒子們坐牢每天給老子賺幾百萬”。

這樣一起建國以來金額最大的銀行騙貸案,還伴隨著惡性的當街殺人未遂案件,三年時間過去了,卻出現了大事化小的跡象,這背后的力量令人生畏。

在整個金融體系中,還有多少像吳家企業這樣的股東已經悄然滲透到銀行中?這應該也是郭樹清主席強調“少數不法分子違規構建龐大的金融集團,已經成為深化金融改革和維護銀行體系安全的嚴重障礙,必須依法予以嚴肅處理”的原因之一,也更加凸顯他所說的“金融體系深化改革”的必要性和緊迫性。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構成投資意見,并不代表本平臺立場。文中的論述和觀點,敬請讀者注意判斷。

關于版權:若文章涉及版權問題,敬請原作者聯系我們。【電話:021-61551834;微信:hjwh123】PS:這個老鐵簡直是區塊鏈行業的一股清流,心系韭菜,立志打造幣圈行業最好的知識科普,手把手教小白從入門到精通,所以,關注他就對了!

幣圈收割機花樣帶你薅羊毛,拿走不謝

老秦說幣什么都不會,只會扯淡賺錢

推薦閱讀:

上文:韭菜的噩夢,你的錢還能回來嗎?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