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Arts“幕后老板”獨家回應,蔣杰疑似侵吞2500萬公款

2月6日深夜,有幣網主編和同事在北京三元橋見到了Arts傳說中的“幕后老板”洪鶴庭,她向有幣網講述了Arts涉嫌詐騙, 投資者維權、以及Arts項目的始末。

首先,洪鶴庭向有幣網確認七件事件:

一、未能核實身份的投資人的確帶蔣杰及Arts工作人員前往北京金融局和經偵,但針對網上報道的蔣杰被警方控制為不實信息;

二、目前北京金融局、公案經偵并沒有立案,也沒有定性為詐騙案件,網上報道的信息也不真實;

三、網上報道的蔣杰已經向公安自首的信息也為不真實信息;

四、蔣杰有拿到私募渠道方的回扣,涉嫌職務侵占,涉及以太坊TOKEN數千枚;

五、在網上頻繁爆發負面,以及不實信息以來,沒有一家媒體主動向我們求證,有幣網是第一家;

六、Arts項目仍在正常運轉;

七、洪鶴庭本人在該項目中對接藝術互聯網平臺、藝術版權等相關藝術資源、泛藝術類商業生態架構設計。

獨家回應四大疑點

顧問及中文版白皮書為什么下架?

洪鶴庭:有不明身份人員已經開始騷擾顧問及團隊成員,因此選擇了下架,但保留英文版白皮書。我們不希望給無辜的人士帶來負面的影響。

澳洲U網為什么停止交易?

洪鶴庭:確實是因Arts錢包底層技術更新。Arts錢包的底層技術由原來基于Achain開發轉換為基于以太坊ERC20開發。目的是為了更好的支撐交易。已經于北京時間2月6日下午15:00,在澳洲U網上開啟Arts換幣功能,Arts交易功能開放時間按U網通知。

為什么沒有在三大交易所上線?

洪鶴庭:在這三大交易所交易的承諾是蔣杰私下承諾給渠道方及投資人的。因為當時蔣杰還是公司的聯合創始人及實際運營人。在該協議上,并沒有約定登錄這三大交易所的時間。因此,Arts并沒有違約,同時,Arts在私募結束后已經提交了申請。

為什么您沒有出現在Arts團隊中?

洪鶴庭:我主要是出于這兩方面的考慮:

一是,區塊鏈項目是一個新興的行業,目前運作板塊中的渠道合作、私募運作、對接交易所、token的定價以及分配機制等均由蔣杰獨立運營。

我本人目前經營的項目是51空中藝術館,僅在Arts項目中協助對接藝術互聯網平臺、藝術版權等相關藝術資源、泛藝術類商業生態架構設計。

二是,我本人是做實業的,不是幣圈的人,沒有相關資源及經驗。

在年后會有一位懂區塊鏈技術及運營的資深團隊負責人做為arts的ceo來做項目的整體運營。目前因為項目的現狀,暫由我來統籌管理。我相信隨著專業團隊的不斷入駐,戰略落地,藝術+區塊鏈+互聯網+線下的虛實結合模式一定會給傳統的藝術行業帶來勃勃生機,我對此充滿信心。

目前的Arts的狀態

洪鶴庭:共有幾名投資人找蔣杰維權,已經影響了項目的正常運轉,2月6日晚,洪鶴庭與蔣杰(維權后失聯)、渠道方張某及其委托律師見面協商解決問題的方案,要求蔣杰及其渠道方交出所侵吞的不當利益,但其二人拒不做出任何表態。

洪鶴庭鄭重的向有幣網表示,Arts不是空氣幣,成功登錄交易所后,會加快將51藝術平臺的藝術版權與Arts對接,啟動藝術公鏈及聯盟鏈的開發,讓Arts成為真正有價值的區塊鏈項目。

以下是洪鶴庭口述,有幣網整理:

洪鶴庭與蔣杰的合作

洪鶴庭說,她一直在做實體企業,做了一個3D藝術共享平臺:51空中藝術館。10月份,蔣杰主動找到洪鶴庭,提出共同開發Arts這個項目。但是洪鶴庭以政策不明為由拒絕了。到11月底,蔣杰再次找到洪鶴庭。

此時,區塊鏈已經成為風口,蔣杰說他自己有區塊鏈的圈子:相關資源及人脈。洪鶴庭有實體平臺及藝術品實業,兩者結合一起來做。就這樣,準備以新加坡的基金會為主體開展工作。

蔣杰則以聯合創始人、實際運營人身份主要負責融資、渠道和交易所平臺對接,還有對外的公共關系和資金方面的事情。后面出現的所有問題都是在蔣杰獨自負責的私募環節上。

維權起因 蔣杰私拿千萬回扣

洪鶴庭說,私募結束之后,他們團隊發現,在投資人微信群里總出現抱怨等不協調的聲音,經過調查才發現,原來是蔣杰在5折的銷售當中,從渠道商那里拿了回扣,并且回扣數額巨大。

洪鶴庭很氣憤,她說:“項目方的同意5折的初衷是讓利給投資人的。但是因為他(蔣杰)在中間吃了一大口(吃回扣的意思),導致后面的渠道層層加價,到了散戶手里,這個價格就已經很高了。因此造成散戶的不滿。”

從未來財經媒體采訪首聯資本信息截屏來看,蔣杰至少在承銷私募時拿到5000個ETH。以2月5日媒體報道此事時的ETH價格均價850美元計算,蔣杰私自拿了2500萬人民幣以上的回扣。

以下截圖來未來財經資訊:

未來財經資訊公眾號發布,首聯資本根據蔣杰提供的賬目明細以及項目方提供的公募資金明細來核實情況。【蔣某提供的賬本明細】首聯資本為大家注釋:

由未來財經資訊提供:

維權推進:堵門、報案、傳播

洪鶴庭承認,她和項目團隊已經盡力在處理了。

團隊的每個人都跟蔣杰談話,勸他把回扣拿出來返還散戶,但是蔣杰始終不愿意退還這筆錢。“我們咨詢了律師,蔣杰的行為屬于職務侵占。”

與此同時,投資人方面并不知道此事,開始鬧著退幣,而退幣一事則全程是蔣杰在"挑唆"參與,妄圖讓項目方"背鍋"。

退幣的呼聲一直到上周四。洪鶴庭告訴有幣網:“這一天,蔣杰帶著渠道方、未能核實的投資人來到公司,要求項目方退幣。”

洪鶴庭說:“我們很無奈,我們給的是5折,拿回扣不是我項目方,而蔣杰卻要項目方承擔責任。”

維權僵局:金融局公安經偵均沒受理

因此,雙方僵持住了,一直解決不了。其中一名外地來的未能核實身份的投資人主張報案。然后項目方、蔣杰及投資人、渠道一同去了有關部門。

“我當時不在,我聽說,有人跟有關部門的人說我們報案,Arts虛假停牌、詐騙、是一家騙子公司。后來的回復是,因為這個事情一是沒有依據,二是沒有相關依據的法律。”

之后大家又去了公安經偵,“我聽說經偵回復是,新加坡公司,屬地管理,我們也管不了。” 洪鶴庭說,“跑了一天也沒有立上案,項目方和大家最后還坐在一起吃了晚飯。”

然后微信上馬上就出現了維權立案的傳言:

再然后微信上就出現了蔣杰澄清的視頻,說他也是受害者等等。又引發了一輪媒體對Arts及洪鶴庭的聲討。

洪鶴庭說,到目前為止,有幣網是第一個找到她的媒體。

2月2日,Arts發布的官方聲明:

到有幣網了解情況為止,洪鶴庭仍然在想辦法解決這次危機。據她推測,事情的背后可能是其競爭對手藝庫網在推動。目前Arts聘請的律師已經全程介入開始取證。

免責聲明:本文(報告)基于已公開的資料信息或受訪人提供的信息撰寫,但有幣網及文章作者不保證該等信息資料的完整性、準確性。在任何情況下,本文(報告)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見均不構成對任何人的投資建議。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