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發成都分行被開4.6億大罰單,對1493個殼公司授信775億掩蓋不良

4.62億!銀監會2018首張億元罰單來了,這一次,矛盾直指銀行掩蓋不良貸款問題。

1月19日,銀監會公布依法查處浦發銀行成都分行違規發放貸款案件。四川銀監局公布對浦發銀行成都分行案做出處罰,共罰沒4.62億元,原浦發成都分行行長王兵被“雙開”。

銀監會方面對浦發銀行成都分行的違規案件定性也極為嚴重。

“這是一起浦發銀行成都分行主導的有組織的造假案件,涉案金額巨大,手段隱蔽,性質惡劣,教訓深刻。”銀監會相關負責人稱。先來看看主要處罰有哪些:

1、四川銀監局依法對浦發銀行成都分行罰款4.62億元;

2、對浦發銀行成都分行原行長、2名副行長、1名部門負責人和1名支行行長分別給予禁止終身從事銀行業工作、取消高級管理人員任職資格、警告及罰款;

3、相關涉案人員已被依法移交司法機關處理;

4、對195名分行中層及以下責任人員內部問責,并在全行啟動大輪崗;

5、銀監會黨委責成四川銀監局黨委深刻反省,吸取教訓,并對四川銀監局原主要負責人和其他相關責任人進行了嚴肅問責,給予黨紀政紀處分。

案件回放:涉案金額高達775億

浦發銀行成都分行案在2017年4月被曝光。媒體曝光后,銀監會在現場檢查中發現,浦發銀行成都分行存在重大違規問題,立即要求浦發銀行總行派出工作組對成都分行相關問題進行全面核查。

圖片來源:中國財經圖庫

通過監管檢查和按照監管要求進行的內部核查發現,浦發銀行成都分行為掩蓋不良貸款,通過編造虛假用途、分拆授信、越權審批等手法,違規辦理信貸、同業、理財、信用證和保理等業務,向1493個空殼企業授信775億元,換取相關企業出資承擔浦發銀行成都分行不良貸款。

據了解,浦發銀行成都分行實則利用超1000個殼企業承債式收購,以騰挪不良貸款,違規操作資金規模近千億。

所謂承債式收購,是不良貸款騰挪的一種手段。比如甲企業由于欠息在銀行的貸款即將成為關注類,這時銀行找來乙企業(如空殼企業)以一筆資金收購甲企業的這部分債務。與此同時,銀行給乙企業新發放一筆貸款,乙企業再用這筆貸款的資金償還此前甲企業欠銀行的利息。通過上述一番騰挪,原本要逾期的貸款就又變成了正常貸款。

通過這番不良資產騰挪,浦發銀行成都分行出現了長期“零不良”的繁榮假象。銀監會相關負責人表示,這是一起浦發銀行成都分行主導的有組織的造假案件,涉案金額巨大,手段隱蔽,性質惡劣,教訓深刻。

暴露問題:主要有三方面問題

處罰中提到,此案暴露出浦發銀行成都分行存在諸多問題:

一是內控嚴重失效。該分行多年來采用違規手段發放貸款,銀行內控體系未能及時發現并糾正。

二是片面追求業務規模的超高速發展。該分行采取弄虛作假、炮制業績的不當手段,粉飾報表、虛增利潤,過度追求分行業績考核在總行的排名。

三是合規意識淡薄。為達到繞開總行授權限制、規避監管的目的,該分行化整為零,批量造假,以表面形式的合規掩蓋重大違規。此外,該案也反映出浦發銀行總行對分行長期不良貸款為零等異常情況失察、考核激勵機制不當、輪崗制度執行不力、對監管部門提示的風險重視不夠等問題。

主要處罰:浦發內部近200人被問責

此案在2017年4月被曝光后,銀監會成立專責小組,與上海市委市政府、四川省委省政府建立工作協調機制,通過采取強有力的措施推進風險處置和整改問責工作。

在銀監會統籌指導下,四川銀監局制定實施“特別監管措施”,實行“派駐式監管”,開展多項專項排查治理,積極推動合規整改工作。

銀監會方面透露,浦發銀行根據監管要求,在摸清風險底數的基礎上,對違規貸款“拉直還原”做實債權債務關系,舉全行之力采取多項措施處置化解風險,并按照黨規黨紀、政紀和內部規章,給予成都分行原行長開除、2位原副行長分別降級和記大過處分,對195名分行中層及以下責任人員內部問責,并在全行啟動大輪崗。

截至2017年9月末,浦發銀行成都分行已基本完成違規業務的整改,目前該分行班子隊伍穩定,總體經營平穩正常。

在四川銀監局今日公布的行政罰單中,四川銀監局依法對浦發銀行成都分行罰款4.62億元;對浦發銀行成都分行原行長、2名副行長、1名部門負責人和1名支行行長分別給予禁止終身從事銀行業工作、取消高級管理人員任職資格、警告及罰款。

對監管處罰:嚴肅問責并黨紀政紀處分

值得注意的是,這起案件不僅對浦發銀行成都分行作出重大行政處罰,四川銀監局監管人員也遭罰。銀監會相關負責人稱,鑒于四川銀監局對浦發銀行成都分行相關風險線索等問題未全面深查,監管督導不力,對其監管評級失真,銀監會黨委責成四川銀監局黨委深刻反省,吸取教訓,并對四川銀監局原主要負責人和其他相關責任人進行了嚴肅問責,給予黨紀政紀處分。

這已是今年以來第二起機構、地方監管人員一起被罰的案件。此前工行黑龍江分行因違規銷售超50億對公理財一事,被罰超3000萬元,同時黑龍江銀監局相關監管人員也因監管督導不力被問責。

在前不久銀監會發布的《關于進一步深化整治銀行業市場亂象的通知》中就強調,對監管職責履行不到位、監管權力行使不規范、監管問責處罰不嚴不實的機構或部門,嚴格依規依紀進行問責處理。

其中設定的8大亂象中,就有“案件查處不到位”,具體包括“處罰問責力度與案件危害程度不匹配,監管處罰和機構內部問責寬松軟,涉嫌刑事案件但未主動移送司法機關;風險排查走過場,后續整改流于形式,同質同類案件反復發生等”。

1月17日,在銀監會黨委傳達學習十九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精神的會上,銀監會主席郭樹清也表示,將重點查糾防范化解重大風險、金融信貸中涉及銀行業監管的失職失責問題,對監管職責履行不到位、監管權力行使不規范、監管問責處罰不嚴不實的機構或部門,嚴格依規依紀問責處理。

在四川銀監局公布的罰單案由中,浦發銀行成都分行存在9大問題,其中包括“不積極配合監管部門現場檢查,對現場檢查的順利開展形成阻礙”等。

浦發行回應:處罰金額全額計入公司損益,不構成不利影響

針對銀監會處罰,浦發銀行當日(1月19日)晚發了關于成都分行處罰事項的公告,主要回應事項如下:

1、針對成都分行上述違規經營事項,公司高度重視,在監管機構和地方政府的指導和幫助下,及時調整了成都分行經營班子。

2、對資產狀況進行了全面評估,分類施策、強化管理,按照審慎原則計提風險撥備,穩妥有序化解風險。目前,成都分行已按監管要求完成了整改,總體風險可控,客戶權益未受影響,經營管理邁入正軌。

3、公司在全行范圍內認真開展舉一反三教育整改工作,深刻反思,統一思想,吸取教訓;端正全行經營理念,更加關注安全性、流動性和效益性的平衡發展,強化統一法人管理;將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強化合規內控體制機制建設,著重提升內控執行力和有效性,確保全行依法合規、穩健發展。

公司將認真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精神和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要求,積極服務實體經濟,有效防控經營風險;堅持“回歸本源”。

4、處罰不構成重大不利影響,上述處罰金額已全額計入2017年度公司損益,對公司的業務開展及持續經營無重大不利影響。

小結:“如果違規,就讓你無利可圖”

從廣發銀行惠州分行因“僑興債”違規擔保案被罰超7億,到郵儲銀行、恒豐銀行等因“僑興債”違規出資同樣被開出億級罰單,再到浦發銀行成都分行此次被罰4.62億元,銀監會的監管“實錘”越敲越重。

銀監會相關負責人對媒體表示,加重處罰的目的,是切切實實做到“處罰一個,教育一片”,將處罰落到實處,才有可能樹立銀行業“向合規要業績”的理念。

“銀行業過去可能覺得違規產生的效益更大,現在如果違規,就讓你無利可圖。”銀監會負責人稱。

銀監會還方面表示,此案暴露出浦發銀行成都分行存在諸多問題:

一是內控嚴重失效。該分行多年來采用違規手段發放貸款,銀行內控體系未能及時發現并糾正。

二是片面追求業務規模的超高速發展。該分行采取弄虛作假、炮制業績的不當手段,粉飾報表、虛增利潤,過度追求分行業績考核在總行的排名。

三是合規意識淡薄。為達到繞開總行授權限制、規避監管的目的,該分行化整為零,批量造假,以表面形式的合規掩蓋重大違規。

此外,該案也反映出浦發銀行總行對分行長期不良貸款為零等異常情況失察、考核激勵機制不當、輪崗制度執行不力、對監管部門提示的風險重視不夠等問題。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