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最慘基金經理:連踩樂視網、爾康制藥、宣亞國際三顆雷

作者丨韓蕾

來源丨野馬財經

為何公募、私募的“一哥”都如此流年不利?

傳聞說,“胡潤富豪榜”是“殺豬榜”,不少富豪都搶著交錢,讓自己不要上榜。

而如今,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的“一哥”之座似乎也被傳染了這種屬性。

除曾經的私募“一哥”徐翔已在兩年前被抓外,前公募、現私募“一哥”王亞偉重倉的中科招商宣布12月26日從新三板摘牌,比他更慘還要屬繼任者任澤松,盡管和原方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只差了一個字,但后者被恒大相中前途不可估量,他卻因一人扛起了樂視網(300104.SZ)、爾康制藥(300267.SZ)、宣亞國際(300612.SZ)的重倉大旗,讓中郵基金損失慘重。

如今,連賈躍亭都和妻子開心的在美國過完圣誕了,可任澤松卻要懷揣著倒數第一的業績,憂傷的度過2017 ,堪稱雞年最悲情基金經理。

異軍突起 新晉“一哥”之路

任澤松,80后,說起他之前的經歷也是十分勵志。

當年,他從清華大學生物學專業碩士畢業,原本的路徑應該是“與動物為伴,和科研同行”,但天之驕子的他卻選擇了高難度。一出校門,他便應聘去了四大之一的畢馬威做審計員。盡管所做的工作平淡無奇,可四大的經歷這卻成了他轉戰金融圈的“跳板”。一年過后,他進入了國內一家知名私募機構做行業研究。

2011年4月,任澤松加入中郵基金,這也成為了他在這一平臺上縱橫捭闔的開始。他從行業研究員、基金經理助理做起,沒過多久終于從前任厲建超手中接手了第一只基金:中郵戰略新興產業混合(590008.OF),開始了操盤之旅。

圖片來源:東方財富Choice

也就是這只基金,讓任澤松在2013年以80.38%的收益率幫助中郵基金拿到了股票基金行業冠軍的寶座。他也因此一戰成名,晉升明星基金經理行列。

2014年,盡管創業板一片低迷,但任澤松這匹“黑馬”毫不示弱,其管理的基金在前11個月,保持了該類基金收益第一的位置,并取得了57.29%收益率的好成績。

2015年,雖然任澤松管理的基金離冠軍之位越來越遠,可年單位凈值超100%的漲幅,也算說的過去。

就這樣,在原公募“一哥”王亞偉離職華夏后,新晉公募“一哥”任澤松也漸漸坐穩了這個位置。

頻頻“踩雷” 業績滑鐵盧

2016年,幾乎對于所有的基金經理都是飽受考驗的一年,國內股票市場遭遇了巨幅動蕩,許多股票型基金、偏股型基金,在這一役中元氣大傷。

這一年,曾和任澤松共事的厲建超因任職期間的“老鼠倉”行為,還被中國證監會采取了終身市場禁入。

與此同時,任澤松身上新“一哥”的光環也在逐漸褪去。

據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2016年全年,任澤松操盤的7只基金單位凈值增長率均為負數,和從前單位凈值超過100%漲幅的境況成天壤之別。

而造成這一結果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任澤松在持股樂視網上做出了錯誤的決定。特別是在2016年三季度,當近百只基金紛紛退出樂視網的時候,他選擇逆勢增持。

當然,這種行為也在意料之中,因為在其“封神”之路上,重倉樂視就是最重要的一步。

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2017年也算是樂視網的大劫之年,連孫宏斌都被“坑”的潸然淚下。中郵基金更是接連不斷的下調對樂視網股票的估值到3.92元/股。有媒體測算,如果樂視網開盤后真的跌到這一價格,中郵基金將在這一只股票上巨虧8億元左右。

如果說重倉樂視網還說的過去,但任澤松在爾康制藥和宣亞國際上的操作,可以說是十分倒霉。

11月22日晚,停牌半年多的爾康制藥披露自查報告,對公司涉嫌虛增利潤事宜進行了說明,凈利潤將調減2.31億元。毫無意外,隔日開盤該公司股價迎來暴跌,截至發稿前已比停牌之時跌去了近一半。

非常不巧的是,爾康制藥的前十大股東中,卻有兩個位置都被任澤松操盤的中郵基金占據。

人要倒霉了似乎“喝水都塞牙”。這不,12月15日晚,宣亞國際公告稱,決定停止收購映客,消息一出,公司股價暴跌60%。

而此前,任澤松操盤的中郵基金也曾重倉“押寶”這只股票,在前十大股東中就占了三個席位。

如果上述描述都不夠直觀,那任澤松在中郵戰略新興產業混合(下稱:中郵戰略基金)的業績表現,應該可以做個總結。

2013年,在451只基金中,中郵戰略基金業績排名第一。但到2017年,這只基金卻排到了1820只基金中的最后1位,令人唏噓。對于任澤松來說,可能過往的經歷太順利,就忽視了“風險控制”,從而栽了跟頭。

不過,對于任何操盤手的個人成長而言,還是那句老話“艱難困苦玉汝于成”。野馬財經(www.yemacaijing.com)就任澤松操盤風格等相關問題聯系中郵基金,截止發稿,未獲回復。

“一哥”為何流年不利?

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一哥”的位置實在是不好當。

今年1月23日,震驚中國金融市場的“徐翔案”終于塵埃落定,原來被股民稱為“私募一哥”的徐翔因為內幕交易受到法律制裁,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同時并處罰金。

12月26日,中科招商正式從新三板摘牌,原“公募一哥”王亞偉不幸踩雷。而去年,他不僅踏空廊坊發展(600149.SH),還重倉過一汽轎車(000800.SZ)和一汽夏利(000927.SZ),損失慘重。

那為何這些公募、私募的“一哥”都如此流年不利呢?

顯而易見的是,“人怕出名豬怕壯”,在媒體的鎂光燈下,這些明星基金經理每一個小錯誤都會被放大。

當然,在眾人的簇擁下,這些基金經理在心態上也難免膨脹。一位與任澤松有過交集的劉先生對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說,任澤松在“押寶”樂視網成功后,性格、行為前后好像變化很多。從前他是一個踏踏實實做投資研究的人,后來也不怎么重視了,從前經常參加投資小圈子的聚會,后來好像“不合群了”,也不來了。

劉先生進一步指出,許多基金經理在當上了“一哥”或者成為了明星基金經理后,就容易被“神話”,其實他們也是普通人。投資收益不佳,歸根到底還是經驗和能力問題,經受不住時間的考驗。

另外,大局觀對基金經理也很重要,有些基金經理投資能力很強,但缺乏大局觀,不會審時度勢,而一味的迷信技術,缺乏對市場和形勢變化的敏銳分析和迅速應變,因此要么不踩雷,一踩就是大雷。譬如徐翔就是很好的一例。

而格上財富研究中心研究員徐麗認為,投資就是管理風險,當踩雷事件發生時,就是對基金管理人風險管理能力的考驗。在應急處理上,有三方面很重要:第一,如何采取措施以最大程度維護投資者利益;第二,是否第一時間跟投資者采取溝通措施;第三,就管理人本身,是否正視踩雷事件,就踩雷事件對自身投資體系、方法進行反思,以指導和優化其未來的投資。

值得注意的是,對于其投資策略,任澤松多年來在基金年度報告中均是一句話,“我們認為能夠穿越周期的更多是代表未來經濟發展方向的戰略新興產業,保持了對信息技術、生物醫藥、高端制造、新材料以及環保等行業的重點配置”。

看上去都是正確的廢話,該踩雷還踩雷。

你曾跟風過這些公募、私募界“一哥”投資股票嗎?你認為他們為什么紛紛從神壇跌落呢?一起來評論區聊聊吧!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