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陸家嘴做現金貸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在陸家嘴的金融機構里做現金貸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以前一直覺得在陸家嘴上班是非常高大上的,處處紙醉金迷,連空氣中都彌漫著錢的味道,出入皆大佬,往來無屌絲。直到我來到陸家嘴做現金貸,才猛然醒悟 ——

陸家嘴也不都是富人的

陸家嘴的錢好多是從屌絲身上騙來的。

Part1 陸家嘴辦公樓的鄙視鏈

以陸家嘴金融綠地廣場為中心,周遭的辦公樓也有鄙視鏈。

鄙視鏈頂端的三件套們就以高度傲視群雄,上海中心大廈有3部全球最快升降電梯,上升速度每秒18米,只要55秒,便能從地下2層直達119樓觀景臺。在這些樓上班的民工,電梯上升的瞬間有輕微的血脈膨脹感,感覺自己就是金融帝國的主宰,雖然剛從地鐵里面爬出來。

位于鄙視鏈中部的是幾個銀行或保險的大樓,靠地鐵站居多,如中銀等,樓里有食堂,在陸家嘴可謂物美價廉,去不起國金,擠不了正大的都可以考慮,很為民工考慮。

處于鄙視鏈最低端的就是綠地北邊的幾棟老樓,如華能聯合、中國人壽、招商銀行等,算是陸家嘴的城鄉結合部。

最奇葩的是爛尾了好幾年的置地大廈,在陸家嘴這個地段都能出現爛尾也真是醉了,聽聞是印尼富商的產業,70億不賣一直爛著,尼瑪租一年也好幾個億吧。

Part2 陸家嘴的金融機構也魚龍混雜

最早的時候陸家嘴是以正規金融機構為主的,后來很多皮包公司發現韭菜們覺得一家公司如果租在陸家嘴是實力的象征和信譽的保證,于是開啟了大規模進軍陸家嘴的浪潮。

辦公樓的鄙視鏈決定了陸家嘴金融機構的鄙視鏈。

鄙視鏈頂端的辦公樓里,都是些洋人的或取了洋名的公司。什么摩根士丹利,高盛啊,普華永道啊。當然,也有LOW點的土豪混進去,筆者認識的一家股權眾籌公司就在注射器里搞了個辦事處。

鄙視鏈中部的,銀行保險多,反正宇宙幾大行和幾大保險都有自己的物業,除了自用還租出去了不少,至于租客水平,一言難盡。很多想沾陸家嘴光又沒錢的新興創業公司都喜歡這里。

鄙視鏈末端的,如華能、招商等,租客就又降了一層,里面多的是皮包公司和騙子公司,近些年更多了幾個所謂的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不是P2P,就是現金貸,抑或為之服務的大數據或催收等。

當然,這些都是不完全分布,聽說中晉敗家前就在鄙視鏈頂端,如今早不知換了誰家。現在現金貸一嚴管,又不知道哪些地方要換房客,不過無妨,總有接盤的,鐵打的樓盤流水的租客嘛,從租客構成很容易看到中國經濟熱點。

Part3 在陸家嘴做現金貸做到尷尬癥頻發

之前,沖著陸家嘴而來,只知是消費金融,后來知道是現金貸。

團隊經歷了兩批,第一批海歸帶隊,名校為主,碩士、博士都位列其中,典型的精英團隊,折騰了幾個月,反被老賴擼了一把。這個正常,精英雖強但不接地氣。

第二批,在前面學費的基礎上潛心研究了幾個月,接入了一批大數據征信公司,這次勉強可行,逾期可控,然很快遇到監管,流年不利。

在陸家嘴這個空氣里都飄著錢味的地方,有時會想不通這些人為什么1000塊甚至500塊都要借,一頓飯錢好吧,一件衣服都也不夠啊。但對于用戶需求的深刻理解和用戶心理的準確把握是任何一個企業成功的關鍵,因為GET不到底層用戶的點,在上面吃虧無數。

Part4 陸家嘴真正的主子是金融綠地的貓和魚

在陸家嘴干金融,壓力都是杠杠的。

得虧政府大方,在這寸土萬金的地界上還給造了個公園。綠樹掩映,花木扶疏。夏有繁花,秋有紅葉。每到一、三、五的中午,還有樂隊定點演出。中午的時候,民工們從各棟樓里涌出來,到這里來個健身大聯歡。

在這里,擼擼貓喂喂魚都是極好的。綠地北邊草坪上野貓一到中午就集體賣萌,每天都有人拎著貓糧、火腿、酸奶去打賞,個個傲嬌到不行。

至于綠地水池里的魚,數目龐多、顏色各異,一到中午就在亭子附近水域等人喂,個個發福到看不出體型。感覺一網下去能撈幾百斤,而且這里的魚從無憂患和防備意識,人走邊上都傻呆呆的飄著。

看了一天EXCEL的民工們每每在此都覺得自己不如陸家嘴金融綠地的魚或貓,他們才是真主子。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