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管趨嚴 又見“券商系”P2P停止運營

監管趨嚴,曾作為P2P軍團中不容忽視的力量,“券商系”P2P眼下正面臨寒冬。

西南證券旗下網絡投融資平臺——西證投融通在官網正式公告,稱將于今年12月31日正式停止運營。

監管壓力、合規要求、人氣欠缺……一系列原因成為影響“券商系”P2P擴容的重要因素。

三大原因導致西證投融通平臺停運

西證投融通已在其官網首頁公告,“根據行業政策調整和公司整體戰略規劃,西證投融通將于2017年12月31日中午12:00正式停止運營”。

公開資料顯示,西證投融通成立于2014年,為西南證券全資子公司西證股權投資有限公司(下稱西證股權)注資設立,其運營主體為重慶西證電子商務有限責任公司,定位是“通過互聯網的方式,為個人提供投資服務和為企業提供融資服務的平臺”。

盈燦咨詢高級研究員張葉霞告訴券商中國記者,投融通上線的借款金額較大、綜合收益率不高,停運的原因大致有以下三方面:

(1)監管壓力較大。P2P網貸平臺受銀監會監管;而證券公司的監管部門是證監會。不同監管部門監管思路不同,可能面臨較大的監管壓力;

(2)合規性。投融通上線的產品,多為大額標,其中100萬以上的借款標占比最多,其次是1000萬以上的標的。而監管要求同一自然人在同一P2P網貸平臺借款余額上限是20萬元,資產向小額轉型相對困難;

(3)人氣欠缺。西南證券作為傳統金融機構,旗下平臺的優勢在于資產端相對優質,但互聯網運營能力及獲客渠道有限。

上述原因中的核心點很可能在于平臺的大額標的在短時間難以實現轉型。根據《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規定,同一自然人在同一平臺和不同平臺的借款余額上限分別是20萬元、100萬元;同一法人在同一平臺和不同平臺的借款余額上限分別是100萬元、500萬元。

西南證券2016年年報顯示,重慶西證電子商務有限責任公司通過“西證投融通”平臺發布各類產品共27期,募集資金2.13億元,標的大額化的特點顯著。

券商涉水P2P業務的兩大模式

西證投融通代表了券商進軍P2P的一大重要路徑,即以子公司或二級子公司全資、控股直接經營P2P業務。如恒泰證券通過全資子公司設立了恒富金服;天風證券通過全資子公司設立“甜菜金融”。

自建P2P網貸平臺的出資方多是以券商資管子公司、直投子公司等子公司形式,這一模式下,券商對于平臺的信譽背書作用明顯,而劣勢在于一旦借款人逾期,對出資券商的聲譽也構成損害。

有券商人士分析,中小券商發展自建P2P平臺,需要有“爆品”支撐導流,所謂爆品,就是指低門檻高收益的產品,而這類券商需要有相關的小額貸款公司、地方股權交易所掛牌企業債權以及地方融資平臺私募債作為支持,西南證券、華創證券和天風證券擁有相關資源,因此自建P2P擁有一定的優勢,而一些大券商提供的理財產品一般收益率較低,因此不宜自建網站發展P2P。

更為常見的模式在于券商通過多級股權關系參股平臺。如廣發證券通過子公司廣發信德對投哪網注資近億元,持股比例超過30%;海通證券通過子公司海通開元投資了91金融、麥子金服和積木盒子;華創證券和證聯支付等金融機構共同建設的金匯金融;東莞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全資子公司東證錦信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參股團貸網。

券商布局P2P業務意欲何在?

此前,為何券商樂意入股P2P業務?業內人士認為原因不外乎兩點:一是提前布局銷售渠道;二是資本運作的需要,需要分享股權增值收益。

具體來看, 券商自己的網點較少,需要借助銀行的渠道銷售基金、資管產品,因此,布局互聯網金融,建立“金融超市”,占領流量入口是券商必打的王牌之一,收購一家具有互聯網運營能力和用戶基數的平臺成為部分券商的首選。海通證券投資互聯網金融超市91金融正是這一類型的代表。

第二大目的則在于資本運作,分享股權增值。以廣發證券旗下的廣發信德為例,2014年7月15日,廣發證券通過廣發信德對投哪網注資合計近億元,持股比例超過30%,投哪網估值不到3億元。2015年5月份,大金重工入股,以1.5億元持有投哪網11.7%的股權,投哪網估值已經飆升到12億。不到一年之間,廣發信德投資的賬面價值飆升4倍。

網貸之家數據顯示,在P2P監管細則落地之前,即去年8月份,業內正常運營平臺數量為2799家;時間再往前推一年至行業第一部指導性文件《互金指導意見》下發之時,即2015年7月份,業內正常運營平臺數量為3244家。而目前,P2P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數量不足2000家。

業內人士認為,網貸從業機構正加速優勝劣汰,不合規的平臺面臨退出或者轉型壓力,券商經營機構收緊對互聯網金融的布局也將成為趨勢。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