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現金貸落地執行指南

印尼現金貸創業者發自內心地向清流Club說:“我覺得我們這些同行應該聯合起來,搞一個自律聯盟,大家不要惡意競爭,千萬不要暴力催收,合作起來把市場做大,把生意做久,而不是毀掉這個市場。”

從想要出海印尼做現金貸到真正產品經過測試上線并穩步增長需要多久?4個月甚至更久。

在上周的文章中,清流Club描述了一幅上百家國內現金貸企業奔赴印尼的熱鬧景象,但事實上,到目前為止,真正落地的企業只有包括印閃(RupiahPlus)、印飛(GoRupiah)、閃銀(TunaiKita)、掌眾等在內的7、8家現金貸產品,如果加上唐牛、Akulaku這樣的分期產品,那總的數字應該在15家左右。也有另一種說法是,目前已經上線的純現金貸產品已經達到了15家左右。

跟前幾個月出海印尼的現金貸創業者希望鼓吹市場有所不同的是,在現階段,玩家越來越多,場面日趨混亂的情況下,所有的出海印尼現金貸參與者都希望低調做事,不要引起印尼監管方面的反彈。為此,清流Club特地梳理了一份印尼現金貸落地的全流程介紹及值得注意的事項,希望能為廣大現金貸從業者解決一些疑惑。

首先還是需要介紹一下“為什么是印尼”這個問題。多篇報道科技企業出海東南亞的文章均提到,最重要的一點是印尼龐大的人口基數。印尼位列世界第四人口大國,現有人口2.54億,僅次于中國、印度和美國。

人口多即意味著市場廣闊,但多數公眾號沒有提到的是,印尼的人口結構遠優于中國。根據印尼當地第三方支付公司xdenit提供的資料,印尼70%的人口在35歲以下,并且教育普及率極高。同時,手機滲透率為120%,人人都擁有手機,并且還是世界上擁有Facebook賬號最多的國家,xendit認為這說明了印尼是世界上最“社交”(social)的國家。信用卡的滲透率則在5%。

以上數據表明,在印尼,現金貸客群應該比中國還要龐大。

除了客群龐大,對于中國創業者來說,印尼現在不管是簽證政策還是監管政策目前都是利好。如果國內的現金貸從業者想要去印尼調研,直接買張機票就能成行。從上海直飛印尼首都雅加達是6個小時左右,從北京出發則為7個半小時左右。

印尼目前對中國游客實行單方面旅游免簽政策。飛機落地雅加達哈達機場之后,只需要順著外國人落地簽的通道一路前行,不需要填任何表格,也不需要任何費用,就能順利入境,獲得30天的停留期限。但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該簽證為旅游簽證,并不包括商務活動,所以如果被印尼移民局探知游客入境的目的是從事商務考察等活動,會有一定的遣返風險。

據清流Club得到的消息,目前中國商務人士頻繁入境已經引起了印尼移民局的注意,所以國內現金貸從業者前往印尼還是低調為好。

到達雅加達之后,最好入住Central Park附近的酒店。其一是因為此區域為華人聚集區,不管是餐飲還是安全都較有保障,其二則是因為大量中國出海企業,包括現在的現金貸企業都集中聚集在此區域,就近入住可方便同行交流。

在監管方面,印尼對于金融領域的監管還處在初級階段。目前支付類牌照歸央行管,金融類牌照歸OJK(金融管理局)管。對于海外金融科技創業者,當地監管持open的態度。

支付類牌照是今年才開始要求的,目前順利拿到支付牌照的企業還極少。OJK則管理著兩個牌照,一個是multi-finance,即傳統金融牌照,應該能夠對標國內的銀行牌照,可以干很多事情,門檻很高,光注冊資本就需要5000萬人民幣,基本已停止發放,目前的牌照數量大概在260左右。

一個就是科技金融公司所能獲得的P2P landing牌照。據悉,申請這張牌照的企業早已超過150家,但目前僅有1家拿到了牌照,25家左右通過了初步注冊階段,可以試運營,但仍需在接下來的一年內補充材料以拿到牌照。在這25家當中,僅1、2家中國公司,但都不屬于現金貸企業。

有當地從業者這樣向清流Club描述國內的“淘金印尼”大軍:“從大半前開始,國內就不斷有人來,大概可以分成三類,第一類來問了一圈,就消失了,可能在觀望,也可能回去忽悠VC了;第二類來走了看了,系統也搭了,產品也有了,但要么受制于資金來源問題,要么受制于運營問題,沒有真正搞起來;第三類才是真正產品落地了并逐步發展的,量不大,七八家左右。可以說整個印尼現金貸的放款規模才剛起步。”

事實上,到印尼開展現金貸業務,盡管前景誘人,門檻看似較低,但在實際操作中難題還是不少。

所有人都面臨支付和短信通道的問題,同時也要搞定工商注冊、牌照申請、辦公場所租賃等一系列流程。很多創業者在印尼首先找的就是律所,由律所出面搞定別的事項。但由于現金貸在印尼是新興事物,很多律所也并不是很有經驗,有不少國內現金貸從業者就向清流Club抱怨過當地律所“不靠譜”,“坑錢”等,而大部分的落地現金貸公司都有換律所的經歷。

另外也有創業者找當地中介包辦的,據說“幾十萬美金搞定一切,包括牌照”,然而“有公司被坑的業務拖了好久,產品遲遲上不了線”。

也有國內的企業提供印尼現金貸落地服務,據傳價格在百萬人民幣左右,包括前期的市場調研直到產品真正落地。

在整個流程過程中,系統開發是最不需要擔心的問題,但對接支付通道和短信通道最為痛苦。目前印尼,第三方支付還沒有劃扣功能,銀行也沒有動力推這個事情,大部分國內的現金貸創業者都選擇同時對接多個第三方支付渠道,也有的創業者選擇直接跟銀行合作,走銀行支付渠道;短信通道也經常不穩定,需要創業者對接數個通道,并積累經驗,在一個通道斷了的時候迅速切換到另外的通道。目前已有落地的現金貸企業實行了語音驗證碼和圖片識別功能。

然而,當這些問題都解決之后,真正的問題才剛剛開始。不管是印尼當地的從業者,還是國內出海印尼的創業者,都認為目前印尼現金貸市場上最大的問題是征信數據的缺失,并且目前沒有任何一家機構在做信息的收集工作。幾乎所有的出海印尼現金貸企業都需要自建數據庫和風控系統,“前期免不了閉著眼睛放,所以量肯定是控制的很嚴的。”

整套流程下來,怎么也得三四個月時間,這還是屬于很順利的情況。

但據清流Club了解,也有不怎么規范的創業者,用個人名義注冊APP,買套系統,不做風控地直接放款,“這種可能一兩個月就能上線,但是風險極大。”有人告訴清流Club。

另一個不太會被注意的困難是當地團隊的運營問題。由于印尼人不習慣加班,效率也比較低,對于中國創業者來說需要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來習慣。有創業者告訴清流Club,“語言其實是個很大的問題,我自己英語并不是很好,印尼員工也不是個個都會說英語,有的時候溝通和融入團隊就會有一點問題。”

在商標注冊方面,其實也有一點問題。由于Rupiah是印尼的貨幣單位,所以以Rupiah作為產品名稱或者商標,其實是不受法律保護的。目前已有企業在醞釀改名。

目前,已經落地的出海印尼現金貸企業針對的都是有卡人群,下一步的目標將會擴大到無卡人群,通過與支付公司的合作,實現便利店放款。

由于印尼征信數據缺失,目前所有的印尼現金貸企業都還需要人工電話審核申請。好一點的人工審核率在50%左右,高的達到90%以上。產品利率方面,有日息1%的,也有日息0.4%的,有的還附加有10%的服務費。在逾期方面,幾乎所有的創業者都向清流Club表達了“好于自己預期”的感受。

催收均為印尼員工電話催收,也有外包的,催回率“蠻不錯”。有創業者說,“很多印尼人其實并沒有不還錢的意愿,真的就是忘記了,總要遲還個一兩天。”

有一個利好是,印尼當地的羊毛黨才剛起步,“手段拙劣,不值一提”,有創業者說。

另一個困擾落地印尼現金貸發展的大問題就資金問題。前期出海的現金貸企業拿的都是人民幣,由于我國外匯管制的問題,一般都走地下錢莊或者影子銀行,“成本不算高,他們的匯率算法跟官方不一樣”。但后期融資一般會換成美元。

雖然現金貸在印尼還算新鮮,但消費分期早已在印尼普及。

在印尼調研期間,清流Club隨意走進任何一家手機店面,均能看到分期廣告。在Central Park Mall里面的一家手機店,清流Club就看到了一個名為“Kredit plus”的產品廣告,上面寫著“只要199.000盧比(合100人民幣),就能把你夢想的手機帶回家”。在廣告背面則被銷售人員列出了不同品牌不同型號手機的分期方案:如vivo的V7,總價3.799.000印尼盾,即1854元人民幣,分10期購買的話每期需還518.000印尼盾,即253元人民幣,分12期則是452.000印尼盾,合221元人民幣。

手機店分期廣告

銷售員手寫各類手機分期方案

各類手機月供明細

印尼當地居民告訴清流Club,“在印尼什么都可以分期,所以市場競爭還是很激烈的。最受歡迎的分期產品應該是摩托車。”

下班高峰期的central park附近街道的摩托車大軍

在印尼期間清流Club也深刻感受到印尼人民對摩托車的熱愛,上下班高峰路上都是呼嘯而過的摩托車。甚至印尼版的Uber,第一選項都是摩的。

印尼版Uber頁面

目前已有印尼的出海現金貸從業者正在考慮切入消費分期,一方面是擔心國內同行的惡性競爭,一方面也擔憂OJK和央行之間的關系,監管政策的收緊等因素。有創業者發自內心地向清流Club說:“我覺得我們這些同行應該聯合起來,搞一個自律聯盟,大家不要惡意競爭,千萬不要暴力催收,合作起來把市場做大,把生意做久,而不是毀掉這個市場。”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