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支付“國家隊”,云閃付還有機會嗎?

現金貸盛宴散場,消費金融回歸場景時代

現金貸告別蠻荒,一場零售信貸革命正在發生

直銷銀行牌照,拯救不了中國銀行業

對“二次創業”的銀聯而言,想要真正驅動并整合產業鏈上各個參與者,依然是一件極具挑戰性的任務。這個任務的完成度,將決定云閃付的命運。

文 | 董云峰

“歷史將記住2014年12月12日,中國線下收單的市場從此會被顛覆。”三年前,當時還在星展銀行中國擔任科技副總裁的鮑忠鐵,在一篇專欄文章中作出了這個預測。

這一天,支付寶正式殺入線下收單市場,是中國支付歷史上的里程碑事件,從此二維碼支付逐漸成為移動支付主流,并開啟了以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為主導的移動支付新時代。

對銀聯乃至整個銀行體系來說,這一天無異于一場滑鐵盧。對一些銀聯內部的改革派來說,這稱得上是一個“恥辱日”。

這次“雙12事變”之后,銀聯加快了移動支付創新的步伐。

2015年12月12日,銀聯聯合20余家商業銀行在京共同發布“云閃付”;2016年12月12日,12日,銀聯正式推出銀聯二維碼支付標準,加入掃碼支付大戰。

到了今年,12月11日,銀聯攜手商業銀行、支付機構等產業各方共同發布銀行業統一APP“云閃付”,以云閃付品牌取代銀聯錢包成為移動支付入口。

這意味著,云閃付在名義上成為移動支付“國家隊”,在日益固化的市場格局下,它還有機會嗎?

1

銀行業統一APP

銀聯官方新聞稿稱,“云閃付”APP是在中國人民銀行的指導下,由各家商業銀行與銀聯共同開發建設、共同維護運營,匯聚產業各方之力的移動支付統一入口平臺。

在此次云閃付APP發布儀式上,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范一飛、中國銀聯總裁時文朝、17家全國性商業銀行負責人、14家區域性銀行負責人等共同出席,彰顯了從監管層到銀行業對此事的重視程度。

范一飛在致辭中表示,此次產業各方共同推出移動支付APP,按照統一接口標準、統一用戶標識、統一用戶體驗的原則,是支付產業深化金融創新應用的重要舉措。

時文朝稱,銀聯始終秉持“開放、合作、服務”的理念,堅持做“不發卡、不收單、不與各方爭利”的公共服務者,持續發揮開放式平臺優勢,為產業各方提供更加多元化的綜合支付服務解決方案。

據介紹,“云閃付”APP作為統一入口,匯聚銀聯及各大銀行的支付工具、支付場景及特色服務,主要體現為以下四大主要特征:

一是開放式平臺全連接。通過開放支付服務標準接口,為合作伙伴提供商戶增值服務、營銷活動執行、合作銀行辦卡、在線銷售聯合四大合作模式,成為連接各方、服務各方的平臺工具。

二是統一入口全打通。全面支持各類銀行賬戶,將原先散落在各個機構的支付服務工具集成,提供Ⅱ、Ⅲ類賬戶開戶、手機NFC支付、二維碼掃碼、收款轉賬、遠程支付等各類支付功能,成為銀行業移動支付的統一入口。

三是多元場景全覆蓋。依托央行移動支付便民示范工程,實現衣食住行線上線下主要支付場景的全面覆蓋,目前可在鐵路、全國10萬家便利店商超、30多所高校、100多個菜市場、300多個城市水電煤等公共服務行業商戶使用。

四是特色服務體系全匯聚。“云閃付”APP匯聚了銀行、銀聯等各方提供的功能與權益,包括余額查詢、一鍵轉賬、一站式分期等,支持消費者便利地管理各類銀行賬戶,并使用全面的支付服務。

銀聯新聞稿稱,未來將聯合銀行、商戶、手機廠商、收單機構等產業各方,聚焦用戶日常生活的各類場景,通過開展營銷活動,為用戶帶來更多的實惠。

在使用場景上,云閃付APP下一步有望實現各行賬戶余額查詢、交通罰款繳納等特色“硬場景”落地,并在全國更多地市公交地鐵、醫院社保、校企園區以及智能停車等各類場景實現應用。

2

云閃付還有機會嗎?

通過這些舉措,攜銀行業統一APP,銀聯可以改變市場格局嗎?遺憾的是,答案或許并不那么明朗。

中國金融認證中心(CFCA)日前發布的《2017中國電子銀行調查報告》顯示,隨著移動趨勢持續深化,手機銀行用戶比例首度與網上銀行持平;在轉賬、繳費、線上支付等眾多個人業務方面,支付寶和微信更受用戶青睞。

根據最新的第三方數據,在第三方移動支付市場上,今年二季度,支付寶市場份額為54.5%;微信支付(財付通)為39.8%,其余玩家的市場份額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不得不承認的是,在移動支付市場上,面對背靠騰訊、阿里巴巴的兩大支付巨頭,無論是銀聯,還是任何一家商業銀行,這幾年都沒有對二者構成實質性的挑戰。

過去兩年來,銀聯不可謂不拼,積極探索向移動端轉型——從2015年推出云閃付移動支付新品牌,到2016年各類手機Pay先后登場,再到2017年銀聯二維碼支付產品落地。盡管如此,距離銀聯改寫市場格局仍為時過早。

差距有多大?據銀聯方面提供的數據,銀聯二維碼支付自今年5月推出以來,月均交易筆數增幅達45%,日均交易量超200萬筆。與之相比,騰訊2016年財報披露,去年其移動支付的月活躍賬戶及日均支付交易筆數均超過6億。

在關注度上,到目前為止,無論是百度指數還是微信指數,與支付寶、微信支付相比,云閃付僅為前兩者的一個零頭。

眼下,銀聯全面進入“二次創業”,目標是由傳統的卡組織轉型成為“具有全球影響力的開放式平臺型綜合支付服務商”。

這就是說,銀聯希望成為整個銀行業的開放平臺,背負全行業的移動支付進擊使命;如果不能得到各家銀行的支持,這個開放平臺就面臨空心化的命運。

多年來,令銀聯“痛心疾首”的是,支付寶們基于銀行業高度競爭的特點,采用各個擊破的策略,一次次“策反”成功,使得銀聯常常陷入“后院起火”的境地。

銀聯的尷尬還在于,在打造開放平臺的過程中,銀聯面對四大行和蘋果、三星等手機廠商,并不一定占據優勢,還要受到自身的體制和機制的約束。相形之下,騰訊和阿里巴巴在各自的開放平臺中具有絕對的話語權和主導權,并形成了根基深厚的生態系統。

問題的核心:銀聯想要真正驅動并整合產業鏈上各個參與者,是一件極具挑戰性的任務。這個任務的完成度,將決定云閃付的命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