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拍貸實際年化利率竟高達708% 暴力催收難斷

拍拍貸、趣店等赴美順利上市,讓現金貸背后的暴利浮出水面。盡管日前,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和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聯合下發了《關于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將綜合年化利率36%定為現金貸的“紅線”,但在實際操作中,多數現金貸平臺的年化利率遠遠超過36%。

另外,在強監管政策下,十萬加財經發現,拍拍貸公司仍然存在被明令禁止的“砍頭息”問題,而暴力催收手段奇出,甚至讓借款人的個人隱私頻繁被曝光。

實際年化利率竟高達708%

據“十萬加”資訊平臺監測數據統計,長期以來,拍拍貸深陷負面輿情中,關于拍拍貸暴力催收問題的投訴在各大社交網站屢見不鮮。十萬加財經了解到,近期對拍拍貸進行投訴并希望維權的人數仍在持續增加,目前規模已超過500人。

他們都是被拍拍貸暴力催收的親歷者,其中,不少人更是經歷了長達半年,甚至一年時間的暴力催收。近日,部分因逾期而遭受暴力催收的借款人聯系十萬加財經,向十萬加財經描述了遭受拍拍貸暴力催收的整個過程。

27歲的邱先生就是被暴力催收的對象之一,邱先生對十萬加財經稱:“最初開始借網貸是因為事業不順,經朋友介紹染上網賭,由于沒錢還債所以借了比較多網貸。8月20號開始出現逾期后,噩夢也開始了。”

因在拍拍貸借款1.5萬,加上利息和各種費用共有未還款1.6萬元,逾期后,邱先生就遭遇拍拍貸的第三方催收公司的頻繁電話騷擾,“我在拍拍貸逾期最多8天,但是連親戚朋友都知道我借了貸款不還。我都不好意思回家了,還有朋友知道我的情況直接把我拉黑了。”

暴力催收并不是邱先生遇到的最大問題,據邱先生透露,拍拍貸的手續費和利息與宣傳中的存在較大差異。為此,邱先生為十萬加財經親自演示了一次借款流程。

邱先生演示借款的截圖

“就拿這個為例,借款1.21萬,期限3個月,實際到賬10829.5元,中間相差的1270.5元是借款手續費,俗稱砍頭息。分三期則每月需要還5061.97元,共15185.91元。但是我打電話問過客服,其中1270.5元是借款手續費。如果按年利率9%來算,3個月利息就是272.25元,那么加起來也只需要還12372.25元。”邱先生表示了對貸款利率的疑惑。

原本以為只需要還款12372元,但實際還款額達到15185元,這與邱先生預想的要額外增加了2813元。拍拍貸的客服告訴邱先生:“這是質保費,是拍拍貸的另外一項收費,就像等額本息那樣算在利息里,期期都要還,但是一般客服不會跟你說。”

在拍拍貸平臺中的大多數的借款人,對于現金貸的利率認知與邱先生想法一致,然而現金貸平臺的實際利率算法并非簡單的乘法公式。

“十萬加”資訊平臺的特約金融分析師按照上述借款額計算了拍拍貸的實際年化利率,得出結果顯示,如果借款額12100元,實際到賬10829.5元,每月還款本息和為5062元,那么拍拍貸的月利率達19%,而年化利率竟然高達708%。

“貸款月利率是19%,如果簡單乘以12個月,年化利率是228%,但其實,拍拍貸上面是按月復利,所以更合理的年化利率標準是708%。指數乘法才能反應這個生意的本質。”該金融分析師告訴十萬加財經。

不過,在宣傳中,拍拍貸卻規避了隱性復利,拍拍貸對外宣傳廣告顯示,貸款1萬元,利息只需69元。然而,事實卻相差巨大。

拍拍貸的對外廣告圖

借款人頻遭恐嚇個人隱私被曝光

十萬加財經了解到,在拍拍貸平臺中,大多數借款人對貸款利率缺乏認知。對于個人風控也沒有管理渠道。

來自貴州的劉先生今年30歲,他在采訪中詳細向十萬加財經描述了他在拍拍貸平臺的貸款經歷——他是大概2014年12月左右接觸到現金貸的,雖然本身不缺錢,但個人的好奇和拍拍貸平臺的廣告促使他貸了款。“我隨便填了資料,客服加我QQ,電話也一直跟進,我上傳了房產資料后就給我出了五千額度,接著沒去提現也沒在意,然后客服電話我有催借和引導的意思,最終還是提了。畢竟當時不怎么缺錢,也沒個具體概念。”

記者提問遭到暴力催收的原因,劉先生表示他當時自身有銀行存款,所以并不存在沒有還貸能力的情況。只是因為工資還沒下發,所以沒有在還款期及時還款。“沒想到一逾期立即受到了催收短信,沒有一點緩沖時間。本著協商的和溝通的想法,想和催款人商量著晚點還,但這一商量不但沒起效果,反而遭到了催款人打爆通訊錄的威脅。”

劉先生提供的催收短信截圖

劉先生認為問題出在平臺的催收太不人性化。“如果注意溝通態度,言語措辭,基本禮貌,其實絕大多數人是會還的,暫時沒還上的應該是有特殊情況或者不方便的地方。銀行都還有緩沖時效,如果貸后處理好,我想應該不會有這么多惡意逾期的。”

不過,也有部分借款人向十萬加財經透露,由于拍拍貸平臺的催收手段過于惡劣,激怒了他們,他們才決定當“老賴”,惡意逾期不還錢。

22歲的小羅便是其中一個。據小羅描述,去拍拍貸借款是因為買手機的需要,而且看到了拍拍貸的廣告寫著借1萬塊錢利息只要69元,于是從拍拍貸上借了2700元本金。“我分了六期,還了前四期,要還第五期的時候實在有點困難,所以逾期了幾天。結果他們就爆了我的通訊錄,還天天打電話給我媽嚇唬她。”小羅稱。

在被催收的過程中,小羅的個人隱私被催款人曝光,“除了打電話,他們還換著號碼發短信進行催收,粗言穢語、謾罵誹謗,用各種手段進行催收。他們不僅盜取了我的通訊記錄,還從我微信朋友圈里保存了我的照片,編輯成圖文信息發送給我的聯系人。那條信息里說我因無力償還貸款決定賣身求包養,這也太侮辱人了吧。”

小羅提供的催款短信截圖

面對仍在繼續的騷擾與威脅,小羅求助了一位律師朋友,才最后成功擺脫了拍拍貸的暴力催收。

小羅是幸運的,但對于暴力催收,也有借款人毫無辦法。一位東北姑娘劉女士,在采訪中表示自己會上拍拍貸借款也是迫于無奈。

“由于自己得了急性闌尾炎,母親又因為癌癥在北京住院,手頭缺錢才選擇了當時聲稱低利息的拍拍貸平臺借錢救急。原本在別的平臺上借的錢她都會按時還款,但拍拍貸的欠款因為在住院才沒能及時還上,結果拍拍貸在其逾期的一天就開始進行短信騷擾和電話恐嚇。”

“我借了8500本金,到手只有7900,但我只借一個月,也要我還8500元,也就是說一個月利息就要600元(有說法是手續費)。”劉女士無奈的表示。

“拍拍貸每天發數十條催款短信,電話炮轟我,如果我沒接聽,就去騷擾我的朋友。但是我每次都會電話錄音,保留他們騷擾恐嚇我的證據。”十萬加財經從劉女士提供的一份錄音文件中聽到,催款人威脅劉女士不還錢就上門追債,恐嚇劉女士。

劉女士提供的騷擾電話截圖

類似上述拍拍貸的借款人遭受暴力催收的情形極為常見,“十萬加”資訊平臺通過后臺輿情監測系統了解到,社交平臺中關于拍拍貸的投訴已經泛濫,投訴內容集中于暴力催收、個人信息被非法竊取、電話騷擾等。十萬加財經多次試圖聯系拍拍貸公關部,但對方不予理睬。

然而,拍拍貸的暴力催收問題僅僅是現金貸行業中的冰山一角。現金貸背后的暴利讓互聯網公司趨之若鶩。

據網貸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統計,截至2017年11月22日,全國共批準了213家網絡小貸牌照(含已獲地方金融辦批復未開業的公司),其中有189家完成工商登記。從網絡小貸公司成立時間來看,2016年開始網絡小貸牌照數急速增加,2017年呈爆發性增加,2017年年初至今新設網絡小貸數已達到98家,超2016年全年總數,是2016年全年的1.66倍。

2017年,被業內稱為“現金貸上市年”。國內的現狀是,一邊是數量不斷劇增的網絡小貸公司,一邊則是排隊等待上市的現金貸公司。據一本財經統計,目前有近20家現金貸或現金貸產業鏈公司在籌備上市。

目前,在政策的監管下,網絡小貸的規模被暫時止住。不過,對于已經上市的拍拍貸與趣店,

早已收割了現金貸的市場紅利,根據拍拍貸的招股書顯示,2015年還處于凈虧損7214萬元的拍拍貸,在2016年就實現凈利潤5.015億元,而2017年上半年凈利潤10.486億元,超2016年全年的2倍。值得注意的是,被打上“現金貸”標簽的拍拍貸,現金貸的整體規模占比為12.01%。

趣店的盈利也極為可觀,根據趣店的招股書顯示,今年上半年,趣店總收入為18.333億元人民幣(約合2.704億美元),相比2016年同期的3.71億元,增長了393.3%。

文/十萬加財經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