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金融去杠桿到實體去杠桿!——11月金融數據點評

摘 要

12月11日央行公布2017年11月金融統計數據:11月新增社融1.6萬億,同比少增2346億;M2增速由10月的8.8%再度回升至9.1%;當月金融機構貸款增加1.12萬億,同比多增3281億。我們的觀點是:從金融去杠桿到實體去杠桿。

社融季節性回升,但增速創新低。11月新增社融總量1.6萬億,環比多增了近6000億,但主要是季節性因素,同比依然少增2346億。從結構上來看,非標融資依然偏弱,債市調整拖累信用債凈融資減半,而對實體貸款仍是社融增長主力。但社融同比增速已經從年內高點的13.2%降至12.5%,創下年內新低,說明信貸增速回升難以彌補表外融資以及債券融資增速的回落,意味著金融去杠桿已經對實體經濟產生影響。

居民貸款短期回升,但高舉債不可持續。11月新增金融機構貸款1.12萬億,同比多增3281億。其中新增居民貸款回升至6205億,占比達到55%,仍是信貸高增的主力,與11月地產銷售的短期改善相對應。11月居民短貸再度回升至2028億,是居民貸款回升的主要貢獻。往前看,12月以來三四線地產銷量大幅下滑,房貸利率已經接近5.4%,高利率環境下居民的巨額舉債不可持續。

企業信貸回升,但其它融資收緊。11月非金融企業貸款增長5226億,環同比均多增3000億以上。但表內信貸的多增或與企業其它融資途徑的受限有關,例如去年全年金融機構股權及其它投資一項增長了8.6萬億,而今年前11個月增幅不到2000億。所以如果考慮到更廣義的融資的話,企業融資環境仍在收緊,整體融資增速或仍在回落。

M2增速回升至9.1%。11月新增社融回升,再加上財政存款投放、非銀存款高增等因素,M2同比增速回升至9.1%,重回9%上方。但在控制宏觀杠桿率的政策背景下,明年居民表內貸款、企業表外融資增速或趨于回落,預計M2保持個位數增長將成為新常態。11月M1增速12.7%,隨著房地產銷售降溫、金融去杠桿推進,M1增速趨于下降。

貨幣政策難松,從金融去杠桿到實體去杠桿。上周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將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控制宏觀杠桿率放在三大攻堅戰的首位,這意味著貨幣政策難松,靠居民舉債支撐的地產泡沫不可持續。今年以來代表金融體系流動性的M2增速持續創新低,意味著金融去杠桿的大力推進。但11月M2增速低位回升至9.1%,意味著金融去杠桿已經取得明顯成效。而代表實體經濟杠桿的社會融資增速在11月大幅下滑,意味著實體去杠桿已經展開。隨著貨幣維持緊平衡、資管新規落地、實體貸款利率走高,將逐步從金融去杠桿轉向實體去杠桿階段。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要大力發展直接融資,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發展直接融資尤其是股權融資,既可以助力服務和創新經濟發展,還不增加債務杠桿。11月股權融資1324億,創2月以來的新高,未來仍有發展潛力。

1.社融季節性回升,但增速創新低

11月新增社融總量1.6萬億,環比多增了近6000億。但從歷年情況來看,11、12月社融往往都會大幅高增,所以本月社融增長超預期主要仍是季節性因素,和去年11月相比,今年11月社融依然少增了2346億。

從結構上來看,非標融資依然偏弱。盡管信托貸款增長1434億,委托貸款增長280億,環比均有所上升,但委托、信托貸款、票據融資三項合計僅增加了1729億,遠低于年內3000億的均值水平。債市調整拖累信用債凈融資減半降至716億。而11月對實體發放貸款新增1.14萬億,環同比均多增,仍是社融增長主力,反映非標、債券融資受限后的替代需求,表外轉表內。

但是從同比增速來看,社融增速已經從年內高點的13.2%降至12.5%,創下年內新低,說明信貸增速回升難以彌補表外融資以及債券融資增速的回落,意味著金融去杠桿已經對實體經濟產生影響,10月以來的發電量、鐵路貨運量增速均已明顯回落。

2.居民貸款短期回升,但高舉債不可持續

從結構上來看,居民貸款增速仍不低,仍與房地產相關。11月新增金融機構貸款1.12萬億,同比多增3281億。其中新增居民貸款回升至6205億,占比達到55%,仍是信貸高增的主力,與11月地產銷售的短期改善相對應。其中,11月居民中長貸增加4178億,環比僅多增500億;而居民短貸再度回升至2028億,環比多增了1200億,是本月新增居民貸款回升的主要貢獻來源。今年前11個月居民短期貸款同比多增了1.2萬億,絕大部分或也流入了房地產領域。

往前看,12月以來三四線地產銷量大幅下滑,11月全國35城房貸利率已經接近5.4%,高利率環境下居民的巨額舉債不可持續。

3.企業信貸回升,但其它融資收緊

11月非金融企業貸款增長5226億,環同比均多增3000億以上。但表內信貸的多增或與企業其它融資途徑的受限有關,例如在金融監管趨嚴的情況下,今年前11個月委托貸款同比少增了1萬億,而受沖擊相對較小的信托貸款反而同比多增了1.3萬億;此外去年全年金融機構信貸收支表中的股權及其它投資一項就增長了8.6萬億,而今年前11個月增幅不到2000億。所以如果考慮到更廣義的融資的話,企業融資環境仍在收緊,整體融資增速或仍在回落。

4.M2增速回升至9.1%

11月新增社融回升,再加上財政存款投放、非銀存款高增等因素,M2同比增速回升至9.1%,重回9%上方。但年初以來央行控制基礎貨幣增長,銀行創造貨幣能力受限,明年在控制宏觀杠桿率的政策背景下,居民表內貸款、企業表外融資增速或趨于回落,預計M2保持個位數增長將成為新常態。

11月M1增速12.7%,相比上月繼續回落。15年以來,房地產銷售高增,企業現金充裕,再加上金融機構借短放長,壓縮長短端利差,存款活期化趨勢明顯。但隨著房地產銷售降溫、金融去杠桿推進,M1增速趨于下降。

5.貨幣政策難松,從金融去杠桿到實體去杠桿

上周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將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控制宏觀杠桿率放在三大攻堅戰的首位,這意味著貨幣政策難松,靠居民舉債支撐的地產泡沫不可持續。今年以來代表金融體系流動性的M2增速持續創新低,意味著金融去杠桿的大力推進。但11月M2增速低位回升至9.1%,意味著金融去杠桿已經取得明顯成效。而代表實體經濟杠桿的社會融資增速在11月大幅下滑,意味著實體去杠桿已經展開。隨著貨幣維持緊平衡、資管新規落地、實體貸款利率走高,未來將逐步從金融去杠桿轉向實體去杠桿階段。

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要大力發展直接融資,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近期央行周行長也撰文指出,要優化社會融資結構,穩步提高直接融資特別是股權融資比重,拓展多層次、多元化、互補型股權融資渠道。因為銀行貸款是債務融資,而股權融資不增加經濟的負債。尤其是在后工業化時代,無論是服務業還是創新產業都是輕資產,都沒法靠銀行融資,需要靠加大股權融資力度來發展。11月股權融資1324億,創2月以來的新高,未來仍有發展潛力。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