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金融搭上支付“快車”,搶灘支付入口

原標題:消金機構盯上支付“快車”,搶牌照、做聚合、研發虛擬信用卡

近日,一位中銀消費金融內部人士透露,中銀年后的消金業務將以場景為主,正在尋求乙方進行合作。其實,除了中銀,在這次現金貸政策出臺之后,“缺場景”的問題令眾多消金都無比頭疼,目前都在為了尋找合適的場景不遺余力。

清流Club發現,隨著移動支付的迅速普及和網購市場的成熟,比起在某些特定商品的分期場景進行挖掘,許多消金機構盯上了支付入口這趟“便車”。

“支付能連接的地方,就是強場景。”某消金機構的風控總監認為,支付的價值在于連接消費場景,“支付寶之所以在線下投入這么大力量,甚至在海外擴張,目的就是通過支付渠道切入消費場景,支付打通之后再做消費金融,就跟信用卡一樣了。”

事實上,多家消費金融機構已為搶灘支付入口展開了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搶灘支付入口三大招:牌照、聚合、虛擬信用卡

消費金融機構要做支付場景,最直接的模式就是拿到第三方支付牌照。

許多布局了消費金融業務的企業,例如拉卡拉、鏈家、新浪、海航旅游集團等很早就獲得了第三方支付牌照;去年下半年,美團、唯品會等又相繼拿下第三方支付牌照;今年下半年,赫美集團以現金方式收購金卡易聯90%股權,曲線獲得第三方支付牌照,助推覆蓋醫美、珠寶、輕奢、旅游、教育等多個消費金融場景。

伴隨著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收購價格一路水漲船高,無法獲得牌照的消金機構又想出了搶占支付入口的新招:虛擬信用卡和聚合支付。

其中,具有支付功能的類虛擬信用卡產品在消金機構中備受追捧。

馬上消費金融的安逸花、玖富集團的玖富萬卡、錢包金服的白花花、中騰信的小花錢包、佰仟新推出的買買錢包以及捷信明年將正式推出的捷信惠購等一系列產品,都具有在線上或線下消費場景中進行支付的功能,不過這類產品往往需要借助第三方支付通道,讓用戶在消費時使用信貸額度進行支付。

而聚合支付則較新穎。據了解,聚合支付平臺多數沒有第三方支付牌照,相比第三方支付公司,聚合支付主要起到集合各種支付通道的作用。

目前,已經出現了E通匯、錢方好近、匯收銀、哆啦寶、掃唄、付唄等多個具備聚合支付功能的平臺。這類聚合支付平臺一般需要借助銀行、非銀機構或清算組織的支付通道與清結算能力,通過自身的技術、整合能力等連接用戶、商戶和支付通道,為消費金融公司解決拓展商戶渠道的痛點。

當用戶在進行消費時,掃一掃聚合支付二維碼,可能出現微信、支付寶、百度錢包等包括余額或信用支付的多種支付選擇。

線下商戶提供的各種支付方式

目前,連連支付、匯收銀等也都已經在聚合支付平臺中接入了信用支付的產品。以匯收銀為例,其內部員工介紹,匯收銀今年下半年開始接入消費分期產品,目前已接入支付寶、微信、百度錢包、信用卡分期和白條分期。

同時,掃唄、付唄等聚合支付平臺還可以在支付完成后推送廣告頁面為消費金融產品進行導流。

掃唄為浦發銀行信用卡、現金貸導流頁面

付唄為其現金貸產品導流頁面

此外,遂寧銀行、晉商銀行等傳統銀行也都紛紛布局了聚合支付。

例如,遂寧銀行是四川省首家推出聚合支付產品的銀行,其產品“碼上付”于今年1月份開始內推,目前主要在成都、遂寧、綿陽 、資陽等川內開展業務。

“銀行有天然的收單資質,后面我們會針對商戶做B端貸款,針對C端做消費貸,”遂寧銀行智慧金融事業部執行副總裁賈汶川表示,他希望未來能夠將消金機構的分期產品嵌入到聚合支付的商戶中,消費金融公司通過支付業務做場景,銀行提供支付通道,“這個模式很不錯。”

不過,也有部分消金機構擔心依托在支付寶的花唄太過強勢,即便其信貸產品接入聚合支付,也難以改變用戶的消費習慣。

“業務是一家做不完的,”賈汶川認為,“做支付就是做場景”,即便花唄覆蓋面較廣,但利用客群分層也可實現差異化競爭,他堅信這個市場仍是有空間的。

真實的壁壘:用戶體驗待提升,聚合支付迎洗牌

同時,這幾種切入支付入口的方式又各自有其壁壘。

首先,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摘取難度較高,這種方式并不適用于一般的中小型消金機構;

其次,對馬上安逸花、玖富萬卡等類虛擬信用卡產品來說,則很難快速、安全地拓展線下商戶,一直以來,B端商戶的風險是所有線下消費金融場景的痛點,把握好跑馬圈地和風險管控的平衡點,將成為關鍵;

對于接入聚合支付的消費金融產品來說,難點在用戶體驗。“當用戶在使用聚合支付的過程中發現信貸產品,卻需要當場注冊、填寫資料、等待審批等,那就太麻煩了。”一位晉商銀行內部人士表示擔心。

據悉,為了解決用戶體驗問題,一些平臺則采取抓取用戶支付寶或微信ID的方式來解決。即用戶可以使用支付寶或微信實現快速登錄,消費金融機構據此提供一個較低的支付額度完成支付,后期再進行資料豐富和額度調整。

值得注意的是,聚合支付的快速升溫發展,同時也帶來了一系列風險問題。

據一位易寶支付內部人士介紹,目前最大的問題是一些沒有支付牌照的聚合支付平臺可能會直接參與清結算的過程,最終由聚合支付平臺向商戶清算(即“二清”現象)。如此一來,則涉及資金池違規風險,此外,還可能出現因“二清”卷款跑路的風險。

為了整治支付行業亂象,今年初,《關于開展違規”聚合支付“服務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下發,對聚合支付的監管槍聲正式打響;近日,人民銀行再出重拳,下發《關于進一步加強無證經營支付業務整治工作的通知》(下稱217號文),要求對無證支付機構進行整治。

受217號文影響,民生銀行、華夏銀行等多家銀行相繼傳出關閉支付通道進行整頓的消息。12月11日晚,廣東某聚合支付平臺人士告訴清流Club,他們也剛剛接到銀行通知,要求其全國聚合支付業務全面暫停接受檢查。“連我們這種單純提供系統服務的模式都被停了,這次影響估計會很大。”

而連連支付、晉商銀行等持牌機構人士則表示此次整頓應該主要針對無牌照的相關機構,目前其聚合支付業務并不受影響。

今年以來,不管是消費金融還是支付領域,監管始終在強調合規經營的要求。雖然眼下優質的消費金融場景十分稀缺,但消費金融機構如要通過支付切入消費場景,還應審慎選擇合作機構和業務開展模式,避免重蹈現金貸行業前期無序發展的覆轍。

本文來自每日金融官網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