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信用下線央行信用報告查詢功能 未對原因作出任何解釋

12月12日,據多家媒體報道,此前芝麻信用曾上線央行信用報告查詢和海外信用報告同步功能。最新消息顯示,芝麻信用已下線這一功能,并且并未對下線該功能的原因作出任何解釋。

12月5日,有媒體報道稱,芝麻信用已上線央行信用報告查詢和海外信用報告同步功能。其中,前者主要面對的是在人民銀行有征信記錄的用戶。從之前的查詢界面可知,該功能由用戶提供央行征信中心的查詢賬戶信息給第三方——杭州數立信息技術公司(以下簡稱“杭州數立”),再由后者提供待查詢服務,向央行征信中心查詢,并在獲得用戶征信報告后將它顯示在芝麻信用前端。

不過,最新消息顯示,芝麻信用已下線這一功能。對于下線該功能的原因,據Fintech前線表示,該功能的最大問題在于,在用戶服務協議中,它表示數立信息有權在用戶同意的前提下,將采集到的用戶的信息提供給與數立合作的“專業的數據處理機構”和數立的“測試商戶”,而用戶并不清楚這些機構究竟是哪些機構,以及并不清楚這些機構將如何處理自己的數據。

該協議還談到數據處理機構可能會對用戶的信息做加工、儲存、處理等動作,這些動作接近《征信業管理條例》定義的“征信”——對企業、事業單位等組織(以下統稱企業)的信用信息和個人的信用信息進行采集、整理、保存、加工,并向信息使用者提供的活動。同樣是根據該條例,我國個人征信實行牌照制,而我國目前還未發放個人征信牌照,也就是說,尚無能合規地開展個人征信業務的機構。也就是說,盡管該功能的服務協議沒有指明做出這些近乎于征信的動作的“數據處理機構”究竟是誰,該機構有違背《征信業管理條例》的嫌疑,而與其合作的杭州數立和芝麻信用或難辭其咎。

資料顯示,杭州數立于2015年成立,注冊資本為10萬元,由原支付寶上海分公司總經理何奕之和金蔚兩位股東出資成立。其中,何奕之為公司法人,占股90%,金蔚為監事,占股10%。2016年1月,這兩大股東將股權全部出質(注:出質人將其動產或權利移交給質權人),質權人為倪行軍。而倪行軍于2003年加入阿里巴巴集團,是阿里巴巴合伙人之一,屬于阿里元老級別人物。

據悉,目前,第三方查詢個人征信報告的方式主要有兩種。一種是銀行等持牌金融機構直接在央行個人征信系統查詢,另一種就是非銀行機構通過獲得用戶的賬號密碼進行查詢。而芝麻信用下線的央行征信報告查詢功能就屬于后者。目前,市場上類似的提供個人信用查詢的APP有多種,比如51信用卡管家。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騰訊微粒貸也已上線過個人征信查詢功能,然而,這一功能也屢屢引發質疑。

曾有網友質疑稱,自己只是打開了微信里的“微粒貸”看看,沒想到微眾銀行居然就向央行查詢了自己的個人征信記錄,并記錄了一次貸款申請。據該用戶稱,微眾銀行并沒有明確告知用戶會查詢個人征信記錄,并直接以“貸款審批”名義去查詢個人征信記錄。而某股份制銀行信用卡風控部人士表示,只要用了人行的征信系統查詢都會有記錄的,而且每發起一次就有一條記錄。如果客戶通過網絡不停地查詢就會形成很多條記錄了,這對銀行的審批會有影響。

截至目前,央行仍然沒有全面放開個人征信市場。央行征信管理局局長萬存知此前曾表示,8家正在進行個人征信開業準備的機構均未達到監管標準,這8家機構都想依托互聯網形成自己的業務閉環,在客觀上分割了市場的信息鏈,不利于信息共享;在數據極為有限的情況下,根據有限信息進行不同形式的信用評分并對外公布使用,也會存在信息誤采誤用等問題。另外,這8家機構各自依托某一個企業或者企業集團發起創建,在業務或者公司治理結構上不具備第三方征信的獨立性。

基于此現狀,業內人士建議,網上金融操作需謹慎,用戶不宜隨意開通過多貸款借錢功能,造成即便沒有貸款,征信記錄也會有留下曾經發生貸款的記錄,如果用戶的信用報告中機構查詢記錄過多(半年內超過6次),也會影響貸款審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