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轉債為啥越來越多?證監會的思路你得懂……

自今年9月雨虹轉債發行,成為首個信用打新的可轉債后,上市暴漲20%的驚人收益讓可轉債這個冷門的投資品種,搖身一變成了市場追逐的明星。據統計,自1992年發行第一個可轉債寶安轉債以來,到今年9月20多年里A股一共才發行了91個可轉債,但現在等待發行的可轉債就有130多個,平均每周保持著發行兩三個的頻率,從一個大多數人沒聽說過的冷門品種漸漸成為市場上舉足輕重的板塊。

為什么可轉債突然間越發越多呢?是證監會放任上市公司圈錢嗎?其實,這背后是證監會為散戶操不完的心。

A股為啥牛短熊長?其中一個很大的原因是上市公司IPO不斷、再融資不斷,市場失血過多,近幾年尤為嚴重。2016年僅IPO新股就達245只,幾乎一天一只,另外再融資1.8萬億,同比增長31%,是IPO規模12倍,A股重壓當頭,自然上漲乏力。

上市公司再融資通常的方式有配股、定向增發以及發行可轉債。這三種方式中,可轉債要求比較高,所以歷來很少公司使用,而配股股東并無必須參與的義務,極可能募資不成功,也較少使用,定增只面向特定人,要求較低,結果容易掌控,因而成為上市公司再融資的首選。2016年再融資1.8億,定增方式就占了1.78億。定增再融資有兩大弊端,其一是容易淪為大股東與定增對象聯合操縱股價輸送利益的工具。在定增新規頒布之前,定增價格是依據基準日前20個交易日的平均股價決定,為了獲得更多的股份,在此期間大股東會拼命打壓股價,不時釋放一點利空。如2016年7月東方創業定增,股票市價15元,而定增價僅7.93元,等于五折就能買到股票,簡直是買到就賺到。待增發完成,鎖定期滿后,大股東再釋放高轉送、收購項目、進軍高科技等利好,掩護定增對象出貨逃離。已被抓的徐翔操作手法之一,就是參與上市公司定增,聯合大股東推出高轉送等利好拉抬股價出貨。

最典型的定增套利案例是2016年底北信源的定增。2016年10月底,景順長城基金、寶盈基金、北信瑞豐基金和浙商銀行子公司浙銀資本四家機構,以12.62億元參與北信源的定增,以18.98元/股認購6650萬股。因創業板定增無一年鎖定期的要求,定增股份11月16日即上市交易。11月21日晚,北信源及時推出了10轉20高轉送方案,22日北信源應聲漲停,23日繼續上漲,最高漲到25.99元,收漲6.28%。

北信源股價走勢

23日當天北信源登上龍虎榜,龍虎榜顯示當天賣出前5名中,有3個是機構席位,合計拋售3億。

北信源11月23日龍虎榜

這3個機構席位,估計就是參與定增的公司,在利好掩護下已經逃離了。此后一年,北信源再股價也沒上過25.99元,當初被高轉送吸引進場的股民,被套在高高的山崗上,整整一年沒有機會解套。

定增的另外一大弊端是,定增股份有一年的鎖定期,鎖定期內不能上市交易,隨著定增的公司越來越多,鎖定的股份也越來越多,這就人為制造了一道堰塞湖,隨時有崩塌的危險。當解禁期到來,定增對象瘋狂拋售套現,股價像洪水一樣飛流直下,散戶再次受傷。定增解禁股份不僅對個股影響甚大,對整個大盤也形成了巨大壓力。僅今年11月20日當天,兩市解禁股市值就達400億,而據Wind數據顯示,下周滬深兩市限售股到期上市數量共計30.29億股,以周五收盤價計算,市值337.6億元。最近股市跌跌不休,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解禁壓力太大。

應當說這屆證監會還是想有所作為的,19大后一個明顯的標志是強化了IPO審核標準,罕見地出現了過會企業0通過的現象。同時為了遏制過度融資,今年2月17日證監會發布實施了修訂后的《上市公司非公開發行股票實施細則》和《發行監管問答——關于引導規范上市公司融資行為的監管要求》,對上市公司定增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比如取消了將董事會決議公告日、股東大會決議公告日作為上市公司非公開發行股票定價基準日的規定,明確定價基準日只能為本次非公開發行股票發行期的首日,防止大股東打壓股價輸送利益。同時鼓勵上市公司以發行可轉債的方式再融資,為其開設綠色通道。那么,難道發行可轉債就能避免定增的弊端嗎?一定上程度是可以的。如果說定增讓大股東與定增對象成為利益同盟,容易共同坑害散戶的話,那么可轉債就是讓大股東與散戶站在一起,同穿一條褲子。

可轉債本質上是一種特殊的債券,投資者可以在約定期限內選擇將其轉換成股票,或者持有到期獲取本金和利息。而上市公司發行可轉債的目的是為了得到一筆長期的低息借款,為了這筆錢,上市公司會極力促進投資者把手上的可轉債轉換成股票,這樣這筆錢就不用還了,投資者從債權人變成了股東。但是,如果股價低于轉股價,投資者就會用腳投票不轉股,而選擇持有到期要求上市公司還本付息。為了確保轉股成功,上市公司就會加強公司治理或者釋放一些利好,推動股價向上,投資者也能從中獲益。而可轉債的期限一般是五年,進入轉股期后即可選擇轉股,有人今天轉,有人下個月轉,有人明年轉。因而轉股是一個漸進式、分散式的過程,不會像定增一樣集中解禁,對股價造成巨大壓力。從效果看,可轉債有點像員工持股計劃,把投資者的利益與上市公司的利益綁定到一起了,比起定增專門坑害散戶要好得多,所以證監會才會不遺余力推廣可轉債,用心良苦啊!

從數據上看,今年上半年196家上市公司完成定增,募資總額6774.16億元,同比降17.56%。隨著可轉債發行的逐步推進,定增總額還大幅下降。最近有一波輿論大肆唱衰可轉債,除了部分人對可轉債不了解存在誤解外,還有一部分是仇視可轉債的既得利益群體,以前定增讓他們可以隨意圈錢,賺錢如流水,定增收緊改發可轉債后,錢就來得沒那么容易了。以前定增,他們可以五折買股,而可轉債他們也得和散戶一樣按100的面值申購,也得承受上市破發的風險,他們怎會不罵娘呢?

所以,定增改發可轉債是證監會的一個陰謀,不過陰的是那些搞定增操縱股價的壞蛋……陰得好!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