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報告 | 宜人貸、信而富等上市平臺hold得住這輪整頓風暴嗎?

12月1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正式下發《關于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下文稱《通知》)。此次通知內容彰顯政策制定者對于目前亂象橫生的“現金貸”的零容忍,政策在多個方面進行“一刀切”,嚴厲程度超出市場預期。如果嚴格執行通知內容,對于已經上市或者準備IPO的互聯網金融企業而言,其業務模式以及經營業績將遭受挑戰。

新政整改要求超出預期

對于此次《通知》內容,我們認為超過市場預期部分主要體現在幾個方面:

1、現金貸定義:此前,現金貸并沒有明確的定義,但業界對于現金貸的“短期小額“特征已經達成普遍共識。但此次《通知》將“具有無場景依托、無指定用途、無客戶群體限定、無抵押等特征“的借貸服務定義為”現金貸“。這意味著無論額度與期限,沒有特定用途和場景依托的借貸業務均將受波及。

2、KYC:提出“了解你的客戶”以及借款人適當性原則。KYC是銀行獲取、建立、維護客戶信息的過程,這一要求與“現金貸”需持牌經營、具有放貸資質有關;“冷靜期”概念首次出現,冷靜期即平臺給予借款人一定窗口期能反悔取消借款合同,我們認為這可能會引發超短期現金貸借款人的套利行為,具體還需看冷靜期的執行方式。

3、利率一刀切:短期現金貸的利率劃定一直存在爭議,現金貸平臺往往向借款人收取一定的貸前或貸后服務費以覆蓋初期成本。此次監管并沒有根據貸款期限、金額大小進行利率分段劃定,直接以最高法民間借貸利率進行限制,即現金貸的綜合借款成本(包括利息、服務費、罰息等所有費用)不得超過36%。這將對小額短期的現金貸業務造成沖擊,提高額度、拉長借款期限、降低審核通過率或是未來平臺的調整方向。

4、資金來源:規范銀行業金融機構參與“現金貸”業務,聯合放貸模式、平臺擔保模式、資管買入ABS間接介入模式都被禁止。此前,現金貸平臺通常以不良回購、差額補足甚至法人承擔無限連帶責任為金融機構進行兜底,此次《通知》出臺后現金貸的機構資金源基本被一刀切。整改后,“助貸”將回歸本源,平臺只扮演借款人與銀行業機構的貸款服務中介,不提供擔保、不承擔風險、不向借款人收取服務費。

5、P2P與機構資金:現金貸整治波及P2P。通知明確“不得撮合銀行業金融機構資金參與P2P網絡借貸”,這將對一些對接信托、銀行資金的P2P將造成影響。

6、P2P收費:再次明確P2P平臺借款人借款利率需滿足最高法民間借貸利率要求,同時在收費模式上進行統一:禁止從借貸本金中先行扣除利息、手續費、管理費、保證金以及設定高額逾期利息、滯納金、罰息等。不少P2P平臺對借款人采用貸前收費模式,如果按照《通知》嚴格執行,平臺短期業績將受到較大影響。

7、網絡小貸公司的杠桿限制:此前,不少網絡小貸公司通過在交易所(包括金交所)發行資產證券化產品實現資產出表,以增加經營杠桿做大放貸業務。《通知》規定“以信貸資產轉讓、資產證券化等名義融入的資金應與表內融資合并計算”,這意味著通過ABS實現出表加大經營杠桿的做法失效,即使持牌經營規模也會受到資本金的限制。

綜上,通知中不僅對助貸機構資質要求進行明確,同時也將銀行類機構、P2P以及互聯網小貸納入整治范圍,從放貸資質、資金來源、利率上限、杠桿上限、收費方式等方面進行全方位統一劃定。短期內,“無場景依托、無指定用途、無客戶群體限定、無抵押“的現金貸業務將受到嚴重影響。但從長期而言,備案的頭部P2P平臺、持牌金融機構、擁有場景的助貸機構將在市場洗牌、供給出清之后享受日益增長的消費金融紅利,但規模增長將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

上市互金企業分析業務形態決定影響大小

總體而言,《通知》對整個網絡貸款行業都有較大影響,6家上市互金平臺受到不同程度的沖擊。平臺受到的影響程度與業務模式有關,總體而言助貸機構受到沖擊程度大于P2P,小額短期業務大于大額分期業務。

《通知》對于上市平臺的沖擊主要體現在利率、資金來源和收費模式三方面,我們認為各平臺所受影響程度如下圖所示。

01

利率上限

通知規定“各類機構以利率和各種費用形式對借款人收取的綜合資金成本應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間借貸利率的規定“,也就是說平臺上借款利率的上限為年化36%。

P2P大額長期幾乎無影響:利率上限對從事大額長期信貸業務的宜人貸與和信貸來說幾乎沒有影響。

目前,和信貸上借款人的APR在16%~36.9%,符合監管要求,宜人貸借款產品的APR在16.9%~39%,超出部分貸款的占比在15.5%。考慮到宜人貸利率超出部分(0~3%)較小,即使做出相應調整對公司的業績影響也較為有限。

小額短期影響差異較大:對于從事小額短期現金貸業務的平臺而言,《通知》的影響程度與其收費方式、年化借款利率有關。

趣店:利率符合監管規定,但連續兩次的利率下調對其未來業績將有一定負面影響。趣店在上市前將現金貸業務以及消費分期業務的服務費率下調,降低借款人APR至36%以符合民間借貸利率上限。11月30日起,趣店通過支付寶消費界面完成的所有貸款利率被下調至24%以下以滿足螞蟻金服的要求。

雖然趣店在借款人綜合費率方面完全符合監管要求,但為此付出的代價是服務費率的大幅下調。目前,趣店正試圖通過為自有App(App上借款的APR上限為36%)導流減少費率下調的沖擊,但短期內依賴支付寶流量入口的狀態難以改變,對其盈利能力有較大影響。

信而富:短期小額現金貸一般通過老客的重復借款、信用累積、額度提升挖掘借款人在平臺命周期的長期價值。實踐中,平臺往往收取相當于本金一定比例的服務費以覆蓋初期的固定成本,如支付給第三方數據提供商的費用、查詢征信的費用、渠道導流費用等。信而富現金貸在還款時向借款人收取相當于本金1%~5.5%的服務,借款利率為日息萬分之六(年化21.6%),期限在3個月以內。由于借款期限較短,與大部分現金貸平臺一樣,按年化計算,平臺的綜合借款成本將高于民間借貸利率上限。未來,不排除其對業務和產品結構做出調整,如拉長借款期限、增加借款額度、服務費計入日息等。

拍拍貸:拍拍貸招股書中披露的數據無法幫助我們計算其貸款產品的實際APR,旗下貸款產品主要為標準類貸款和曹操貸,占比分別為81%和12%。此前拍拍貸在招股書中披露平臺上只有部分貸款人的貸款利率超過24%,全部貸款的利率都在36%以下。需要指出的是,拍拍貸所認為的借款利率僅僅平臺上投資人的出借利率(投資收益率),并不包含平臺收取的服務費和質保專款等費用。根據此次《通知》要求,“利率和各種費用”被納入借款人的貸款成本,服務費與質保費用應該都被計入年化借款利率。所以,拍拍貸部分產品的貸款利率已經超過監管要求。

02

收費模式

網絡貸款平臺收取服務費的模式有三種:貸前(砍頭息)、貸中(分期付款)、貸后(一次性還本付息)。

從事小額短期現金貸業務的上市公司中,信而富的貸款額度在500~6000元、期限在3個月以下,采用到期一次性還本付息的方式收取貸款服務費。趣店的現金貸業務與信而富類似,不過其服務費計入日息當中,借款到期后一次性繳付利息和服務費,其現金分期以及電商消費分期貸款則采用分期付款模式。拍拍貸的信貸產品較多,據我們觀察,拍拍貸的現金貸和標準類貸款目前已經開始取消收取貸前服務費,但日息以及分期利率有所提高。

和信貸與宜人貸的線下貸款(宜信普惠提供中介服務)均在貸前一次性收取所有服務費。宜人貸的線上貸款則將服務費分為貸前和分期償還兩部分,即部分收入被遞延并分攤到每月還款之中。

此次《通知》明確禁止“從借貸本金中先行扣除利息、手續費、管理費、保證金”。我們認為平臺在促成貸款后以“服務費”名義向借款人收取的費用將被監管認定為“砍頭息”。考慮到幾乎所有大額分期P2P平臺均在貸前收取服務費以覆蓋初期獲客成本和運營成本,如果按照《通知》嚴格執行,這些平臺業務模式將遭到較大沖擊。

在宜人貸向借款人收取的服務費中,目前貸前服務費收入占比達到88%,是平臺當期的主要收入。對于平臺而言貸前服務費一旦取消,收入將在短期之內出現劇減。如果平臺將所有收入遞延且分攤在未來的每期還款當中,雖然整個貸款生命周期中收取的服務費總額不變,但期初促成貸款的成本將無法被覆蓋(現金激勵、銷售費用、宜信普惠的中介費等),且要面對借款人違約之后沒有收入的窘境。

監管對于“砍頭息”的一刀切,源于一些超短期現金貸平臺在收取高額砍頭息的同時大幅抬高借款人的融資成本。但與超短期現金貸不同,如宜人貸、和信貸這種以大額長期信貸為主要業務的平臺,其收取一定比例的貸前服務費具有一定合理性。首先,貸前服務費能使平臺的收入提前確認用以覆蓋促成貸款的高昂成本。其次,期限較長、額度較高的貸款往往具有違約概率較高、期望損失較大的特點,這種提前收費方式一定程度上能減少借款人違約之后平臺沒有收入的尷尬,降低平臺運營風險。如果平臺收取一定的貸前服務費以覆蓋部分成本、降低運營風險且利率符合監管要求,那么,這種“砍頭息”的存在是否合理呢?

03

資金來源

此次《通知》規范了銀行業金融機構參與“現金貸”業務,聯合放貸模式、平臺擔保模式、資管買入ABS間接介入模式都被禁止,此外將網絡小貸發行的ABS納入表內。以上對資金源的限制對于趣店而言打擊較大。

同時,對于現金貸資金來源的整治波及P2P,此次通知明確“不得撮合銀行業金融機構資金參與P2P網絡借貸”,一些對接機構資金的P2P將受到影響。

四家上市公司中,拍拍貸、信而富目前正和信托公司正在合作,但具體規模不詳。其中,拍拍貸在招股說明書中披露其先后設立多個信托計劃引入機構投資者,今年7月拍拍貸與外貿信托合作發行了一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信而富的機構資金提供方包括浙江匯金信托和云南國際信托普惠155號單一資金計劃。宜人貸在今年三季度與浙江稠州商業銀行展開合作,為個人消費者提供金融服務。合作期內,宜人貸和宜信共享30億人民幣的授信額度,此次《通知》出臺或對宜人貸引入機構資金的計劃造成一定影響。

不過,P2P平臺的資金來源主要還是來自于個人投資者,機構投資者占比總體較低,對平臺的影響較小。但對于趣店而言,其以擔保、不良回購、差額補足等兜底方式引入的機構資金將面臨全部斷流,旗下網絡小貸公司發行的ABS也將被納入表內限制其經營杠桿。

2017年上半年,趣店與消費金融公司和銀行合作的助貸業務(表外交易,計提或有負債)交易額為為28.15億元,占整個平臺交易額的7.4%;通過在金交所網金社發行ABS促成的交易占比為在33.5%以上;信托資金的交易占比在14.6%;其通過自有資金(網絡小貸+信托通道)促成的貸款比重為44.6%。其中,由旗下兩家網絡小貸撫州小貸(10億注冊資本)和贛州小貸(注冊資本9億)促成的交易額為83.3億元,占總交易額的23.1%。

分類來看,趣店與銀行業機構開展的表外業務(貸款不計入資產負債表)雖然符合“助貸”定義,但趣店為銀行和消費金融公司提供擔保并計提了擔保負債(Guaranteeliabilities),違反了《通知中》“銀行業金融機構不得接受無擔保資質的第三方機構提供增信服務以及兜底承諾等變相增信服務”。所以,對于趣店而言,無論是表內還是表外業務,其對接的機構資金都不符合《通知》要求。

此外,趣店旗下兩家網絡小貸公司通過在網金社發行ABS實現資產出表和融資,但《通知》規定“以信貸資產轉讓、資產證券化等名義融入的資金應與表內融資合并計算”,這意味著通過ABS出表放大經營杠桿的業務模式將被約束。未來,趣店或增加旗下小貸公司資本金以維持業務增長,但由于三倍經營杠桿的約束,其規模增長仍將受到較大制約。可以預見的是,趣店將會繼續在電商和消費分期發力,開拓具有場景的消費金融服務。依托于場景、流量、獲客優勢以及行業供給收縮,趣店或能與金融機構以純助貸形式合作,但由于不能向借款人收取服務費且定價權轉移至金融機構,其助貸業務收入將遠不如從前。

總的來看,此次《通知》對已經上市的互聯網金融平臺而言都有不同程度的影響,積極整改并進行相應業務的調整或是未來的主旋律。

作者:楊駿敏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