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寒冰:從貿易大戰,到稅收大戰,我們怎么辦?

最近的幾篇財經文章,從《超級轉折點:從貿易大戰到稅收大戰》、《巨變:特朗普稅改與美元荒》、《大趨勢正以令人恐怖的力量回歸》、《泡沫,讓多國恐懼的泡沫》、《全球經濟在雪地跳舞》,到《經濟減速與明斯基時刻》,有朋友說我可能過于悲觀了。

恰恰相反,我自己覺得,我是偏樂觀的。繼美聯儲加息并縮表后,美國通過稅改,等于把魔咒完全打開。稅收大戰的背后,是全球資本流動路線的一次史無前例的超級巨變。

特朗普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純粹的商人出身的總統,自他擔任總統以來,其主要執政思路主要是:

其一,通過“禁穆令”(新版應該叫“禁恐令”)屏蔽一些恐怖威脅,增大美國的安全性。

其二,通過優惠的“招商引資”政策及稅收政策,吸引外資到美國投資,并鼓勵囤積在海外的美國資本回流美國。

其三,退出“巴黎氣候協定”、砸碎TPP,走美國第一的保守主義或孤立主義路線。

特朗普統治下的美國,是跟以往任何一個時期的美國都截然不同的。美國是被領入了一個背棄傳統價值觀的充滿銅臭的比較低級趣味的時代,還是引入了一個自高自大唯我獨尊的自我癲狂自我迷亂的時代?

我估計特朗普自己都不一定能說得清。但可以肯定的是,特朗普治理下的美國,將是一個讓整個世界都惴惴不安的時期。

過去的時代,是全球化的時代。整個西方被他們所共同遵循的基本的價值觀連接在一起,東西方,又被貿易連接在一起,而這一切,在特朗普領導下,全部被打碎。

特朗普是全球化的掘墓人。在全球化時代,一些國家成為最直接的受益者,經濟迅速騰飛,給美國帶來越來越大的壓力,也給西方帶來越來越大的壓力(兩個壓力是不同的,前者體現在經濟利益上,而后者則體現在價值觀上)。

因此,大家看到最匪夷所思的一幕:當特朗普砍倒貿易自由化的旗幟,重新扛起它的,竟然是中國。在貿易自由化旗幟即將倒下的那一瞬間,中國突然意識到,自己是貿易自由化中最大的受益者。幾乎是在一夜之間,中國對貿易自由化的態度有了一個180度的大轉彎。

美國作為旗手,靠的是以美元構筑起來的金融霸權、以軍事為核心構筑起來的強大武力、以頁巖油革命迅速成長起來的能源巨人、以影視作品為代表的文化產品等等……對比之下,我們很容易得出結論:美國作為旗手的地位是不可替代的。

也因此,當美國成為貿易自由化的掘墓人,其破壞作用也將是史無前例的。特朗普的美國第一原則當通過資金的恐怖回流實現的時候,猶如開啟一場核戰爭,戰爭過后,就是核子冬天:科學家們假設在核戰爭中,多顆原子彈同時爆炸,將制造出巨量的煤灰和煙塵,把地球籠罩起來,使太陽光無法照射到地面,從而,使溫度下降到危險的程度,導致大量生物死亡……

美國通過稅改等一系列政策,營造出來的威力,就如同在制造核子冬天。當美元大批回流美國,一些經濟體很快就會陷入美元荒,進而,被引爆債務危機,再引爆金融危機、經濟危機,遑論什么資本市場?債務是一條帶血的主線,到那時,人們將更切身地感受到這一點。

這個寒冬,將是前所未有的嚴酷。沒有哪個國家能夠置身于事外。在嚴冬到來之前,不能消極等待,而應該積極行動,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早在2016年11月,英國政府已經明確表態,將在2020年,將企業稅下調至17%,而以前英國財政大臣奧斯本為首的精英,則主張把英國的企業稅率從目前的20%調低至15%以下。在美國參議院通過稅改法案后,日本政府為鼓勵企業投資與為員工加薪,也考慮以減稅做誘因,最低可能將企業稅率降至20%左右。而愛爾蘭政府跑得更快,已經把企業稅率降到12.5%。這么低的稅率,這些國家的資金還會逃往美國嗎?

要說玩稅收大戰,誰都沒有中國的基礎好和扎實。2016年底,世界銀行公布了《世界納稅指數2017》,其中計算了190個經濟體反映企業稅費負擔指標的總稅率,中國總稅率為68%。很顯然,中國比美國、英國等具有更大的令人羨慕到眼紅的空間,中國如果降稅,比其他任何國家都有優勢。要想自己的血不被抽干,只能比對手表現得更為勇猛,反正降稅是讓自己的企業和人民受益?誰怕誰啊?

從貿易大戰,到稅收大戰,沒有退路,只能勇往直前……

附新聞:

日本擬下調企業稅至20%全球減稅競爭開打?

閆桂花來源:鳳凰國際智庫2017年12月6日

就在全世界關注美國稅改的全球溢出效應時,日本政府開始考慮加快本國的企業稅減速度。

據日經新聞社英文頻道12月4日報道,日本政府正在討論一項鼓勵公司加薪和投資以提高生產率的政策,途徑是將這樣的公司的稅率最低減少至20%。

報道援引一項政府草擬議案稱,稅改的主要目標是“把稅率負擔降低到在國際上有競爭力的水平上”。

該草案稱,通過培訓、加薪積極投資人力資源的公司將會獲得一定程度的稅減優惠,僅這一項就可能將這些公司的實際稅率降到25%左右。

另外,那些積極投資創新型科技——比如“物聯網”和人工智能——以提高生產力的公司還會獲得額外的稅減。這些公司的實際稅率可能會低至20%。

自安倍晉三上臺以來,日本政府一直在降低企業實際稅率,增加日本對企業的吸引力。自他2012年底第二次上臺至今,日本企業整體實際稅率已經從37%下降到了29.97%。在從明年4月開始的2018財年,該稅率預計將繼續下降至29.74%。

安倍政府計劃中的削減企業稅的行為延續了過去的慣例,不過,日經新聞網中文頻道在5日刊發的報道中指出,此舉受到了美國等國家稅改影響。

報道指出,在日本政府內部,將加薪企業的實際法人稅負擔下調至25%左右的方案已經浮出水面,“今后將根據海外的減稅動作,進一步擴大減稅幅度”。

除美國、日本外,其他一些主要經濟體也在推動減稅。法國馬克龍政府計劃在2020年前將企業所得稅稅率降至25%,英國特蕾莎·梅政府宣布將在2020年前將企業所得稅稅率降至17%,目標是G20集團中最低。在這之前,印度已經啟動了以減稅和簡化納稅流程為主的大規模稅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