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奧森健身房的新“龐氏騙局”!

近日,連鎖健身品牌上海奧森約40家門店在幾天內接連關門,會員向派出所報警,員工于各區進行勞動仲裁,而奧森的高層全部消失不見。

(詳見本報《健身房跑路事件再現!上海奧森健身關店,保潔阿姨帶淚討薪,會員數千萬會費打水漂……》一文)

《國際金融報》記者獨家獲悉,奧森健身的高層很可能涉及金融詐騙,使用龐氏騙局的手法,用一家金融公司——濟地金融騙取投資人的錢(購買票據理財產品),收購多家健身房,再從銀行騙貸。

“如果這個攤子能維持下去,或許健身房能一直開下去。”向記者透露該情況的奧森浦東區鄧總監表示,他曾經多次聽到高層討論該金融公司,并聽見其議論該公司有3億元(該數額不完全準確)的漏洞。

那么,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共同進退”的高層

12月4日,記者來到奧森母公司當成集團,發現該集團里還有人事員工在。人事員工告知記者,他們也被公司拖欠了工資,這天是自發來公司做完最后的工作(打退工單)。

▲ 當成集團內空調椅子等物都被附近的一家公司拿走,該公司聲稱何時當成還了欠款,他們何時歸還物品

與此同時,奧森與員工達成工資賠償協議。

記者發現的協議書顯示:由于拖欠工資,給員工造成損失,法人程林敏(奧森監事和股東)承諾,補償以上名單內所有員工半個月工資4000元,將在2018年3月1日補償到所有人。

▲ 程林敏,奧森健身股東、監事,程林旅游法人,現濟地金融監事,苗圃店現任法人程新峰的姐姐,無法聯系

而同奧森的員工一樣,當成的人事員工表示,簽完此協議書之后,他們就再沒有找到任何高層人員。

濟地金融——奧森的資金源?

在當成集團,《國際金融報》記者找到了多家健身公司的資料,一位劉姓人事經理告知記者,她總共管理的公司資料一共有25家,每一家法人都不一樣,不過高層都是相互認識的。

而在一堆公司資料中,記者果真找到了濟地金融的營業執照。

記者從奧森員工口中得知,濟地金融的法人王彥華曾以奧森幕后老板胡接山妻子的身份出現,“當時她抱著兒子從公司走出來的,我見過,人家告訴我他是張總(胡)的老婆”。

▲ 奧森員工稱此人為奧森幕后老板,胡接山潛逃后改姓張,奧森店員均稱呼其“張總”,據稱已被警方抓捕。

根據鄧總監和知情人士的說法,奧森收購多家健身公司,使用的錢應當是來自濟地金融,而當收購了二十家左右的健身房后,奧森品牌做大,就可以去銀行貸更多的款,如此整個大攤子就能運轉起來。

根據天眼查信息,奧森健身的母公司為當成集團,當成集團的法人為朱心(奧森原高管)。朱心、陶小華(奧森苗圃店店長)等人投資參股當成集團,當成集團參股奧森健身,奧森健身則收購了杰森(苗圃店前身)、斯銳凱博(江浦店前身)、歐圖菲文化(黃興店前身)等。陶小華原為胡接山的司機,奧森的另一名參股股東劉漢玉(也是奧森門店店長)為陶小華姐夫。

一位調查過行業內幕的投資人向《國際金融報》記者透露,近三年來,僅上海地區就擴張新建了近3000家健身房,其中接近90%(不含私教工作室)無法正常盈利,有相當多情況,是各行業人士通過收購健身房,向銀行貸款,去做其他的事情。“健身房、美容院基本上誰都能開,監管寬松,自然能吸引到各種人鉆空子。”該投資人如是表示。健身、理財一起騙

離開當成集團后,記者前往濟地金融公司了解情況,該公司位于共和國際商貿廣場六樓,而該樓四樓就是奧森健身的一家門店,兩個樓層均已被封,無法進入。

▲ 六樓濟地金融門口

在奧森店門,記者巧遇知曉內情的沈先生,沈先生既是奧森健身的會員,也曾購買過濟地金融的產品。

“這家公司在4樓做健身,6樓做理財,當初就是在我健身的時候給我推銷產品,說我如果買了他們的理財產品,就免費為我續健身房的卡。”沈先生表示,該店內常常有銷售人員慫恿會員購買理財產品(以買理財送健身的活動進行來推銷),還邀請沈先生等人去杭州的度假酒店游玩,沈先生于是購買了半年的10萬元理財產品(年化8%),結果購買之后對方表示續卡還是需要花錢。

“我那時就覺得這家公司根本不靠譜,就要他們把理財的錢還我,他們說要走手續,過了一個月后才還了!”沈先生回想此事,慶幸不已。誰被坑了

在場的兩位奧森會員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濟地員工同樣也被拖欠了兩個月工資。而通過天眼查等網站,記者發現,濟地金融是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的失信公司,于2017年6月被南京市六合區人民法院要求向申請人支付產假工資,然而全部未履行。

▲ 圖片來源:天眼查

一方面,是當成集團(奧森、濟地)旗下25家公司逾九百名員工被欠薪,奧森十幾萬(不完全統計)會員千萬以上會員費下落不明,另一方面,濟地金融的投資人,也再難找回自己的血汗錢。

▲ 圖片來自濟地金融公眾號,其曾舉辦帶客人旅游古鎮的活動,客人以老年人居多

沈先生表示,就他所知,共和國際處的奧森會員有很多被勸說購買了濟地的理財產品,尤其在近幾個月,濟地銷售人員的推銷力度相當大。

“那些老頭老太是真的慘啊,被這些手段騙得……投了上百萬的,我就見到好幾個,全部都在哭。”鄧總監曾因員工討薪去濟地金融,看見許多老人在哭。而根據那些老人的說法,濟地金融吸引他們購買理財產品時,宣稱的年化收益率高達18%,并且可以當場返現。

根據濟地金融公眾號的宣傳,其明星產品為票據理財產品“票通寶”,其一年期產品最高可達16%收益率。

鄧總監表示,11月30日,濟地實際管理者朱心(當成集團法人、原奧森高管)在安撫鬧事的投資者時曾親口說明公司資金鏈出問題,到2018年2月資金才能解封,朱心當場與投資者將理財合同改為負債合同,之后就消失無蹤。

記者 鄭馨悅 鄒煦晨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