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P2P騙子越來越多?

坐3年牢,給你2700萬你愿意嗎?針對這個問題做了個調查,共有350名讀者參與了投票,有288人選擇了愿意,占比82%,僅有62人選擇不愿意。

這個調查結果我并不意外,3年的人身自由換來一輩子的財務自由,有幾個人不動心呢?犯罪成本太低,正是今天P2P詐騙越演越烈的關鍵原因。

為什么P2P犯罪成本那么低呢?源于公檢法機關對P2P犯罪認識十分混亂,沒有充分理解刑法對集資詐騙案件的規定。P2P犯罪主要涉及刑法第176條規定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

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擾亂金融秩序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以及第192條規定的集資詐騙罪:

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使用詐騙方法非法集資,數額較大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從法條可以看出,集資詐騙罪刑罰要比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重得多,前者刑期最高只有10年,后者可判無期徒刑(在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修訂之前可判死刑)。兩個罪名既有聯系又有區別,最大的區別在于集資詐騙罪是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不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簡單來說,就是集資詐騙罪從沒想過還錢,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是打算要還的。由于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和集資詐騙在手段上有很多相似之處,所以區分犯罪分子是否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就成為定罪的關鍵,畢竟不同的罪名刑期有天壤之別。但是,“以 非法占有為目的”是犯罪分子自己的心理活動,究竟他是根本不想還,還是想還而沒有能力還,外人根本無法感知,何況犯罪分子也不會蠢到承認絕對不會還款。而法官是獨立的個體,對什么叫“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各自看法不同,于是造成很多類似案情的案件,卻獲得截然不同的判決。以下是我統計的目前已宣判并見諸報道的29宗P2P犯罪案件判處情況:

從圖中可以看出,29家P2P出事平臺中,17家被定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占了大頭。10家被定為集資詐騙罪,1家被定集資詐騙罪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1家被定合同詐騙罪、挪用資金罪。而閱讀判決書細觀這28個平臺的作案手法,基本都一樣,都是通過虛構借款標的騙取投資人資金,僅在用途上有所區別而已,或用于生產經營、或用于賭博、或用于放貸、或用于買房、或用于歸還個人債務等。但因為法院對“占有”的理解不同,騙子的命運天差地別。如深圳東方創投案,被告鄧某虛構標的集資1.26億,用于自身生產經營和購買商鋪,僅判了3年,而杭州銀坊金融案被告蔡某為了償還巨額債務,虛構標的集資2億,卻被判處無期徒刑。3年相對于無期徒刑,獄中的蔡某一定會羨慕鄧某生在深圳吧?

不僅不同城市的判決不同,就是同一城市類似案件的判決也不一樣。安徽銅陵銅都貸集資一案中,被告陳某虛構標的吸收資金用于個人投資和借款,銅陵市官山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于2015年4月依法判處陳某有期徒刑9年。

而銅陵華強財富集資一案中,被告吳某虛構標的集資用于償還名下公司債務,一審被銅陵市官山區人民法院以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14年,吳某不服,上訴至銅陵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被以集資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14年,刑期雖然一樣,罪名卻從詐騙罪變成了集資詐騙罪。

類似的案情,發生在同一個城市,甚至是同一個法院審理,罪名卻有三個結果,公平正義如何體現?

同案異罰歸根結底是法官對“占有”理解不同,有的法官認為將吸納的資金用于揮霍消費才是占有,用于投資、借貸則不算。有的法官認為,只要你用虛假的方法吸納資金,就算不揮霍也屬占有,應定集資詐騙罪。

我也學過幾年法律,在我看來非吸與集資詐騙的區分并沒有那么復雜。非吸侵犯的客體是國家的金融秩序,歸根結底是損害了銀行對吸收存款的專營權,構成了一種“不正當競爭”,因此不管吸收資金用于合法還是非法,只要有吸收行為就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而集資詐騙侵犯的客體是他人的財產所有權,只要財產所有人的財產以被騙的方式脫離了他的控制,就應該定集資詐騙罪。界定兩者的標準是,投資者是否被騙以及資金的用途是否偏離了雙方的約定。在非吸案件中,投資者認為錢借給了平臺自身,而集資詐騙中,投資者一直以為錢通過平臺借給了第三方。在集資詐騙案件中,投資者是真真切切地被平臺騙了,卻要以騙子的內心想不想還錢來區分非吸和集資詐騙,豈不荒謬!

P2P犯罪案件,從犯罪手段來說,基本都是虛構投資標的騙取投資者錢財,從犯罪后果來說隨便一個案子都上千上萬的人上當,涉案金額動輒幾千萬上億,無數人傾家蕩產,到處是投資者上訪抗議,這樣的后果難道不惡劣?難道不嚴重?判處犯罪分子集資詐騙罪,可謂名正言順,符合刑法的罪刑相適應原則,是正義的彰顯,是時代的需要。而重罪輕判,對投資者冷漠,對犯罪分子仁慈,恰是今天P2P騙子層出不窮,到處橫行作案的根源。公檢法的同志們,你們是該坐下來好好研究達成共識,向P2P犯罪分子射出你們的正義之箭了!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